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帝王 雾峰林文察(上)

作者:赖祥蔚

台湾雾峰林家花园大花厅。(shutterstock)

  人气: 2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台湾阿罩雾林家添丁,却伴随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鳌”入梦而生。

道光三十年,林文察为报杀父之仇,走上自力复仇之路,更成为待罪之身。咸丰三年,太平军攻入江宁,改名天京,此大事改变林文察的命运。

为了赎罪,林文察带领台勇到福建与浙江参战,成为左宗棠麾下的四大战将之一,更被曾国藩夸奖为第一战将。从戎短短五年,从戴罪之身升上从一品的福建陆路提督,更一度身兼福建水师提督。这一年,林文察三十五岁。

就在这时,台湾陷入空前大乱,阿罩雾林家危在旦夕,面临灭门之祸。

提督林文察请求回台平乱,正当他努力弭平各方民变主力,却又发现自己卷入左宗棠与福建官场间的斗争,“金鳌”入梦的传说,更成为朝廷担心的重点对象。

在这场奇幻旅程之中,林文察知道自己上应天命的结果:在天地皆赤的血海之中成为帝王,却赔上至亲的性命,而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他要的吗?

想起“金鳌”的种种传说,想起佛经中的鱼王苦苦承受每天遭受利刃割肉,却苦撑不死的布施故事,他对母亲“金人捧鳌”梦境,有了全新的领悟。

同治三年,林文察重回福建前线,以数百兵力遭遇太平军数万大军,从此生死成谜。

而,“长蛇反转变成龙”,妈祖的这个诗签,金鳌的梦境,究竟是应验台湾天年一到将出帝王的传说,抑或只是林文察开国称帝终是空的警示之语?

***

第一回

巨人抱持金鳌 阿罩雾林家秘密深藏

夜幕深沉,群星隐隐闪烁。

孤月高悬,大地一片静谧。

一名男子走过,脚边的草丛里忽然传出微弱的嘤嘤声,打破了寂静。

听起来像是幼犬?或许是幼猫?

男子回身挥挥手,提醒从人不要误踩。

一旁的树上传来夜枭“咕‧咕咕”的叫声,男子想了想,蹲下身从草丛中捡起一只出生不久的幼犬。母狗不知哪里去了,幼犬已经饿得奄奄一息,就算没有被夜枭攫食,恐怕也会饿死。

男子把幼犬轻轻放入自己的衣袋中,继续向前面的寺庙走去。

在这种时辰,多数的名寺大庙早已经关闭大门、谢绝香客,不过在福建省漳州府平和县新安里的这一处偏僻村落,有一间妈祖庙大殿还透出微微的灯火。

大殿之中,只点燃了两盏小小的红烛。男子进入后不久,就长跪在妈祖神像前,宛如一尊雕像,没有丝毫动静已经超过一炷香的时间了。

这名男子在深夜造访,原本就是因为遇到了人生的大困惑,想要来祈求妈祖指点迷津。先前他诚心祝念,掷筊后求得了签诗第三十四签。

男子走到老旧泛黑的签诗柜,拉开抽屉取出签诗。只见上面写着:

危险高山行过尽,

莫嫌此路有重重。

若见兰桂渐渐发,

长蛇反转变成龙。

看到签诗前两句,缠绕在男子心头的浓密乌云似乎散开了一些,仿佛日头又浮现了,但是对第三句“若见兰桂渐渐发”却难以理解。

“兰桂”是什么呢?男子不解,又看到签诗的最后一句写着:“长蛇反转变成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僵立许久。一回过神,便即跪拜在地,深深叩首再不起身,不知是在祈愿还是沉思。

妈祖庙内外一片寂寥,只有隐约的虫鸣交响之声,还有偶而才会传来的夜枭“咕.咕咕”的叫声。

乍看之下,此时此地,这一带只有大殿中的这一位神秘男子。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见在紧闭的大殿门之外,有几名颇具威严的人士,正在严密守护着,不让任何人有机会闯入大殿打扰。到了这个时间,本来就没什么香客或游人会来,这几个人看起来都不是普通人,却在此时此刻默默守门,这就是一奇。

