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程晓农:骚乱影响选民投票意向(下)

人气 1217

【大纪元2020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报导)距离2020美国总统大选日只剩不到四周,两党选情十分紧绷,著名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接受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专访指出,这场选举可视为美国“政治正确派”与“传统价值观”的对垒,而日前发生于全美的街头骚乱,将对本次大选起了关键作用,以下是他的分析。

接续上文:美国大选民调为何不可信(上)

程晓农博士稍早在《大纪元》发表的署名文章说,今天的美国社会,从校园到政坛,“政治正确”俨然以法律的面目发出了“领导一切”的声音,但是很多人并不了解“政治正确”这个口号的来源,也不知道它的原初含义是什么。

程晓农在《热点互动》节目中谈到,美国政治正确派与传统价值观派的对垒,随着本届大选的尖锐对立,俨然成为一次“全社会测验”,测试美国多数选民是否会在政治正确的社会压力下,抛弃美国传统的价值观,而向政治正确下跪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有必要先还原“政治正确”的原始面目。

政治正确背后的原始面目

他提到,政治正确派将持有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民众,称为意识形态上的“保守主义”,将自己称为进步主义,这种说法在媒体和民调上已经约定俗成,但若细究其思想根源,政治正确其实来源于专制主义,是民主往专制方向的倒退。

“政治正确派是一种红色意识形态,它背后是各种面目的马克思主义版本,包括旧版、新版加上毛泽东思想。”程晓农指出,他们的精神导师其实是毛泽东文革时期的那本“毛主席语录”,即西方社会称的“小红书”。

他提到,当年,中共把毛语录大量地运到芝加哥,那里是美国黑豹党的基地。黑豹党当时用出售“毛主席语录”换取经费来进行活动,试图推翻美国政府、推翻民主制度,响应毛主席打倒美帝国主义的口号。他们是美国很早的“毛粉”,然后美国的左派人士又从欧洲进口了所谓“新马克思主义”。

程晓农举例,在这次美国社会骚乱中,激进左翼团体Antifa的网站上,原本清清楚楚地写着他们就是“马克思主义者、热爱毛主席”。最近Antifa被发现是摧毁民主党选情的一个社会因素,佩洛西也表示要依法制裁破坏社会秩序者,该团体才悄悄把网站上的这些字样给删掉。

另一个Black Lives Matter(BLM)又称为“黑命贵”运动的网站,它的创始人也公开声称他们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后来网站上也删掉这些字眼。

这些骚乱背后,可以看出左派马克思主义的长期渗透。“我们讲左派对社会形成巨大的压力,指的就是它已经通过学校教育、洗脑,改变了Z世代的价值观。”“现在你在校园里你要讲政治不正确的话,就有麻烦了。这些年来,越来越多人感受到美国教育界左倾化。”

程晓农认为,从校园到政坛,这种政治正确造成的社会压力,就像一个充满了挥发汽油的房间,就差一根火柴,而发生于今年5月非洲裔美国人乔治·佛洛德的死,就正好是那根火柴。

“民主党抓住这个火芯,立刻就把火吹大,然后就烧起来了,但是这把火之后,烧的是民主党自己。”程晓农说,在骚乱一开始民主党利用这个行动,包括拜登、佩洛西等高层公开支持这项行动、对黑命贵下跪,进一步引发了大规模抗议。

据统计,近四个月来,全美发生了上万起BLM主导的抗议活动。

程晓农说,正因为BLM和Antifa造成的骚乱,没有得到及时的制止,导致民主党执政的部分城市,社会秩序失控,抢商店、强吃霸王餐、伤害不同意见民众的犯罪行为此起彼伏,引起群众强烈不满。居住在其它地区的民众也担心,只要让他们继续猖獗下去,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成了专制的社会,“这就是美国选情发生不利于民主党变化的根本原因。”

拉斯穆森(Rassmussen Reports)9月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居住在“暴乱区”附近的选民,约有三分之二赞成川普总统处理街头暴乱的方式。

