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平义:“武汉肺炎”病毒来源及传播之分析

人气 12860

【大纪元2020年02月10日讯】随着一个个过去的白昼和夜晚,随着各国的撤侨、限制中国人的入境,实际上中国已成了一个“疫区”。 曾几何时,它是那样的强大,控制力无处不在。谁会想到这头巨兽竟会在突然间趴下?不是因为大国之间的角力,而是因显微镜下才能看得到的病毒。

《华盛顿邮报》2020/1/24报导,一名研究中共生化武器的以色列情报官肖汉披露,此次的“冠状病毒”与2003年发生的SARS极为相似,对人有很强的传染性;与SARS病毒的区别是:好像被换掉了四个关键的“蛋白”。换句话说:“这四个蛋白发生了变异”,变异只有二种可能:1、自然变异。 2、人工干预。若是“自然变异”,这四个蛋白至少要经过一万次的质变,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1月31日,九位印度生物学家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称:“我们正在见证一场由 2019—nCoV 引发的重大流行病,我们在S蛋白中发现了4个植入点,它是 2019—nCoV 独有的,被植入了艾滋病病毒基因。”

早在2019年9月18日武汉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过“应急处置演练”。官方微博《武汉身边事》2019年9月19日报导说:“9月18日下午,武汉天河机场海关接到航空公司报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定’,机场海关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开展病例转运,两个小时后,武汉市急救中心反馈,转运病例已临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临床诊断病例…… 这是今天在武汉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研究员因在蝙蝠体内发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是世界上首次成功分离到蝙蝠“冠状病毒”者,获国务院特殊津贴。

综上,我认为,无可置疑“新型冠状病毒”是中国科学家的研制成果。

武汉P4病毒实验室,这是一家中国顶级的病毒研究单位,与军方有着密切的合作背景,技术来自法国。2004年10月,法国总统希拉克签署了合作协议;但是,直到2017年才开始运转。为什么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主要原因:法国专家、情报部门担心中共会利用他们的技术来研制生化武器。

该实验室不仅生产SARS疫苗,同时负责SARS 病毒的保存和繁殖。 由此推测,此次的“冠状病毒”是该实验室改变SARS病毒基因后产生的结果。也可以说:它是一种“生化武器”。至于为何要研制这种武器,哪是国家机密,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那么新型“冠状病毒”是如何传到武汉的 ?有二种可能: 一、故意泄露(有一个大阴谋)。 二、由于管理不善、疏忽造成的。

第一种情况,想必大家会与我一样给予否定,虽然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那么,病毒的泄露就主要是管理不善造成的。

做实验,一定要有载体。P4实验室使用的载体就是动物、包括野生动物。这些动物在经过实验后,并不是全被销毁了,至少有一部分是由工作人员自行处理的。这样一来,剩余价值就充分显露出来了,它们被卖到了近在咫尺的“海鲜市场”,于是,就传到武汉市了。这种情况在中国很普遍, 与官方宣传的也较接近。

在疫情趋势方面,2月5日,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大卫·道勒在《美国观察》中言:“从疫情发生,中国政府隐瞒了七周之久,才开始行动”。就这一点来说:中共官员是极不负责任的。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杭州、郑州、南京、广州封城,全国已有30多个大中城市告急,由此可知:疫情仍在不断的蔓延。就目前状况,还没有什么“特效药”来制止这一疫情。再说研制是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的,所以说:还看不到拐点。

同时,这种由极权体制颁布的大规模封城命令,也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人道危机,武汉人仿佛变成了“过街老鼠”。 总之一句话:在中国,人的生命和财产是没有保障的!

从1950年的镇压“反革命”——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2003的SARS;再从08年的毒牛奶——“非洲猪瘟”——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中国的灾难总是不断?愿华人通过此次的大灾难,能静下心来,好好的反省: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子孙后代的出路又在哪里?!

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金言:中共肺炎 中共再次用谎言杀人
首席生化武器专家坐镇武汉 P4研究引关注
夏小强:揭秘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和事
厘清事实 白宫要求调查中共病毒起源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 中共情色利诱渗透民运及媒体
【直播】6.5疫情追踪:外国势力介入暴乱
【十字路口】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珍言真语】陈平:中共的说谎产业 欺人也自噬
【直播】5月新就业数据亮眼 川普发表讲话
【现场视频】浙江绍兴仓库起火 浓烟滚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