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骚乱中的下跪 是在玩火

人气 2146

【大纪元2020年06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Giesbrecht撰文/林达编译)非裔乔治‧弗洛伊德离世后的抗议、骚乱和抢劫为一种老做法带来了一个新变化:警察、政客和其他乞求者跪倒在抗议者面前。更具体地说,白人乞求者跪倒在黑人抗议者面前。

“跪下”始于一个有钱并有名的黑人运动员,当时,他当众下跪,以作为他本人及其黑人同胞受压迫的象征。这一姿态很快被其他享有特权的黑人运动员争相模仿。他们似乎看不到,穷黑人和穷白人之间的共同点远比穷黑人和极富有的黑人运动员之间的更多。似乎也未察觉,美国对他们其实非常好。

无论如何,流行文化已经扭转了黑人运动员的膝关节,让其动辄下跪,以示时髦。所以现在白人也应该下跪。

现在,许多白人政客和警察经常当众下跪,以此来展示他对黑人以及“黑人命贵”族群的同情。

“下跪”会不会成为一种经常现象,目前无人知晓。

下跪的领导层

很显然,“下跪”并非没有意义。但目前的领导人在应对以往的骚乱抢劫时却并没有下跪。

在过去的社会动荡中,政治领袖们都会支持民众和平示威抗议,但严厉警告那些可能借机打砸抢烧的人,警方对这些人有权开枪。在某次扰乱中,就有这样的警告:“抢劫者将被当场击毙。”虽然这种刺耳的资讯不再传达,即使在最近一段时间里,警察受命采取有力行动,以确保抗议活动保持和平。

人们知道,混乱和无政府状态只会带来恶果。法律和秩序越早恢复,丧生者就越少。

纽约前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就知道如何对付麻烦制造者。在其任职期间,曾明确表示,虽然警员会保护和平抗议者,但第一个扔砖头的人将被逮捕。警察非常了解自己的角色,知道只要尽职,市长就会支持。这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拯救了许多生命。麻烦制造者不会得逞太久、抢劫和焚烧不会被容忍、警察会得到支持。

但是,新一代的领导人——“下跪者”——不同意这种哲学。他们采用的新方法是同情所有参加抗议活动的人,并无视破坏分子的抢劫、焚烧和暴乱。

他们拒绝区分合法抗议者和暴徒。相反,他们假装抢劫和纵火者只是为发泄一点怒气而已,不愿承认他们是罪犯。他们拒绝承认无政府主义团体如安提法(Antifa)对民主政体构成的严重威胁。

这是在玩火

这些所谓“觉醒”的领导人接受激进分子对自己国家所说的最糟糕的话:——这是一个充满种族主义、可怕的地方——而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美国人民是善良的,美国是伟大的。

警员受命逃离遭围困的警察局,执行警务的警察受到领导的批评,并被告知站在一旁任由暴乱者打砸抢。令人惊讶的是,向抗议者曲膝的警察却受到新一代曲膝领导的赞赏。

在抗议和骚乱的一周里,美国非常接近私自执法和无政府的状态。那些被误导的领导人,以屈膝下跪代替执法,这是在玩火。

下跪者没有意识到:领导——等于坚守法律和秩序。他们把自身利益放在首位,不敢去碰犯罪行为。他们弄不明白,这无异于作茧自缚。

弗洛伊德事件不会是警察暴行或明显种族主义的最后一例。可悲的是,黑人比白人犯罪率要高得多,这与黑人社区中大量缺失父亲的家庭,未婚的年轻母亲有关,而非源自种族主义。警察和黑人之间的摩擦在所难免。

如果每次有暴行或种族主义指控时,领导人只会下跪,那扰乱抢劫放火将势在必行,国将不国,公民只得起来自己保护自己。

引发恐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种屈膝投降的政客虽然支持枪支改革,而他们放纵骚乱、抢劫和焚烧的作法将结束严肃的枪支改革。普通市民被困在家中,眼看无休无止的抢劫、袭击和焚烧的画面,吓得不知所措,而领导和警察却什么也不做,只是下跪。

枪支清除立法的全部论点是,公民不需要枪支,因为领导和警察会保护他们。但人们现在知道这不是真的。枪支销量注定将大幅度飙升。

暴乱能带来改善的种族关系吗?事实上,那些受惊吓的人在家看了一周的电视,看的全是黑人的脸,抢劫、焚烧、并袭击他人。实际上这像,当年在押黑人凶杀犯威利‧霍顿(Willie Horton)却公费度假——广告在连篇累牍重播(1988年老布什总统竞选期间最知名的一条广告)。如果你太年轻,不懂我的意思,谷歌它一下好了。

通过纵容骚乱,曲膝下跪将某些人眼中的种族关系减少了十年。下跪者自言自语道:他们不行动将带来黑人和白人之间一种美好的新关系。也许对有些人来说是这样。但对其他人来说,只有更多的恐惧。

政客们会公开告诉对方这些“平和地抗议”取得了多少成功,但事实上,大多数普通劳动人民永远不会原谅这场大暴乱。

普通人——包括各种肤色,不相信他们生活在一个丑恶、种族歧视的国家。他们深信自己的国家不错,他们自己也算好人。认为每个人都要努力工作——抱怨本身挣不来黄油和面包。

伤害黑人

那些小生意人该怎么办?坐看自己的商店橱窗被砸,商品被抢,店铺被烧?他们中白人很少倒有许多是黑人。这些人刚刚冒着风险复工了,将来,在这些穷人区,多少人不再有附近的商店?