政治正确沦为思想专制、打压异己的工具

程晓农认为,被政治正确称为保守主义的民众,他们拥有美国的传统价值观,但实际上,并非那么保守,相反地,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一种Humble self-respect,所谓的“谦卑的自尊”,他们不愿意依赖政府福利,更希望政府能慎用纳税人提供的有限资源。

至于,美国左派价值观的精神资源,是从欧洲进口来的,包括晚近的德国法兰克福学派、哈贝马斯(又译为哈伯马斯)、法国后现代主义。这些后现代新马克思主义思潮,让今天的欧洲面临着和美国同样的问题。多数欧洲持左派价值观的人,他们不喜欢美国人,这也跟美国民间仍保有一定的传统价值观有关,两者格格不入。

程晓农谈到,政治正确派还有虚伪的一面,它经常以关心人权(特别是关心共产党国家人权)为自己装扮,“凸显自己对红色专制的不满,来彰显一种进步的表现,但是追根究底,他们真的厌恶思想专制吗?事实上,他们在批判红色政权的人权问题时,总是停留在人权的表象层面,对专制政权的马克思主义专制基因,从来不肯碰。”

在对马克思主义各种新旧版本保有宽容时,政治正确派对于批评他们的人却毫不宽容,程晓农认为,这种行径和马克思主义专制者的行为一模一样,“政治正确现在已经蜕变成了一种思想专制和社会控制的政治工具,他们的两面性、两面人的特征也就暴露出来了,一方面虚伪地对共产党国家的专制表示不满,另一方面又对共产党政权的马克思主义专制基因小心呵护。”

他指出,他们如果挖掉了马克思主义,那么政治正确就没有遮羞布了,就会暴露出他们思想专制——按照马克思的那套独裁专制模式,试图改造美国社会。

程晓农举例,例如左派在欧洲鼓吹穆斯林的宗教自由必须得到保护,但与此同时,他们要求压缩基督教的宗教自由,来主张穆斯林要有得到更高的地位,这个本身就是一种思想专制。

中共企图在美国骚乱中起到作用

那么黑命贵、Antifa组织的骚乱背后是否有中共的影子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23日在威斯康辛州对该州的议员发表讲话时提到,“中共想在美国煽动更多类似明尼阿波利斯、波特兰和基诺沙类似的冲突、骚乱。”

程晓农说,从一些材料中显示,抖音可能涉及为黑命贵和Antifa提供组织联络的社交管道。此外,中共驻休士顿总领事馆被关闭,据说也与此事有关,查到休士顿领馆参与Antifa和黑命贵的一些证据。详细需要等联邦调查局对外公布情况。

他认为,这说明中共正在美国从事谍报活动,暗地里试图推翻美国政府、推翻民主制度,“这种做法是前苏联在美苏冷战中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中共现在毫不犹豫地做了。”可以想见美国对中共的反击力度必然会相当大,“我相信(美国政府)早晚会调查、会挖到(中共)一些政治层面的任务。”

选民支持度 川普无大变化 民主党出现剥离

在大规模街头骚乱、两种价值观激烈对立下,将如何预估本届总统大选结果呢?

程晓农说,2016年大选结果,就选民人数来说,共和党、民主党大约是五比五,四年前支持川普的民众,2020年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但是今年民主党支持者当中,有很多民主党众议员、市长公开说,该地区民主党支持者今年改投川普,类似情况并没有在共和党的市长、议员中看到。

另一方面,在民主党中出现一些“害羞的川普支持者”,他们不会投拜登,也不好意思投川普,干脆就不去投,这在民主党当中也占有相当比例。

程晓农说,“所以民主党的选民一块一块地剥离,共和党那边却是不断增加,如此来看,我认为今年大选其实没有悬念,川普相当大概率会连任。”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程晓农:还原“政治正确”的真实面目
【名家专栏】基诺沙骚乱或影响11月大选
专访程晓农:美国大选民调为何不可信(上)
10月24日 美国总统大选开始提前投票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郑州惨剧不断 祸起书记一句话?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秦鹏直播】习访西藏 为何深夜制裁七美国人?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财商天下】大陆居民五成肥胖 谁在赚胖子的钱
车评:新面孔 新设备 2021 Volkswagen Tiguan SE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