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铭记中共谎言造成的肺炎人祸惨剧

——写在武汉解封之日

人气 1804

【大纪元2020年04月09日讯】4月8日,武汉解封

从1月23日到4月7日,武汉经历了76个日日夜夜。如果从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的文件流传到网上开始算,到今天其实整整100天。

这一百天里,对于中国人而言,尤其是对于武汉人而言,是何其的惊心动魄与刻骨铭心。

因为政府掩盖疫情,导致瘟疫爆发,1000万武汉人,不得不毫无准备地瑟缩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罩中,交通斩断,三镇隔离,医院里挤满了染病的人群,殡仪馆的火化炉在日夜运转。许多人眼睁睁看着昨日的同事魂归天国,眼睁睁看着爱人和孩子撒手人寰,而且无法确定病毒下一个击中的到底是谁,更无法判断这肆意的洪流会把自己带向何方,生与死的界限在这里变得模糊不清,紧张、慌乱、恐惧,甚至绝望,弥漫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随着武汉解封,这一切无疑都已成为历史,急于掩盖罪行逃避追责让武汉人民对其感恩的中共,更是千方百计试图将这段历史从他们的记忆里抹去。但至今仍笼罩在巨大悲伤中的武汉人会忘却这一切吗?我想不会,大多数中国人也不会忘却,也不应该忘却。

这段不该被忘却的历史是由下面这些词语构成的:华南海鲜市场、卫健委、有限人传人、万家宴、人传人、病毒所、封城、防护服、N95、救命、志愿者、核酸检测、双黄连、火神山、雷神山、方舱、逆行者、假的、绿码、团购、骨灰盒、COVID-19、全球防疫……

这段不该被忘却的历史更是是由下面这些人构成的: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着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那个怕传染给家人而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的人,

那个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妻小,从桥上一跃而下自我了断的人,

那个90岁高龄为60多岁儿子排到一张床位而在医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个在求医院床位的微博下评论:“我家人刚过世了,空出一个床位,希望能帮到你”的人,

那个先是骂着求助者嚎丧影响心情随后又只能以同样方式呼救的人,

那个为求助而现学会用微博发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个被盘查时用围巾捂住嘴,因买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个用橘子皮当口罩的人,

那个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报到的人,

那个把抵工钱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个写下“安心赴死”“是时候奉献出自己”的人,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印死了两次的人,

那个不眠不休建设完火神山医院返回村里,却被自己村人视为瘟神的人,

那个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进行骨髓移植,却没有途径出城,痛到想要安乐死的人,

那个穿着寿衣打电话求一张床位未果,崩溃倒下的人,

那个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区门口哀求无果跳楼自杀,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的人,

那个被派出所罚写100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个未戴口罩被搧巴掌搧出血的人,

那个喊着我饿啊我要饿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饿,想必你们肚子是饱的吧的人,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最后自杀的人,

那个为了外出谋生,长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桥洞睡草窝,打工的地方是煤矿的人,

那个无处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写下遗书想将自己的遗体用于科学研究,愿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后留下钥匙和手机离家出走,最后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个写下“死后遗体捐给国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个因为封城禁车只好背着妈妈四处问诊,一路走了三个小时的人,

那个把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医院,写下“生孩子已花光仅有的积蓄,走投无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个为了出门买肉,从10楼爬下来的人,

那个守着爷爷的尸体过了5天,并给爷爷盖上被子的孩子,

那个重症被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世了,在楼顶上吊自杀的人,

那个六十多岁独自一人承担派出所六十多个警察的采购、洗菜、做菜、洗碗、打扫厨房,最后累到在走廊里哭的人,

那个在武汉街头流浪了二十多天,头发白了一半的人,

那个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而将妈妈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个25岁从央视辞职,在最危险的时候去武汉直播,对着门外将要把他带走的人,背诵“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弱则国弱”的人,

那个在领导检查时,在楼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大哭的人,

那个写下60篇封城日记,被封号数次,被群氓围殴谩骂的人,

那个只有七八岁懵懂跟随大人队伍里为父母领取骨灰的人,

那个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给政府公务人员打电话说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饭,最后轻轻叹了口气的人,

那个深受病人爱戴,因戴口罩而被医院训斥,后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个说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的人……

方方在封城日记里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方方还说,“‘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这是对刚刚过去的这段历史的精准概括。

我还想补充一句:刚刚过去的这段历史再次证明,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言,当权者的谎言就是一场人祸,就是成千上万人的死亡。从1949年到今天,我们经历了一场场这样的人祸,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只是最近的一场而已。

虽然武汉解封了,但为了历史不再重演,让我们永远铭记中共谎言造成的这次肺炎人祸惨剧,永远铭记中共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无尽灾难!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掩盖疫情 美议员:人类史上最恶劣隐匿事件
庚子流年卦 无妄卦示现2020时局
袁斌:“相信共产党,走进火葬场”
【新闻看点】封城76天血泪 武汉变调解封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 中共情色利诱渗透民运及媒体
【直播】6.5疫情追踪:外国势力介入暴乱
【十字路口】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珍言真语】陈平:中共的说谎产业 欺人也自噬
【直播】5月新就业数据亮眼 川普发表讲话
【现场视频】浙江绍兴仓库起火 浓烟滚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