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华:刻意隐瞒武汉瘟疫源头 中共在对人类犯罪

人气 4387

【大纪元2020年02月17日讯】一.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瘟疫的源发地

国际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1月24日曾发表有关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特点》,该论文披露了武汉最早收治的41名患者的情况,其中第一例患者出现在12月1日,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而全部41个确诊感染中共肺炎病毒的病例中,共有14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接触史。据此论文第一作者、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认为:“从现在整个发病情况来看,海鲜市场已经不是唯一的暴露源”。

然而除了武汉的少数医生,或者可能还有少部分官员知情之外,疫情在发生之初的消息是根本被封锁的,没有政府通告,没有媒体报道,直到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才突然对外通报武汉有27人感染“病毒性肺炎”,而这27人均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密切接触史。

现在看武汉卫健委的通报明显在有意撒谎,因为作为当地主管卫生与健康事务的政府部门,不可能不知道金银潭医院最早收治的那些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病例。那么武汉卫健委为什么要撒谎呢?这个通报非常像有意要将人们的关注点引导到“野生动物是病毒唯一传染源”这一有偏差的认识上来,这一做法非常像是在有意藏起那几名早期与南华市场无关的感染者。

对于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这些早期患者,特别是论文中提到的12月1日确认的第一位肺炎患者,他们在发病前都曾经有哪些行动轨迹,却没有任何信息披露,全世界的人都被蒙在鼓里。《柳叶刀》那篇论文的作者们,以及金银潭医院的临床医生们,应该是很容易搞清楚这些病例的一些基本情况的,尤其是与被感染有关的信息,但为什么这些重要的信息却完全封锁起来了呢?最大的可能是——医生与专家们知道,却不能说,在中共控制的大环境下,中共不许说的,谁说了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当然在谜底揭开之前,这一观点只能叫做一种合理的推论,但是,围绕“武汉肺炎源头”这一问题,蹊跷的事情,或者说引起人们怀疑和猜测的事情还有很多。

二.疑点一:拒绝美国专家入境协助消灭疫情

从今年1月初开始,美国一直积极表示愿意派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专家去中国帮助应对疫情,但一个多月过去了,这种积极的表达至今没有得到中方的回应。美国的这批专家中有流行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传染病控制专家、隔离专家,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顶级科学家,他们的参与毋庸置疑会对对抗疫情有极大帮助。汇集各路精英早日结束疫情,这不仅关系到亿万中国人的性命,还关系到全人类的健康,中共对美国专家的拒绝显得极不可思议。2月14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表示对美国专家赴华计划仍未获中方批准感到“失望”。

面对中共这种匪夷所思的态度,只有一种解释是合理的:那就是除了严峻的疫情以外,还有中共政权更看重的东西,而它却又是不能示人的,中共要掩盖它在此次瘟疫面前犯下的错误甚至罪行。

这错误或罪行只可能是两个方面的:1.为避免全民恐慌和逃避追责,向中国民众和全世界隐瞒疫情的严重性。这一事实随着事态发展到无可收拾,已经成了纸里包不住的火,渐渐的必然会被所有人识破。那第2个方面,就是这场大瘟疫的源头,它并不是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感染,而是由某种人为因素造成。一旦美国专家进入中国与中方机构合作研究病毒的时候,势必会破解这一恐怖病毒的真正源头,到那时,很可能中共的威信以至执政地位都受到严重的威胁,这才是它最最害怕的。

三.疑点二:拒绝管轶参与 证据不足依然认定华南海鲜市场为病毒源头

同样的理由,也可以解释执教于香港大学的微生物专家、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科学家管轶先生在大陆的种种遭遇。刚一听说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1月21日,管轶即带团队去武汉希望参与到疫情的防控工作之中,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什么进展,反而吃了不少闭门羹,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财新网》采访),仅呆了一天,22日他就极失望的离开了武汉。《财新网》随即采访了管轶,管轶说出了很多他难以理解的问题,其中很主要的一点,就是“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头都已经被销毁得干干净净!”。“当时华南海鲜市场封掉、洗地,‘犯罪现场’都没了,没有证据不能破案。”“追溯动物源是个比较复杂的过程,我不可能随便找到一个带有病毒的动物就把它归咎是元凶,需要规模和体系等科学分析。”

