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

作者:杨明

我再也想不起当年第一次吃豆花时的滋味,但是我却记得第一次在成都吃到的豆花、第一次在香港吃到的豆花,我逐渐明白,故乡的味道有时是在异乡想起的。(shutterstock)

  人气: 3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经过荃湾海霸街,正是午后学生放学的时间,看见许多学生穿着蓝白校服或坐或站,捧着一只瓷碗津津有味地吃着。

原来路边是两家卖豆花的小店,几次经过,总是想着下次也要尝尝,却从没坐下来吃一碗豆花,也许是还有别的事等着做,时间有点赶;也许是天气或冷或热,没想在外边多逗留;又或者仅仅是并不真的想吃豆花。

终于,有一天,经过时又看见许多人捧着碗吃豆花,决定要先吃一碗再走,是紫荆花开的时节,我觉得我会记住那十五分钟,吃豆花的十五分钟,那是我在香港吃的第一碗豆花,在我来到香港的第七个月,我告诉自己记住豆花的滋味,还有豆花吃尽时碗底出现的蓝描花卉,静静躺在白瓷碗底,永远绽放不凋谢。

荃湾另有一家有年代的饼铺,有时经过我会顺便买个点心,饼铺的生意很好,常常才傍晚,品种就已经不齐全了。鲍鱼酥、合桃酥、棋子饼、老婆饼、豆沙饼、椰塔、蛋塔、鸡派、蛋黄酥、皮蛋酥、公仔饼、提子饼,总算尝了个遍。

我其实对甜食没有偏好,所以其中只有鸡派合我的口味,坚持吃完每个品项,有些品项还吃了许多家,例如鸡派、蛋塔和老婆饼,主要是因为好奇,我想,这是我了解香港的途径之一,虽然,只是途径上一小块砖,但,缺了这一块,即使只是一小块,就没法知道错过漏失了什么。

那天,在我吃下那碗豆花时,多少也有着这样的心情,以前我是个游客,也曾以观光客的身份在香港糖水名店吃过木桶豆花,但那和住在这、生活在这,然后在街边坐在板凳上吃一碗在地豆花,不论滋味上还是心情上都有所不同啊!生活与食物就是这样交织出记忆,彼此影响,堆叠出不舍得忘记的故事。

小时候,住在台中,家附近有卖豆花的小贩推着推车一路叫卖,他高声以闽南语喊着:“豆花。”听起来像是“岛辉”。要买的人自己拿一个大碗或是小锅,喊住他,他会将推车支好,顾客告诉他买多少钱,他便用一只平杓铲出白嫩的豆花,然后加入糖水姜汁和煮花生,那是我喜欢的点心,常常让妈妈买给我吃。

上小学不久,推车卖豆花的小贩便没再来了,年纪还小的我,不知道这其实是时代的改变,曾经或推车或骑车穿街走巷叫卖豆腐、酱菜、包子、馒头的小贩,逐渐都改换了营生的方式,或是固定在某处摆摊,或是租下小店面做生意,维持最久的大约是到台北工作后,赁屋处附近晚上还有人推车卖臭豆腐。

卖豆花的小贩不再来,我似乎也逐渐淡忘这点心,随着我的成长,台湾经济也快速成长,生活里好吃好玩的愈来愈多。上了中学,开始和朋友一起外出,台中的丰仁冰、三样冰、蜜豆冰是我们的最爱,豆花倒很少有人想起要吃。

毕业旅行时,我们去了垦丁,回程经过台南,去了开元寺,在开元寺附近的一家小店里吃起豆花,毕业旅行是在十一月,南台湾还是炎热,那家豆花店的特别之处是口味特别多,以豆花做基底,客人可以选择传统的姜汁糖水花生,也可加红豆、绿豆、粉圆、薏仁、麦角,冷热皆可。我记得还有柠檬味,我选的就是柠檬味,酸酸甜甜,绿色的柠檬片静静躺在洁白的豆花上,光是看就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开元寺旁边的豆花让我重新想起了这一道美味且健康的点心,但是回到台中,平日出没处虽有卖豆花的店,却没人将柠檬与豆花搭配,我和一起旅行的同学说起,竟然也没人记得,还有人说,豆花搭配柠檬不适合吧!酸酸的,还以为豆花坏掉了。我辩驳酸辣汤里也有豆腐啊!没人在意,毕竟联考就要到了,而且还有那么多种点心可以挑选,很快的大家更喜欢墨西哥面包,里面是香甜浓郁的奶酥。

豆花淡出我的生活,几乎不曾想起,美国三一冰淇淋也出现街头,醉尔思、哈根达斯、莫凡比纷纷开店,俄罗斯冰淇淋、意大利果品、雪酪滋味各具,还有草莓、青苹果、哈密瓜、芒果组成的季节限定版双色霜淇淋,消费时代,消费者总是有无尽的选择。

直到多年后,我去了成都,豆花的记忆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一天午后在赁居小屋,突然听到屋外有人喊桃花,其实还没到桃花开的季节,但当时我并没立刻想到这一层,只觉得这地方太有情趣了,有人沿街叫卖桃花。这并非我凭空想像,因为不久前才有人沿街叫卖腊梅,我赶忙跑出屋外找,却看到卖的是豆花。成都人吃豆花是咸味,酱料包含花椒、辣椒、葱花、麻油、酱油和炸的酥脆的黄豆,正好我已经不爱甜食,热辣的川味豆花更和我味口。

