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帝王 雾峰林文察(下)

作者:赖祥蔚

雾峰林家花园建于1893年,在921地震中损毁后,被列为国定古迹并筹资进行修复重建。图为整建后的雾峰林家花园五桂楼。(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1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三天之后,王圣手再度登门望闻问切,迟迟不语。

林开泰:“如何?”

王圣手:“少夫人连日昏睡,颇欠血色,这两天多有脱发,脉象更是‘上少阴数而滑,下少阴弱无力’,简单的说,状况很危险。”

林开泰:“要怎么安胎?”他还存着一线希望。

王圣手:“林少爷,上天有好生之德,医者当有父母心,但是此胎留住的机会渺茫。”

林开泰:“不然再观察三天看看?”

王圣手叹了一口气:“就算留得住,难免已经先天有损;万一留不住,如今怀胎已经快四个月,滑胎稍嫌太晚,但是如果立即施针,总还能保全孕妇,再拖下去,到时想要滑胎不只为时已晚,连少夫人都要受害。”

林开泰听大夫这么说,知道为了葱娘的性命安全,只能断然滑胎,但是要放弃胎儿,这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挣扎了许久,知道如果不趁此刻葱娘昏睡时施针滑胎,等葱娘醒来必然更难。

“不能滑胎。”戴葱娘不知何时已醒,勉强说出这四个字之后,虚弱地看着林开泰。

林开泰:“葱妹。”止不住眼泪直流。

戴葱娘也流下了泪水。

林开泰知道戴葱娘认定事理就很难再改,问大夫:“还能如何?”

王圣手:“人力有限,要看天命。多祈求妈祖保庇吧。”

戴葱娘原本就笃信妈祖,自此更是日日念经、潜心安胎,林家上下又全家祈求、用心照料,居然真的化险为夷。转眼过了四个多月,戴葱娘怀胎八月的肚子虽然没有一般孕妇那么大,比起当日却也颇有成长了。

一天早上,戴葱娘看见一个身形比常人高大许多的金人抱物走来。她想起当初遇袭的事,以为巨人是来生事的,正想出声示警,又担心肚中胎儿,犹豫之间看见巨人手上拿的不是武器,而是一件特殊物品,金光闪闪。

“这是什么奇怪的武器?难道是黄金饰品?”戴葱娘越看越觉得神奇。

巨人步伐极大,已经走进林家宅院,戴葱娘这才看出巨人双手捧着的竟是一尾金龙!

“不对,这不是金龙啊,你捧着的这尾金龙,怎么前面是龙头,后面却没有龙身?”

戴葱娘多诵佛经,熟知佛典经常提及龙王、龙女,但是此物在佛典中却未曾提及,她看出怪异之处,忘了害怕,忍不住开口问巨人。

“葱娘、葱娘。”

巨人还没回答,背后先传来夫君的温柔呼唤。

戴葱娘听到夫君叫唤,回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刚的巨人与神兽都已不见。原来是一场怪梦。

林开泰问:“做了梦吗?你一直喃喃自语,担心是梦魇,才把你叫醒。”

戴葱娘回想梦境依然清晰,跟夫君说了。

林开泰大感好奇:“你说这尾神龙长什么样子?”

戴葱娘:“金光闪闪,有着龙头,身体却不是龙身。”

林开泰:“不是龙身,那是什么?”

戴葱娘:“金光闪亮,有点刺眼,那时不知道是在梦中,一开始看到时只觉得紧张又有点害怕,没仔细看,就担心肚子里的胎儿,等到想要再瞧一眼时,听到夫君叫唤,张开眼睛就醒过来了。”

林开泰:“神龙的身体多长?多大?”

戴葱娘伸出双手比了一比:“比龙头大上一点,不长,像个大盆子,反正绝对没有龙身那么长。”

林开泰不敢大意,立即去向父亲禀告,却看见父亲林甲寅眉头深锁。

林甲寅今年四十七岁,黝黑强壮。他白手起家,事业有成,如今高堂尚在,子女都已长成,正是人生得意,本该欢喜。

林开泰轻声叫唤:“阿爸。”

林甲寅见到长子先问:“你看我到底要不要争取当总理?”

林开泰:“我还是不了解当总理有什么好处,而且,阿嬷不是一直反对阿爸去当总理吗?”

林甲寅欲言又止:“唉,你不了解啦。”

林开泰不了解一向得意商场的父亲,怎么会为了总理的事而苦恼。

林甲寅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啊,但是又不得已。”

林开泰:“阿爸是担心械斗?”