更何况,放眼望去,在妈祖庙的里里外外,隐约可见各有一队兵勇持枪在严密护卫。兵勇的人数不算少,却都静静站立,谨慎守望,动也不动,有如庙中常见的护法神像。在妈祖庙的外面,还有多匹健马均都勒口,几乎不发一声,可见军纪之严。

男子不是孤身前来。从阵仗与军纪看起来,这名男子绝不是普通人,应该是一名治军有道的将军。

问题是,妈祖庙所在的漳州府,乃至于整个福建省,这时经常可见大规模的太平军飘忽来去。官军与太平军在此犬牙交错,攻防不断,正是战乱之地,随时都可能出现激烈的战事。这名将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远方隐隐约约传来马鸣之声,几乎不可闻。

但是神秘男子听到了。

紧接着又有一声马鸣,非常轻微。

刚刚那匹马跟现在这匹马不是同一匹马。

不只有一匹马。

神秘男子想起先前得到的机密线报,当时全然不敢置信,现在看来竟有可能是真的了。大敌当前,还要出卖自己人吗?这是为了什么?先前一直是势同水火的敌人,现在竟对自己释出了善意;反而本来应该是同仇敌忾的战友,如今想要自己的命。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他黯然叹了一口气,理不出头绪。

“杀!”杀伐之声突然震天响起,仿佛平地爆出一声雷,画破了原本宁静的夜幕,惊起不少飞鸟。

成群的大平军打出旗号,从妈祖庙前方涌现,在有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中,争先恐后向前冲来,把庙前的山路挤得水泄不通。

跪趴在地的神秘男子缓慢抬起头来,却没有起身。

妈祖庙的大殿之中,烛台低矮,两盏绿豆大的火光,硬是把本来身形瘦小的神秘客,在墙上映照出一个昂首趴伏的巨大身影,有如一头长颈神龟。

台湾阿罩雾的林家人如果看见了这幅景像,一定会想起那个秘密。阿罩雾的林家人都知道这个秘密,却绝不对外提起。

当年一场充满传奇色彩的梦境,如今随着当事人的步步高升,越来越像是伴随着历代开国君王的历史神话,就像周文王一出生就满室金光,又如汉高祖的降世乃是蛟龙播种。

神秘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从戎短短五年,就以三十五岁之龄晋升为从一品封疆大吏的林文察。

来自台湾阿罩雾的林文察,如今官拜提督,而且刚刚成为大清开国以来,同时担任福建陆路提督与福建水师提督两项要职的第一人。

就在林文察总提督遭到伏击的此刻,千里之外的阿罩雾林家,早已陷入了家破族灭的空前危机。

林家亲信都以为阿罩雾林家遭逢大劫,林文察却知道更大的凶险与危机还在后面。庙外这批潮涌而至的敌军,只是刚刚揭起的序幕。

***

阿罩雾林家的秘密发生在三十多年前。

道光八年,西元一八二八年,阿罩雾林家添丁。

阿罩雾林家与四张犁戴家联姻,也算是地方大事。林开泰与戴葱娘这对小夫妻在大婚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怀上了第一胎,自是充满欢喜。

林开泰体魄健壮、相貌端正,戴葱娘中等身段,面容姣好,两人确实是天作之合。阿罩雾林家上上下下都预料一定会迎来一个俊俏的大胖小子。如今戴葱娘有孕刚满三个月,就提出要择日回娘家省亲兼亲自报喜,林开泰欣然同意。

“小姐,好像有点不对劲。”

戴葱娘的丫环小翠声音紧张:“本来好好的天气,怎么头顶上这片乌云。”畏畏缩缩,伸手指了指天上,欲言又止。

照理她应该改口叫少夫人,但是改不了口,林家人对这种小事也不以为意。

戴葱娘:“乌云怎么了?”

小翠:“这片乌云,怎么好像、好像一直跟着我们啊?”

戴葱娘笑:“哪有这回事?”

