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程曉農:騷亂影響選民投票意向(下)

人氣 1218

【大紀元2020年10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岑心報導)距離2020美國總統大選日只剩不到四週,兩黨選情十分緊繃,著名經濟學家程曉農博士接受新唐人《熱點互動》節目專訪指出,這場選舉可視為美國「政治正確派」與「傳統價值觀」的對壘,而日前發生於全美的街頭騷亂,將對本次大選起了關鍵作用,以下是他的分析。

接續上文:美國大選民調為何不可信(上)

程曉農博士稍早在《大紀元》發表的署名文章說,今天的美國社會,從校園到政壇,「政治正確」儼然以法律的面目發出了「領導一切」的聲音,但是很多人並不了解「政治正確」這個口號的來源,也不知道它的原初含義是什麼。

程曉農在《熱點互動》節目中談到,美國政治正確派與傳統價值觀派的對壘,隨著本屆大選的尖銳對立,儼然成為一次「全社會測驗」,測試美國多數選民是否會在政治正確的社會壓力下,拋棄美國傳統的價值觀,而向政治正確下跪呢?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有必要先還原「政治正確」的原始面目。

政治正確背後的原始面目

他提到,政治正確派將持有美國傳統價值觀的民眾,稱為意識形態上的「保守主義」,將自己稱為進步主義,這種說法在媒體和民調上已經約定俗成,但若細究其思想根源,政治正確其實來源於專制主義,是民主往專制方向的倒退。

「政治正確派是一種紅色意識形態,它背後是各種面目的馬克思主義版本,包括舊版、新版加上毛澤東思想。」程曉農指出,他們的精神導師其實是毛澤東文革時期的那本「毛主席語錄」,即西方社會稱的「小紅書」。

他提到,當年,中共把毛語錄大量地運到芝加哥,那裡是美國黑豹黨的基地。黑豹黨當時用出售「毛主席語錄」換取經費來進行活動,試圖推翻美國政府、推翻民主制度,響應毛主席打倒美帝國主義的口號。他們是美國很早的「毛粉」,然後美國的左派人士又從歐洲進口了所謂「新馬克思主義」。

程曉農舉例,在這次美國社會騷亂中,激進左翼團體Antifa的網站上,原本清清楚楚地寫著他們就是「馬克思主義者、熱愛毛主席」。最近Antifa被發現是摧毀民主黨選情的一個社會因素,佩洛西也表示要依法制裁破壞社會秩序者,該團體才悄悄把網站上的這些字樣給刪掉。

另一個Black Lives Matter(BLM)又稱為「黑命貴」運動的網站,它的創始人也公開聲稱他們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後來網站上也刪掉這些字眼。

這些騷亂背後,可以看出左派馬克思主義的長期滲透。「我們講左派對社會形成巨大的壓力,指的就是它已經通過學校教育、洗腦,改變了Z世代的價值觀。」「現在你在校園裡你要講政治不正確的話,就有麻煩了。這些年來,越來越多人感受到美國教育界左傾化。」

程曉農認為,從校園到政壇,這種政治正確造成的社會壓力,就像一個充滿了揮發汽油的房間,就差一根火柴,而發生於今年5月非洲裔美國人喬治·佛洛德的死,就正好是那根火柴。

「民主黨抓住這個火芯,立刻就把火吹大,然後就燒起來了,但是這把火之後,燒的是民主黨自己。」程曉農說,在騷亂一開始民主黨利用這個行動,包括拜登、佩洛西等高層公開支持這項行動、對黑命貴下跪,進一步引發了大規模抗議。

據統計,近四個月來,全美發生了上萬起BLM主導的抗議活動。

程曉農說,正因為BLM和Antifa造成的騷亂,沒有得到及時的制止,導致民主黨執政的部分城市,社會秩序失控,搶商店、強吃霸王餐、傷害不同意見民眾的犯罪行為此起彼伏,引起群眾強烈不滿。居住在其它地區的民眾也擔心,只要讓他們繼續猖獗下去,美國將不再是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成了專制的社會,「這就是美國選情發生不利於民主黨變化的根本原因。」