当总理看起来有权有势,见到官员也不必跪拜,很多人都以为这就是当总理的好处,林开泰知道其实不是。一来林家不希罕权势,二来他们也没什么机会看到官员。

林甲寅:“是啊。”

林开泰:“阿爸是担心先前四张犁拦路打人的事情还没完?”

林甲寅点头不语,直到听到林开泰提及戴葱娘的梦,才大感兴味。

到了半夜,四张犁戴家带了几百个人忽然来袭,阿罩雾瞬间就被攻破,死伤惨重。半夜惊醒的林甲寅还来不及应变,房子已经点放了一把火,他慌慌张张冲到寡母黄端娘的房间想要救人,浓烟中一时找不到门,眼见火势渐大,又担心儿子与媳妇是不是还在沉睡,那就危险了。

奇怪,怎么没有人来帮忙呢?林甲寅急得大喊:“快来人、快来人!”

直到被妻子董悦娘与儿子林开泰唤醒,林甲寅才知道自己做了恶梦,这梦太恐怖了、也太真实了,而且有可能发生。

想起梦境,林甲寅心有余悸:“这几年越来越多垦户改投到我们这里来,原本地主损失了垦户与收入,一定很不高兴。如果这些地主忽然结伙来围阿罩雾林家,到时要怎么办?”

林开泰一听,面有忧色:“既然这样,阿爸就争取当总理啊,可以名正言顺团结附近住户,一起自保。”

林甲寅摇摇头:“没那么简单。”叹了一口气。

林开泰知道父亲又想起了曾祖父林石的悲惨往事,这是阿罩雾林家最大的心病,全家谨记不忘,对外却从来不敢提起,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林甲寅如果要争取当总理,万一官府因此查出林石的往事又该怎么办?

林甲寅自幼由寡母黄端娘辛苦抚养长大。黄端娘一再耳提面命,叫他千万要记取祖父林石的惨痛教训,不只要对官府敬而远之,不要子孙读书求取功名,而且绝不可以跟地方上的豪强势力有太多的牵扯或来往,以免万一出事了又无端被牵连进去。

林甲寅遵守母训,专心从商及拓垦,积极买田地、招揽佃农,却没想到这样也会跟地方上的豪强势力闹出纠纷。

林甲寅对于即将出生的长孙充满期待,也知道寡母黄端娘很希望赶快晋级为曾祖母、体验四代同堂的福气。听到长子林开泰说起媳妇戴葱娘梦见了奇特的神龙,不由得想起昨天到街上听到久闻的传说。

“你看,你看,天上金龙在飞啊!”

林甲寅谈完生意走到路上,听到人声喧哗,许多人聚过来看着天空。他抬头一望,在天边一角、九九峰的上方,有一抹呈现长条状的浮云,在夕阳映照之下闪闪发亮,竟然有如翱翔于天空的金龙。

路人七嘴八舌,讨论著台湾会不会一到天年就出皇帝,有些人直接就双掌合十当街参拜。

七、八个罗汉脚聚在一起,大声聊天。

肤色黝黑的罗汉脚:“难道是天年到了?”

光头的罗汉脚:“黑大仔,你说什么天年?”

黑大仔:“彰化地理要出皇帝的天年啊。”

光头:“不是已经被杨本县败坏了?”

黑大仔:“说不定没有败成啊,不然怎么会出现这尾金龙?”

另一位驼背的老罗汉脚:“什么金龙,就是一片普通的云吧。”

黑大仔:“不,不,不,一定是金龙显灵,那片云只是残留的形影。”

驼背:“朝廷平定林爽文要‘彰显皇化’才取名彰化,怎么会出皇帝?”

黑大仔:“我看彰化意思是‘彰显台湾有皇帝命是地理所化’,哈哈。”

光头:“彰化会出现皇帝的天年,莫非是今年?”

