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哈林区黑人牧师有话说

人气 1336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自从5月底美国各地因一个黑人之死相继爆发大规模街头暴动之后,中文社交媒体上就流传起一个视频。这是不知谁几年前拍摄的一个纽约社区的聚会场面。影片中一个黑人牧师情绪激动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就算你们杀了我我也要说,是我们黑人群体出了问题!”

自从BLM在美国爆发暴力抗议以来,一段黑人牧师批评黑人的视频在中文网络上流传。(网络截图)

中国网友一面倒地称赞这个黑人牧师,认为他打破了美国的“政治正确”,说出了其他族裔想说而不敢说的话;还有人认为他的话诚实、理智、充满智慧,有人写道:“这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黑人。”

6月23日,本报记者联系了这位纽约教堂里的神职人员。这位牧师对自己的讲话在中文网络上流传的事一无所知,不过很愿意就目前发生在美国的这些有关黑人的事情谈谈自己的看法。

曼宁牧师(Pastor James David Manning)居住在曼哈顿123街一座赭红色的四层楼里,这里是世界著名的美国黑人社区哈林区。曼宁主持的一个教堂和学校都在这个建筑中。牧师说,他很幸运,在过去的三个月居家避疫期间,他足不出户就可以照常去教堂做祈祷。

曼宁不是纽约人,他出生在南方州北卡罗莱纳州的农村。祖父上是白人农场主的奴隶,他出生的时候美国已经走到了废除奴隶制之后的过渡时期,父母租种白人的土地,收获农作物后与地主分成,就是所谓的“交谷租种制”(Sharecropping)。

虽然曼宁从小生活在一个种族隔离的社会,居住地和学校都是和白人分开的,但他那时没有感到愤怒。直到他六十年代中期高中毕业后来到纽约的时候,正值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和反越战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他发现心中愤怒的情绪越来越激化,开始仇视白人。

“我也变得疯狂了,我成长过程中没有那么疯狂的,来纽约的四五年里我开始仇恨白人,我开始不去考虑个人的责任了,我认为黑人没有做出大的成绩都是因为白人。”

曼宁加入了对白人的打砸抢犯罪,最后锒铛入狱,失去了原来生活中的一切。在监狱中曼宁皈依了上帝,成了一名基督徒。度过了3年半的监狱生涯后,他进入纽约市一家神学院学习,毕业后就加入了哈林的这个教堂。

“我意识到我错了,我非常的错了。”他说,他自己的个人经历让他深刻地了解和认识黑人群体的问题,所以多年来“一直在竭尽全力地防止黑人们犯下和我一样的严重错误,并一直试图消除我在黑人群体中看到的仇恨与暴力”。

曼哈顿哈林区一间教堂的牧师曼宁就目前BLM运动接受本报专访。(视频截图)

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M)

曼宁说,“黑人的命也是命”就是一个政治组织,和“黑人的命”一点关系也没有。

“BLM是一个骗人的谎言,和黑人无关,尤其是如此声称的人,只是哗众取宠。”他举例说,在奥巴马当政的八年里,在芝加哥仅一邮编号的地区,一个地区就死亡近4000黑人,BLM或者媒体谁也没有理会。

面对中文媒体,曼宁牧师把BLM和中国共产党在上个世纪搞的文革相比较,他认为两者是一回事。

“就像中国毛泽东时期的文化大革命一样,BLM运动做的是一模一样的事情。”他说,目的同样是夺权与独裁。

“以我对BLM的认识,我的看法是正确的,这是一个魔鬼撒旦的运动。你知道,你要说美国有共产主义,人们会感觉有点夸张,不好理解,(共产主义)这是一个在美国没得到完全解释的词,但是用‘撒旦’,我的意思是,它是完全的邪恶,其目的就是破坏我们现在的文化与精神生活方式。”

“你们看到了很多人被杀,美国存在了400年的历史和规范被破坏,你会看到一个非常邪恶和黑暗的(不光是黑色的皮肤)组织在崛起,将彻底改变我们的身份。他们跟中共的毛泽东运动非常类似,这对BLM是一个很好的比喻,BLM就是一个邪恶的组织,需要将其制止住。”

否则的话,曼宁警告,如果任由BLM得逞,他们就像纳粹一样发动一场种族战争。

“把黑人与南方人、保守党人对立,铲除茶党与川普支持者,真的是准备一场种族战争了,这就是他们能够以这种暴力形式做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BLM吸引了这么多美国人上街,其中还有白人?曼宁说,年轻的白人上街游行是看到黑人群体中的很多问题,对他们表示同情,想帮助他们发声。

“但整个事情的深刻之处在于,当那些白人年轻人说他们和黑人平等时,其实他们是说‘黑人不像我们一样智慧、聪明,让我们帮助他们吧。’……他们看黑人伙伴像无助的小狗小动物一样,认为黑人没有他们自己一样的声望去引起世界的注意,这些白人年轻人感觉自己有特权,他们要出去与黑人一起游行,替他们发声,引起注意。

“而黑人这一边呢,他们要获取白人的同情:看看我们的贫困状态、被警察枪击、社区的破裂……这些人不去想自己毫无价值的一面,他们想让白人感到羞耻和内疚,让白人领导层来解决黑人的困境,……但是最终,他们想要的是控制权,他们想找到掌控白人民族的方式,这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就是这群人想的,这就是现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关于美国的种族歧视

在美国,“种族歧视”是一个很敏感也很好用的名词。美国到底有没有“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作为一个切身经历过种族隔离时期的黑人,曼宁牧师无疑是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

