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微:纳瓦罗揭中共疫苗研发机密

人气 3970

【大纪元2020年04月26日讯】4月21日,川普的白宫顾问纳瓦罗(PeterNavarro)对媒体表示,中共不分享病毒早期数据,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在抢先制造疫苗,之后将疫苗卖给全世界。纳瓦罗还表示,我们会打败他们,美国已经有五家公司参与疫苗研发。

纳瓦罗的说法,由各大媒体纷纷转载,令世界从另一个角度,聚焦中共到底从何时开始隐瞒疫情,也揭开了中共疫苗研发的机密。

中共军方曾独揽疫苗研发

3月27日,中国首批108名志愿者注射了试验性疫苗,主办的单位是中国军事科学院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

中国大陆一直有专门研究疫苗的研究所、公司,比如之前发生过的长春假疫苗事件的公司,实际上就是从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分离出去的,全国各地还有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等。这些疫苗专业研发和生产机构,都被排除在3月底的疫苗首批临床试验之外。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很快就传出,中共军队的首席生化战专家陈薇少将接管了武汉P4病毒研究所。还曾传出,陈薇在自己身上做了一次疫苗试验,结果被证实是假新闻。但中共媒体证实,军方的疫苗研发,确实由陈薇团队负责。

中共高层自然知道,军队的能力有限,所以选择了一家私人公司合作,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这家名不见经传的私人公司的出现,却泄漏了病毒发现的时间,很可能早于去年10月,再次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范围。

军方疫苗研发始终是首选

2019年3月,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在香港上市,因没有什么大的业绩,股价一直在30元~40元港币上下徘徊。但是,去年10月,该公司股价突然大涨,并一路上涨至今,目前突破130元,显示与中共军队合作开发武汉病毒疫苗,推升了该公司股价。令人蹊跷的是,有人在去年10月初开始,就一直在抢购该公司的股票,可见有人未卜先知,早早得到了该公司参与疫苗开发的消息,这也表明,至少去年10月,病毒很可能就已经被发现,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就被军方选定,开始参与疫苗研发。

白宫顾问纳瓦罗从商业角度,认为中共想抢先研发疫苗、卖给全世界赚钱。这应该是中共的一个盘算,不过可能会更阴险。中共军方至少去年10月开始秘密研发疫苗,假如成功了,肯定是先给中共中央高层官员和家属用,再给中共直属机关、各地官员和家属用,之后是军队、警察等国家机器系统。这可能涉及数千万支疫苗的生产,数量已经庞大,一时半会,还顾不上出口。这些都完成之前,中共如果能够掩盖疫情,当然会一直掩盖。但武汉疫情爆发无法控制,中共不得不封城,才无法再掩盖。

假如军方疫苗研制成功,各级官员、军警等都接种完,才可能轮到医院的医护人员等,同时可能就开始出口了,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等医护人员都接种完了,出口肯定优先,大多数老百姓却轮不到,但中共会选一些特例出来,大做宣传。这应该是中共军方疫苗研发的初始盘算,最容易保密、控制,至少从去年10月就开始了,进展情况如何呢?

军方疫苗研发可能不顺利

有报导称,3月27日的一期临床试验共108人,对低、中、高三个疫苗剂量的安全性进行观察,发现这种疫苗有可能引起发烧、接种部位疼痛、关节疼痛等不良反应,高剂量组高烧(体温高于摄氏38.5度)的比例最高。看起来,一期试验结果并不理想,随后党媒也变相给予了证实。

4月20日,党媒《人民日报》也称“陈薇院士团队的腺病毒载体疫苗首个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已于3月底完成了一期临床试验……并于4月9日开始招募二期临床试验志愿者”。但随后又称“4月12日,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申请的灭活疫苗获批,已进入临床试验;

4月13日,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开发的灭活疫苗也获批开展临床试验。军方独家的疫苗研发,被打破了,4月初,另外二个非军方机构,也获准参加疫苗试验。

疫苗一期临床试验才刚刚13天,第二期临床试验就匆匆启动,陈薇团队的军方“腺病毒载体疫苗”,是否进展不理想?或暂时受挫,不得不紧急调整了方案,抓紧再试。同时,另一方向的“灭活疫苗”登场,是否中共无奈?不得不打破军方的禁忌,允许军方之外的专业疫苗研究机构介入。全球目前约有八十个研究小组展开了不同方向的疫苗研发,估计已经领先,中共本想控制在军队内保密,很可能眼看进展缓慢,也只能放开限制了。

