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爱秋天山里红

作者:大法弟子

(杨浩/大纪元)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秋天的节奏总是很快!

南山上,一天一个颜色,甚至一夜醒来,眺望晨曦中的山色,眼前犹如一个巨人操着无形的画笔,在快速地涂抹。只两三天,山就由绿而黄而红,斑斑驳驳,大山霎时凝重起来。

每到这个时候 ,我总爱到山里去走一走,不为别的,只为一睹山里红的风采。也许,挨饿的年月里,她让我萎缩的胃得到充实吧,也许,孩提时她带给我很多的“羊拉罐儿”(秋后一种虫变的硬壳,大小如山里红,小孩子爱从树上掰下来互相顶着玩,顶破者输。)吧,也许,从她身上更能找到内心经历的沧桑吧。总之,我是要去看一看她的。

此时的山里最有意趣。不说别的,单单那满谷的柔柔清香,就让你怦然心动。一抬眼,沟谷、坡上、崖巅,一树一树的山里红,那么惹人,不说吃,就是看上一眼,也让人沉醉。叶子已经褪去,一簇簇红果挂满枝头,使这微寒的山里也略带暖意,连鸟儿也忍不住兴奋起来,在林中追逐着,叫着闹着。

我最爱这野山的秋果。“山里红——”这名字,真是名副其实,因为她,秋山更富诗意,也更令人遐思。即使所有果实落寞的年景,她也不甘寂寞,绝不辜负天地岁月,那满树的火红就是她奉献给大山的真心。她是果,却也像花儿。其实,每逢秋天,她便早早地点燃我心灵的火把……她不择地势,不挑剔土地的肥瘠,她的生命是顽强的,即使从飞鸟的嘴中遗落,就是掉进砾石堆里,她也要扎下根。不畏风雨,不屑于虫蛀鸟食。她太强大了,强大得简直没有敌人,这世上还有那一种生命能够与之抗衡?我的山里红啊,你怎么能不让人心生敬意呢?

望着山中满眼的繁华,心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快!快!时间是不等人的。让自己的心也像这山里红一样早日成熟,珍惜师父为我们延续的最后的有限时光,让身心在大法中熔炼得更加坦荡、充实而祥和······

——转载自 正见网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个大雨过后的清晨,我站在和煦阳光里,惊讶着这仿佛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的花儿。她居然开了。似乎不必准备,也无需怀疑。
  • 我总以为随着年纪增长,会慢慢遗忘那妇人祈求华佗的样子,但后来外公去世前,卧在病榻奄奄一息,母亲不眠不休守着外公的病床,母亲的背影在我眼里,常常重叠那个庙里老妇的无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对苦难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 柿子红的时候,寒气跟着来了,早晚村子里,会看到几个流浪汉在街脚巷尾出没。阿公望着苍白的天空,干瘪的嘴念着:“红柿若出头,罗汉脚目屎流。”
  •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 时光就如同细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们总是等着,等着人生的奇迹,等着成长,等着学习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秋风渐凉的时节,在我天天过往的路旁,总能看到一簇簇盛开的的野菊,或黄或蓝或白,竞相开放,好不热闹!令我心添喜悦,在落寞的季节,心间融入暖意与振奋,日子也不失生趣。
  • 散文诗:颂李洪志大师救度洪恩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