黑大仔:“如果天年到了,我们就学朱元璋,大家一起拼个出头天,到时你们都是一字并肩王。”

罗汉脚一听都开心起哄。只有驼背的老罗汉脚冷眼旁观后悄悄离去。

林甲寅听这群罗汉脚越讲越大胆,想起当年林爽文在大里杙起事,应该也是以为天年已到。结果呢?不但赔上自己的命,还害祖父林石也家破人亡。

旁边一个外貌斯文的读书人皱眉摇头,他知道罗汉脚都没读过什么书,只是道听涂说,转述起故事往往张飞打岳飞,充满穿凿附会,一百多年前康熙爷派兵平定朱一贵起事之后,把地方取名为彰化的如此大事,竟然被这些罗汉脚说成是四十年前乾隆爷派兵平定林爽文的结果,真是一丈差了八尺,无知之极,偏偏这种一知半解、信口开河的人最会添乱。

对于当时盛传的天年传说,读书人也知之甚详,早就听过乡野村夫的以讹传讹,竟然说嘉庆皇帝得到钦天监的秘密通报,直指台湾的地理风水已经有了帝王气象,只等天年一到,必有紫气东升,一定要设法破解。

这些荒诞的谣传还包括说嘉庆皇帝特别找了精通风水的杨桂森来彰化当知县,秘密命令他一到台湾就务必设法“败地理”,绝对不能让台湾冒出皇帝。读书人苦笑想起,这个在地传言后来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本来杨桂森当知县的足迹主要只在彰化,现在全台湾许多地方居然都留下了“杨本县败地理”的穿凿附会。

读书人想起这段怪力乱神之说,后来也牵扯了自己,不禁又露出了苦笑,因为他也姓杨,名廷鳌,朋友笑说:“你这名字注定是走上朝廷、独占鳌头,等考上了功名,放个知县,就是杨本县了。”

杨廷鳌当时笑笑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对于考功名没有兴趣,只是喜爱读书而已,书读多了,自然知道许多传说的故事本来自有真实根据,但是总被一知半解的人不停渲染夸大。

一旁的罗汉脚还在七嘴八舌讨论杨本县败地理,说起阿罩雾这地方,隶属于彰化县的猫罗保,民间传说,当地有九十九座高峰,故称九九峰,此地上接大安溪,下有大甲溪,这种风水是龙兴之穴,只待天年一至,必有帝王兴起。杨本县来到九九峰时,每当想要找出破解风水地理之法,必逢浓雾蔽日,只好另谋镇压之策。

杨廷鳌边听边想,根据正史记载,杨桂森确实在嘉庆十五年到十七年担任彰化知县,后来又署理鹿港同知。到任不久就下令绅商集资十四万两,把县城从刺竹城改成了砖城,隔年重修孔庙,离任前又在鹿港溪边修筑堤岸。

杨廷鳌虽然饱读诗书,但是对于坊间的章回小说与说书,也抱持孔老夫子“有教无类”的胸怀,总是“有看无类”,他心想:“杨知县做的都是地方官本分当为的事,怎么会变成杨本县镇压台湾龙脉风水的绝招呢?我如果当了知县,多半也会做一样的事,又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不过,信史被这么加油添醋一说,倒是精彩多了。全台湾各地知县来来去去可多了,恐怕老百姓只会记得有这么一位杨本县,真不知道杨知县英灵有知,会高兴还是难过?”边想边摇头苦笑而去。◇(节录完)

——节录自《台湾血皇帝》/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力恩!你的拥抱是那种抱紧了,就让时间冻结了的猛烈的温柔。从第一次的拥抱开始,你给我满满的关爱,而我所能回应你的,总是缺了一角,无法形成一个圆。
  • 祷告完几天后,小鸡的头上长出了向日葵。从此,小鸡决定,要用生命温暖身边的人,像向日葵的颜色一样温暖,让这个世界多一点点爱。那只小鸡就是我,我不想光头。神阿!我需要祢。同时我也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温暖,而不是造成麻烦的累赘。
  • 一个城市就像一个人,有成长过程的兴衰,有生命的高潮与低潮。一个城市该如何记忆它自己,是否有静夜孤灯映照青石板的寂寞?是否有楼起楼塌、历史更迭的惶恐?城市作为一种空间的拓展,记忆蜿蜒,从一个时空进入另一个时空。
  • 他察觉自己从未理解千变万化的螺贝世界:为什么是这种网格花纹?为什么有这些介壳、这些结瘤?
  • “永清浴室”已逾半世纪,有记忆以来,它就存在了,坐落在一条五金街上。这条街两边由两排上下二层的洋楼所组成,从街头到街尾,一楼的店面卖的全是五金类,像铜条、铁板、螺丝钉、铁钉、云石……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 快乐王子变成雕像后,才看到世间所有丑恶与哀苦,因而倾尽一身所有,济弱扶贫。
  • 岁月是一疋长布,随心随性裁一小幅, 您来看看是什么花色,好不好?
  • 面对失控的疫情,失能的政府,失去信任的社会,活下去,竟成为如此艰难的愿望。
  • 台湾阿罩雾林家添丁,却伴随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鳌”入梦而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