党媒预先下台阶

非军方专业机构介入较晚,追赶美国和其它国家难度更大,4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题为“科学看待新冠病毒疫苗研发”。

文中借用某专家的话说,“现实研发活动中,很多疫苗在临床前研究时就被验证行不通,一些疫苗即便在这一阶段表现良好,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也可能遇到种种问题。疫苗研发不能在任何一个环节留下一丝隐患,达不到预设目的或预期要求就要被叫停……全面评价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一般受试者数千到几万例不等”,这不像简单的科普知识,更像目前疫苗研发的阶段性总结。

军方的疫苗研发,很可能如专家所说,“人体临床试验阶段……遇到种种问题”。专家还特意说,“很多疫苗在临床前研究时就被验证行不通”,这可能就解释了,军方疫苗为何匆匆要进行第二期临床试验,很可能急于验证研究的方向性问题。专家甚至直接点明,“达不到预设目的或预期要求就要被叫停”,这句话不可能乱说,很可能有所指。

这位专家也说,“走完全部临床试验,少则三至五年,长则十多年,一些疫苗甚至几十年都没有做出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即便在某些不太关键的环节做些简化,这个过程通常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与西方专家谈到的1年或18个月的研发周期,差距很大。看起来,中国的疫苗研发,很可能遇到了瓶颈,不但没有显示“体制优势”,反倒被“体制”拖了后腿,军方之外,刚刚只有二家专业疫苗机构被允许介入,更多专业机构是否还只能观望?纷纷到国外发表论文的专家们,是否也仍在靠边站?

白宫顾问纳瓦罗指责中共不分享病毒早期数据,现在看来,不只世界各国得不到数据,很可能中国大陆的大多数研究机构,也无法获得准确数据,包括病毒样本,无法开展研究。

《人民日报》借专家的口,提前准备好了下台阶,提前告诉大家,疫苗在中国如果没有研发出来,是正常的。如果哪天美国疫苗研发出来了,还可以说,中共的专家们做出了巨大贡献,进行了大量有益的探索,之后可以再次堂而皇之的拿来其它国家的专利,在中国抢注,实现国产化,还可以出口。

中共疫苗安全性值得关注

病毒很可能在去年10月就已经发现,军方的疫苗,很可能去年10月就启动了,半年了,似乎没有大的进展。纳瓦罗应该掌握了比较准确的信息,所以比较自信,认为美国的疫苗会率先研发成功。

中共很可能不想放弃抢先的机会,无奈实力不够,中共体制又严重限制了多方研发的力量。《人民日报》引用专家的话,准备下台阶,但专家的话,却引发了更多担忧,纳瓦罗说:“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即便在某些不太关键的环节做些简化,这个过程通常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或许表明,在中共官员的政治任务督导下,疫苗研发似乎已经开始简化了“某些不太关键的环节”。

中共的假疫苗事件,人们仍然记忆犹新。疫苗接种后,若没有产生抗体,大多数老百姓也无法知道,即使知道了也只能接受。但老百姓害怕的是,千万不要因为接种了疫苗,却反倒感染了病毒,或者产生严重的副反应,同样可能要了人的命。疫苗研发简化“某些不太关键的环节”,之后生产如果再简化某些环节,疫苗的质量怎能不令人担忧?

白宫顾问纳瓦罗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中共病毒疫苗在中国的研发起始时间和实际进展,党媒的报导,也做了大量注脚,专家的话更令人担心,中国的老百姓又需要自己当心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假疫苗受害者斥中共推责“将持续抗争”
纳瓦罗:川普敦促公司尽快开发新冠疫苗
【纪元播报】中共军方研发病毒疫苗的四大质疑
陈秉中:毒疫苗没解决 中共没资格生产疫苗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拜登家爆更惊人丑闻 五中开幕不开心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西岸观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华人维权
【纽约调查】纽约华警间谍案 法官检控官这么说
新世纪新片《凤兰花开时》网络首播 互动热烈
【十字路口】美大选倒计时 9大理由川普或连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