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下)

舌辨悬河汇百川 方知君义与臣贤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下)。(fotolia)
  人气: 4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舌辨悬河汇百川 方知君义与臣贤

护急下殿,叱退左右,亲释其缚;跪下言曰:“护今得罪天下,乃无地可容之犯臣。郑伦不谙事体,触犯天威,护当死罪!”崇黑虎答曰:“仁兄与弟,一拜之交,未敢忘义。今被部下所擒,愧身无地!又蒙厚礼相看,黑虎感恩非浅!”

黑虎被押到殿前,苏护一看,赶快就下来了,喝退其左右,亲自给黑虎松绑,然后跪下来跟黑虎说:“苏护今天得罪于天下,乃无地可容之犯臣,那郑伦实在是不知道高低,触犯了天威,那苏护当死罪。”

他为什么给他跪下来?那是拜把的兄弟!大家要知道,这是作兄弟的!今天都是拉熟。你看习近平多狠,习近平害了所有帮过他的人、骗了所有帮过他的人。最后他依附在王沪宁身上,连话都不会说,这就是今天的习近平。

你知道一正一邪之前、后的关系,所以你让我说,习近平他有机会,但是他也有他的命运。他的机会能够让他一步跨过他的命运,但他没跨过。跨过是中国人的福祉,没跨过是个人的贪婪。

崇黑虎说:“仁兄与弟,一拜之交,不敢忘义。”

所以这就是把兄弟!这是生命的境界。其实是那个时代,人的环境——在那个时代当中、整个社会当中、整个人类的环境当中,表现出来的品质。是因为在那个时代里面,那些人、很多人都可以跟神接触,他们也知道鬼魔是什么。

苏护尊黑虎上坐,命郑伦众将来见。黑虎曰:“郑将军道术精奇,今遇所擒,使黑虎终身悦服。”护令设宴,与黑虎二人欢饮。护把天子欲进女之事一一对黑虎诉了一遍。黑虎曰:“小弟此来,一则为兄失利,二则为仁兄解围,不期令郎年纪幼小,自恃刚强,不肯进城请仁兄答话,因此被小弟擒回在后营,此小弟实为仁兄也。”苏护谢曰:“此德此情,何敢有忘!”

苏护请黑虎上坐,黑虎说:“郑将军道术精奇,今天被擒,使黑虎终身悦服。”服了,他服气了……所以黑虎就先跟苏护道歉。苏护说:“此德此情,何敢有忘!”

不言二侯城内饮酒,单言报马进辕门来报:“启老爷:二爷被郑伦擒去,未知凶吉,请令定夺。”侯虎自思:“吾弟自有道术,为何被擒?”其时略阵官言:“二爷与郑伦正战之间,只见郑伦把降魔杵一摆,三千乌鸦兵一齐而至;只见郑伦鼻子里两道白光出来,如钟声响亮,二爷便撞下马来,故此被擒。”侯虎听说,惊曰:“世上如何有此异术?再差探马,打听虚实。”

崇黑虎的报马仔来给崇候虎报信说:崇黑虎被郑伦抓去了。崇候虎不信,对吧!贪敛之人、贪财之人、淫邪之人、下贱之人,他不会相信这些异术,他的信,大多也是在他的那种贪婪之中去讲。

古时候打仗旁边都有观敌掠阵的,他得看,就像那书记官一样,遇见谁得记录下来。

言未毕,报:“西伯侯差官辕门下马。”侯虎心中不悦,分咐:“令来。”只见散宜生素服角带,上帐行礼毕,“卑职散宜生拜见君侯。”侯虎曰:“大夫,你主公为何偷安,竟不为国,按兵不动,违避朝廷旨意?你主公甚非为人臣之礼。今大夫此来,有何说话?”

还没说完呢!西伯侯差人来上书,在辕门那下马。

这个时候崇侯虎他当然心里就不高兴了,本来兄弟能干一把,那兄弟出事了,正不知道怎么着,你西伯侯又来了,你这不是存心堵我吗?

散宜生是西伯侯的相(他也不叫相,就是商大夫,类似这样)。文有散宜生,武有南宫室,这是当时周文王一文一武,镇守西州的两人。那散宜生一张嘴胜过千军万马。

那个时候也讲究,大家讲究的是一种生命的境界,一般一动武就输了。所以为什么散宜生来——写了几个字……这字是周文王写的。

崇侯虎不高兴:当时纣王说了,西伯侯跟北伯侯去讨伐冀州府,你让我北伯侯来了,你西伯侯到现在不发兵,不发兵你来一个秀才(那时候没秀才!)你糊弄我,你啥的意思?这个崇侯虎鸡贼,他老想害别人,老想把责任推出去。

宜生答曰:“我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今因小事,劳民伤财,惊慌万户,所过州府县道,调用一应钱粮,路途跋涉,百姓有征租榷税之扰,军将有披坚执锐之苦,因此我主公使卑职下一纸之书,以息烽烟,使苏护进女王廷,各罢兵戈,不失一殿股肱之意。如护不从,大兵一至,剿叛除奸,罪当灭族。那时苏护死而无悔。”