管轶明确表示他的两个严重不解:“1. 当地人为何如此麻木?2. 有关部门为何急于抹去病毒发源地的证据,使得专家无法寻找样本进行化验研究,又怎么能够找到根源对症研发解药呢!”(引自《凤凰网》的采访)

关于查找病毒的源头,来自于中国大陆的官方信息有以下两条:

2020年1月1日上午8时,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团队赴华南海鲜城,针对病例相关商户及相关街区集中采集环境样本515份。同一天,华南海鲜市场贴出休市公告,随后进行了彻底的环境卫生整治。1月12日,病毒病所专家再次到华南海鲜市场采集野生动物贩卖商铺相关标本70份。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宣称,该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这些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上的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值得注意的是,此消息在中共喉舌新华网上的登载已被删除。)

但是在1月20日,在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的记者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却说:“我们在野生动物销售的环境里检测到新型冠状病毒,当然传染源还不明确,找不到具体是哪个动物。新型冠状病毒……过去我们知道……都是从某个哺乳动物、野生动物传来的,中间有一个宿主,然后再感染人类。过去是这么一个规律,……根据它的特点,根据它的相似性我们推测会有野生动物在里面起了很关键的作用,所以我们做了溯源动物。”

这两则消息结合起来,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疾控中心从华南海鲜市场提取出了新型冠状病毒的样本,但却并不知道是哪种动物携带的病毒。他们只是根据以往的经验,病毒会从动物传染给人类,所以推测此次的病毒源头也是某种野生动物。这样的结论殊不合常理,提取样本的主要目的不就是为了寻找病毒的动物宿主吗?没有找到宿主怎么能允许封掉和彻底清洗海鲜市场?不知是何种动物是宿主的病毒样本,难道仅仅是为了证实这个病毒确实是从华南海鲜市场流出来的吗?这种证实对于防控疫情有什么实质的意义?

它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掩盖早期临床病例中最早的患者与华南海鲜市场根本无关的事实,这是一个国家疾控中心不可能不知道的事实。但他们在有意的向公众撒谎,误导公众,他们在继续掩盖疫情的真正源头。

管轶来到武汉是1月21日,从他后来的采访内容来看,他很可能对中国疾控中心去华南海鲜市场采集样本一事毫不知情,或者即使知道此事,也完全没有了解这两次采集的具体情况和研究的结果。他说没有什么机构愿意与他合作,不知这些机构里是否有就有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疾控中心为什么要排拒一个非常权威的、经验非常丰富的科学家的参与呢?这难免让人生疑,毕竟在一个没有外来人员加入的封闭环境下,漏洞、错误和谎言都可以自圆其说。

对于共产体制之外的人来说,共产国家的很多做法都是他们难以理解与想像的。在正常国家,科学研究不分国界,很多项目都是各国各机构的科研工作者共同去完成。即使有少数为了争得研究的专利或成果冠名权而排斥外来专家的情况,但也断不敢在科研上弄虚作假、糊弄敷衍,因为一旦发表的成果站不住脚,被人指出严重硬伤,或者是欺骗,那他的学术生涯必将遭受难以弥补的损失。但在共产国家则不同,共产国家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共产意识形态和政权独裁统治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科学研究的真实与严谨。只要对其意识形态和政权统治有利的,哪怕不学无术,哪怕撒谎成性,依然可以被捧成科学权威、学科专家。即使在国际上没有学术地位,在共产系统内照样可以身居高位。管轶身在香港,对中共来说就是其体制之外的人,有用时可以利用,当中共要撒谎时,这样的科学家就得踢开。

