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國王的藝術狂想:神話、夢幻、折衷的佩納宮

文/菲利普·巴特勒(PHIL BUTLER) 翻譯/陳遇
1755年,一場巨大的地震大面積摧毀了現在佩納宮所在地的修道院。之後,修道院遺址一直處於荒廢狀態,直到斐迪南二世開始建構他的宮殿願景。相傳宮殿中的禮拜堂是在聖母瑪利亞顯聖之後為了紀念而建造的。(Luis Duarte/PSML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7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鬱鬱蔥蔥的綠色山頂上,一座色彩繽紛的夢幻城堡向下俯瞰著里斯本和葡萄牙里維埃拉(the Portuguese Riviera,譯注:里斯本西部富裕的沿海地區)。這是象徵葡萄牙民族榮耀的佩納宮(Palácio da Pena),不僅擁有經典迷人的浪漫主義風格建築,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的世界文化遺產。這座顏色鮮明的城堡更常被視為葡萄牙的七大奇蹟之一。

1755年,一場強烈地震大面積摧毀了佩納宮原址上的修道院。自此,修道院遺址便一直處於荒廢狀態,直到國王斐迪南二世(King Ferdinand II)開始建構他的宮殿願景。

佩納宮由葡萄牙王后瑪麗亞二世(Queen Mary II)和丈夫斐迪南二世(Ferdinand II)國王所建,顯示了這位來自奧地利的王子對於扶植葡萄牙在地藝術發展的投入。(Luis Duarte/PSML提供)

佩納宮興建於1839至1854年,在斐迪南二世的指示下,將位址選在海崖聖母小禮拜堂(sacred chapel Our Lady of Penha)和後來的熱羅尼莫斯修道院(Hieronymite monastery)的地基之上。德國建築師威廉‧路德維希‧馮‧埃施韋格(Baron Wilhelm Ludwig von Schewge)精心創造了這座融合新羅馬風格、新哥徳、復興式(Neo-Manueline)、印度哥德式以及新摩爾式(Neo-Moorish styles)風格的宮殿建築。在斐迪南國王和瑪麗亞二世王后(Queen Maria II)的積極參與下,這位遊歷豐富的建築師為佩納宮塑造出充滿生氣又兼容並蓄的風格。

在城堡內外隨處可見國王斐迪南二世的獨特品味,融合了神話與各式藝術風格,並帶有一絲夢幻感。斐迪南二世是一名狂熱的藝術家,他高度混和折衷的風格在宮殿中隨處可見,處處顯示了這位來自奧地利的王子對於扶植葡萄牙在地藝術發展的投入。

城堡的外觀保留了許多修道院原本的元素。從遠處觀望,女王露台(Queen’s Terrace)和醒目的紅色鐘樓與其它處鮮豔的黃色、紫色和粉紅色部分形成明顯的對比。在節慶期間,佩納宮則會十分應景地加上各式寓言故事雕刻、宗教人物形象,以及色彩繽紛的葡萄牙磁磚。

不僅城堡的外部,佩納宮的內部空間也同樣延續著外觀的華麗與獨特的風格。

佩納宮的大廳(Great Hall)和內部房間延續著外觀的華麗與獨特的風格。(Angelo Hornak/PSML提供)

佩納宮王室餐廳(royal dining room)的前身是熱羅尼莫斯修道院僧侶的食堂。大餐桌和其它裝飾物是於1866年委託里斯本藝術家卡薩‧加斯帕(Casa Gaspar)製作的。

佩納宮的禮拜堂原為修道院的一部分,於1840年併入後來的宮殿內。相傳宮殿中的禮拜堂是在聖母瑪利亞顯聖之後為了紀念而建造的。禮拜堂內有著文藝復興時期法國雕刻家兼建築師尼古勞‧錢特琳(Nicolau Chantereine)製作的雪花石膏祭壇屏風,斐迪南二世特地將其重置於此。

佩納宮的禮拜堂原為修道院的一部分,於1840年併入後來的宮殿內。在此可見文藝復興時期法國雕刻家兼建築師尼古勞‧錢特琳(Nicolau Chantereine)製作的雪花石膏祭壇屏風,斐迪南二世將其重置於此。(EMIGUS/PSML提供)

公園(Parque da Pena)有著迷宮般的小徑和道路,連接佩納宮和由眾多小湖泊、噴泉、觀景台(belvedere,用於觀賞風景的建築結構)、各式景點如新古典主義風格的柱廟等組成的世外桃源。

公園(Parque da Pena)有著迷宮般的小徑和道路,連接佩納宮和由眾多小湖泊、噴泉、觀景台(belvedere,用於觀賞風景的建築結構)、各式景點如新古典主義風格的柱廟等組成的世外桃源。(EMIGUS/PSML提供)

