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移民申请堆成山 “大清理”或再次发生?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如果您或您的亲友,已经或正在打算递交新西兰永久居民签证申请,那可能就得做些最坏的打算。Newsroom新闻网的Dileepa Fonseka提醒,快速增长的居民签证申请数量,不仅会让移民局处理申请个案严重延迟,而且堆积如山的申请和收紧的移民限额,或许会导致2003年的“大清理”重演,让所有申请者的希望破灭于一旦。

虽然移民部长伊安·利斯-盖洛韦(Iain Lees-Galloway)已经否认了这一点,但各方对此事的关注仍在持续上升。

报导分析了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除了政府希望减少净移民人数之外,大量增加的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及目前申请永久居留的较低门槛,可能直接导致了申请数量的急剧攀升。

申请者成倍增长  移民局超负荷

去年1月,移民局收到并进行处理的永久居留申请大约为9800个,但到了去年11月,这一数量已经激增至26,000多个,11个月中增长了1倍半(2.65倍)还多。

快速增长的永久居留申请,严重加重了移民局工作人员本来就繁重的工作量,当然会使审批的时间大大滞后。不过根据规定,只要申请者符合条件,移民局就必须批准其居留申请,但是,对于移民局可以花多长时间审核申请,并没明确的规定。

根据报导,有申请者在2019年1月向移民局递交了申请、又在2020年1月要求更新,但被告知移民局仍在处理自2018年12月起递交的申请。

在截至2017年11月的一年中,移民局共处理了30,000多个居留权的申请,但一年后,这个申请下降了7000个至23000个。在截至2019年11月的一年中,移民局处理了超过22,000个申请。

很多移民律师现在都在建议申请居留签证的客户,原来只需要3个月的申请时间,现在他们可能至少需要等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

由于越堆越高的申请被延迟和搁置,使得一些移民申请者和他们的律师,开始担心政府可能会使用“严厉”的方法来清理长长的等待名单。因为早在2003年上届工党执政时,这样的事就已经发生过,所以保不准这次工党-优先党联合政府在相似情况下,不会再重复使用曾经用过的方法。

坑少萝卜多  永久居留难申请

在过去的十年中,通过两种工作方式——持有临时工作签证和具有工作权利的学生签证者的人数,增加了一倍以上,已经达到了每年近290,000人。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在申请临时工作签证或学生签证时,就被告知这是一个通往永久居留身份的途径,他们一旦来到新西兰,就可以着手申请永久居留权,前面的短期签证就成了永久居留身份的跳板。

新西兰公司往往会建议他们帮助申请工作签证的人,尽管工资低,但来新西兰努力工作,就可能获得永久居住权。直到2018年年中,他们的临时工作签证文件上,仍然被冠以“居留之路”的标签。

在过去的两年中,永久居留签证的申请数量增加了59%,但申请获得批准的数量,在几年中却大致相同。

同时,不管是国家党政府还是工党政府,都已经把计划中的居留许可数量减少了约20%,到每年约37,000个。早在2008年,潜在的125,000申请者中,只有47,000个获得居留签证,两者之比为2.65;而到今年,潜在的290,000名申请者中,只有37,000个获得永久居留签证,两者的比率为7.84,也就是说,在每8个申请者中,只能有1个获得居留签证。

工党和优先党在2017年大选的时候,都曾经承诺要削减净移民人数,因为当时普遍认为创纪录的移民人数是导致房价疯涨的主要因素。自联合政府上台以来,技术移民居留权的配额,就削减了多达25%。

越来越多的申请者以及越来越少的永久居留限额,使得处理申请的移民官员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们不得不拒绝或搁置更多的申请。

在2017年和2018年的24个月中,平均每个月技能类永久居留签证申请的平均数量只有1990个,但在2019年的前11个月中,平均每个月申请技能类永久居留签证的数量,已经高达3170个。

而移民数据显示,2018每月平均有1674个获得批准,2017年的前11个月,平均每月批准数为2010个。但2019年平均每月有1730个技能类永久居留签证获得批准,几乎只占申请数量的一半。

政府廉价劳动力政策遭质疑

在去年11月11日Newsroom新闻网的一篇报导中,伯纳德·希基(Bernard Hickey)质疑政府,以增加临时工作签证的方式引进大量廉价劳动力,同时又减少永久居留签证的批准限额,使这些人成为二等公民,让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处于悲惨的境地。他们中有很多人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只能不断地从一个临时签证转到下一个签证。

报导说,尽管工党在2017年大选时曾发表讲话承诺,要减轻低技能移民所带来的工资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压力,但实际上,政府反而增加了临时工作签证,同时也没有减少国际留学生入境的人数。

在截至去年9月的一年中,政府共批准了35万5000个临时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比2017年大选前一年的33万5000个,反倒增加了2万个。

与此同时,政府已经把永久居留许可限额,从2017年的42,600个,减少到了去年的35,000个。而在截至2016年9月的一年中,这个数字是51,700个,几年中下降了近三分之一。

报导批评政府和新西兰公司,给了低技能工人不切实际的、可以获得居留权的幻想,以此来换取廉价劳动力、占他们的便宜,但这种政策恐怕很难持久。

“灾难”会再次发生吗?

2002年,新西兰曾经面临一次大量的永久居留申请积压。因为在9·11事件和之后的经济衰退后,更多的新西兰人返回家乡,其中有许多人没有工作担保。当时的工党政府提高了居留要求,导致大量的居留申请赶在门槛提高前达到。

尽管按照法律,不能拒绝符合旧标准但不符合新标准的申请,但政府在2003年全部“废弃”了这些申请,迫使这些申请人必须根据新规则提交新的申请。

尽管此举引发了新西兰移民与投资协会对政府的成功法律挑战,但之后的法律修改,却让政府可以自行决定废除掉哪些申请。

移民律师阿拉斯泰尔·麦克莱蒙(Alastair McClymont)表示,被拒申请的处理并没有减缓,但对于符合标准的申请,政府似乎正试图通过减缓处理来限制获得居留权的人数。由于移民局压力越来越大,“可以预见会发生灾难”。

但Lane Neave公司的律师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认为,尽管现在移民部长更容易使用废除权,但后果将会比当时严重得多。

威廉姆斯说:“我们处于激烈的国际竞争环境中,那些在新西兰长期技能短缺名单上的从业者,如IT专家、外科医生等,全世界都想要他们。”

移民部长利斯-盖洛韦也表示,“没有计划废除等待的(合格)申请者。”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