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复学计划:迎合恐惧绝非良策

人气 214

【大纪元2020年09月0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Zwaagstra撰文/张雨霏编译)还有几周学生就要开学了。加拿大多数省份已经宣布了学校重新开放计划。

尽管存在一些差异,但省级重新开放计划还是大同小异的。例如,每个省份让所有K-8学生全天复课,而多数9~12年级的学生将采取到校上课和在家(远程学习)相结合。

此外,所有省份都要求学生保持社交距离并遵守其它卫生协议。今年秋天将会发生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将使学校看起来与以往有所不同,其中包括教室桌椅距离更大、限制巴士接送学生人数、错开午餐和课间休息时间,以及走廊标注方向箭头等。

省级学校的重新开放计划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受到来自教师工会和有组织的家长团体的不断攻击。

例如,卑诗省教师联合会(BCTF)声称,该省的重新开放计划不够安全。除其它事项外,该联合会要求小班上课、10岁及以上的所有学生必须戴口罩、如果家长想让孩子上网课,学校要满足等等。有趣的是,BCTF一直以来都是卑诗省新民主党政府的铁杆支持者,现在双方却因此有了分歧。

艾伯塔省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艾伯塔省教师协会(ATA)一直强烈谴责该省的复学计划。它的要求与BCTF差不多,尤其强调小班上课。

至于加拿大的最大省份安大略省,该省教师工会和其它有组织的游说团体更是极力反对。他们使用#safeseptember标签,共同发起一个社交媒体活动,广传这样的信息:在当前的复学计划下,老师和学生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安大略省政府已经明显感受到这种压力。为了响应教师的担忧,政府已经同意为教育委员会(school boards)拨款5亿多元的防疫储备金,宣布所有师生必须戴口罩,承诺改善学校通风系统,以及允许教育委员会错开不同学生群体的开学时间等等。

所有这些措施似乎并没有改变或缓解任何人的担忧。相反,所有的教师工会仍然坚决反对安大略省目前的复学计划。

其中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一部分人担心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是一种过度恐慌。而这部分人在教师中占比较高,或者至少是那些愿意对媒体表达想法的教师。

上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发表了一篇关于一位卡尔加里2年级老师的报导,这位老师对今年秋天重返学校感到“恐惧”。但是,这位老师看起来年纪不大,报导也未提及任何此人可能属于高危类别的潜在健康问题。换句话说,这位老师对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恐惧似乎过于夸大。

如果健康的人都这么恐惧的话,那么实际上任何措施都不会使他们感到安全。无论学校采取什么安全协议和疏远措施,真实情况仍然是学校建筑物是大量人群聚集的地方。学校就是这样设计的。

在未来几年中,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外出时穿防护服,除此之外,还没有任何无风险的环境。保持社交距离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速度,但不会消除仍会有人感染病毒的可能性,这是一个科学事实。

第二个主要问题是,教师工会重点提出的小班授课要求成本极其昂贵,而且很大程度上是行不通的。

减少班级规模的首要问题就是需要增聘大量额外的老师。鉴于教师的薪资是教育预算中最大的一笔支出,很显然,要求小班授课需要省政府花费数亿甚至数十亿元,而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各省级政府的财政赤字都已创新高,每个人都承认或应该承认,赤字财政持续不了多久了。

此外,即使政府有钱雇用数百名额外的教师来减少班级规模,许多学校也没有多余的教室供学生使用。这些额外的班级分流到附近场所和社区中心,听起来像是很不错的主意,但我们考虑一下会发现这实施起来有多困难,即使是短期操作也极其困难。

最后,绝非巧合的是,目前教师工会的首要要求恰好是他们自成立以来一直游说的主要内容,那就是雇用更多的老师。这就不难看出其中的缘由了。更多的老师意味着更大的工会成员名单以及更多的流入工会的会费。这些工会领袖们还很清楚,即便在大流行结束后,政府在政治上也很难解雇这些临时聘用的额外教师。因此,这些临时减少的班级规模很可能成为永久性的。

应该明确的是,迎合恐惧永远不是成功的策略,各省政府应该停止试图取悦所有人。相反,他们应该坚持与公共卫生官员密切协商后制定的重新开放计划。

原文Reopening Schools: Catering to Fear Is Never a Winning Strateg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兹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一名公立中学老师,是加拿大智库——公共政策前沿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著有《舞台上的贤者:教与学的常识性思考》(A Sage on the Stage: Common Sense Reflections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一书。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疫情间 父母能胜任在家教学吗?
【名家专栏】学校就是学校 不该沦为“监狱”
【名家专栏】学习历史前所未有的重要
【名家专栏】传统教学对学生有益 符合卫生条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新闻大家谈】美信息反击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