“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没有像人们想像的或者试图说的那么普遍。”他说,“我认为人们正在认定的所谓(对黑人)‘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其实就是人们对周围的人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他说,就像天冷了穿衣服,下雨了打伞,到外面玩要看着孩子一样,“是黑人迫使他们周围的人进入一种系统的生活方式,人们不那么做就会很麻烦的。”

“说到系统性,我总试图这么驳斥他们:要想想为什么人们得那么做?当你晚上走在街上看到三个黑人时,你肯定要进入一个能使你避开危险的系统,这不是邪恶。但是那些持‘制度性种族歧视’说法的人,总要把人们使用技术或者系统来保护他们生活或者福祉的人说是邪恶的,这不是事实,这不是事实。”

曼宁说,连黑人教堂的神父或者名人都不在黑人社区居住,他们要搬到白人社区抚养孩子。另外一个例子是,如果你知道你本来想帮助一个黑人给他工作,但是他们回头却毁了你,你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你就不雇用他。

“你会系统性地忽略他,雇用一个被证明来自可靠的社会或者群体的人。人们把这叫做‘制度性的歧视’,但是你不是一个坏人,我不使用‘系统性歧视’这个词,虽然好用,已经变黑发臭了,但是你在黑人身边必须采用一个系统来存活,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他认为黑人应该回家好好想想,“除了他们内部的互相歧视之外,他们受到什么歧视了?”如果真的要追溯“歧视”的根源,也就是黑人感觉的“美国对他们不公正的奴隶制的日子”的话,曼宁说,他曾去过非洲,知道正是非洲黑人自己先开始奴役黑人,然后白人来了之后,黑人才把奴隶卖给白人的,“所以我认为奴隶制与对黑人的歧视起源于非洲。”

关于黑人的问题以及解决办法

曼宁在网络上流传的视频上曾说,“黑人不了解这个世界。”记者请他解释一下,他说指的是,如果回顾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黑人没有在建设城市、建设大的社区,或者在基础建设方面,对这个世界做出过重要的贡献。

“这不是说他们做的不够好,他们是一点都没有做。”

他以中国人为例,不用说中国的故宫和长城那些古代的文明,就说帮助美国建设铁路的中国劳工,他们的后代“在纽约市政厅旁边建设了整个一个华埠社区,华人的文化、华人的节奏、华人的气味,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是整个过程中的一个部分;旧金山也是一样,有中国人的聚集地,人们可以在那里找到同种同宗的东西……”

“黑人不做这些,他们不做。非洲没有主要的建筑奇迹,没有汽车工厂,没有主要的铁路,现在都没有……非洲有25,000英里的海岸线,可是黑人没有造出一条能乘风破浪的船只;他们从来没有造就高于一层的房子……”

“原因是他们缺乏对整个的过程之必要性的了解,也就是缺乏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我说这些不是我仇恨黑人,贬低黑人,羞辱黑人,但是问题就是这个,需要说出来,尽管很痛苦,因为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他们还会继续瞎说,说他们是这个地球的贡献者,他们还继续不贡献,而别人都在为这个世界做贡献。

“这些我三年前说的话,或者我现在说的话,要是一个白人说出来,黑人会仇恨他的。我说的话不管黑人听不听,至少人们知道我不是恨他们才这么说的……”曼宁说,“我告诉黑人,我们出问题了,我们得解决,你们生气我也得这么说,是我们有问题了。”

他认为,黑人的问题就是:方向错误了。“我们走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完全错了。”“黑人不照顾他们的孩子,他们走的方向都是错误的。”

曼宁认为,“这些问题只能从精神上解决,不能靠游行解决,也不能靠政治解决,你有个黑人总统、议员或者市长都不行,他们解决不了,而且还搞得更糟。这得靠神来解决,也只能靠他来解决,他能够也将会解决。”

因为了解黑人的“无知、愚蠢和暴力状态”,也出于对同胞的爱,所以曼宁想帮助黑人。

“我不必这么做,我一样可以利用他们,但是我做不到,我爱他们,并且相信有一天他们一定会改变的。”

曼宁相信,虽然黑人没有登月,也没有能力造长城或泰姬陵,没有能力治理一个伟大的国家或者发展非洲,但是在神面前,黑人一样是平等的人,黑人人种并不低劣。

他想对那些暴力的黑人说,“回头吧,我们本是更好的人,我们并不逊色。……放下那些‘白人高级、我们低等’的念头,认识到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停止愤怒,停止暴力。”

曼宁建议黑人们,从自己的家庭做起,从社区内部做起。

“黑人们,不要去想做电影明星、篮球明星,也忘了去当说唱人的念头吧,努力去做一个你孩子的父亲,去做无论什么你必须去做的工作,供养你的家庭和你的妻子。”

“先做你家庭的总统,做你孩子们的领袖,教育他们,照顾他们,保护他们的福祉。告诉他们什么事是对的,什么是正义的。”曼宁说,“从社区内部做起来!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当整个黑人民族都这么做的时候,白人妇女或者华人妇女晚上碰到黑人就不会绕道走了。因为她知道,那些黑人男孩的父亲们教育他们做一个尊贵的人,不会伤害她,如果她摔倒了,他还会去帮助她。”

“那时整个世界就会改变了——这个影响将会是历史性的,就从家里做起,黑人们!做你自己家庭、妻子和孩子的总统!这就是我要说的。”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疫情带来纽约人迁徙潮  康州成首选
【疫情中的纽约人】“疯狂的华裔天才”
【疫情中的纽约人】牵挂“中国妇女”的人
纽约皇后区 疫情期间有关亚裔歧视逾百例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