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忍:中共隐匿疫情 罪责难逃

人气 250

【大纪元2020年09月23日讯】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成立75年大会上演讲表示,联合国必须要求中共对“武汉肺炎”(中共病毒,COVID-19)蔓延全球的疫情负责。川普曾多次公开表示,这次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共当局,他经常用“中共病毒”称呼这场瘟疫,也数次批评世界卫生组织(WHO)蓄意偏袒中共、延误大流行预警,导致病毒泛滥全球。美国已经宣布,退出联合国旗下此一世卫机构。

中共病毒已在188个国家泛滥,目前已逾三千一百万人感染确诊,造成九十七多万人死亡。在川普总统联大演讲的前一天,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公布了这次病毒大流行的起源与中共、世界卫生组织所扮演角色的最终报告。报告的结论直指:若中共不掩盖,大流行即可避免。

今年三月二十四日,澳大利亚维省立法委员会的斐恩议员(Bernie Finn MP)受访表示,“中共对疫情撒谎、掩盖并最终让病毒肆虐全世界,它对此负有责任,应该被追究责任”。

四月二十一日,美国密苏里州就中共隐瞒疫情带来的严重后果,控告中共,密州诉讼要求中共就其隐匿疫情而造成的巨大生命损失、痛苦与经济动荡进行赔偿。四月二十日,22位美国共和党议员要求川普政府,就中共在大瘟疫期间的行为,把中共告到国际法院。

鉴于中共病毒持续延烧,不仅经济损失难以估量,连民众的基本生活都受到巨大影响。各国国会或民间团体陆续连署向中共求偿索赔,至少已有美国、英国、德国、意大利、埃及与印度等六国的官方或民间机构向中共提出诉讼或求偿,总金额高达美金43兆元。

实际上,世界各地对中共掩盖疫情追责,已经诉诸行动。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萨斯州北区地方法院提出集体诉讼,就中共肺炎大流行而提出求偿20万亿美元赔偿,皆因中共“冷酷无情的冷漠和恶意行为”(because of its callous and reckless indifference and malicious acts)。

四月五日,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简称HJS)提出报告认为,中共违反国际卫生健康准则,导致全球数百万人感染病毒,令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蒙受3.2万亿英镑的损失;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全印度律师协会(AIBA)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UNHRC)投诉中共,要求为中共病毒大流行寻求赔偿;澳大利亚参议员亚历克斯﹒安蒂克(Alex Antic)也建议澳洲政府向中共索赔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共如果在病毒爆发早期向世界发出准确的疫情信息,而非不断以没有“人传人”、“疫情可控”等假信息误导世人,今天的局面会完全改观。

二零零四年问世的《九评共产党》一书明确指出,中共政权历七十载,充满了斗争、屠杀、谎言和恐惧;任何让它丢脸的事情,中共的第一反应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尽其所能保住颜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它不断掩盖事实,不让外界明白真相;在萨斯(SARS) 传染病的处理上,它在掩盖中使问题蔓延和恶化;对于这次武汉疫情,关于如何起源、如何传播,中共应对的制式反应,都与前述如出一辙,这是中共典型的流氓耍赖模式。

人们应该汲取的深刻教训是,不能无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侵犯人权行为。有人可能认为我们可以无视中共迫害法轮功与活摘器官,因为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和自身没关系。但这次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正是苍天回应这种自私思维的展现。

直言之,如果世界上的其它国家在对待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议题上,能更积极的对抗中共歪曲事实、掩盖真相、混淆视听与颠倒黑白的做法;如果当初在对待中共活摘器官暴行时,全球能坚持要求中共透明化及实施问责制;那么今天世人就不会遭逢这场中共病毒的恣意蹂躏;对于中共蔑视人权、戕害信仰与活摘器官,我们现在正在饱尝长期以来漠视中共这些滔天罪行的苦果。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国际法教授詹姆斯﹒卡拉斯卡(James Kraska)表示,向中共问责并不是因为病毒在中国爆发,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渎职才导致全球受害——它在早期应对疫情时违反《国际卫生条例》,没有履行相关的法律义务。卡拉斯卡说:“中共手上沾满了血”。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是人权、难民与移民领域的法律专家。他强调,“故意视而不见”就是刑法中的犯罪构成要素之一。例如,纽伦堡审判中已经涉及了此类医疗诉讼问题。在一场对纳粹医生的审判中,被告辩护说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尸体从哪里来的或处理的标本如何取得。法庭最终还是根据“故意视而不见”的定罪原则,把这些医生中的一部分判处死刑。法庭认为:他们不知道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发问,不关心、不在意,本来可以发现真相的——只要他们愿意去探究。

对中共病毒来说也是如此,中共最关心的不是“这事发生了吗?”,它只关心这件事情是否影响政权稳定。中共一开始就刻意忽略疫情的严重性,包括李文亮医生与病毒专家闫丽梦等“吹哨人”的示警,它从未尝试解决问题,这种“故意视而不见”,被公认应该承担刑事责任,不容轻纵。

中共各级公检法人员昧于现实利益,宁可出卖良知,也要残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但世人的自私与冷漠,推波助澜之下,让这场迫害延续至今逾二十一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缺乏人性中的悲悯,自然难获上天的怜慈;武汉肺炎疫情目前尚未趋缓,格外让人们慨叹。

中共病毒延烧九个月,是百年一见的瘟疫;中共当局的隐匿疫情、世卫组织的包庇纵容,才酿成这场世纪灾难。尊重生命与维护人权,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则,中共的邪恶作为严重抵触了普世价值,全世界的人都应该严厉谴责和抵制它。国际社会可以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直接制裁作恶的官员,把彼等列入究责名单中。世人都能坚持正义,中共就难逃法律究责。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王友群:审判江泽民的大幕已经拉开
【图解】中共掩盖疫情 遭各国谴责和索赔
【最新疫情9.21】美国会报告吁谭德塞辞职
川普联大演讲:必须让中共对疫情负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