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中美贸协难落实 川普另有大战略(1)

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中方签署是真心求和还是敷衍拖延?川普发动贸易战背后,还有什么样的国际大战略?让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告诉您。(大纪元)

人气: 112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7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大家都好吗?

美中双方1月15日正式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方做出多项让步并承诺大量采购美方产品,将在协议生效后两年内加购至少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与服务。然而,中方的巨额采购承诺,也遭到各界质疑不可行。

究竟,中方签署这纸贸易协议是真心求和还是敷衍拖延?美中贸易战局势今年将如何演变?川普发动贸易战背后,还有什么样的国际大战略?

本集节目,让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告诉您。吴嘉隆先生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候选人,同时,他也是AIA Capital财富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经济分析】美中贸易协议难落实 贸易战恐升级 川普另有大战略

以下是第一集专访的视频和全文:

唐浩:美中双方刚在华盛顿签订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北京最近也不断释出讯号,比方说,主动调降美国商品的关税;川普也说了,他准备到北京去签订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那您认为,双方真能够签订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吗?贸易战真的能落幕吗?

吴嘉隆:首先,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本身就有问题,有问题到什么程度?习近平不来签(就是一个标志)。你可以看出来,他只是派刘鹤来。

自从去年川普在白宫见刘鹤的时候,就一直在强调说,(如果)这个协议谈成的话,他来跟习近平签。(但)现在习近平不来,为什么?估计第一阶段这个所谓贸易协议,或者简称初步协议,中方有很多条件是做不到的。

唐浩:做不到?

吴嘉隆:我先讲两个例子,一个是农产品的采购额。川普说,(农产品采购额)本来是500亿到600亿美元,后来变成400亿到500亿美元这个区间。

我们现在知道,贸易战前的2017年,(中方的)农产品采购金额是240亿美元左右,然后最高的时候,2013年,中方向美方采购的农产品金额是290亿美元。

就这些已经出来的这些数据,说明什么?说明你现在要去买400亿美元的农产品。然后,中方还表示诚意说,尽最大努力再多买50亿美元,那就是说到了450亿美元左右。

总而言之,四百多亿美元的农产品采购,请问你怎么消化?你之前最多也不过就买290亿美元。那这是一个问题:你到底能不能真的做到!?

唐浩:是个问题。

吴嘉隆:第二个问题就是,他说每年整个采购金额增加1000亿,连续两年,所以总共是增加2000亿美元。

目前,中方向美方的总进口额是1300亿美元左右,你现在要突然增加1000亿美元,连续两年。如果真的做到,很好。就是说,美国对中国的逆差,大概,比如说4200亿美元左右,可能会(有)接近一半的那个削减,这样对川普来讲很好,对美国来讲很好。

问题是,你中方做的到吗?你现在要突然增加1000亿美元的采购金额,你买什么东西是美国可以卖的?答案是,至少有一项(可买)。

他说的增加采购金额有四个领域:制造品,能源产品,农产品,还有服务业。那么,我们先看能源产品,这是关键。

如果你中方把跟别人买的石油、天然气,转来跟美国买页岩油,页岩气,那当然是有帮助嘛。问题是谁,伊朗,还有俄罗斯,就说你(原先)跟伊朗买的油,跟俄罗斯买的油,转来跟美国买页岩油,这样对改善贸易失衡当然有帮助。

问题就在于,中方等于要跟它的盟友伊朗切割掉,所以伊朗很紧张,在贸易战里,一直很关心中方会不会减少对伊朗的石油采购,转来跟美国买。当然伊朗也知道美国给压力,所以伊朗的那个领导人,还有它的石油部长,外交部长等等,经常跑北京在联系这个事情。

所以,如果中方在压力之下削减对伊朗的采购,转来跟美国买,这样,才有可能说它增加1000亿美元的采购,向美国的采购。

问题是这样一来,对地缘政治布局来讲,对中共来讲是伤害的;再加上还有俄罗斯,俄罗斯跟它盖的油管,好像还没运油,所以,很多时候这个石油的供应问题,就会提上台面。因为如果跟美国买,假设真的跟美国买的话,有一件事情很严重了。