成都人特别爱吃豆花,做出许多变化,我特别喜欢一种现做的豆花,点了后,服务生拿着一只长嘴大壶来到桌边,在茶杯里像是倒茶一般倒进豆浆,客人静待几分钟,浅绿色的豆浆就凝成豆花了。

豆花在四川不仅是点心,也融入川菜,鸡豆花是一道制作精细的功夫菜,在四川香积厨将素料制成有荤味的菜肴,称为以素托荤;一般餐馆,则反其道而行,将荤料制成素形,成为以荤托素。

鸡豆花就是荤托素的代表菜,清朝末年出版的《成都通览》和《四季菜谱摘录》均有记载。制作时用刀背将鸡脯剁捶成肉茸,加入蛋清和调料,鸡汤烧沸,将鸡茸浆倒入搅匀,转小火煨,待凝聚成豆花状,撒上熟火腿末。诀窍在于汤、蛋清、水豆粉的比例,比例恰当才能做出形似豆花的鸡茸,吃来质地滑嫩,当时川大附近的餐馆便有这道菜,下了课常去吃。

另有豆花鱼,街头更常见,做工不似鸡豆花讲究,只是将辣味的酸菜鱼置于豆花之上,先吃鱼,待鱼吃完,鱼汁酸菜和豆花融为一体,豆花便更鲜美。

四川人爱吃河鲜,吃鱼吃得极精,去成都前便知道谭鱼头,去了后才知鱼头火锅根本是街头巷尾处处可见的吃食,其他还有干锅鱼、酸菜鱼、农夫烤鱼等许多花样。

香港的豆花,搭配和台湾、四川又有不同,学校附近有一处小街,紧邻两家卖豆花的小店,店里除豆花外还有钵钵糕。

豆花分黑豆和黄豆,吃时可以单要豆花,或是搭配芝麻糊和核桃露。芝麻糊和核桃露本身有甜味,若只是豆花,是没有甜味的,糖水姜汁或黄糖粉自行添加,可依人口味增减,糖水揉合姜汁包裹住豆花一匙滑进嘴里,和黄糖粉在豆花上呈现半融化状态,送进嘴里完成融化过程,伴随细嫩豆花一起滑下食道的感觉并不一样,食客们喜好不同,自行搭配。

小店在户外摆着许多塑胶凳,下午时光总看到许多学生穿着制服或坐或站,一人捧着一碗豆花,有时经过不用排队的空档,我也会吃上一碗,温热的豆花,和姜汁糖水一起,童年时的记忆恍然再现,虽然吃法不同,少了花生。但是各地豆花滋味各具,中国人显然是最会吃黄豆制品的民族。

坐在荃湾海霸街头红色塑胶凳上,捧着瓷碗吃豆花的我,在入口滑嫩香甜的味道里,想起那个还没念小学,在台中锦村东二巷二楼窗子后等待那一声熟悉的吆喝“岛辉”的小女孩,我当然再也想不起当年第一次吃豆花时的滋味,但是我却记得第一次在成都吃到的豆花、第一次在香港吃到的豆花,我逐渐明白,故乡的味道有时是在异乡想起的。

小女孩大了些还在台南开元寺边上吃了一碗柠檬豆花,台南那时于她已经是旅途,她不知道未来的旅途将更长、更远,青康藏高原边沿的旅途,南中国海边沿的旅途,热腾腾的豆花,曾经让她想念家乡,既相似又相异的味道,将跟随她的岁月更长、更远。◇

——节录自《情味香港》/ 联合文学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情味香港》书封/ 联合文学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要和改变、目标、梦想有关的事情,你就必须信任自己。这种信任就倾听改变的直觉开始,并且透过行动去荣耀你的直觉。我很感激自己听进了那个把自己当火箭一样从床上发射出去的傻想法,因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个想法而改变了。
  • 如果欧宝企业是位多金老妇,她可是老得让我们几乎看不见她的存在,已然成为此后岁月风景的一部分。事实是目前的欧宝企业显然比许多国家还老,比黎巴嫩老,甚至比德国老,比大部分的非洲国家老,比诸神都迷失在云端里的不丹更老。
  • 孔子之学术思想,悉从其所以自为学与其教育事业之所至为主要中心。孔子毕生志业,可以由此推见。
  • 孔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大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国历史文化当已有两千五百年以上之积累,而孔子集其大成。
  • 高永龄跑了一阵子,才敢回过头来看看飞机失事的现场,整架飞机都已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他看着那个有如炼狱般的火焰,实在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一百天之中经历了两次飞机失事的惨剧,而他竟然都能活着出来。他就觉得这是他母亲平时烧香拜佛起了作用,上苍才会特别的眷顾他。
  • 她们穿越古都台南今昔,印照心灵在远方的疗愈原点。
  • 没有真实情境,孩子怎么会有刻骨铭心的感受……热情不会来自教室,好文章常是孩子们用沾满泥巴的双手,从大地捧出来的。
  • 赵子龙怀着幼主绝尘而去,那是野史传奇的世界里一个传奇的画面。
  • 陶渊明这个作者,他的作品里边有非常深微、幽隐的含意,曾使得千百年后的多少诗人都为他而感动。现在大家都认为陶渊明是田园诗人、隐逸诗人,可是你知道吗?南宋的英雄豪杰、爱国词人辛弃疾在他的很多词里都写到陶渊明。
  • 而我渐渐的相信,死亡只是灵魂的移居,正如同祖母身上的血水、精气完整的灌注我的体内,只要我在,她终究还是存在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