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国王的艺术狂想:神话、梦幻、折衷的佩纳宫

文/菲利普·巴特勒(PHIL BUTLER) 翻译/陈遇
1755年,一场巨大的地震大面积摧毁了现在佩纳宫所在地的修道院。之后,修道院遗址一直处于荒废状态,直到斐迪南二世开始建构他的宫殿愿景。相传宫殿中的礼拜堂是在圣母玛利亚显圣之后为了纪念而建造的。(Luis Duarte/PSML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郁郁葱葱的绿色山顶上,一座色彩缤纷的梦幻城堡向下俯瞰着里斯本和葡萄牙里维埃拉(the Portuguese Riviera,译注:里斯本西部富裕的沿海地区)。这是象征葡萄牙民族荣耀的佩纳宫Palácio da Pena),不仅拥有经典迷人的浪漫主义风格建筑,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的世界文化遗产。这座颜色鲜明的城堡更常被视为葡萄牙的七大奇迹之一。

1755年,一场强烈地震大面积摧毁了佩纳宫原址上的修道院。自此,修道院遗址便一直处于荒废状态,直到国王斐迪南二世(King Ferdinand II)开始建构他的宫殿愿景。

佩纳宫由葡萄牙王后玛丽亚二世(Queen Mary II)和丈夫斐迪南二世(Ferdinand II)国王所建,显示了这位来自奥地利的王子对于扶植葡萄牙在地艺术发展的投入。(Luis Duarte/PSML提供)

佩纳宫兴建于1839至1854年,在斐迪南二世的指示下,将位址选在海崖圣母小礼拜堂(sacred chapel Our Lady of Penha)和后来的热罗尼莫斯修道院(Hieronymite monastery)的地基之上。德国建筑师威廉‧路德维希‧冯‧埃施韦格(Baron Wilhelm Ludwig von Schewge)精心创造了这座融合新罗马风格、新哥徳、复兴式(Neo-Manueline)、印度哥德式以及新摩尔式(Neo-Moorish styles)风格的宫殿建筑。在斐迪南国王和玛丽亚二世王后(Queen Maria II)的积极参与下,这位游历丰富的建筑师为佩纳宫塑造出充满生气又兼容并蓄的风格。

在城堡内外随处可见国王斐迪南二世的独特品味,融合了神话与各式艺术风格,并带有一丝梦幻感。斐迪南二世是一名狂热的艺术家,他高度混和折衷的风格在宫殿中随处可见,处处显示了这位来自奥地利的王子对于扶植葡萄牙在地艺术发展的投入。

在宫殿的周围随处可见国王斐迪南二世独特品味的结晶,融合了神话与各式艺术风格,并带有一丝梦幻感。这位国王是一名狂热的艺术家,他高度混和折衷的风格在宫殿中随处可见。(Gilles Messian/CC BY-SA 2.0)

城堡的外观保留了许多修道院原本的元素。从远处观望,女王露台(Queen’s Terrace)和醒目的红色钟楼与其它处鲜艳的黄色、紫色和粉红色部分形成明显的对比。在节庆期间,佩纳宫则会十分应景地加上各式寓言故事雕刻、宗教人物形象,以及色彩缤纷的葡萄牙磁砖。

不仅城堡的外部,佩纳宫的内部空间也同样延续着外观的华丽与独特的风格。

佩纳宫的大厅(Great Hall)和内部房间延续着外观的华丽与独特的风格。(Angelo Hornak/PSML提供)

佩纳宫王室餐厅(royal dining room)的前身是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僧侣的食堂。大餐桌和其它装饰物是于1866年委托里斯本艺术家卡萨‧加斯帕(Casa Gaspar)制作的。

佩纳宫王室餐厅(royal dining room)的前身是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僧侣的食堂。大餐桌和其它装饰物是于1866年委托里斯本艺术家卡萨‧加斯帕(Casa Gaspar)制作的。(Deigo Delso/CC BY-SA 4.0)

佩纳宫的礼拜堂原为修道院的一部分,于1840年并入后来的宫殿内。相传宫殿中的礼拜堂是在圣母玛利亚显圣之后为了纪念而建造的。礼拜堂内有着文艺复兴时期法国雕刻家兼建筑师尼古劳‧钱特琳(Nicolau Chantereine)制作的雪花石膏祭坛屏风,斐迪南二世特地将其重置于此。

佩纳宫的礼拜堂原为修道院的一部分,于1840年并入后来的宫殿内。在此可见文艺复兴时期法国雕刻家兼建筑师尼古劳‧钱特琳(Nicolau Chantereine)制作的雪花石膏祭坛屏风,斐迪南二世将其重置于此。(EMIGUS/PSML提供)