散宜生说:“我主公讲了,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他站的是善的一面、站在生命的道理上去说。恶者,一定是站在得势跟利益上的道理去说。那么有的人说:你不对,后来不是西周也讨伐商纣?——竭尽人中的理(善意)之后,西伯侯讨伐商纣,是因为天意所向。

所以这是有理、有节、有据,但绝不是软弱。先礼后兵的含意就在这里—— 先礼是生命境界,后兵是不得已为之。今天中共的体制一切都是拉熟,习近平拉熟,坑了所有帮助他的人——你可以看王岐山、胡锦涛——他现在反而依属于王沪宁。

侯虎听言,大笑曰:“姬伯自知违避朝廷之罪,特用此支吾之辞,以来自释。吾先到此,损将折兵,恶战数场;那贼焉肯见一纸之书而献女也。吾且看大夫往冀州见苏护如何。如不依允,看你主公如何回旨?你且去!”

那崇侯虎不可能接受,为什么不可接受,他听不懂,对不起!他听不懂散宜生这番话。说,姬伯自知违避朝廷之罪,还派你拿嘴来糊弄我……我先来了,我又损兵又折将,恶战了好几场,现在连我兄弟都给抓了。嘿,你这时候来了,你拿张破纸一摇晃,苏护就听你的?把女儿献了?这胡来,你不糟蹋我吗!对不对?去去去,赶快走,赶快走。

所以人与人之间、生命之间是有差距的。在人之间,从生命的角度去理解,你能够接受对方的说法。从利益的角度,都是占有(占有东西,一定是拒绝别人的、封闭的)——这东西是我的,不能给你。

所以生命的认知是最关键点,有本事的人只看他对生命的认知,不看他具体做什么。具体做什么尽是骗的。穿西服是洋人吗?不是,对不对!那洋人穿个大襟是中国人吗?不是,对吧!在于生命内在的东西。

宜生出营上马,径到城下叫门:“城上的,报与你主公,说西伯侯差官下书。”城上士卒急报上殿:“启爷:西伯侯差官在城下,口称上书。”苏护与崇黑虎饮酒末散,护曰:“姬伯乃西岐之贤人,速令开城,请来相见。”不一时,宜生到殿前行礼毕。护曰:“大夫今到敝郡,有何见谕?”宜生曰:“卑职今奉西伯侯之命,前月君候怒题反诗,得罪天子,当即敕命起兵问罪。我主公素知君侯忠义,故此按兵未敢侵犯。今有书上达君侯,望君侯详察施行。”

“前月君候怒题反诗”这里就讲了:“前月”——西伯侯耽误了不少时间。从西岐到冀州府有距离的,西伯侯自己承认我就故意不去,而故意不去是因为他心中有谱。就是西伯侯在朝歌听到纣王下旨召书的时候,就认为其中有诈。西伯侯知道苏护之为人,所以“麻烦”一定是在纣王身上,而不在苏护身上。

麻烦在纣王身上是因为纣王下召书要北伯侯、西伯侯讨伐冀州府,但没告诉他们为什么苏护在大殿上骂纣王,他也没告诉他们为什么纣王把苏护请到大殿去(编注:纣王在隆德殿上叫苏护让其女进后宫)。

其实就是“掩盖事情真相”。如果朋友们在现实的环境中去这么看问题、看人,你就知道如何识辨真、假?

西伯侯不去讨伐,北伯侯说他故意怠慢大王的旨意,那指责是对的,但反过来,西伯侯自己自然心里有谱:我跟苏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相信苏护会明白。

人家周文王(西伯侯)没行动,根本是没把北伯侯放在眼里。让他“窝窝头翻个儿”——显大眼了(想出风头,反而出了丑)。但,劝善(劝苏护)这是天经地义的。

散宜生从锦囊里取出书信献与苏护。书曰: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苏公麾下……那时候的礼仪是这样,西伯侯的爵位高过苏护,但他在写信当中叫“百拜”。

宜生锦囊取书,献与苏护。护接书开拆。书曰:“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苏公麾下:昌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天子欲选艳妃,凡公卿士庶之家,岂得隐匿。今足下有女淑德,天子欲选入宫,自是美事。足下竟与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且题诗午门,意欲何为?足下之罪,已在不赦。足下仅知小节,为爱一女,而失君臣大义。昌素闻公忠义,不忍坐视,特进一言,可转祸为福,幸垂听焉。且足下若进女王廷,实有三利:女受宫闱之宠,父享椒房之贵,官居国戚,食禄千钟,一利也;冀州永镇,满宅无惊,二利也;百姓无涂炭之苦,三军无杀戮之惨,三利也。公若执迷,三害目下至矣:冀州失守,宗社无存,一害也。骨肉有族灭之祸,二害也;军民遭兵燹之灾,三害也。大丈夫当舍小节而全大义,岂得效区区无知之辈以自取灭亡哉。昌与足下同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渎,幸贤侯留意也。草草奉闻,立候裁决。谨启。”