我们要先了解一个大背景,贸易战有一个大背景,就是伊朗。伊朗的背景是跟台湾有关,间接一扯起来的话,美中贸易战,直接或间接,等于是为台湾打的。

我跟你讲为什么,先讲远因。远因,这个美中贸易战的重点是:结构性改变。

因为中方经常不履行承诺,从中英联合声明到加入世贸组织,那些承诺都没有履行,所以美国会强调执行机制。要是违约的话,就开枪,就加关税惩罚。

那么为什么会强调结构性改变?因为当初在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中方提出来说,要用开发中国家的地位加入,当时是合理的,所以美国接受。

可是,世界贸易组织是市场经济体的国际组织,中国大陆那个时候还不是,还没有符合这个市场经济体的这个地位和这个要求,所以需要做结构性改变。(中国的)很多不公平贸易行为,(如)国企补贴、很多的那个审批等等,这些东西要改变。

那中方说,需要时间;好,谈成,15年。就是给中方15年的时间,来做结构性改变,转型成市场经济体,这样就可以理所当然的留在世界贸易组织里面。

本来是这样谈的,结果全部没做到。所以,美国现在的谈判才会要求:重点就在结构性改变。

课关税,是施加压力啦,那重点的要求是:结构性改变;结构性改变的话呢,这些内容上还要加一个叫做执行机制。那这样的东西,对中共来讲等于是有点丧权辱国的感觉,好像主权被侵犯的感觉,所以下不了决定,吞不下去啦。

那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当初朱镕基在谈加入世贸的时候,美国跟他讲,台湾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办?

台湾是市场经济体,很多地方,比如说农产品,零售业,金融业,很多东西都照规定来(做的);政府采购,很多事情,(都)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所以,美国跟中国大陆讲:台湾准备好了,你怎么办?

所以,朱镕基到最后只好吞下去说:先全部接受美方的要求,做所有要求的结构性改变;(就是)先加入(世贸)再说,以后再想办法。

所以,当初也是因为台湾的关系,他才会做那么多他做不到的承诺;然后进去以后,就不履行。现在这一次,朱镕基就怪习近平都不履行,不履行当初的承诺。

这是远因,因为台湾的关系,(中国)答应了做结构性改变,结果自己没做到。

好,第二件事情,就是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他是基于民族主义情绪上来,他提出中国梦。然后呢,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一定要做一件事,就是拿回台湾。没有拿回台湾,就不叫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是把台湾打烂,也不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以要怎么做?不是对台动武,而是对台海空封锁,以战逼降,那这样的话,一定引来一个后果:就是美军对中国大陆反封锁。

反封锁以后,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战略物资——石油的供应问题,所以,才搞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的重点国家就是伊朗,要取得稳定的石油供应。

因为沙特阿拉伯不会卖,俄罗斯、美国大概都不会卖,只剩伊朗,所以习近平就要争取伊朗。一旦有事情的时候,(要)稳定的石油供应,是这样来的。

所以,这个东西又间接跟台湾有关。习近平为了要把台湾拿回来,要做和平统一,他必须考虑到跟美国可能的冲突,这个冲突的话,关键因素是石油。如果石油供应被cut掉的话,那中国大陆那边,中共那边可能就撑不下去,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在南中国海把岛礁军事化。

因为从阿拉伯海,印度洋,到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到台湾海峡,到北上是华东、华北,往东北去的话是日本,这一条海上运输线的安全,对中国来讲是国家利益所在。所以,习近平开始违背他跟奥巴马总统(的承诺)。他在白宫的时候,跟奥巴马总统承诺,南海不会搞军事化,两年后就搞军事化。

