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的毒笑话《笑得好》选译

笑得好起死回生 来世愿变你父亲还债

作者:允嘉徽

父子关系怎解读?债务人和债权人?。(静怡/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019
【字号】    
   标签: tags: ,

富翁要债

一个富翁家大业大,见人有难常借钱救急,不少人欠了他的债。

一天,富翁把欠他债的人都叫到家里来。富翁吩咐那些债务人说:“你们如果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还不了债,可对我罚誓,愿来生如何偿还,我就烧了你们的借帖借据,不要讨债。”

有个欠钱较少的小债户说:“我愿来生变马,给主人骑坐,来偿还宿债。”富翁点头,将他的借帖烧了。

接着有个中债户说:“我愿来生变牛,代主人出力,耕田耙地,来还宿债。”富翁点点头,也将他的借帖烧了。

最后,一个欠了很多钱的大债户说:“我愿来生变成你的父亲还债。”

富翁大怒说:“你欠我许多银子,不仅不偿还,反而要占我便宜,这有道理吗?”正要打骂……。

那大债户说:“听我说实话:我欠你的债太多,不是作牛作马,就可以还得完的。所以我情愿来生变成你的父亲,劳苦一世,不顾自己的身命,积蓄大片田房家业,自己不享用,尽数留与你快活享用,这一来不就可以还你的宿债了么?”

父亲是债务人,儿子是债主?

看官们看这“父亲是债务人,儿子是债主”的解读,想说两句吗?进一步观察中国人的家庭,真的普遍存在“钓大鱼给孩儿吃”的传家观念吗?从清朝看到今,中国人都一样吗?那咱们的“儿子们”怎么看待“父亲们”呢?请看下一则笑话。

还要我的饭吃

有对父子分居各自生活几年了,那儿子存了一些钱,而那父亲因又老又病不能赚钱养家,生活没有着落沦落为乞丐。

有一次乞丐父亲刚好经过自己儿子的家门。有相识的人指着那父亲问那儿子说:“此人想必不是你的父亲吧,否则你怎么一点都不惦顾他?”那儿子说:“我虽然是他生的,如今我不要他的饭吃就够了,难道他自己的饭,还想要我给他吃么?”

石老评语:“世人虽无此等不孝,然而供给不敬者,颇有其人。”

如果石老超前的看到了今世的“不孝子”,不知道要写出怎样的“笑话”才能警世啊?当今之世竟然有为了钱杀父母、害死父母的魔鬼儿女啊!

《笑得好》作者简介:

清代乾隆年间江苏扬州人石成金(字天基,号惺庵愚人)留下中国十八世纪的笑话集《笑得好》,共二集约二百则笑话。石成金是清代的医家,他不仅诊断个体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体社会善性佚失的病情,开出了“笑话”为药方、为针砭,愿以“笑话”为提振世道、回复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针”。他在〈自序〉中这样说:“人以笑话为笑,我以笑话醒人;虽然游戏三昧,可称度世金针。”

石成金是医家,也学佛,认为人性本善,是因为物欲昏蔽了善性、败坏的风气堕落了人心,沾染成痼疾,医药也难痊。所以他以“笑话”为针砭。他希望听到他的笑话的人,入耳发笑,而且入耳警心,这就是《笑得好》的人,这一来,“人性之天良顿复,遍地无不好之人”。

石成金在近三百年前已经意识到:世道人心败坏已经是沉痾痼疾,不下猛药已经救不了世人了!他在〈自序〉中说:“予谓沉痾痼疾,非用猛药,何能起死回生”?过了近三百年后的今天来看《笑得好》,犹然是笑话中的奇宝,博君一笑、醒君顿悟。@*#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个百岁的老人,别人看他富贵满门、子孙满堂,真是羡煞人了。可是富贵十全的老人却还有桩忧愁事儿,猜猜,他为何攒眉不乐?在百岁寿辰那天……这是选译中国十八世纪,清代石成金的度世笑话集《笑得好》。现代人,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话”,今昔比一比,也能“笑得好”,笑出自省、回复善性吗?
  • 百虫之长“龙”有一天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虫辈中有三个名字的都要治罪。蚯蚓和蛆双双去避难。蛆问蚯蚓:“你怎么有三个名字?”蚯蚓答说:“那识字的叫我为蚯蚓;不识字的叫我为曲蟺;乡下没知识的人,又叫我做寒现;这不就三个名了?”……三百年的毒笑话清代石成金《笑得好》选译,笑得好笑出醒悟、笑回善性。
  • 看笑话怎样《笑得好》?表面看笑话,内蕴看世道、看人心,清代医家石成金的本心是让人找回“好心”--善心。以下为现代读者选译《笑得好》,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话”,同时,比一比、较一较今昔,愿天下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点:黑齿妓闭口藏齿说,白齿妓呲口露齿说。
  • 《笑得好》表面是笑话,内蕴是世道、是人心。看《笑得好》怎样“笑得好”?将心比心。看一看近三百年前的“毒笑话”,同时,比一比、较一较今昔,愿天下人都能“笑得好”,找回人之初的善性、善心。笑点:剩个穷花子与我混混!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一些杂色、黑色的鸟或一些虫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地,在中华文化中称为“羽虫之孽”。羽虫之孽是大凶的预兆,而且常常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过什么羽虫之孽?对应上了什么史实?来看看。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