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26)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3)数次下毒药害王明

毛泽东泽东在不到二年的时间里消灭了二个对他权力构成威胁的政敌刘志丹、张国焘,他正在得意,准备召开共产党七次大会。而中共从六大的1928年至1937年,已9年没有开过代表大会,这次七大他可以稳坐共产党领袖。

不料,莫斯科于1937年11月突然把中共驻共产党国际的代表王明送回中国。王明在12月的政治局会议上,传达中共祖师爷史达林对中共的指示,现在中共的中心任务不是打内战是抗日,利用抗日积蓄力量,打内战应在抗战结束后再打。

苏的目的是要让国民党拖住日本,这和毛泽东的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准备,消极抗日积极准备打内战的路线相违背。因此王明成了中共领导层中先打日本路线的代表,为此毛泽东十分嫉妒和不满,更使毛泽东火冒三丈的是莫斯科直接命王明作七大的政治报告,但按中共惯例谁作政治报告就拥护谁做党的领袖。

对此毛泽东惊慌万分,他立即搞阴谋串联游说不开七大,阻止王明做政治报告和在选举党的领袖时获胜,以维持毛泽东在党政军内的霸主地位。

毛泽东为了权,对王明十分仇恨,非要置王明于死地,他还要对那些曾支持王明的人进行报复,迫使他们检讨,压得这些人向毛泽东卑躬屈膝低头称臣不可。这时张闻天、周恩来等人在毛泽东的压力下带头作了检讨,谴责自已没有立场犯了错误,成了王明的帮凶。

因为王明有莫斯科后台,而且他和各国共产党领袖混得很熟,所以他不怕毛泽东,他不承认毛泽东一贯正确,还批评毛泽东的许多做法是专制独裁,一切为了个人。

这时毛泽东也奈何他不得,毛泽东想用组织手段将他开除或者派人把他刺杀,但又怕莫斯科干预,得不偿失。他想来想去最后想出一计,这时王明因病突然住进医院,毛泽东认为机会已到。

42年王明要出院时,毛泽东授意姓金的主治医生给王明下毒。金大夫接到任务后十分尴尬,他想我是医生,是治病救人的,叫我下毒害人,违背做人道德,我不能干。但他又一想,毛泽东既然能下毒杀人,我若不干,他一定要杀我。如果我为毛泽东干了这桩大事,也许他会提我做大官,为了自已的前程,只能昧着良心干了。

于是他在王明出院时给他开的三天药品中,暗中给他下了毒药,王明回到家中服了金大夫开的药后,第二天呕吐头晕肝痛和心痛,经医院会诊,王明患了急性胆囊炎肝肿大。

王明妻子要求医院对药品进行化验,化验结果金大夫开的药品中有甘汞加小苏打,是汞中毒,是一种能致人死亡的药。因此毛泽东第一次下毒毒死王明失败。

1943年初王明病情恶化,医院建议他到国民党区或苏联治病,但遭毛泽东的拒绝,他不放王明走,于是王明向苏联求助,10月20日苏联第一架专机到延安接王明去苏联治病,但毛泽东不放。11月1日苏联又派来第二架飞机来接王明,但毛泽东又不批准,因此飞机又空机而返。

第二次,43年4月毛泽东乘王明患便秘,毛泽东又指示金大夫给王明第二次下毒药,这次金大夫给王明开汞加小苏打和单宁酸灌肠,但王明没有吃药,也拒绝灌肠,却把处方藏了起来。王明要求会诊后,又被确定处方中的药是毒药,二次毒害王明又未成。

毛泽东为了洗刷别人怀疑,指示江青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说金大夫是个特务。但金大夫不但没有受到院方和中央的审查抓捕和惩处,却把他保护在枣园与特工人员同吃同住。因为他为毛泽东下毒有功,所以解放后此人做了(部长级)北京协和医院院长。

1943年12月,王明确实因患便秘要灌肠,毛泽东又第三次指示给王明下毒,主治医生给王明开了来舒,在灌肠中王明痛得大叫大喊后,院方才被迫停了下来,因此王明才活了一条命。后经鉴定确认来舒是一种会烧坏肠子的药,但当局又把此事轻描淡写说成是下错了药的医疗事故,而这位为毛泽东行凶下毒药的医生解放后成了卫生部副部长。

这时毛泽东已把所有政敌除王明外都已一一消灭和压服,所以野心越来越大,他一个人决定一切,垄断一切,他要推翻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成为皇帝一言九鼎。

经过他在书记处多次串联利诱加威胁,趁敢于反对他的王明住院,毛泽东在书记处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书记们竟作出让毛泽东担任政治局、书记处、军委的主席,并授予他对中央作出的任何决定都有最后决定权的秘密决定。从此毛泽东可以推翻中央集体所作的一切决定,而政治局所有人都要服从毛泽东的决定。

这一决定无疑是为毛泽东无法无天专制独裁残暴统治大开绿灯,把国家民族人民推向无穷无尽灾难的开始。毛泽东违背党章,偷偷摸摸作了这样的决定,做贼心虚,他既不向全党宣布,又要向主子莫斯科保密。

