文苑逸事:署名之讓見美德

作者:鄭重

中國畫(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

署名之讓見美德

北宋時,翰林學士宋祁任史館修撰,他勤奮著書,編寫了《新唐書》的主要部分《列傳》。後來,官高位顯的歐陽修也奉詔參加《新唐書》的修撰,擔任《紀》、《志》方面的編寫工作。

書成之後,皇帝審閱,認為兩人合寫,風格有異,體例也不甚統一。於是,又詔令歐陽修重新潤色《列傳》,使全書的體例、風格,都完全一致。歐陽修奉旨,便認真閱讀《列傳》,讀畢,忽地長歎道:「宋公是我的前輩,同時我和他的許多看法又不盡相同,如果一意孤行,只按自己的意見去修改他人的著述,豈非無禮?」他決定一字不易。

《新唐書》編撰完畢,送呈御史府審驗時,歐陽修只在《紀》、《志》這兩部分署上自己的姓名。而在《列傳》部份,則署宋祁的姓名。可是按照慣例,修撰史書,不管有多少人執筆,書成後,只署其中官位最高者的姓名。歐陽修違背慣例,是不願掠人之美。這種尊重他人勞動成果,守住自己的良心,卻違背皇上旨意的行為,委實難得!

怕後生笑話

宋朝大文學家歐陽修,曾對他的朋友謝希深說:「我的文章,多數是利用『三上』進行構思、打好腹稿的。」所謂『三上』,就是馬上、枕上、廁上。」

歐陽修不僅善於利用零星時間寫作,而且寫作態度十分嚴謹。每寫完一篇文章,他便把它貼在臥室的牆上,隨時看,隨時改,直改到自己滿意了,才拿出去。

他老年的時候,文學修養更深厚了。這時,又拿出他以前寫的文章,一篇篇修改,廢寢忘食,非常辛苦。

他的妻子勸他說:「你呀,為甚麼這樣自討苦吃?又不是小學生,難道還怕先生生氣麼?」

歐陽修笑了笑,認真地說:「我不是怕先生生氣,而是怕後生笑話啊!」@*#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畢文簡擔任郡府從事,聞知他的才名又聽說他家以磨麵為生,就叫他以磨為題作一副對聯。王禹偁不假思索,隨口吟道:但取心中正;無愁眼下遲。
  • 不僅對仗工整,而且出口不凡。朱熹感到驚奇,說「這孩子長大,前途當不可限量!」
  • 此對中的「星」、「薪」、「心」,音同義別,下聯也必須對等,才能符合要求。
  • 書生被人誣告,拘到官府,審問時,縣官聽說他是書生,提出一聯,限令立即屬對,否則嚴辦。聯曰:「雲鎖高山,哪個尖峰得出?」
  • 據說當地的某甲秀才,平時大言不慚,目中無人。他曾出一上聯,求對:「水月觀,魚躍兔走。」某乙秀才對道:「山海關,虎嘯龍吟。」
  • 從前有個秀才,路過大海,不覺詩興大發,吟成一聯:「風吹海水千層浪,雨打沙灘萬點坑。」
  • 從前,有個人從不精打細算,過年時缺柴少米,在門上貼副春聯:「行節儉事,過淡泊年。」
  • 有一老農夫和兒子在田里翻土,恰好老天下起大雨,兩人放下犁耙回家,路上,老人叫兒子屬對:「迷濛雨至,難耕南畝之田。」這時正好有一客人路過,叫道:「泥濘途逢,誰作東家之主?」
  • 巧以四個地名,對四個山名,尤其以「鎮」對「坐」,一詞兩性,詞性活用,自然恰切。
  • 三國東吳有一位著名畫家曹不興,一次替吳帝孫權畫屏風,不小心在畫絹上濺落了一個小墨點,就索性在墨點上添了幾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