习近平也好,中共也好,这个讲话不算数的例子很多。所以美国这一次知道,其实跟它谈贸易协议,没有用,加一个执行机制,看看有没有好一点,这样子而已。

所以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里面的一些涵盖的内容,除了农产品增加采购、金融市场开放以外,还包括那个智慧财产权的问题,强迫技术转让这个问题;还有呢,就是那个汇率问题,不要用汇率贬值来应对关税,这样子的。

所以这些问题,那个智慧财产权,跟那个技术转让,这个东西,需要立法,还要各级政府配合。

我刚刚讲农产品的采购,跟整个采购金额的增加,这个有数字,比较好验证的,都不见得做得到;那你说智慧财产权的部分,你要立法,有个智慧财产权的相关的法庭,有法律,有法庭。然后呢?地方政府也要配合,仿冒,盗版,这些要怎么处理?对不对?还有商标权,专利权,这些东西。

坦白讲,这些事情做起来还蛮复杂的,所以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各级单位,行政单位去配合,这里面还有一些文章。

然后美国就准备好,要是有什么违约的地方,就是没做到的地方,它就可以那个启动这个执行机制来惩罚,所以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坦白讲,中方应该是做不到。

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做不到还答应?

唐浩:会签,但是做不到?

吴嘉隆:对,它会,不得已的。它现在知道有执行机制的话,玩这一套没有用,因为到时候做不到,还不是等于白搞了嘛。可是,现在好像就逼不得以,就是他知道他做不到,应该是做不到,然后他还要去签,局面就是这样。

而且,川普开的条件,其实也是开出了中方做不到的条件,然后要习近平来签。

我先跟你讲一个背景,就是,第一次川习会在阿根廷,川普提一个要求:(输美的)芬太尼毒品;习近平答应了管制芬太尼毒品的出口,结果,没做到。到日本大阪的时候,习近平马上承诺说,立刻大量采购美国农产品,结果呢,没做到。然后呢,7月31号,在去上海会谈没结果以后,8月1号,川普就把剩下的3000亿全部加了关税。川普加关税的理由就是:习近平承诺的两件事没做到。

那中方会说什么?中方会说:那是你的解读啊。

因为,这个东西(习近平的承诺),没有正式的联合声明,也没有书面声明。

虽然是(习近平)当面跟川普讲的,(当时有)那么多人开会对不对,一字排开,大家坐在谈判桌上,习近平当场讲的,可是,的确也没有书面文字。所以,美国这一次说,好,白纸黑字,叫习近平来签。

签下白纸黑字以后,到时候(习近平)又是做不到,对不对?那川普对美国选民就有一个交代了。就是说,他继续强硬下去,美国选民就看懂了,说真的是有必要这样子做。

川普的很多作为是针对美国选民去运作的,他表面上讲话给中国听,给习近平听,其实他针对的是美国内部。那美国人看到,喔,你怎么可以讲话不算数?

“连习近平讲话都不算数”,这种攻击手法叫——攻击那个可信度。你可信度有问题以后,那我还跟你谈判什么?我还跟你签什么协议?所以,现在先抓一部分内容,做成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然后白纸黑字签下去,然后呢,看你做不做?

你如果做了,ok;你如果不做,开枪,处罚。

唐浩:所以您认为贸易战不会停火,这个贸易协议只是签了之后,让川普有更多的正当性来对付中共的?

吴嘉隆:这是第一点,而且你刚刚讲,停火,现在关税还在课,怎么叫贸易战停火?或休兵?应该说只是暂缓,关税还在课啊,怎么可以说贸易战休兵了,对不对?