公园(Parque da Pena)有着迷宫般的小径和道路,连接佩纳宫和由众多小湖泊、喷泉、观景台(belvedere,用于观赏风景的建筑结构)、各式景点如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柱庙等组成的世外桃源。

公园(Parque da Pena)有着迷宫般的小径和道路,连接佩纳宫和由众多小湖泊、喷泉、观景台(belvedere,用于观赏风景的建筑结构)、各式景点如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柱庙等组成的世外桃源。(EMIGUS/PSML提供)

其中,湖之谷(Valley of Lakes)便是斐迪南国王浪漫构想的具体实现。国王在此种植了来自各大洲的植物。

在城堡周围的公园里,湖之谷(Valley of Lakes)实现了斐迪南国王的浪漫构想。国王在此种植了来自各大洲的植物。(Luis Duarte/PSML提供)

在王后玛丽亚二世去世后,国王斐迪南二世再娶了埃德拉女爵(Countess of Edla)埃莉斯‧亨斯勒(Elise Hensler),并于1864年至1869年间为其建造这座小木屋。木屋四周有着浪漫的花园,在蜿蜒的小径中,随处可见各式奇花异草。

在王后玛丽亚二世去世后,国王斐迪南二世再娶了埃德拉女爵埃莉斯‧亨斯勒(Elise Hensler),并于1864年至1869年间为其建造这座小木屋。木屋四周有着浪漫的花园,在蜿蜒的小径中,随处可见各式奇花异草。(Luis Duarte/PSML提供)

佩纳宫精美的工法、田园般的地景,以及宫殿提供的视野,为访客创造了一种梦幻般的体验。

做工的精细程度、田园般的地景,以及宫殿提供的视野,为访客创造了一种梦幻般的体验。(Gilles Messian/CC BY-SA 2.0)

作者简介:

菲利普‧巴特勒是出版商、编辑、作家和分析师,也是数位媒体、社交媒体到旅游技术(travel technology)等领域的专家。他为《大纪元时报》、《赫芬顿邮报》、《每日旅游新闻》、“HospitalityNet”和其它许多机构撰写文章。

原文Portuguese Splendor: Pena Pala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到了晚年,米开朗基罗开始雕刻《卸下圣体》和《朗达尼尼圣殇像》(Rondanini Pietà,现保存于米兰)。在此期间,他还身兼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建筑师,这是他毕生最艰难的工作之一。
  • 阿姆斯特丹的荷兰国家博物馆(The Rijks Museum)推出新一期特展《记住我》(Remember Me),重现超过一百位文艺复兴画作中的人物。透过这些肖像画,我们可以看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心中珍视的事物:他们的希望、梦想和成就。
  •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将面临巨大考验——这周是神韵艺术团的专业考核周。这意味着七个艺术团都要接受严格的专业考核。到了三剑客--李宝圆、蒲彧和金志成,背水一战的时候了!
  •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 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要和时间赛跑,从零开始排练一个节日庆祝活动。
  • 《贝尔福的雄狮》,这只灰红色的狮子长二十二米,高十一米一,由粉红色砂岩块组成,安置在贝尔福城堡悬崖下的灰岩墙边,至今仍是法国最大的石像。作品表现的是一只被逼到角落的狮子,愤怒中却令人生畏,正如战士们抵抗强敌的英勇与坚忍——这是千百个真正的胜利也无法相比的不屈精神!
  • 在绘画上自然也涉及到对时间的表现,比如作品里对动势的描绘、连续的叙事画构图等等,就是将时间因素投射到所对应的平面上的办法。最常见的画法是通过构图、光影、色彩,表现一种动势,这种表达方法看似表现了空间定格的一刹那,但又明显包含着时间延续的趋势,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动势感”。
  • 何以炼就舞蹈三剑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这集视频中,舞蹈三剑客兼神韵演员:李宝圆、蒲彧与金志成,将正面迎击紧张而忙碌的日程所带来的压力。
  • 绘画所表现的情景其实是对可视空间的一种模拟,这种模拟建立在人们已有的视觉基础之上,但又并非完全复制现实中的一切。有写生经验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对繁琐衣褶的概括或削减,还是对物像细节的处理与调整,都会让作品最终的效果与实物或模特之间出现一定的区别。这是因为作画者的主观因素参与到了艺术活动中。不仅如此,人的大脑甚至还能对一些客观现象做出自动处理。
  • 大家可能在前面的内容中发现了一个特点,就是一旦观察者所处的视野基点发生改变,宇宙空间中用于辨别方位的上下左右全都不一样了。就像佛家的卍(万)字符,里面的笔划,这么看是横着的,那么看是竖着的;不过,即使转过来,当横着的笔划变成了竖着的,竖着的变成了横着的,卍还是卍。单从图像上看,卍字符本身各部位结构概念的相对性保证了图形的恒定不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