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人格化的元宵灯联

作者:郑重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格化的元宵灯联

烛向灯云:靠汝遮光作门面;
鼓对锣讲:亏侬空腹受拳头。

这是在古时时,某地元宵节的一副民间庆灯对联

烛、灯、锣、鼓,都是常见物,但经此摆布,似是人们的一席对话。烛燃着发光,毕竟是在灯笼里面,但只有依傍灯笼作门面,才能引人“欣赏”;而鼓则诉说因腹空,遭受拳头之苦。彼此处境不同,感受各异。而这席对话的内容,恰好体现了当时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某些关系。

“哦,他们过年!”

晚清年间,清政府对外割地赔款,对内盘剥人民,劳动人民的生活,濒临绝境;可是,地主豪绅却依然大肆挥霍。一年过年时,云南某地富豪人家,花天酒地,大放花炮,而穷哥们却啼饥号寒。有个农民气愤不过,在村口社庙的大门上,贴一春联,联用土地公、婆问答口吻,写道:

咦,哪里放炮?(上联)
哦,他们过年!(下联)

看来寻寻常常的十个宇,却巧妙地揭示了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

“如何东粤独来徐?”

清朝某年,有一姓徐的翰林,到广东当学政。他以貌取士,凡少年英俊者皆中选。当地士人作联嘲之,云:

尔小子整整齐齐,或束带,或抹粉,或涂脂,三千人巧作嫦娥,好似西施同进越;(上联)

这老瞎颠颠倒倒,不论文,不通情,不达理,十八省几多学士,如何东粤独来徐?(下联)@*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霍小姐出联试才:“吏部堂中,一史不读枉作吏。” 文必正对道:“天香阁上,二人叙情夫为天。”
  • 严嵩造了一座用巨鱼骨头当栋梁的新客厅。他的亲家罗洪先,在许多客人面前批评说:“花费太巨,过于豪华。”严嵩听了很生气。
  • 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四川出了个著名的才子诗人李调元。他七岁能吟诗,后来考中进士,曾任广东学政等职。
  • 齐白石年轻时,是个篆刻爱好者。一天,他去向一位老篆刻家求教。老篆刻家说:“你去挑一担粗石(一般的石头)回家,刻了磨,磨了刻,等到这一担石头都变成了泥浆,那时你的印就刻好了。”
  • 清朝有一位镇江知府,到任后,把官厅修建得焕然一新,大宴宾客,并请当时的诗文 大家吴鼒(1755—1821年),撰题楹联,吴鼒不假思索,立即拈笔直书上联:山色壮金银——惟以不贪为宝;
  • 岳飞,是我国著名的民族英雄,他的死是千古奇冤。八百年来,人民一直在心里纪念 他。而秦桧之流的人间丑类,虽曾猖獗一时,终于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 曾国藩和左宗棠,都是清代赫赫有名的人物,二人在后来的关系很好。可是,在对外问题上,曾经有段时间两人态度截然不同
  • 巧妙地把他们两个人的官职、籍贯和政绩,分别织入上下联,“肥”与“瘦”,“熟 ”与“荒”,妙语双关,讽刺辛辣,十分贴切。
  • 三教,指儒、道、释;三才,指天、地、人。这个对句,表面自卑为“小子”,实则 自负不凡,直叫张之洞无可奈何,不得不为之叹服。
  • 有颇为关心时事的甲,乙、丙三人,有一次经过某县衙门,忽见大门上,悬一联云:眼前皆赤子;头上有青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