拉斯穆森(Rassmussen Reports)9月公布的民意調查顯示,居住在「暴亂區」附近的選民,約有三分之二贊成川普總統處理街頭暴亂的方式。

政治正確淪為思想專制、打壓異己的工具

程曉農認為,被政治正確稱為保守主義的民眾,他們擁有美國的傳統價值觀,但實際上,並非那麼保守,相反地,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一種Humble self-respect,所謂的「謙卑的自尊」,他們不願意依賴政府福利,更希望政府能慎用納稅人提供的有限資源。

至於,美國左派價值觀的精神資源,是從歐洲進口來的,包括晚近的德國法蘭克福學派、哈貝馬斯(又譯為哈伯馬斯)、法國後現代主義。這些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思潮,讓今天的歐洲面臨著和美國同樣的問題。多數歐洲持左派價值觀的人,他們不喜歡美國人,這也跟美國民間仍保有一定的傳統價值觀有關,兩者格格不入。

程曉農談到,政治正確派還有虛偽的一面,它經常以關心人權(特別是關心共產黨國家人權)為自己裝扮,「凸顯自己對紅色專制的不滿,來彰顯一種進步的表現,但是追根究底,他們真的厭惡思想專制嗎?事實上,他們在批判紅色政權的人權問題時,總是停留在人權的表象層面,對專制政權的馬克思主義專制基因,從來不肯碰。」

在對馬克思主義各種新舊版本保有寬容時,政治正確派對於批評他們的人卻毫不寬容,程曉農認為,這種行徑和馬克思主義專制者的行為一模一樣,「政治正確現在已經蛻變成了一種思想專制和社會控制的政治工具,他們的兩面性、兩面人的特徵也就暴露出來了,一方面虛偽地對共產黨國家的專制表示不滿,另一方面又對共產黨政權的馬克思主義專制基因小心呵護。」

他指出,他們如果挖掉了馬克思主義,那麼政治正確就沒有遮羞布了,就會暴露出他們思想專制——按照馬克思的那套獨裁專制模式,試圖改造美國社會。

程曉農舉例,例如左派在歐洲鼓吹穆斯林的宗教自由必須得到保護,但與此同時,他們要求壓縮基督教的宗教自由,來主張穆斯林要有得到更高的地位,這個本身就是一種思想專制。

中共企圖在美國騷亂中起到作用

那麼黑命貴、Antifa組織的騷亂背後是否有中共的影子呢?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23日在威斯康辛州對該州的議員發表講話時提到,「中共想在美國煽動更多類似明尼阿波利斯、波特蘭和基諾沙類似的衝突、騷亂。」

程曉農說,從一些材料中顯示,抖音可能涉及為黑命貴和Antifa提供組織聯絡的社交管道。此外,中共駐休士頓總領事館被關閉,據說也與此事有關,查到休士頓領館參與Antifa和黑命貴的一些證據。詳細需要等聯邦調查局對外公布情況。

他認為,這說明中共正在美國從事諜報活動,暗地裡試圖推翻美國政府、推翻民主制度,「這種做法是前蘇聯在美蘇冷戰中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中共現在毫不猶豫地做了。」可以想見美國對中共的反擊力度必然會相當大,「我相信(美國政府)早晚會調查、會挖到(中共)一些政治層面的任務。」

選民支持度 川普無大變化 民主黨出現剝離

在大規模街頭騷亂、兩種價值觀激烈對立下,將如何預估本屆總統大選結果呢?

程曉農說,2016年大選結果,就選民人數來說,共和黨、民主黨大約是五比五,四年前支持川普的民眾,2020年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但是今年民主黨支持者當中,有很多民主黨眾議員、市長公開說,該地區民主黨支持者今年改投川普,類似情況並沒有在共和黨的市長、議員中看到。

另一方面,在民主黨中出現一些「害羞的川普支持者」,他們不會投拜登,也不好意思投川普,乾脆就不去投,這在民主黨當中也占有相當比例。

程曉農說,「所以民主黨的選民一塊一塊地剝離,共和黨那邊卻是不斷增加,如此來看,我認為今年大選其實沒有懸念,川普相當大概率會連任。」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程曉農:還原「政治正確」的真實面目
【名家專欄】基諾沙騷亂或影響11月大選
專訪程曉農:美國大選民調為何不可信(上)
10月24日 美國總統大選開始提前投票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孟回國內幕難啟齒 包機現兩貓膩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專訪潘焯鴻:中共將出手救恆大不救人
【未解之謎】最神祕的古文明 瑪雅的祕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