林开泰却微感不安。出门之后,他就有点心神不宁,担心会出什么事,但是又说不出个道理。现在听小翠提起乌云罩顶,竟想干脆中途折返,今天先打道回府算了。看到葱娘一脸幸福,正等着回家亲自报喜,他又迟疑了。

“我是怎么了?忽然对这趟路这么不安?”林开泰觉得自己好笑。

“阿泰,前面有点状况。”林阿大说。

“怎么一回事?”虽然路上偶而会不太宁静,林开泰认为从阿罩雾到四张犁的路不算太远,只带了几名家丁随行。

林开泰走出马车一看,知道已过旱溪。旱溪在阿罩雾北边,往南汇入乌溪之后,再向西并入大肚溪。过了旱溪,就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此时在前方的道路中间,有一群壮汉拦住几个农民正在问话,看起来气氛不太好。

见到这种情况,林开泰松了一口气,不是遇见了械斗或乱民就好。吩咐林阿大前去一探究竟。

林阿大从小就生长在阿罩雾林家,看着小自己十岁的堂弟林开泰长大。他双脚勤快、说话又溜,是林家对外传话联络的得力助手。

林阿大走过去拱手客气问:“各位大哥,方便借路过去吗?我们是阿罩雾林家。”阿罩雾林家在地方的名声不坏,对方通常都会赏脸。

“阿罩雾林家?”几名壮汉听到这几个字,面露不善。

话刚说完,天空忽然窜出了连连闷雷,虽然无声,一道又一道的闪光,总是令人心惊。

林阿大纳闷:“二月二,龙抬头,闷雷生。现在都过了夏天,进入初秋,哪来的闷雷?总不会是有龙出现吧?”抬头一看,朝阳还在远远的东方,除了头顶上有一朵乌云,就是一整片的蓝天,哪来的龙?

带头壮汉平素行事沉稳,此刻心中有怨,暴躁之气涌了上来,大骂:“天不照甲子,人不照天理。阿罩雾林家不让我们好过,那大家就都不要过了!”带人冲上来提棍就打。

林阿大深陷敌营,被打倒在地,其他家丁急急要走,对方已追了上来。

后面赶上来的壮汉一边破口大骂阿罩雾林家,一边捡拾石头往马车丢,吓得车中的戴葱娘与小翠惊叫连连。

林开泰爱妻心切,又惊又怒,但是他自幼追随父亲林甲寅经营生意,见多识广,深知朋友该多交、敌人要化解,忍住怒气委婉说:“请先住手,这当中一定有误会。请先住手,说清楚了,阿罩雾林家跟大家交个朋友。”

带头的壮汉指着林开泰骂:“交朋友?交你祖嬷个头!你阿罩雾林家先前抢走垦户,现在又故意降低田租抢我们的佃农,是这样交朋友的吗?”说着又丢石头。

这颗比芭乐还大的石头飞快袭来,击中林开泰的额头,先砸出咚一声,才伴随着惨叫。

戴葱娘在马车中听见外面争吵,随即传来夫君惨叫,担心夫君遭到不测,害怕得四肢发软,这时腹中微动,提醒了她此刻一家人生死同命,当下顾不了自身安危,连忙伸手拉开马车的布帘:“开泰,你怎么了?”只看见林开泰跌坐在路边、双手掩额却掩不住鲜血涌出,还有一名持棍的壮汉大步向他走去,显然不怀好意。

眼见大祸在即,戴葱娘反而镇静下来,想起刚刚对方提到佃农,心知这些壮汉可能是附近地主的家丁,鼓起勇气说:“住手,我是四张犁戴家的三小姐,你们是谁?”她一手护着肚子缓缓走下车,旁边的小翠双腿不停发抖。

来人听到“四张犁戴家”,纷纷停手,看向带头的壮汉。

带头壮汉犹豫了片刻,粗声说:“这件事还没完!”转身离去,走过倒在地上的林阿大时,又用力踢了一脚。

危机解除,戴葱娘这才觉得肚子剧痛,哎哟了一声抱着肚子蹲下。

林开泰大急:“葱妹!”

