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雨堂主:为“资本主义”正名

人气 170

【大纪元2020年09月29日讯】上世记80年代临近尾声的时候,随着苏东共产政权轰然倒塌。曾经在欧洲徘徊的马克思幽灵,终于广遭唾弃与驱散。但在东亚大陆,尽管CCP作恶多端罄竹难书,依然直至2020年在世界范围的投放传播毒疫,才令全世界真正惊醒。而今在东亚大陆,为什么仇视普世价值的倾向依然存在?或者说,为什么马克思的幽灵尚未遭彻底唾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抹黑与攻击,流毒极深且广。至今仍有许多人错以为,资本主义即意味着工人被剥削,资本主义意味着分配不均和贫富差距不断分化。随着共产意识形态的欺骗性宣传,资本主义更是与损人利己、男盗女娼、腐朽黑暗、无恶不作的邪毒紧紧连在一起。这个错误的观念,使得“社会主义”得以苟延残喘至今。即便在欧美,近年来甚至也有《21世记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与《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这样的书籍出版,继续抹黑资本主义。一句话,“资本主义”一词自马克思出现起,就开始带有邪恶的烙印。

今天,已到了必须为“资本主义”正名的时候!

不少人以为,“资本主义”一词是马克思的发明,这是以讹传讹。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屡次提到“资本”(capital)与“资本家”(capitalist)的时候,尚未见有“资本主义”一词出现。后来人们公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其实也就是他对“资本”与“资本家阶级”的抹黑、攻击。倒是普鲁东(Proudhon)于1861年曾谈到:“土地乃是资本主义之堡垒”,并指出资本主义是“一种经济与社会之体制,当中劳工以劳力使资本产生作用,使之成为收入之来源,而此资本不隶属于这些劳工”。到了20世记初,“资本主义”一词仍然因其含义的模糊不清,使得马歇尔(Alfred Marshall)等一批重量级经济学家们,也避免使用“资本主义”。直至苏俄共产势力的崛起,开始启动各种宣传机器,从意识形态上将“资本主义”贬低为剥削制度的代称。苏共的目的,在于强制推行并维护共产极权。苏共灭亡已30余年,“资本主义”至今仍被许多人视为奴役与剥削制度的代名词。对“资本主义”一词的攻击与抹黑,客观上帮助了罪恶累累的CCP至今得以苟延残喘。

资本主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完整认识资本主义,既要看到其中所含资本主义精神,又要剖析作为经济秩序的资本主义实质。如此同一问题的两个方面,先后于上世记初由马克斯‧韦伯(Max Weber),与上世记中期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提供了深刻的洞见。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研究中,指出资本主义精神源自基督教新教,而新教伦理成全了现代资本主义的运行。在宗教改革前,天主教一味强调只要信主,以为只要专注于读经与祷告,不必考虑世俗的生计,即可获救赎。客观上教会为维持世俗生存,发展为出售赎罪券以及并吞土地以牟利的现象。新教伦理改变了这一切,新教强调教徒们在生计行业与事业上的成功,才是恩典的象征。这就是新教伦理带来的资本主义精神,在我看这也是市场经济中的企业家精神——新教造就的大批清教徒,他们靠着勤奋创业,推动了市场的发展与现代文明。

另一方面,根据米塞斯的论断,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秩序,其实即市场经济。这种市场经济秩序强调人们之间的自由交易,并听凭市场价格指引无数的交易活动,进而指引生产与投资方向。这种市场交易的正当前提是产权私有。米赛斯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市场上,普通人是至高无上的消费者,他们的购买和拒绝购买行为,最终决定着应该生产什么、生产多少、按什么样的质量生产。”(Mises《反资本主义心境》The Anti-capitalistic Mentality)。资本主义其实就是市场经济。这一看似简单的论断,在资本主义真相长期被歪曲的当下,不失醍醐灌顶的启迪意义。现今大陆,人们貌似接受市场经济,却坚持反资本主义,这是思维极度混乱的表现,根源在于CCP吹嘘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文革后,CCP发现中央计划经济是一条通向死亡之路,但绝不愿放弃公有制。一旦放弃公有制,CCP不同等级的既得利益就无法维持。将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人为拼凑在一起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样是胡说八道的欺人之谈,也救不了频临死亡的CCP。荒唐的是,大陆的所有大学,教师被迫编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资本主义仍然是剥削制度的代称。

当然,描述完整的资本主义体系,还涉及完善的政治结构,如权力制衡下的民选政府与宪政秩序等。但根据韦伯与米赛斯关于资本主义精神与经济秩序的论述,人们大体上可以看出,马克思及后来的共产极权对资本主义的攻击性宣传,纯属弥天大谎。当然,这并不是说资本主义就是十全十美的一种体制,资本主义也存在着缺陷。但应当明白,资本主义是一种自生自发、自我演进的社会制度,或者说资本主义相当于一种有机体,所以保存着自动纠错的功能。资本主义自身并不掩饰这样那样的缺陷,不会阻止人们对它的批评。资本主义制度下,人人拥有的言论自由,早为众所周知。

