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言亡:迈克尔‧沃尔什《奋战到底》启示

人气 454

【大纪元2021年01月25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eff Minick撰文/曲志卓编译)纵观历史,很多人在希望极其渺茫时,依然拚死战斗,拒绝投降。为什么他们要奋战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在剑刃已经折断、枪里已无子弹的情况下,继续用石头和拳头战斗?

在《奋战到底:当一切都失去时,人们为何而战》(Last Stands: Why Men Fight When All Is Lost)一书中,《大纪元时报》专栏作家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提出了这些问题。

例如,他问:“什么是英雄主义?它的道德成分是什么?是利他主义、爱情、自我牺牲吗?它的不道德成分是什么——害怕懦弱,渴望荣耀,骄傲?为什么它曾经被称颂,但现在往往被斥为愚蠢和虚幻,至少也是不合时宜的?”

在本书中,沃尔什通过研究17场战役来探索这些问题,从公元前480年的温泉关(Thermopylae)战役到1950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和中共在朝鲜长津湖(Chosin Reservoir)的残酷交战。除了对这些战役的精彩描述外,沃尔什还简要介绍了导致奋战到底的前因和后果,以及指挥官的简短传记。

在每个战役中,沃尔什还讨论了是什么激励了这些士兵做出最大的牺牲。

鉴于我们国家目前的动荡,了解这些战士的动机可能有启发性,也能激励我们打一场好仗。

失望和绝望

当乔治‧卡斯特(George Custer)带领第七骑兵队参加小比格霍恩(Little Bighorn,又译作小大霍恩河、小巨角河、小大角)战役(1876年)的可怕屠杀时,他犯了几个错误。他面对敌人时,没有仔细侦察就把部队分成了几部分;他依靠下属指挥官,而这些指挥官后来被证明是软弱和不听命令的;最糟糕的是,他相信苏族人(印第安部落名称)和其他战士会像过去一样,看到骑兵后就会逃跑。

相反,印第安人攻击和屠杀卡斯特和他的士兵。这些士兵许多是糟糕的射手,缺乏经验的骑手,而且军事训练不足。敌众我寡,敌强我弱,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继续战斗,但仅仅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投降是不可能的,因为活着被带走意味着被酷刑致死。一些苏族人后来报告说,一些士兵因害怕落在妇女的刀下而自杀。

《卡斯特的最后战斗》(Custer’s Last Stand),埃德加·塞缪尔‧帕克森(Edgar Samuel Paxson)作于1899年。惠特尼西方艺术画廊。(公共领域)

作为奋战到底的一个例子,小比格霍恩战役是沃尔什的研究的案例中最可耻的。在一场短暂的战斗中丧生的士兵,不是为了家庭和家园,也不是为了比自我更伟大的事业。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卡斯特和他的士兵以及美洲原住民部落的联军都奋战到底——小比格霍恩战役标志着原住民开始结束他们的抵抗。

国家

沃尔什在书中指出,人们会为了自己的国家而去死,这不是为了民主等理想,而是为了他们的家园、城镇和农场以及他们的所爱的人。如今我们很少听到“母亲、旗帜和苹果派”,但在我们的历史中,士兵们为这些价值观而牺牲。他们为了他们的所爱而牺牲。(译者注:“母亲、旗帜和苹果派”是爱国主义和传统美国价值的象征。)

当汉尼拔和他的军队在坎尼(Cannae)会战(公元前216)粉碎罗马军团时,他们将罗马军团重重包围。罗马军团几乎无法移动,因而战败。许多人牺牲,几乎每个罗马家庭都陷入哀悼之中。然而,元老院和罗马人民从未考虑过投降。他们组建了另一支军队,设计了不同的战术,制服了迦太基,最后成为地中海的统治者。

“Patria”是拉丁语“国家”的意思。英语中的“爱国者”一词(patriot)就是由此而来。在历史的那一时刻,罗马人彰显了这个词的意义。结果,他们输掉了一场战役,但赢得了一场战争。

