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告急背后与武汉相同之处

作者:罗琼

人气 3761

【大纪元2020年06月21日讯】近日北京突发第二波疫情后频频告急,北京卫健委在6月16日将三级紧急响应级别调升为二级后,现已要求北京各医疗机构提升防控等级。

18日,中共疾控中心却宣称“北京疫情已经控制住了”,这反而更引起人们的恐慌,因为实际的疫情比官方公布要严峻得多。

全市至少有9个区已沦陷,已有28个街道和乡镇被列为疫情中高风险区;飞机、火车、省际客运大规模停运,全市中小学停课;娱乐场所、健身场所全关闭等等。

据官媒消息,来自湖北等多省的救援医疗队已驰援北京,武汉援京医疗队总人数七十余人。

北京疫情已迅速跨省扩散,如在浙江、辽宁、河北、四川4省出现北京确诊关联病例。

大纪元获得的文件显示,河北雄安新区安新县防疫措施从13日开始已经全面升级。

目前北京大街上空空荡荡,医院病床激增,市民排长队进行核酸检测,此情景犹如当初的武汉。

中共肺炎爆发后,蔓延全世界,截至今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已传染至188个国家,超过800多万人感染,46万余人死亡。

大纪元特稿指出,“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病毒的风向和目标是“冲着中共而来的”。

疫情由当初的武汉到目前在北京再度爆发,也是有迹可循的。自1999年至今21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发动惨烈的迫害,武汉,尤其是北京都是迫害的重灾区。

疫情爆发地武汉

2020年1月23日中共当局宣布武汉封城前,封锁消息、掩盖疫情,导致全城封街封区、隔离、测查;医院前大批民众排长队检疫;街上行人倒地不起;有跳楼、上吊自杀的,全家死尽的;焚尸炉24小时焚烧;医生大量感染,不断离世等等……当时的武汉被称为“鬼城”。

武汉遭此劫难的背后原因是: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成为中共的得力帮凶,也成为疫情的爆发地。

1999年6月,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奉命奔往长春,捏造事实,制作第一部攻击法轮功的恶作。此部谎言片在中共央视电台反复滚动播出,欺骗全国百姓,罪业滔天。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大学哲学学院的一批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等成为“文人打手”,发表文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寻找合法性的“依据”,并将迫害延伸至全世界。

湖北省有37家医院,参与活摘器官21年之久。尤其是武汉同济医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法轮功学员成为这些医院的器官供体的来源。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江泽民的亲信周永康、罗干曾在武汉地区专设多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多次前往视察,亲自“指导”迫害,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摧残。

北京遭重创原因

北京调用一切权力、国家机器,在北京地区以及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打压,迫害是全方位的,在此仅列举几个主要方面概述。

炮制世纪伪案

2001年1月23日,中共导演了五人在天安门的“自焚”,其中一人丧生。仅两个小时后,中共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发布英语消息,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一周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播放了“自焚”录像,恐怖的场景、形象,栽赃嫁祸,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

中共策划的“自焚”漏洞百出,例如:

在“自焚”中丧生的刘春玲是被一个条状的重物猛击倒地而死。央视的“自焚”录像中可见,一名穿军大衣的男人挥动手臂,对她出手凶器。那个“条状物”是重物击打后反弹回来的,蹦得很高。

“自焚”录像中王进东身上的火已经熄灭,警察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单手拎着灭火毯,欲盖又止,稍等片刻,才盖到其头上。是“灭火”还是在“拍戏”?

“自焚”中的刘思影躺在无菌病房里,记者李玉强可以不穿隔离衣,不戴口罩、帽子近距离采访她。刘思影被割开了气管,却能违反常理地唱歌。

“自焚案”发生后,在中国连小学生也遭到洗脑。2002年“自焚”被写进了小学的思想品德课本里,上面印有小女孩刘思影接受央视记者的采访图片,还标有诬蔑法轮功的注解。

有媒体称,1,200万名儿童交了所谓反对法轮功的文章。

中共利用“自焚案”误导大陆民众仇恨法轮功,也欺骗全世界,当时大量海外媒体转载中共的谎言说辞。

开足马力洗脑

在江泽民集团下达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命令下,中宣部控制2,000家报纸、数百家中央及地方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全面编造谎言,诬蔑诽谤法轮功,煽动仇恨。