贸易战还在打啊,现在只是说不升级,甚至于稍微缓和一下,就是原来有个9月1号课(关税)的那个1200亿的部分,那个15%,降为7.5,金额(涉及)大概90亿美金;那原来打算要课的,不课了,这个就是川普唯一的让步。

就是我本来要课关税了,可是现在谈出什么结果了,暂缓,推迟,要课,但是还没课的,这个样子而已。

那已经课的,减少,这是第一次。就是说,已经课的关税,川普其实一路以来都没有退让过,这是第一次。说那个1200亿,从15%减半,变成7.5%,但是呢,这个东西对美国自己也有好处,为什么?因为那个部分都已经属于民生用品,所以关税少课,其实对美国来讲,算是比较好一点。

那最重要的是,那第一波500亿的,全是科技产品,全是敏感产品,那个一开始就是25%,没有让(步)。

现在呢,我们评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川普的用意,就是,第一个,白纸黑字写清楚;第二个,是要找习近平来签,(但)习近平现在不敢来签,他不想当新时代的李鸿章。

其实,这个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就相当于当年的《南京条约》,所以他现在不来签啦,你就可以知道,如果这个条约ok的话,他很高兴来签有什么不可以?对不对?

所以基本上,他们也知道,这一次算是迫不得已啦,那你可以想像美国对中共施加压力啊,是毫不手软,其实立场没有动摇。然后呢,这个协议,我估计是撑两季。

唐浩:两个季度?

吴嘉隆: (到)今年的4月、5月左右,美国初选大概有结果了。美国初选的两党的那个全国代表大会,7月、8月召开,提名总统、副总统候选人,然后9月、10月竞选,11月初投票。

两党的那个全国代表大会,通常就是在7月、8月的时候,分别召开,所以初选活动,到6月就准备结束了。关键的时候大概在4月、5月的时候,已经看出来谁是领先者。

如果民主党是彭博(Michael Rubens Bloomberg),假设是彭博新闻网的老板彭博,老共可能就跟川普翻脸了,它就要赌一下,说不定彭博会选上。

总而言之,中共现在也大概心里有数,就是川普的连任机会增加,所以呢,它也不能说跟川普一路闹到底撕破脸。可能趁着第一任的时候,把某些东西先把它搞定,也有可能。

因为谁都知道嘛,川普连任以后,没有了什么连任的问题,以他们那个中共喜欢用权力的逻辑来思考,他当然知道川普这个时候就没有顾忌了嘛,下手会更狠,所以有些地方可能早点谈也好。这是一个转变想法。

综合美国、香港、台湾问题来看,现在有一个大问题就是,现在的中共领导班子对于一些重大议题:美中贸易战,香港问题,还有台湾大选的介入等等,都出现了误判,而且是一连串的误判。

像这一次我们开完票出来之后,台湾开完票出来之后,中共内部听说是大为错愕,说怎么会这样?不是要赢了吗?

那个香港区议会选举的时候,他们向上面报告,那个情报汇整说,香港市民很痛恨“暴徒”,所以我们可以赢,结果建制派惨败。那这一次也是一样,因为他们看韩国瑜的场子都很热,以为他有希望赢,没想到出来差那么多。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中共的领导班子跟它的幕僚团队,对很多事情,还不只是这个香港或台湾,最原始的问题,美中贸易战,一路误判,严重误判,而且是一连串的误判。所以现在有可能,看看它是不是因为误判,做了错误的那个决定。

就是现在发现他们已经没有那个正确的框架,正确的情报,去解读很多重大议题啦。

唐浩:所以您认为这一次美中贸易战,还会继续的在今年延烧下去?

吴嘉隆:贸易战肯定延烧下去,为什么呢? 因为川普在当选总统之前,他在媒体上已经公开讲过,我相信他也有意思继续这么做,就是,如果他当上总统的话,他要对中国的全部出口品课45%的关税。

现在还没有全部嘛,因为3000亿缓了一下下,对不对?而且关税税率也还没有到45%。他的中国政策顾问叫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写《百年马拉松》(2049百年马拉松)那一位,他是提到说,将来关税50%,不然100%都可以。

所以坦白讲,25%的关税根本不是上限。那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美国制造业跟台湾供应链在全球重新布局,整个供应链要移动的话,的确需要时间,如果说花个3到5年重新部署,也不为过。现在贸易战才打到第二年,坦白讲,川普进度已经赶得不错了。

你现在看,尤其是汽车业,大概是准备移到墨西哥,很多电子业,制造业产品,民生用品,可能分散(去)很多地方;如果你全部集中在、大部分集中在中国大陆来出口的话,会产生一个问题:就是经济总量变大以后,中共的那个谈判筹码大增。

