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习近平大讲“斗争”的背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3日在中央党校公开讲话,非常罕见地58次提到“斗争”一词。图为资料照片。(Fred Dufour – Pool/Getty Images)

人气: 173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08日讯】9月3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开班仪式上大讲“斗争”。官媒报导显示,习近平至少58次提到“斗争”一词,强调领导干部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并且面临的各种“斗争”是长期的。

外界评论,中共一把手如此高频率地强调“斗争”,在近40年来十分罕见;而在最近的十多年,将“斗争”作为对党内高级别官员讲话的核心内容亦十分少有。

本文以为,习这次讲话并非泛论中共“斗争哲学”,而是在特定的时间里有着特定的政治含义。

首先,这直接针对即将到来的中共建政70周年和四中全会,为确保其顺利、圆满举办,稳固习的“核心”地位;其次,这针对正在剧烈展开的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民主抗争运动,确保其不引致中共政局动荡;再次,这针对内外交迫、风雨飘摇中的中共政权,确保其能走过“70大限”。

如果联系到今年习的另两次重要讲话,习这次高论“斗争”就其来有自。

1月21日至24日,中共紧急调整大陆各省市区“两会”会期,召开“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出席。习近平提出“防范化解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众多领域的重大风险,称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

这个紧急召开的“研讨班”表明,习近平和中共已认识到“亡党危机”在2019年空前严重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例如,年初的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直接将“颜色革命”作为今年的主要挑战;而5月8日至9日,在时隔16年后,中共召开了第21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

“研讨班”之后半年,不仅中美贸易战严重升级(5月10日),而且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中共内部“搅局者”对习施政构成严重挑战。

于是,在G20大阪峰会、川习会将要登场前夕,6月24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连续两天开会(包括第15次集体学习)。习在会议上说,党内各种“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就此,外界评论指出,相对年初而言,习已明确认识到威胁升级了,而且危险主要来自党内。

在宣称“危险无处不在”后两个月,8月30日政治局会议上决定10月召开四中全会(已拖了一年多)。但是,四中全会是否会如习所愿,习自己是没有完全把握的。

习的政治生涯开始于“改革开放”之初。作为“红二代”、官场中人和当事者,经历“改革开放”以来三次四中全会的激烈搏斗,习当然比一般人更有感触。这三次四中全会,一是1989年“六四屠杀”后的十三届四中全会,赵紫阳正式下台,中共最高层改组;二是2004年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大出一般人的意料,江泽民被迫把军委主席职务交给胡锦涛;三是2009年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习近平没有如例当选军委副主席,为接替胡锦涛做准备(一年之后习才如愿)。

习的危机感是高度强烈的。如何摆脱危机感?在与生俱来的党文化的浸淫下,习的近乎自然的反应就是“斗”,因此,9月3日这次讲话充满“斗争”一词就不是突如其来的了。

但是,这并不是说习的这篇讲话就一定要至少提58次“斗争”。虽然在中共政治斗争中拼杀了几十年,习却并非全是“党性”,习还尚有人性。有人性的人是不可能“一斗到底”的。这时,习身边的一个人——号称“大脑”——就凸显出来了。就是这个人,牵着习,在“斗争”的邪路上奔跑。

这个人就是王沪宁。在前述1月份的“研讨班”上,正是王沪宁来作总结的,他呼应习近平,要求“坚持底线思维”,为“最坏情况”做准备。意思为“保党”不惜一切,哪怕因此而引发洪水滔天。

王沪宁摸准了习近平的脉搏。他为习破解党内暗斗危机开出了个药方,以“延安整风”为模板,以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为重点,全党来搞一次“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紧密结合党中央部署正在做的事情推进主题教育”,“围绕防范应对当前面临的重大风险挑战和突发事件抓好落实”。王沪宁并出任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组长。

这次主题教育从今年6月开始,在全党自上而下分两批开展。9月7日,王沪宁召开了第一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而四中全会恰好在第二批主题教育活动中召开,这让习可稍微稳下心(习早在2017年10月18日十九大上就宣布在全党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真正召开却在一年零八个月后,时间选择可谓用尽心机)。

在党性和人性的对抗中,习的保党情结,促使他在关键时刻大谈“斗争”。(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这次主题教育是习上台以来的第四次,之前,2013年搞“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2015年搞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2016年搞“两学一做”学习教育。

花样如此繁多,大多是王沪宁的“功劳”。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从复旦大学教授变身为中南海操刀人,王沪宁这个文革期间《毛选》熟读者、诡辩导师、美国制度敌视者(著有《美国反对美国》一书),在江泽民的提携下,从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2002年起至今)到中央书记处书记(2007~2012)、中央政治局委员(2012~2017)直至常委,成为了当今中共党文化的最高代表人物,极大地影响、制约和掣肘着习近平。

习在党性和人性的对抗中,王把习拉向党性;在政策走向上,王拉习“向左转”;在殉葬还是求生的选择时刻,王拉习站在党的一边。

那么,王沪宁为什么能拉着习近平呢?问题在于习的“保党情结”。

对一个正常人而言,自己亲身经历过这个党的迫害,也亲自见证了这个党对中华民族的摧残和国际社会对这个党的唾弃,还怎么可能拚死来保这个党呢?

如果真有平治天下之雄心,那就把党和国家区分开来吧。中共不等于中国,这是个常识,这是个正常人应有的常识。

站在权力金字塔之顶的人,如果不把自己首先当作一个人、当作一个正常人,丧失了常识、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常识,那就只能被鬼牵着跑了。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9月号/第8期 #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9-14 6: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