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龙先生(1)  

作者:杜若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真、善、忍”美展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1. 中的巨龙

最近,她常会陷入一片深蓝的大海,在那儿总会看到一条巨大的龙,那锋利如刀剑的龙角,威严得让人不敢冒犯。

安歌总是紧紧地抓着龙的双角,飞快地穿梭着,从天上到人间。

每次,当她自由驰骋时,总会被剧烈的咳声震醒。对于肺癌患者,有时连做一场美都会成为奢望的事。

她只有24岁。24岁的年华,还未尝到爱的滋味,还未来得及享受人生,就已濒临生死的边缘。

安歌每日脚步匆匆,和大众一样没有丝毫的意识去思考何为人生。当她看到肺部的片子,左肺叶完全被一大片的阴影覆盖时,她震惊了。在她脚步匆匆的同时,无情的病魔比她更匆忙,早已在她的心肺布下了战场。

或许,人生的突变,会过早地使人领略何为人生如梦?明明睁大着双眼,清清楚楚地看着世界。

而心里却在挣扎着:我什么时候才会醒?

对于她,觉醒就意味着摆脱痛苦,能有一座幸福的彼岸,使她漫步在自己的世界。

连日的高烧,安歌几乎都在昏昏沉沉中,看着那条巨龙中度过。

当醒来时,她会无奈地苦笑着:真是烧糊涂了。这世上哪儿有龙?

2. 病毒的世界?

上一次剧烈的猛咳,使安歌咳断了两根肋骨。在窒息的痛苦、烧灼中,她的气息变得越来越短促,越来越微弱。好像随时,那口气一旦上不来,就会撒手人寰。

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布满了病毒,无情地蚕食着她的血脉,吞噬着她的肌体。

安歌有时会想:我连骂人都不会,为何老天要这么惩罚我?

有人说,也许前生吧?可前生,实在太遥远了!

她的力气实在太微弱,微弱到穿一只袜子,都要忍着剧烈的痛苦;连走一步,都像是在战场上,顶着病魔射入的刀枪。

安歌是个爱动的女孩。没有生病前,和同龄人一样,有追求,有梦想。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名电视记者,而且要挑战政论记者。

她的哥哥安卿回国时,看她一天到晚滑手机看八卦,哪有政论记者的型儿。建议她更适合做娱乐记者,跟着狗仔队,才是她的真本色。

安歌不服气。现在病了,倒下了,躺在病床上,才发现人的梦想原来也只是镜中月,水中花。

想想平日,和新闻学院的一群闺蜜逛街,望着满大街的小吃,从来都不会放过。

她常说自己是个非常有口福的人,而且吃什么也不会发福。

这个时代真的另类了,非洲的难民饿得逃难死亡时,我们的世界,却被各种各样减肥的广告充斥着。一边是人饿得要死,一边是食物多得吃到需要减肥。

世界另类了。人的健康也开始另类了。

周文王喜欢吃一种叫菖蒲的咸菜,在三千多年前,文王得以高寿97岁。孔子思贤,也向文王看齐。孔子皱着眉头,坚持吃了三年腌菖蒲,才渐渐的习惯。

向来是良药苦口所以古代,没有太多的“三高症”,没有太多的癌症。可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癌症竟然也与时俱进了。

技术手段越来越高,仪器也越来越精密,现代医学相比几千年前,似乎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更微观的病毒,却也随之发生系列的变异,变得更具杀伤力,病毒变异的速度反而超过了医疗水准的发展速度。

这个时代,人们认识了先进的电子科技,同时,类似萨斯、埃博拉、爱滋病、鸡瘟、猪瘟、疯牛病等,也连串地登场。

乍一看,怎么地球成了病毒的世界呢?

3. 另一个世界?

安歌在最近一次的夜梦中,她清晰地看到了天国,看到了有白衣使者告诉她,她曾是摩西四圣之一,她有一座金碧辉煌的世界,只有她继续存在下去,她的世界才不会被炸毁。

半睡半醒中,她意识到,自己正从另一个角度看着自己的思想。那一刻,她清楚地意识到,原来,还存在着另一个“我”。因此她很好奇:那个意识到我正在思考的“我”又是谁呢?

这话很像绕口令,缠绕着自己。

接下来,她进入一个非常广袤明亮的世界,踏着柔软的青草,沁着淡蓝的微风,她真切地感受到没有痛苦的束缚,自由自在地追逐着。

“噢,我的生命并不是一块碎片。”

“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有一股沉默,一个和宇宙一样无限的沉默,在期待着我们回到他的身边。”

“或许,人体就像一台交通工具,带着我们体验宇宙创造的世界吧……”她还想继续思索,一股剧烈的疼痛,把所有的思虑拉回到现实。

安歌开始无助地哭泣,泣声的震动,又使左侧的身体,痛苦地痉挛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的精神越来越恍惚了,离这个现实的世界越来越遥远。

摩西,是谁?四圣,为何物?就是翻阅大百科,也找不到答案。

世界,她有一座自己的世界?她要继续存在下去,才能保证世界不被摧毁。

当思考无果,思维的转动达到极限时,安歌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那边的世界和这边的世界全然不同。巨大的思想鸿沟,挑战着心理的极限。

人生,是否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生死在自己的身上,放肆地漫步穿梭?(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的身体就像是千百年难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质出色的乐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扩大它的容量,才能产生极美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剑龙先生,因为上次的治疗,使她明显地感到身体有些疼痛在减弱。她在中国已经遍尝治疗方法,但只有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丝丝的安慰。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 安歌的印象中,意大利最负盛名的有比萨斜塔,罗马竞技斗场,米开朗基罗的画,庞贝遗址,特莱维喷泉,万神殿,圣母大教堂,当然还有经典影片《罗马假日》…… “每一个景点都可成为一幅永恒经典的油画。
  • 大审判,作为西方非常重要的文化主题,它以文学艺术的形式流传了千百年。而他的深刻与洞见,也早已超越了普天之下人类的语言和情感。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着。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当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毒打、被酷刑折磨、被大量虐杀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否就应当对陌生人的痛苦,无动于衷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只是不知道姓谁名谁的陌生人,就可以孤立起来,与我无关呢?所以剑龙决定,工作之余,尽己所能地告诉人们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件。
  • 这个世界的肤色就像是宇宙世界微缩的版面。安歌就喜欢在这微缩的版面上,再附上几张图片。
  • “而我想说的是,当这场正邪大战落幕后,法轮功宣导的‘真、善、忍’将会带给东西方未来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文明得以重塑的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