四.疑点三: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主要研究方向即为多种新型冠状病毒

伴随着疫情的逐渐显露,坊间开始流传病毒可能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说法。当发表于《柳叶刀》的那篇新冠病毒临床研究的论文被披露出来之后,更是引来舆论的爆炸。人们在谴责中共相关机构隐瞒疫情导致扩散的同时,更加确定病毒源自于华南海鲜市场的说法站不住脚,于是更多关注的眼光投向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中科院位于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是中国唯一一个拥有P4级别生物实验室的机构,“P4”是生物安全实验室的最高防护级别,专用于研究高度危险、至今无已知疫苗或治疗方式的病原体。

武汉肺炎病毒是不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呢?人们的怀疑有如下的证据支持:

1.武汉P4实验室的建造可能没有达到安全标准,并带有军方色彩。据法媒介绍,病毒研究所本是中法合作项目,原定由法国一家建筑设计所负责建造,但最终中共官方却让中共军方控制的一家公司施工。虽然法国提供的是一种层层负压的安全设计,以防止微生物外泄,但因为是中方施工,很可能会秘密加上一些军方需要的其它设计,再加上一个腐败透了的体制根本难以保证施工过程中不偷工减料,这势必会给实验室日后的工作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

2.实验中发生事故造成研究人员感染或病毒泄露,对病毒研究者来说并不是一个概率极低的事件。比如据国际生命科学期刊《科学家》2004年报导,当年北京专门研究非典病毒的实验室就造成了两次病毒泄露并感染的事件。

3.中科院新发和烈性病原与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及其团队长期研究冠状病毒,她的研究方向及研究成果令人不安。石正丽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如何可能跨物种传播的研究,这种研究体现在她近十年来发表的数篇论文中。近期被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她在2015年11月发表于《自然医学》杂志上的论文,论文宣称她的团队成功制造出了一种嵌合病毒,亦即人工合成病毒。这个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个关键的S蛋白,被嫁接了一种在中国马蹄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的S蛋白。这个杂交病毒立即表现出跨物种的强大传染力。在实验结果中,感染了这种“合成”病毒的小白鼠两肺严重病变,无药可治。(引述自“新唐人电视台”官网《唐靖远快评——石正丽4篇论文隐藏什么重要信息?》http://cn.ntdtv.com/gb/2020/02/16/a102778433.html)

石正丽的这些成果引来很多同行的批评与警告,比如法国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霍布森即质疑应否继续相关的研究工作,因为这与其所负的社会风险比较,是否值得。“如果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 2017年一篇发表于《自然》的文章警告说,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打算将病毒注入实验室的动物,并警告这一作法的不可预测性 (unpredictability )。类似SARS的病毒,可能会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中逃脱,该实验室研究世界上一些最危险的病原体。(引述自“新唐人电视台”官网《病毒震央巧合?英媒关切武汉病毒实验室与中方外泄纪录》https://www.ntdtv.com/gb/2020/01/24/a102760400.html)然而石正丽的研究并没有任何的停步。

今年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发表论文阐述其研究成果,认为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很可能是云南菊头蝠,其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与2003年非典病毒(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79.5%,与云南菊头蝠(亦称马蹄蝠)中存在的RaTG13冠状病毒一致性高达96%。

依据医学常识,蝙蝠病毒必须经过更大的哺乳动物作中间宿主有一个基因变异的过程,才能感染人体,但这次疫情至今没有找到从蝙蝠到人类的中间宿主。甚至很奇怪的,似乎也没有人真正想去找这个中间宿主。就很难排除人们有一种大胆的猜测:莫非真的生产出了一种从蝙蝠直接感染给人的合成病毒,而这病毒又泄露了?至少,这种猜测是合乎逻辑的。

4.“零日感染者”黄燕玲。2月15日,网络上忽然传最早的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系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名叫黄燕玲,传说她因为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死亡。这一说法随即遭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否定,也有自称是黄所在公司总监的人在网上“辟谣”,然后又有自称为“黄燕玲本人”的人在微信与QQ群中以文字形式的“辟谣”。但网友们也在传关于黄燕玲的个人信息,包括照片都已经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官网上删除了,只留下三个字的名字。她的论文也都被删掉了,而她同学的简历和论文却都在。所以黄燕玲的事是不是真的空穴来风,还有待时间来证实。

