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警世

《推背图》56象之卦预言武汉肺炎惊人巧合

作者:荏淑一
中国大陆的武汉古称“九省通衢”,对应了<坎卦>。(摄于2020年2月9日,Getty Images)
  人气: 295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预言是先知留下的警世之言,对现今这世间的种种纷乱和后果,有多种的预言留下来警示今人。目前在大陆由武汉泄出的瘟疫大爆发,已经传染到全世界几十个国家,许多人都警觉《太白山刘伯温碑记》说的劫难宛然对应了“武汉肺炎”。在另外一个神准的预言《推背图》中,吾人也警悟到第56象很可能是预言武汉肺炎的一象。[1] 本文试行解析,得显露的时间、地点、病象与现时空状态的“巧合”令人震惊。

配卦藏意涵 勾连预言

推背图》五十六象的<比卦>卦象:坤(☷)下坎(☵)上。(公有领域)

《推背图》的每一象都配有一卦,意义深藏。后代解绎《推背图》的人几乎都忽略卦象、卦辞的对应义涵,而重在“图”、“谶”、“颂”的考究,而这样得到的解绎地图就缺少了一角,失掉全貌。所以本文就从“卦”入手,进行分析,寻求解绎其相对内涵。

之前多数的人都认为五十六象配<比卦>是预言二十世纪及之后的人类大灾难。有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或说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但是五十六象的“谶”讲:“战不在兵,造化游戏”,“颂”说:“干戈未接祸连天”这里示现的事件现象和后果显然都是超乎常态的战争。从<比卦>的卦象来看也不是对应战争。

《推背图》第56象(公有领域)

先从《推背图》第56象配图来看,吾人可以得到一个明显的讯息──“肺炎”呼之而出。你看第56象的配图,有两个执矛相向的“武士汉子”口中吐出猛烈的“炎”来。这是预言隐喻无形于有形的象征方式。肺中气和口中之气是一体的,这可以联想到让世人色变的中共病毒(COVID-19)引起的“武汉肺炎”了。那么在<比卦>的卦象中能否找到对应的辅证呢?

第56象<比卦>透露预言

<比卦>是重卦<水地比>,由坤和坎组成,坤(☷)下坎(☵)上,五阴爻一阳爻,五阴望一阳,望之从之形成卦象。《说卦》说:坎为水,为沟渎(沟渠),为隐伏,又说坎为陷。也就是说坎卦象征危境、危险,是凶卦,坎又有“屏障防御”之意。

<比卦>(荏淑一制图/大纪元)

把这些“坎”的特征对应到“武汉肺炎”,吾人可以发现种种“巧合”:武汉一地古来就是最典型的湖泊沟渠城市,有“九省通衢”之名,又称“百湖之市”、“江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此爆发,当局采取封城的“屏障防御”带来凶险,都和<坎>的寓意相合也。

内卦<坤>为地,也是黄历十月之卦,表示这时节已经有阴寒坚冰将至之象。灾变发生时,承受坎水的大地是没有界域的,表示“武汉肺炎”不受“屏障防御”,不限于武汉,会广泛传染到其它地方。《彖》说坤:“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无)疆”,但最初会“先迷失道”。就说一开始这武汉肺炎可能藏着“迷”,防疫走错路,能顺天意可能解决问题。

再看<比卦>预言灾异的日期又为何呢?这分内卦<坤>和外卦<坎>来看。《易学象数论.卦气二》说卦的值日对应,<坤>立冬、<坎>冬至。外卦<坎>指出疫情外露的时间是“冬至”节气(2019年在12月22日~),中共遮掩了疫情,首次对外正式通报是在2019年12月31日,日期就落在冬至节气中;内卦<坤>指出疫情发生的时间是“立冬”节气(2019年在11月8日~),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指出“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可能早在11月就开始传播[2],这正与<坤>卦预示时间符合。

接着看病情的预言。<坎>对应人体部位为耳、为忧心,因为“武汉肺炎”消息被当局人为地遮掩、谎报,大众耳朵听不到真相,所以造成忧心;疫情扩大“海疆万里尽云烟”,世人忧心忡忡。这是<坎>坐外卦对应的外在情况;而<坤>为内卦,对应实际的病情。<坤>对应人身部位为腹,又古代战国中期的清华简《筮法》[3] 的人身图中,<坤>对应胸部,所以整体对应“胸腹”之病,目前已知新型冠状病毒攻击人的肺和内脏的器官。

从以上对配卦的分析,吾人的确得到了新的辅证预言的线索。也让人惊叹中国古老科学深不可测。

我们得知《推背图》56象这一卦对应的时空所发生的不是一般的战争,“金母木公工幻弄”正是“武汉肺炎”中共病毒让人捉摸不定的写照,超乎一般专家的经验。纵然它这般地幻弄人,我们再从本56象<比卦>的种种义涵中去求解,也得到了上天隐喻的解救讯息。下文将继续寻绎<比卦>预示的解救之道。
(后文待续)

 注释

[1] :点入参见文章:《推背图》第56象解译武汉肺炎和解救之道

[2]:2019年12月31日,中共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才首次对外正式通报“武汉肺炎”疫情。 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提出两个看法:(1)病毒可能早在11月就开始传播。(2)从第一个感染病例的信息来看,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疫情的源头。

[3]:《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肆)》 第二十四节 卦位图、人身图

参考资料
《推背图》
《周易》
《京氏易传》
《焦氏易林》
《易学象数论》(黄宗羲作)

《周易注》(王弼 作)
《朱子语类》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肆)》
@#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旷野牧羊完全改变了摩西。摩西曾经学识渊博、才能卓越,但旷野磨砺使摩西明白,没有神的帮助,只凭血肉之躯及世聪辩才,难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开端。摩西学会了忍耐、温柔、怜悯及谦卑的美德,他的血气、他的骄傲、他的自我,一点点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够放下自己的时候,才能担当起神托付的使命。
  • 怎样才能安全度过瘟疫期?中国历史上,有不少瘟疫中的真实故事,展现了人身上高贵的力量,连瘟疫都要自动退避!
  • 今年过年期间受武汉肺炎的影响,我们山东德州这儿,街头巷尾几乎空无一人,连小区口都有劝返点,专人值班阻止出入。很多亲戚朋友天天待在家里也很恐慌。
  • 晋朝的庾衮,字叔褒,是明穆皇后的伯父。年少时庾衮即好学,精通《诗》《书》,他孝顺父母,友爱兄弟,一言一行皆尊法度,非礼非道则不言不行。
  • 2020年伊始,高传染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武汉肺炎”)开始向全国蔓延,并传到海外。与2003年中国发源的“非典肺炎”(SARS,萨斯)瘟疫相比,这次大瘟疫,传染性更高,波及面更广,但是致死率较低。“武汉瘟疫”过去之后,人们还会更相庆幸,殊不知,第三次大瘟疫已经倒悬头上,那一次会兼具前两次的残酷:高传染、高毒力、高致死率,医疗将束手无策,作为人类末劫的大淘汰,那时在劫的人,将不再有机会。
  •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 《推背图》第56象如何解译“武汉肺炎”?本文根据第56象相对易卦的内涵来破译,并同步解读第56象的“配图”、“谶”及“颂”的含意。
  •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