参与这一重大事件决定的成员都是些对党、国家前途不负责任的马屁鬼应声虫,他们甘愿当毛泽东的走狗和奴才,因此他们要对以后毛泽东犯下的无数滔天罪行负责。

毛泽东三次下毒要害死王明,但王明命大,三次逃过劫难,以后他趁去苏联养病的机会一逃了之,再也没有回来。

(4)延安整风害人无数

陈晓明继续说,江西的肃反我没有被杀,长征逃窜开始时杀动摇份子我没有被活埋,过雪山草地,我没有被饿死冻死累死,1935年9月到达陕北后总算活了下来。

毛泽东的抗日只是装门面喊口号,它往敌后沦陷区一逃,招兵买马,囤草积粮,没多久共产党就发展到100多万人马。毛泽东此时已经和日军签订了共同夹击国民党的密约,所以他认为可以推翻国民党夺取政权了。于是毛泽东把此计划报告主子苏联,但遭莫斯科反对,因此中共要利用抗日打内战的计划搁浅。

毛泽东在延安无仗可打,闲着无事,于是毛泽东就利用这段时间来巩固共管区的政权,想出搞文化思想领域里的延安整风杀人运动,为夺政权打内战作好准备。

毛泽东利用抗日,用极高明的手段欺骗国民党、日军和全国人民。此时他从蒋管区、沦陷区欺骗到千千万万愿意用热血和生命抗击日寇侵略的爱国青年。但这些人到了延安,通过耳闻目睹的现实,发现与当初共产党骗他们来时的宣传完全不一样。

他们在延安没有看到有半点自由平等,吃饭分大中小灶三等,穿衣分土布斜纹细布三种,看病、坐车、坐凳、孩子上学等都要分等级,长官迷恋灯红酒绿舞会女色,延安的大街小巷卖淫、嫖娼、赌博、吸毒样样都有,与国民党统治区没有二样。

他们觉得自已上当受骗,但进得来出不去,根据前辈来者经验,竖着进来要横着出去。因为共产党规定,来共管区或参加共产党是革命,如要脱党或逃离共管区就是叛徒反革命,被抓回要斗争和处决。

在延安有个北大文科毕业生王实味因看不惯,写了野百合花的文章揭露延安黑暗,毛泽东就将他开刀,作为特务反革命长期关押,并在撤离延安的途中,将他砍死后扔进一只枯井里。

那时我在背后对此事无意中议论说,王实味文章所提也都是事实,结果被同事告密,运动中斗争我七天七夜,以后把我当做王实味的同党特务反革命,关押在集中营。我不承认自已是特务,也不肯去咬别人,于是他们就把我吊打、坐老虎凳、放毒蛇进室、假枪毙等折磨。

那时被关的人精神绝望,自杀成风,有好几千人自杀身亡。我关了几星期后,也想以死来解脱苦难,想跳楼、上吊、吞火柴头等自杀办法,但因找不到自杀工具和没有机会。

在其他共管区,也都先后按毛泽东布置的模式开展整风运动,被迫害诬陷致死的不下几十万人。后来因为毛泽东要抢夺国民党的江山派我们用场,因此我和其他没有被整死的人才获得释放。毛泽东装模作样鞠躬行礼,把迫害和害死这么多人的事一笔勾销,所以我才能够活到今天和你们在一起过年。

陈晓明说,想起历年来被毛泽东害死、打死、杀死的千千万万同胞,我感到自己还活着十分幸运,想起往事我真不知道我是怎样活了过来的。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苏联嘴上说是来帮助中国赶走日本,解放东北人民的,但苏联待在那里八个多月之久,干着杀人放火,奸淫妇女,枪劫机器设备、矿产资源及私人财物等恶劣勾当。所以东北同胞说他们比小日本还坏,骂他们为老毛子。
  • Heaven
    共军采用最残酷的人海战,他们驱赶整连的士兵向桥头冲锋,除了桥前堆满着共军士兵尸体一无所获,部队严重减员,每个连只剩下50来人了,这时他们就用来支援参战的民兵补充。
  • Heaven
    有不少农民想这些人过去并没有作恶,而且经常做修桥补路,兴办学校,遇荒年免收租米,施粥等帮助农民。为什么共产党要如此残酷地杀害他们,因此暗地里为他们流泪,并祝告让他们早日脱离这个地狱,免得在世上受罪。
  • Heaven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想在南山村造孽,给人们苦难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所在的部队。大家低下了头,心里感到内疚...
  • Heaven
    中共在各个战场拼命围攻国军,并迫使千千万万同胞上前线充当人海战的炮灰,使国军兄弟、共军兄弟和人民大众不是死在抗日战场,而是死在为共产党争天下的内战战场上。
  • Heaven
    共产党做的就是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真正做到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力量准备抢夺国民党政权目的的方针,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
  • Heaven
    电影、话剧各种宣传演出中的各种英雄和反面人物,都是用谎言塑造出来的假典型,如江姐、李向阳、刘胡兰、李玉和、王世仁和周剥皮等,都是用来骗人的。
  • Heaven
    奇怪的是蒋介石的军队在抗日战场与日拼杀,人数只减不增,而共产党的军队却从3万人一跃成了120万人。
  • Heaven
    毛泽东感谢皇军和不要日本对侵华战争的赔偿,再次背叛中国人民利益,讨好日本。这充分证明毛泽东在抗战中,的确是勾结日寇、破坏国军和全国人民抗战、配合日军共同夹击国军的汉奸卖国贼。
  • Heaven
    中共方面为讨好日本,向日本提供国民党抗战能力与英美等国列强关系,英、美、国民党情报人员在香港、重庆及沦陷区活动情况。香港被日军占领后,岩井还专门派人把共产党情报人员安全地撤至内地,并帮助他们在上海参加日本的兴亚运动委员会,胁迫中国投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