五.疑点四:权威病毒学家突然离世,似有意阻断对疫源的调查

鉴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否人工合成的问题多有争议,白宫于2月初宣布召集美国一些科学家对此问题做正式的科学研究。正值此时,冠状病毒与艾滋病毒研究的权威、加拿大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科学总监弗兰克·普鲁默(Frank Plummer)在非洲离奇死亡,死因不明。他所在的实验室在2019年7月发生过邱香果偷取冠状病毒的生物战间谍案,他是调查此案的一个关键人物。他的去世在时间点上非常可疑,因为他的离世,上认的两宗调查都缺少了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而这两宗事件之间又很可能潜藏着某种联系。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的去世可能是谋杀。

前文中已经提到,武汉病毒研究所从建立那一天起就带有军方色彩,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23日报导,《自然》杂志在2017年2月就引述过某专家的质疑,中共当局除了建武汉病毒研究所之外,还计划要建类似实验室五到七所,这对于科研来说显然已是一种过剩的配备,专家担心这可能是用来开发生物武器。军事上的疯狂与非人道,是中共在军事上体现出来的特点,人们必须清楚:中共做恶是没有下线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虽然要找到武汉瘟疫的源头,就好像在侦破一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但有一点基本是明确的,那就是真相一定是被隐瞒了,华南海鲜市场只是用来迷惑世人的一个幌子。但是越费心掩藏,越可见真相的性质一定很严重,牵涉的背景一定很深。我们几乎可以确定,国家卫健委、武汉卫健委、国家疾控中心、武汉与湖北的一把手,甚至应该也包括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他们都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事情的真实情况,但他们都选择了向公众隐瞒,向世界撒谎。至于他们把实情上报给了中共政权的哪一层、哪一个系统、哪一个部门,这个还不好下判断,但无论是谁,无论他是有意还是被迫,如果他知道了实情却没能向公众坦白,他都是在犯罪。因为正是要掩藏疫源的真相,才导致在疫情的早期封锁消息,才不敢公开传染的严重性,才不得不拒绝境外的科学家参与到疫情的防控工作中来。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病毒的肆虐、疫情的爆发,是无以计数的中国人与各国民众的生命受到瘟疫的威胁,这不是犯罪吗?!

正常人的观念里,人的生命是极其珍贵的,不可想像人为了权势与地位,就可以无视千千万万个生命的毁灭,但是中共的党徒们却可以这么做。今天的中国,中共恶灵依然嚣张,它抓住人们心中的恐惧、贪欲、自私、冷血这些弱点,牢牢控制着这些人为其服务。在被中共控制的人的头脑中,强权压制公正,谎言替代真话,百姓如同奴隶,而政权的稳定压倒一切,这样反人类的观念他们却视为正常,其实他们已经自绝于人类了。这次的瘟疫大爆发,同时也成了中共政权积压已久的矛盾与丑恶的集中的大暴露。这一过程中,都体现出中共政权的无能、无耻与邪恶,无时无处不上演着它的罪恶,而对于疫源的隐瞒,暂时还是这罪恶的冰山水下那部分中的一块,相信很快,它的真相就会浮出水面,那一定会是一个令全世界震惊的真相。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大祸临头 国人当自救
由平义:“武汉肺炎”病毒来源及传播之分析
纳瓦罗:中共必须对新冠病毒起源负责
【拍案惊奇】从罗马到武汉 瘟疫中的道德省思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牡丹江火车全部停运 居民隔离
【有冇搞错】美国硬碰硬的血偿逻辑
【珍言真语】利世民:中共变态 把香港拖入战争
【老外看中国】硝烟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闻看点】美制裁港国安法 习“加强备战”?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