早期资本主义存在剥削,这不是资本主义制度自身固有的问题,而在于市场成熟程度不够的缘故。在成熟的劳动力市场上,任何一个工厂主或企业家,如果想从工人的身上更多榨取,工人应对的基本方法是走人,另换一家企业。这个道理,如同市场上某商家出售肉包,同样的质量、材料和味道,这一家为更多榨取利润而用高于市场的价格出售,行吗?消费者对他的惩罚同样很简单——拒投货币票。无视市场价格的工厂主或商家,最终自身必受市场的惩治。成熟的市场是重要的,没有成熟的市场也就没有资本主义的繁荣。资本主义不是完美的社会制度,但人类没有比资本主义更优的制度。

对资本主义如何认识、如何评价,还有一个重要方法,就是与社会(共产)主义放在一起,作简要的比较分析。苏共的社会主义早已成昨日恶梦,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体制,CCP在1949年建政前的罪恶且不论,仅1949年建政后,首先是诈骗性疯狂掠夺。在农村,社会主义掠夺最基本的生产力代表——中小地主与富农,以土改的名义掠夺他们的土地、房屋与财产,甚至掠取他们的妻女,并将他们从肉体上消灭;在城市,社会主义以公私合营的名义并以武力为后盾,强行夺取资本家的生产资料与全部财产。最后将分给贫农的土地,又以合作化、公社化的谎言,收归CCP掌控的集体。城市平民的私有住宅占地,则靠一纸号令便成了CCP的国有土地。社会主义另一掠夺手段是税收。任何税种、税率、税负,不必经纳税人的同意,只由社会主义的统治者们说了算。1959—1962年大饥荒,活活饿死民众达3700万,多地出现人相食的惨像。这是社会主义掠夺的直接后果,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可能发生吗?

其次,社会主义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对文化的灭绝,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1957年知识分子全面被打倒在地,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仅北京一地被打死的教师达千余人。各地对古迹破坏都是以扫四旧的名义公开进行。这种迫害在社会主义,永远不可能停止。直至近期,为调查或揭示武汉疫情真相挺身而出的方斌、陈秋实、张展、方方等一大批知识分子,依然遭受迫害、打击。为了有效迫害知识分子并毁灭文化,为了有效防止资本主义真相被公众认识,社会主义需要选择最邪恶的魔鬼作为自已的领袖,才能彻底颠倒黑白、颠倒是非。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等,没有一个不是罪恶滔天,没有一个能逃出历史的审判。

再次,社会主义对人权的践踏,历来就无所顾忌。1949年以来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从镇压反革命和批胡风开始,每次都是对基本人权的蔑视。8964的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机枪扫射的目标是手无寸铁的学生与市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直至大批活摘人体器官,其残酷程度超越了纳粹法西斯。这在资本主义社会,可能吗?发展至今,对香港民主潮流的疯狂镇压、新疆的集中营暗无天日、内蒙古民众为保卫民族语言而遭打击……世界上有哪个资本主义能做到?

最后应指出的是,社会主义引起的全面污染,已到极其恐怖、黑暗的程度。CCP控制下的东亚大陆,空气污染、水污染、土地污染、蔬菜与食品污染,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此外还有难以一眼看穿的污染,这就是人心的污染,也是精神或灵魂的污染。地沟油、三鹿奶粉、毒胶囊、鸿茅药酒,乃至难以计数的假冒伪劣商品,何以充斥市场?原因在于,社会主义制度下,无数人奉行的行为准则,是不惜谋财害地损人利己。高层疯狂敛财舞弊,以玩弄女色、包二奶、养小三为荣,对底层则暴力压迫制,民众全无言论自由。社会主义造成的精神污染,是CCP垄断权力、垄断财富、惧怕真理、害怕真相的结果。社会主义不断强化对人的洗脑,不断封锁新闻与一切真实信息,每时每刻都在制造谎言与谣言,不惜造成广泛的精神污染,以掩蔽真相、蒙骗民众。试问:资本主义会走到这一步吗?

同处东亚而奉行资本主义的日本与台湾,为什么没有对人的基本权利的蔑视与践踏?为什么没有“特供”商品以及官员大面积的贪腐与淫乱?为什么没有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为什么没有讨薪、强拆、集中营与所谓群体事件?为什么在往来人群的眼中你看不到贪婪、虚伪与冷漠?为什么看不到无法计数的假冒伪劣商品和装腔作势的文化?为什么也看不到沾满农药的蔬菜瓜果乃至地沟油、毒胶囊、三鹿奶粉和鸿茅药酒……?这与CCP强制推行的社会主义,难道还不足以构成鲜明的对照?大陆广大民众,现在到了不能不摆脱因洗脑造成的醉生梦死状态了,到了不能不独立思考的时候了。只有真正认识资本主义并为资本主义正名,才更能识别社会主义的邪恶。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资本主义对世界真的有害吗?
【名家专栏】人们真的不相信资本主义吗?
中共开启“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时代
吴惠林:营造私产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社会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英首相为何突然飙中文 大陆网沸腾
【远见快评】四大舆情搅翻网络 中宣部被拆台
【财商天下】史上最严监管 冬奥会倒计时
【新闻看点】郑州大洪水89官被问责 疑点未解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车评】微型的豪华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