现在把它分散,有些东西从韩国进口,有些东西从台湾,有些东西从越南,从印度,从泰国,或者从墨西哥进口,那么进口来源分散的结果,美国就不用面对一个强大的进口来源,然后呢,在贸易谈判的时候,或是其它谈判的时候受到制约嘛。所以分散进口来源的话,对美国来讲的确比较好办事。

所以呢,你会看到,贸易战只是暂缓,就是说不再升级,暂时停在原状,或者稍微缓和一下。那后面随着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进展,然后越来越多的试证,发现中共可能不履行;或是中央说履行,地方不履行等等。行政的那个监理,监管,可能还有一大堆的问题出来的话,那么美国就可以强硬。

那如果在美国大选前强硬的话,证据够了话,那川普会做,因为这样对他选举有帮助。因为现在很清楚,批中共,打中共,有票,有选票,所以他会去做;如果拖到选后那也行,选后的话,反正川普更没有顾忌嘛。

所以,目前看起来贸易战是应该持续下去的,而且应该也会升级。因为我刚刚讲喔,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共)很可能做不到,做不到以后,那就要加重压力。所以呢,理论上,川普一定要向选民解释:我们马上要谈第二阶段贸易协议了。因为他已经讲过,他要一个完整的协议,他不要一个暂时的协议。

现在他先接受一个,所谓第一阶段协议的用意,我刚刚讲,应该是要建立,如果他要帮中共的话,建立那个可信度。如果中共继续老毛病犯,没有可信度的话,那川普要继续加强压力的话,强硬的话⋯⋯

唐浩:也有正当性。

吴嘉隆:对,有正当性。如果中共真的有履行承诺,那ok呀,美国可以接受啊,你增加采购嘛,对不对?削减贸易失衡问题嘛,ok呀。所以,川普等于给你两个选择。

你要么帮我改善贸易失衡,在谈判桌投降;要不然呢,你的经济在压力之下接近崩溃,或是倒退,对不对? 你到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内部退换,或是干嘛。你要哪一种方式投降,就给你选。

唐浩:是走向经济正常化?或者走向经济自我崩溃?

吴嘉隆:对啊,所以对于习进平来讲,两个选择都很难选。所以呢,他其实被逼的,最后如果要和平解决的话,其实只有接受美方的要求,去做结构性改变。

然后结构性改变,真的伤害到中共的权贵集团利益吗?可能有,但是呢,其实可以调整,为什么?因为权贵集团它也要漂白自己,它如果有渐进民主化进程,渐进的市场化机能建立起来的话,其实对权贵集团未必不好。问题是他们没有办法转这个脑筋啊。

你看很多国家的极权体制转型,市场经济转型,其实对它不见得不好,但是对中共来讲,它可能没有办法看到那么远,它可能觉得说,你在侵犯我的既得利益,所以它现在在抗拒。

唐浩:所以,老师您觉得川普在推动贸易战这样打下去,是要“以商逼政治改革”吗?这样中国的政治发生改变;还是说,你不选择政治改变,不改变共产体制,那你就只好走向经济崩溃?

吴嘉隆:是的。就是说,修补原来的战略观点。原来的那个克林顿时代,帮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有个战略观点:“接触,而不是围堵。”就是说,美国一开始是“联中制苏”,联合中共对付苏共。然后呢,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所以对中国开放出口市场,给它最惠国待遇,然后帮它加入世贸组织,所以美国做了很多事情,其实是在支持中共的“改革开放”。

可是呢,苏联解体之后,观察了一阵子,发现苏联也爬不起来了,那么“联中制苏”的必要性就下降了嘛。这个时候他换了一个想法就是,要来直接面对中共。所以他先试第一招,就是和平演变,我希望把中共,就是说改变中国之前要改变中共,现在已经发现在这个问题。他本来是要改变中国,现在发现中共在抗拒,所以现在的目标是要改变中共。

唐浩:核心的问题在?

