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300问

美男子潘安为何说自己是“二毛”?

作者:任淑一
font print 人气: 8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刘长卿(唐玄宗开元进士,曾任监察御史)有诗吟:“潘郎悲白发,谢客爱清辉。”诗中“潘郎”就是指史上的美男子潘安。美男子惊见黑发中参差着白发,悲叹之情溢于言表,低荡的心绪应该甚于常人!的确,潘安叹白发生,就成了古人,尤其是古代男人述说长白发的一种典故。

潘岳(公元247-300年),晋代名士、文学家,字安仁,后人习称他潘安。潘安自幼聪慧,被誉为神童。少时随父宦游,后入太学,二十余岁在当时权臣贾充幕府中供职。曾任司空掾、太尉掾等职,三十余岁担任河阳县令。潘安风姿俊美,是史上公认的美男子代称,后人以“潘安之貌”形容男子俊美。据《世说新语》所载,潘安每次外出,都会有不少女子手牵手地围着他的车子,又向他的车子投掷水果,常常“掷果盈车”。

始见“二毛

潘安之貌虽然让人“掷果盈车”,但是这些爱慕、这些献果却也没能让他青春俊貌常驻,年纪不大就有“二毛”惊心。他在《秋兴赋序》中这样描述自己:“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潘安说自己“春秋三十有二”,也就是三十二岁时,头上长了“二毛”。就是长了白发了。因为黑白两色的头发交杂,所以称为“二毛”——两种毛色的头发。

因而后代诗人,引用潘安“二毛”的典故,叹华年早生白发,兴叹借喻的也不少。以下是一些例子。

“潘生若解吟,更早生白发。”(刘驾《苦寒吟》)
“期君自致青云上,不用伤心叹二毛”。( 吕温《道州敬酬何处士书情见赠》)
“贾谊才空逸,安仁鬓欲丝。”(孟浩然《晚春卧病寄张八》)

“二毛”——年纪的代名词

潘安“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一语在文史上的影响力真不小,后代名将、文人墨客在作品中以“二毛”来表述自己的年岁的说法很常见。后来,“二毛”一词也成了“三十多岁的人”的代名词。

例如:北周骠骑大将军、集南北朝文学大成的文学家庾信,在《哀江南赋序》中说自己三十多岁就遭逢丧乱:“信年始二毛,即逢丧乱。”宋代谏议大夫、以忍辱自隐出名的李宗谔,在他的《先公谈录》中说自己“二毛之年”丧父。他的父亲是李昉,曾为宋太宗时宰相,自律俭朴清廉。他说:“宗谔二毛之年,丁先公忧。”文中所说“丁忧”指遇到父母或祖父母等直系尊长的丧事,“先公”就是已经逝世的父亲,李宗谔三十三岁时李昉殁。以上这些名士都以“二毛”来代指自己的年龄正当三十多岁的年纪。

人生在三字出头到四十岁的这十年光景,可以是壮志凌云青云直上之期,也可能是白发早生、伤叹不遇之时。欢畅、愁绪两种情怀与“二毛”俱在,真是悲欢中年,古来已然。@*#

~~【中华文化300问】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龟婿”是指高官厚禄的夫婿,从唐到清“金龟婿”都入了诗词,隐含一丝嘲弄味儿,反映“金龟婿”形成背景的不正统……“金龟”符前身是金鱼符,在唐代长用,但是却没听说过“金鱼婿”,为什么呢?
  • 南北朝士林豪杰江淹的一生,建立了寒士不怕出身,才能加上努力奋发,逐步青云的成功模范。南朝史记载“江郎才尽”有两个预示的梦……。
  • 从周代到清代,历代朝中都有藏冰的专职人员和作法,到了一年中最热的“三伏之月”能享用清凉的冰块。古人藏冰表现了科技的成就。宋代民间,入伏之后怎样享用冰盘、冰点呢?
  • 时间
    “时间”,对于世上的人们来说,可以说是耳熟能详,而且确确实实和我们每一个人有着非常切身的关系。“时间”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最普遍的共识,是比金钱还要宝贵的东西,是不可强求而得之。自古以来人们都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我们看不见它,但它却深深地烙在我们生命的每一瞬。
  • 《乙巳占》是唐代预言大师李淳风的天象预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蚀占对应于现代社会,还具有感应力吗?本文作者同时运用现代科学数据,补充了一个新观点。
  • 齐国强大开明的大国气象,孕育了稷下学宫群星闪耀的盛景。在齐国最强盛大的时期,稷下学宫学者云集,从者数千,是天下学子最向往的文化圣地。大约在齐宣王晚年时,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风尘仆仆从赵国来到了高门大屋的学宫外。
  • 大儒孟子之后,稷下学宫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带来一套高深莫测的学说。他常常向人们阐述弘大不经、怪诞离奇的观点:“开天辟地以来,社会按照五行相胜的关系更替、循环,比如虞属土德,夏属木德,商属金德,周属火德。每当一个朝代将要兴起,上天会降下祥瑞昭示于人。”
  • 小小楼阁,典藏万卷书籍;方寸天地,包罗千载文明。藏书楼,即古代文人珍藏图书典籍的地方。在尘世间某处安静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着浩如烟海的累累书册,见证了中华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诗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个个书香世家,以及历史上数不尽的风流雅士。书中自有黄金屋,家有万卷藏书者,便拥有了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 齐都临淄外的稷下学宫,创办三十余年,历经三代君王,已成为诸子荟萃、百家争鸣的主要舞台。齐国这个东方强国,也一跃成为学术中心。此时,各国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学宫风采,甚至作为学宫的一员跻身朝堂,向齐国君臣推行自己的学说和政治主张。
  • 古老的中华文化传续至今,离不开先贤呕心沥血的锦绣篇章。这些经典作品,经过历代流传、各地辗转,终于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们探究历史、对话古人的桥梁。这一切,更要感谢千百年来从未间断的藏书活动。古时候的藏书人,主要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士大夫,这就注定了藏书不仅仅是一种风雅的文化现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项事业,寄托了他们的志趣和理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