据统计,迫害开始短短的半年内,攻击法轮功的报导达三十多万篇,中共各级宣传部门层层对民众洗脑。

仅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新华网对法轮功的诋毁文章达522篇之多。

此外,所谓“中国反邪教协会”组织于2000年11月13日成立,实际上是一个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的操纵下,打着“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旗号充当中共打手的组织。它专门编造大量诽谤法轮功的作品,欺骗民众。

北京市科委曾经一次性资助110万元成立北京市“反邪教协会(简称邪会)”,开展一系列诬蔑宣传教育活动。

2000年底,“邪会”发动反法轮功的所谓“百万人签名”活动,签名活动于2001年1月11日从北京大学开始向社会上推动。

“邪会”的诬蔑活动都被《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等中央级媒体报导,再被地方媒体广泛转载,毒害广大老百姓。

迫害社会精英

自法轮功1992年洪传于中国后,北京各领域的精英们纷纷走入修炼,而这些人都成为后来当局迫害的重点对象。

在军人法轮功学员中有高级干部、高级军官、高级警官、教授、博士、硕士。他们因坚持信仰而被开除军籍、学籍、强制转业、非法劳教、判刑及酷刑折磨。

于长新,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正师职、副军级,曾主编空军指挥学院教科书,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在江泽民的亲自迫害下,于2000年70岁的他被枉判重刑17年,其妻遭冤判10年。

北京医学界的专家学者们修炼法轮功后,见证了神奇。1998年10月,来自北京的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等7个单位的11位专家对北京部分城市的12,553名法轮功学员炼功前后的身体状况进行了医学调查。

调查结果表明,修炼法轮功后,修炼者被治愈的总有效率达99.1%,该调查后来成为著名的《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参与这份“北京万例调查”署名的医学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迫害。但凌,当年四十多岁,硕士,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东城区法轮功学员,曾参与此调查,被冤判12年。

在北京各大学里深造的或毕业的一批高材生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他们中有的被开除学籍、中止学业;有的被开除公职、注销户口、阻止出国;有的被停发工资、生活费;有的被绑架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死的等等。

于宙,多才多艺的北大法语系才子、歌手、音乐人,2008年被公安以奥运蒐查为由抓捕,11天后被迫害致死。

伏英,诗人,曾在北大西语系和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班进修,遭冤狱9年。

大绑架 庞大器官供体来源

1999年中共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迫害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自发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

北京的公安部门对这些学员大肆抓捕、关押、遣返。据北京公安内部消息,截至2001年4月,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记录的法轮功学员就达83万人次(不包括许多不报姓名和未作登记的)。

明慧网报导,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以2000年初到2001年底最多,北京公安局根据新增的馒头消耗量,估算当时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高峰期间单日量超过100万人。

大量不愿给家人带来麻烦的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和地址,无法被遣送,滞留在北京。当时北京看守所、监狱、劳教所全部爆满,甚至学校、体育场等场所全也部爆满。装不下的被运到别处神秘的集中营关押。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独立调查报告指证,大量的被抓捕而不报姓名的学员成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重要供体来源。

在北京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那几年里,北京的医院纷纷成立器官移植中心,如:

2000年,中共军方307医院成立肾脏移植中心;

2001年10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正式挂牌成立;

2003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医院成立器官移植中心。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对北京各医院多年来进行跟踪调查。仅截至2014年,追查国际已获取北京市29家医院的器官移植的概况。据该组织不完全统计,这些医院共实施肾移植至少12,940例,被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医务人员多达535名。

英国伦敦的“独立法庭”2019年宣布的审判结果显示,中共大量进行强摘器官,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而且器官活摘至今仍在进行。

脱离中共 远离灾厄

大纪元特稿指出:“武汉瘟疫虽然给世人带来了病痛甚至死亡,但历史和现实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趋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认清灾厄的根源,明晓中共的真相;脱离中共、拒绝中共,就能远离灾厄、不受瘟疫侵害。”

曾加入中共组织的人,可以在大纪元网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可以躲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帮你看清“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十个点
2018年上半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018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程晓容:北京恐成武汉2.0 中国人快自救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