吴嘉隆:改变这个体制。因为整个问题是不公平贸易行为,如果你拿掉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话),美国认为他的产品,跟他的服务,(可)长驱直入中国市场,他可以改善贸易顺差(到)很大的程度嘛;到时候不行再说嘛。

现在很多美国企业根本不能在中国营运嘛,(有)很多的审批,很多的监管,所以它现在先要求你把不公平贸易行为拿掉,要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或者你加入的时候的那些承诺嘛。

比如说,你金融业本来要开放的,你没有;比如说,你政府采购要按照国际标准,你没有嘛;比如说,你不能用技术转让,来做为市场开放的条件嘛,你没有嘛,很多事情它没做到。其实这些事情全部是在当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就已经谈过的事情啊,你没做到。

所以对美国现在来讲,发现了不公平贸易行为背后的那个体制,就是以政治来介入经济。这个现象不改的话,那不公平贸易行为不可能改,贸易失衡不可能改,所以美国现在已经进到后面的后面的后面,就是要针对中共建立的那个体制,去施加压力,要改变中共了。

他本来是要改变中国,发现中共不配合,所以现在必须(要)改变中共。如果中共再不配合下去的话,他目前这样喔,我跟你讲,美国现在的第一步是这样的:

他贸易谈判代表署那个莱特希泽(Robert Emmet Lighthizer),他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了以后,讲了一段很重要的话。他说,“我们这个协议会得到什么成果,要看中共。如果是中共的强硬派做决定的话,我们得到一种结果;如果是改革派来做决定的话,那我们可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他这个话涵意就是说,美方已经注意到中共内部有不同的派系,或者论点,然后呢,美方等于在争取主和派或改革派,来压制那个主战派或强硬派。所以呢,川普的这个战略,现在叫,我把它称为什么呢?叫“围而不攻”。

包围的围,这个就是曹操打袁绍的战略:我把你包围起来,但是我不攻,我施加压力。你内部会出现一个争论,主和派说算了吧,主战派说不行,要继续打;如果这个时候你(美方)强行进攻的话,主战派、主和派反而合起来一致对外,那你反而会很吃力。你就不如围而不攻,包围起来不进攻,让你(中共)内部因为压力的结果,自己吵起来,自己内部吵起来,甚至于最后内斗。然后到了一个程度以后,我轻轻一推,(你)就倒了。

所以,川普现在呢,一方面给美国企业时间转移生产基地,二方面安抚亲中派,第三个(方面)等于是教育美国选民。他在做很多铺路的工作,是内部的整队,现在美国内部整队已经完成,连民主党现在都很反共。

然后第二步,叫做“联合围堵”,就是联合盟友来共同围堵。因为你如果没有联合盟友的话,光美国制裁中共的话,可能会有漏洞。比如说,透过香港来出口美国,闪避高关税;透过台湾来出口美国,闪避高关税;透过新加坡或是其它国家,(如)越南,再来转让(出口产品)。像很多中国企业自己到越南设厂,再重新卖(产品去)美国,变成了越南的出产地,这叫洗产地。这样的话,闪避高关税,也有可能。

所以,其实关税没有那么大打击的,不是那么百分百,它有些东西可以被闪避。同时, 川普要避免被人家说,你没有兑现你过去强硬的立场,怎么会先签一个局部的临时的协议,对不对?

所以,川普要马上进行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那他的重点之一,就是把习近平抓来签字,白纸黑字(签字),然后呢,让美国选民看清楚,到底习近平讲话,是不是说话算数。所以他将来飞北京的话,目的就在这里。要把习近平抓来签,让美国选民,美国媒体,美国国会来检验习近平的可信度。

那习近平能不能做到呢?理论上他做不到,所以呢,这里面就会有很多的政治上的交锋啦。

鹰龙末战四海震
善恶交锋扬天尘
中原盛衰决一役
红朝溃堕神州春

(待续)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20-01-20 3: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