所以跟他讲了三个利、三个害。一个是有关你自己,第二个是你的封地,第三个是眼前——不打仗。

如果你不干,那眼下有三害:冀州失守,宗社无存,苏家就绝了门,一害;骨肉有族灭之祸,二害;军民遭兵燹之灾,三害。

所以周文王跟他讲述了利害的关系和礼仪。上、中、下跟他说明白了。苏护看毕,半晌不言,只是点头。

苏护看毕,半晌不言,只是点头。宜生见护不言,乃曰:“君侯不必犹豫。如允,以一书而罢兵戈;如不从,卑职回复主公,再调人马。无非上从天命,中和诸侯,下免三军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缄口无语。乞速降号令,以便施行。”苏护闻言,对崇黑虎曰:“贤弟,你来看一看,姬伯之书,实是有理,果是真心为国为民,乃仁义君子也。敢不如命!”

正的,都讲上、中、下,其实就是讲天、地、人。都在不同的环境中去应对着天、地、人。每个人有三魂七魄,天地间就这么定了。人生活的环境就是这样的环境。我以为这是“三界”的概念。

于是命酒管待散宜生于馆舍。次日修书赠金帛,令先回西岐:“我随后便进女朝商赎罪。”宜生拜辞而去。真是一封书抵十万之师,有诗为证,诗曰:

舌辨悬河汇百川,方知君义与臣贤。

数行书转苏侯意,何用三军枕戟眠?

从治国的概念来讲,动武、恐吓是最低俗的,用武力恐吓是最垃圾的东西,自古到今从来如此,因为动武、恐吓在整个生命的概念都在人的层面,都在肉的层面,不存在任何生命境界。

所以从人生命的概念来看,永远把礼、义放在前。然而今天的中国社会都以“得手”、“占了便宜”放在前,所以一出手就是下贱的,那不只是低俗,那是下贱,因为它扼杀了你本身的生命,你一出手,明白人一看,猪、狗不如!为什么?因为他只贪利、趁人不备,人家没招惹你却趁人不备把人干了。

就像我说的王岐山、胡锦涛帮过习近平,习近平得势之后一扭脸把他们两给“干”了。我相信麻烦出在这里。这就是一个生命的归属问题,这是一个解读生命境界的概念。你再厉害,你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但恶鬼、妖怪一定在你身旁。

苏护送散宜生回西岐,与崇黑虎商议:“姬伯之言甚善,可速整行装,以便朝商,毋致迟迟,又生他议。”二人欣喜。不知其女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正修行,有人身才能修,所以讲人身难得,要珍惜人体的珍贵,因为只有人的身体是神造的。你别看其它动物也有四肢,但只有人的身体上有丹田、有玄关,有这些东西,而其它动物都没有,包括人说的猴,所以“进化论”是非常邪恶的概念。
  • 清·孙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前头我们谈过了畸笏叟,他是雪芹的长辈,后世的红楼迷们有一种议论,说畸笏叟便是曹頫,曹家的最后一任织造。那脂砚斋这个人是谁呢?
  • 纣王两个月都不上朝,不理国事。赶上玩的就高兴,国家根本没人管了──办公室不办公、总统办公室不开门。这就是在我眼中所说的故事。
  • 郑伦一直就在苏护身边,你知道“压粮官”这个官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二郎神就是压粮官,哪吒是先锋官,所以压粮官其实高于先锋官。先锋官容易夺头功,但是先锋官也容易送死,就这么回事。
  • “从来女色多亡国”不是指女人的问题,是指色欲的问题。反过来,君子之道就是彬彬有礼。君子知道进、知道退,更知道如何谦让,但不代表他软弱,而是知道作为一名男子的那一份品质。
  • 婚礼
    伴侣的性格是婚姻幸福的核心。在整个故事中,伊丽莎白遇上了三位追求者,她的这个信念不断地受到检验。那么,最后引导她的选择并决定她未来幸福的,到底是纯粹的机运,还是谨慎地检视每位求婚者的真实品行?
  • 崇侯虎传令整点人马,“侯虎坐逍遥马”,给我的感觉这是个奸贪之人,是个图享乐的人。崇侯虎有个儿子崇应彪,苏护也有个儿子苏全忠。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贾母领着阖府去清虚观打醮时,观里事先全都清场,闲杂人等一律回避。然而有个小道士不懂人事,都清场了,还冒冒失失地在观里跑,冲撞了女眷,王熙凤兜头就给了那孩子一巴掌,骂他不长眼睛乱跑,骂出的话极为粗野。而贾母听闻,立即让人把那小道士叫过来,安抚他,问他几岁了,又给他果子吃,吩咐人带他下去,不许为难他,并说,小户人家的孩子都是爹娘娇生惯养的,没见过这个阵势,唬着了,爹娘若是知道了,心里该有多痛。
  • 今天的人们都去想自己,在判断事情的时候,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一般利益者就是这样。利益者“以利益作为生命的全部”。而肉身的来处就具有“贪欲”,男女结合就是排他的、不容外人分享。那就变成了只要是利益,他就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