戴葱娘软倒在小翠怀中,脸色惨白。

“小姐!”小翠尖叫,看见戴葱娘裙摆正慢慢出现一片红渍。

一头鲜血的林开泰紧紧抱住葱娘,想起祖母的口头禅:“妈祖保庇、妈祖保庇。”戴葱娘伸手想抹去夫君脸上的血渍,强忍腹中疼痛,眉头深锁。

林开泰急唤:“阿大,快找大夫。”

林阿大受了不少棍棒创伤,但都只是皮肉伤,得知堂嫂危急,火速跳了起来飞奔去找大夫。片刻之后,竟然领回一位算命仙,手中还拿着一杆布旗,上面写着“神算赖布衣”。

林阿大:“阿泰,我半路遇到这个算命仙,他看我急着找大夫,说他会一点歧黄之术,我不懂什么叫歧黄之术,他才说他懂医术。”

林开泰现在是急病乱投医,管他是布衣还是郎中,只要懂医就好,无心听林阿大絮语。

赖布衣抬头望了望乌云,又遥望九九峰,右手五指不停推算,然后才“望闻问切”,有模有样,等切完脉,犹豫片刻才眉头深锁说:“尊夫人动了胎气,见了大红,这胎儿恐怕是安不住了。”

林开泰大惊:“大仙,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救这孩子。”紧紧抓住赖布衣手臂,屈膝就想跪下磕头。

赖布衣连忙扶起林开泰:“能救一定救,就怕万一还是救不起,死胎留在腹中越久,对孕妇就越是大大不利。”

林开泰流下男儿泪:“那该如何是好?我一定要救这个孩子,又绝不能没有葱娘。”

赖布衣:“养胎必先养血,我先开一帖止血、补气、安胎的药试试,如果三天之后胎儿还是救不起,就要赶快用药滑胎。”

林开泰一行回到家,立刻重金聘请彰化最高明的大夫王圣手来看,说法却一样。◇(待续)

——节录自《台湾血皇帝》/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台湾血皇帝》/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CK从小时候就常听父亲提到“体制”一词。他从来不确定是什么意思,但可以预测父亲什么时候会说出口。父亲会在说之前会微微停顿,缓慢而刻意地加重语气,使其在句子里有所区隔,好让儿子知道此时该留心。
  • 屋子里一片阒疾,唯有年迈的父亲在与他隔着堂屋的房里气息咻咻的微弱咳嗽声打破沉寂。每天早晨,王龙听见的头一个声响便是父亲的咳嗽声,而他往往静静躺卧聆听,直到咳嗽声愈趋愈近,父亲房门上的铰链咿呀作响时,他才挪动身躯。
  • 野生猕猴桃的蔓藤延着这棵高大的老榆树往上一直爬到树梢,乍看之下好像树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王东平大略估计了一下,在这片荒僻山谷中生长的野生猕猴桃,应该足够应付两兄弟这学期学费和学校的其它费用了。
  • 冬夜降临大地。预言说:熊。将。来。袭。被恐惧与恶梦威胁的族人,不再祭祀和荣耀家屋,精灵日渐凋零。
  • 力恩!你的拥抱是那种抱紧了,就让时间冻结了的猛烈的温柔。从第一次的拥抱开始,你给我满满的关爱,而我所能回应你的,总是缺了一角,无法形成一个圆。
  • 那时自以为文青,喜欢逛书店,某天在中正书局看到《西洋文学欣赏》,作者钟肇政。随手翻开书页,读到作者开了长长的一串陌生的书单,有如棒喝,忽觉自己像井底之蛙。犹记得书中的一句话:“光是接触正确的文学,就已经是文学教养的伟大要素。”这一句话,如今变成我鼓励学生找经典阅读的启发。
  • 站长比着手指,高声喊:“四……” 我又不安地比划追问,从这起算的四,还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长耐心画出四道弧线,下端打上三个叉,像在教小孩数数一样,并抄写两地的火车班次号码给我。
  • 如果没有妈妈的陪伴和坚持,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我可能被成绩压垮,变成愤世嫉俗或叛逆的少女。她的教育方式,让我更明白: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可以选择。
  • 大人何妨有时也变成“大的小人”,和孩子一场混战,保证立刻拥有孩子的单纯快乐,受益的岂止是孩子?而童年的意义,不就是一代代浪漫纯真的憧憬与回忆?
  • 这些年随着我们愈来愈独立,我渐渐看到那个真实的妈妈,她敏感、脆弱、幽默、大方,在文字的天地里总令我佩服,敏锐的体会与观察,加上细腻、真诚却充满意象的文字叙述,这个妈妈,总是一直在发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