那些热爱我们的国家并相信其自由和正义的理想的人们,可能会从这些事件中吸取隐喻的教训。选举可能已经过去,但我们仍然可以赢回美国。

责任  荣誉  骄傲

阿拉莫(Alamo)战役中知名的威廉‧特拉维斯(William Travis)和1885年保卫喀土穆时去世的查尔斯‧乔治‧戈登(Charles George “Chinese” Gordon,注:因在中国指挥雇佣“常胜军”协助李鸿章及刘铭传淮军与太平军作战,获得两宫太后封为提督、赏穿黄马褂而得到“中国人戈登”之绰号)在开始战斗前都有机会撤退。但两人都感到,面对巨大的困难,他们必须坚守自己的岗位。正如沃尔什所写的那样,在阿拉莫战役(1836年),“他们为那些最抽象但最基本的概念而献身:责任、荣誉、国家。戈登也为这些价值观而牺牲,尽管当时他的同胞是苏丹人民和英国人。(注:戈登后被调至苏丹任总督,人称“戈登帕夏”,最后于任内爆发的马赫迪战争中阵亡)”

在1863年的卡马隆(Camarón)战役中,一小群法国外国军团与一支强大的墨西哥军队作战。“墨西哥人为他们的国家而战”,沃尔什写道,“而(法国)军团为他们的荣誉而战。”即使在今天,军团的座右铭之一是“军团就是我们的国家”(Legio Patria Nostra)。那天,军团的所有战士几乎都为了忠于这一理念而牺牲。战斗结束时,最后六名战士依然昂然而立。他们杀进墨西哥的军队。其中两人被打死,一人受重伤,另外三人被俘虏。

直到今天,法国外国军团依然在4月30日举行仪式,纪念和缅怀那些战士。

这些战士和沃尔什提到的其他战士都提醒我们,我们对我们的国家和维护我们的体制也负有责任。我们应该在公共场合毫无负罪感地、荣耀地表达自己,我们应该为我们的美国主义感到自豪。像那些战士一样,我们必须捍卫我们所珍视的东西,不是用刺刀和子弹,而是用语言、智慧、信念和祈祷。

1566年,西盖特瓦尔战役(The Battle of Szigetvar),克罗地亚总督兹林斯基(Zrinski)伯爵和他的战士对抗围困的土耳其人以保卫西盖特瓦尔城堡。约翰‧彼得‧克拉夫特(Johann Peter Krafft)作于1825年。在布达佩斯的匈牙利国家美术馆收藏。(公共领域)

同志

“人们为什么而战斗?”沃尔什问道,“为什么或为谁值得牺牲?”

他的回答是:“正如我们在这些例子中将看到的,答案出人意料地的简单:他们为自己、为他们的兄弟而战,为他们妇女和儿童,为他们的国家而战。这些都是家庭价值观的表现。”

公元24年,在马萨达(Masada)与罗马人作战的犹太人,以及19世纪后在华沙与德国人作战的犹太人,都是为保卫他们的家人、朋友和同胞而牺牲。在罗克渡口(Rorke’s Drift)战役面临敌众我寡的部队,在长津湖战役的海军陆战队,在西盖特瓦尔(Szigetvar)战役被土耳其军队消灭的匈牙利人:所有在这些战斗中牺牲的人,也都为他们的战友和他们自己而献身。

1944年7月华沙起义期间,“Pasta”(波兰电报公司)建筑着火,犹太波兰人在那里对纳粹侵略者进行了最后斗争。(HO/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我们所面临的政治斗争中,任何支持传统真理的人,包括自由、真理、善良、美丽和传统价值观,都应该被我们认作同志。无论我们是黑人、白人、棕色人、富人还是穷人,我们不能允许任何东西来分裂我们这些相信美国梦的人。我们是用精神和信念联系起来的兄弟姐妹。我们的信念就是“生命,自由,追求幸福”。

和许多为正义而献身的人一样,让我们团结起来,为了对国家的爱,为真理和正义而并肩站在一起。

《奋战到底:当失去一切时,人们为何而战》(Last Stands: Why Men Fight When All Is Lost)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
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2020年12月1日
358页,精装版

原文Never Say Die: Lessons From Michael Walsh’s ‘Last Stand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千古英雄人物】韩信(6) 忠心不二
【文史】“兵仙”韩信妙用《孙子兵法》
古风正气:李光颜当众拒色 全军奋勇杀敌
IS溃败速度加快 不再拚死作战而选择投降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