记住:这些抢劫者是不敢到高墙林立的富人区去抢的,他们知道会被当场击毙的。取而代之,他们跑到平民区去胡作非为。

我还记得,1967年底特律骚乱(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骚乱)之后,走在一片废墟的大街上。许多商店一去不还。底特律昔日之繁华亦不再见。受害最深的却是那些最忠实和勤劳的人。

加拿大民间歌手戈登‧莱特福(Gordon Lightfoot)写了一首歌叫做“7月里的黯日” ,以此纪念底特律大骚乱,被认为太具煽动性,在30个州被禁。

不去平息骚乱,反倒下跪乞求的政客们,亲手复制了又一个底特律大骚乱,其鄙陋愚蠢将成为后人永远的笑柄。

打不掉的种族观念

最后,通过承认美国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的谎言,下跪者将其子孙后代陷于永远的种族观念和种族分裂之中。

而这正好背离了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初衷:评判一个人,该看他的人品,而非其肤色。

其实,纵观历史,西方文明从未像今天这样非种族主义。真正的种族主义者几乎是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压倒性的共识是,每个人都该有机会获得成功。

但是,那些膝盖发软的政客们想把这一切变成关于白人压倒黑人的矛盾。BLM(Black Lives Matter)信奉者甘愿充当政治家手里的玩偶。这伙人联手把弗洛伊德打造成某种英烈。是的,无论如何他不该死,警察该对他的死负责,那四个肇事警察都该接受审判。但是,弗洛伊德不是英雄倒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惯犯,在其短短的46年中,多次犯案入狱,其中包括针对孕妇的暴力行为,在其尸检中还查出体内带有芬太尼和冰毒。

主流媒体把弗洛伊德塑造成英雄是在愚弄大众,误导视听。

肇事警察此次不被判罪也完全不无可能。将指控从三级谋杀跳跃为二级缺乏明智。

当局需要为可能发生的事情做足准备——抗议再度爆发。

鉴于警方和黑人之间的面对面对抗,意外也有可能发生。当局需事先进行规划。应告知公众:和平抗议可以,但任何犯罪行为都将被立即被制止并对之起诉,负责任的政治家必须命令警察坚守岗位,尽职尽责——不要跪下,乞求开恩。

负起责任

不幸的是,佛洛德是太多黑人的典型。曼哈顿研究所研究员希瑟‧麦克唐纳(Heather Mac Donald)说,黑人凶杀案是白人和西班牙后裔总和的八倍还多。

根据麦克唐纳的统计,在美国,警察死于黑人之手是手无寸铁的黑人死于警察之手的18.5倍。下跪者希望这一可怕的事实被忽略不计。真相是,政客利用黑人的痛苦——黑人经常是黑人暴徒的受害者——来谋取自己的选票。

太多的黑人男性也未能负起做父亲的责任。我在读一本穆迪‧沃特斯的传记——一个真正的音乐英雄。令我吃惊的是,他与全国各地妇女都有染,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子女。他是太多黑人男子的样板。

巴拉克‧奥巴马试图引起人们对这一令人沮丧问题的关注,汤玛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和许多其他重要思想家也是如此。但情况并未改变。黑人说唱歌手和有钱的黑人运动明星赞同并身体力行,带头不负责任,而不是站出来呼吁改变。

直到更多的黑人男子开始负责——直到更多的黑人女子不再被这些男人利用——那些父亲缺席的孩子将继续与警察发生对抗,将继续填充监狱。

下跪者知道这一点。BLM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不在乎,因为这不符合其政治利益。他们想继续把黑白之间的游戏玩弄于股掌之上。

这一切将怎样影响11月大选?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乔治‧麦戈文(George McGovern)可能是前车之鉴。麦戈文是他那个时代“觉醒”的政治家。但选民们看穿了他,正如选民看穿了只会下跪而不能保护民众的人那样。

原文Taking a Kne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赖恩·吉斯布雷希特(Brian Giesbrecht)是位退休法官,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高级研究员。

本文只反应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代表《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已失去对中国问题的关注
【名家专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到美国
【名家专栏】瘟疫下 强制封锁的三个教训
【名家专栏】川普整治网络巨头掠夺行为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