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愛秋天山裡紅

作者:大法弟子

(楊浩/大紀元)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

秋天的節奏總是很快!

南山上,一天一個顏色,甚至一夜醒來,眺望晨曦中的山色,眼前猶如一個巨人操著無形的畫筆,在快速地塗抹。只兩三天,山就由綠而黃而紅,斑斑駁駁,大山霎時凝重起來。

每到這個時候 ,我總愛到山裡去走一走,不為別的,只為一睹山裡紅的風采。也許,挨餓的年月裡,她讓我萎縮的胃得到充實吧,也許,孩提時她帶給我很多的「羊拉罐兒」(秋後一種蟲變的硬殼,大小如山裡紅,小孩子愛從樹上掰下來互相頂著玩,頂破者輸。)吧,也許,從她身上更能找到內心經歷的滄桑吧。總之,我是要去看一看她的。

此時的山裡最有意趣。不說別的,單單那滿谷的柔柔清香,就讓你怦然心動。一抬眼,溝谷、坡上、崖巔,一樹一樹的山裡紅,那麼惹人,不說吃,就是看上一眼,也讓人沉醉。葉子已經褪去,一簇簇紅果掛滿枝頭,使這微寒的山裡也略帶暖意,連鳥兒也忍不住興奮起來,在林中追逐著,叫著鬧著。

我最愛這野山的秋果。「山裡紅——」這名字,真是名副其實,因為她,秋山更富詩意,也更令人遐思。即使所有果實落寞的年景,她也不甘寂寞,絕不辜負天地歲月,那滿樹的火紅就是她奉獻給大山的真心。她是果,卻也像花兒。其實,每逢秋天,她便早早地點燃我心靈的火把……她不擇地勢,不挑剔土地的肥瘠,她的生命是頑強的,即使從飛鳥的嘴中遺落,就是掉進礫石堆裡,她也要扎下根。不畏風雨,不屑於蟲蛀鳥食。她太強大了,強大得簡直沒有敵人,這世上還有那一種生命能夠與之抗衡?我的山裡紅啊,妳怎麼能不讓人心生敬意呢?

望著山中滿眼的繁華,心裡一遍一遍地對自己說:快!快!時間是不等人的。讓自己的心也像這山裡紅一樣早日成熟,珍惜師父為我們延續的最後的有限時光,讓身心在大法中熔煉得更加坦蕩、充實而祥和······

——轉載自 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個大雨過後的清晨,我站在和煦陽光裡,驚訝著這彷彿一夜之間就脫胎換骨的花兒。她居然開了。似乎不必準備,也無需懷疑。
  • 我總以為隨著年紀增長,會慢慢遺忘那婦人祈求華佗的樣子,但後來外公去世前,臥在病榻奄奄一息,母親不眠不休守著外公的病床,母親的背影在我眼裡,常常重疊那個廟裡老婦的無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對苦難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 柿子紅的時候,寒氣跟著來了,早晚村子裡,會看到幾個流浪漢在街腳巷尾出沒。阿公望著蒼白的天空,乾癟的嘴唸著:「紅柿若出頭,羅漢腳目屎流。」
  • 殘秋冷雨,我開了檯燈,坐在書桌前。見窗外的長風吹落滿樹瀟瀟落葉,綠絨絨的草坪上落滿了濕濕的黃葉,一片一片,無數的多,那麼多感傷的靈魂,自枝頭墜到滯濕的塵埃裡。若盆景似的梧桐樹,綠色的葉子先變成青色,一點一點地黃,一點一點自枝頭剝落。陰潤的天色裡,樹枝猶如滿樹繁花,有一種楮色的溫柔、平定。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秋風漸涼的時節,在我天天過往的路旁,總能看到一簇簇盛開的的野菊,或黃或藍或白,競相開放,好不熱鬧!令我心添喜悅,在落寞的季節,心間融入暖意與振奮,日子也不失生趣。
  • 散文詩:頌李洪志大師救度洪恩
  •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隆皇帝對油菜的讚譽最是明亮,「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卜榨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閒花野草流。」
  •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