其中,湖之谷(Valley of Lakes)便是斐迪南國王浪漫構想的具體實現。國王在此種植了來自各大洲的植物。

在城堡周圍的公園裡,湖之谷(Valley of Lakes)實現了斐迪南國王的浪漫構想。國王在此種植了來自各大洲的植物。(Luis Duarte/PSML提供)

在王后瑪麗亞二世去世後,國王斐迪南二世再娶了埃德拉女爵(Countess of Edla)埃莉斯‧亨斯勒(Elise Hensler),並於1864年至1869年間為其建造這座小木屋。木屋四周有著浪漫的花園,在蜿蜒的小徑中,隨處可見各式奇花異草。

在王后瑪麗亞二世去世後,國王斐迪南二世再娶了埃德拉女爵埃莉斯‧亨斯勒(Elise Hensler),並於1864年至1869年間為其建造這座小木屋。木屋四周有著浪漫的花園,在蜿蜒的小徑中,隨處可見各式奇花異草。(Luis Duarte/PSML提供)

佩納宮精美的工法、田園般的地景,以及宮殿提供的視野,為訪客創造了一種夢幻般的體驗。

作者簡介:

菲利普‧巴特勒是出版商、編輯、作家和分析師,也是數位媒體、社交媒體到旅遊技術(travel technology)等領域的專家。他為《大紀元時報》、《赫芬頓郵報》、《每日旅遊新聞》、「HospitalityNet」和其它許多機構撰寫文章。

原文Portuguese Splendor: Pena Pala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聖約翰大教堂擁有雕刻精美的外觀和雙排飛扶壁(flying buttresses)造型,毫無疑問是晚期哥特式建築。教堂長377英尺,寬203英尺,白色拋光外牆上裝飾著雕像、石像鬼(雨漏)、窗戶浮雕,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飛扶壁。飛扶壁上妝點超過95位十九世紀荷蘭人物。一旁簡約的紅磚羅馬式塔樓與哥特式裝飾風格的大教堂形成鮮明對比。
  • 富維耶聖母大教堂(Notre-Dame de Fourvière)與巴黎聖心大教堂(Sacré-Coeur)一樣,都是為了遏止社會主義公社的發展而建造,標誌著回歸宗教與傳統。
  • 菲利普期望埃斯科里亞爾修道院能成為精神生活和學習中心,以培養智慧、文化和修養等領域為宗旨。埃斯科里亞爾修道院涵蓋了修道院、修女院、大教堂、圖書館、學校和醫院,還有西班牙王宮,是一個龐大的建築群。
  • 16、17世紀的袖珍肖像畫主要裝在吊墜的項鍊盒或小盒子中,用作外交禮物、愛情象徵或是紀念出生或死亡的紀念品。到了18世紀,袖珍畫因應珠寶而生,出現在項鍊垂飾或鑲嵌在戒指或手鐲中。期間許多來自歐洲的袖珍畫畫家來到美國為新共和國的公民作畫。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裡,袖珍畫的需求迅速增長,在美國市場風靡了很長一段時間。
  • 阿拉巴馬州議會大廈(Alabama State Capitol)位於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Montgomery),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門廊(portico)以新古典主義風格設計,是該議會大廈特色。阿拉巴馬州議會大廈與其它州的議會建築類似,都是坐落在小山丘上,俯瞰整個城市。
  • 博物館研究古董盒子並不是看裡面是不是還裝有原來的東西或已空無一物。學術上打開古董盒子的目的是研究盒子的材質、形狀、功能和美感的歷史背景和故事。古董盒子的外觀自成一格,至今仍吸引人們觀賞,想一探究竟。
  • 「落竹三千, 成就一畝茶。」古人以竹自許君子品德,今人以竹製焙籠泡出一壺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湯的甘甜,此間一件件竹編器具透過竹編師傅落款標記,成了審美的主體,傳世千古的好手藝。
  • 老子《道德經》說道:「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 在13、14世紀時,馬賽克創作是主流,而濕壁畫則被視為窮人的馬賽克。在羅馬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聖母大殿(St. Mary)中留下了卡瓦利尼的馬賽克作品,描繪的全部都是聖母瑪利亞以及對卡瓦利尼影響深遠的古典設計,這些是他職涯早期極力復興的藝術形式。
  • 我在《胡筆標準:千百年來第一人,創造出毛筆的標準》〈自序〉曾提及,年輕時拚搏事業,每天工作十六小時都不覺苦,一直到了五十歲生日,朋友送我一盆松樹盆栽,欣賞之餘,驀然驚覺人生已過了一半,該是放下腳步,開始修護保養身體的時候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