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一带一路”难逃失败的命运

人气 3324

【大纪元2021年02月26日讯】“一带一路”是中共以全球化的名义扩张版图。2013年正式提出,至今已逾7年。虽然,截至2020年11月,中共称已经与138个国家、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1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但是,总体来说,很难说这是一个成功的战略。

为什么呢?我们且来先看针对“一带一路”项目弊病,美国的两个精确打击案例。

案例1.  2020年12月9日,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以反腐败为由,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中共政协委员、黑帮(14K Triad)头子尹国驹(Wan Kuok Koi,绰号:崩牙驹)进行制裁。尹国驹建立了一些商业网络,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非法获益。美国财政部认定尹国驹或其企业成员涉及贪污、挪用公款、为个人得益征用私人财产,涉及与政府合约、开发天然资源等相关的腐败行为及行贿。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CA,美国实施经济制裁的主要政府部门之一)还将尹国驹拥有或控制的三个实体列上黑名单:总部位于柬埔寨的世界洪门历史文化协会(这个协会是三合会给自己洗白用的)、总部位于香港的东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位于帕劳的Palau China Hung-Mun Cultural Association。

案例2.  2019年4月10日《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共原计划在缅甸皎漂投资建设一个深水港项目。这个深水港位于中缅油气管道入口处,是“一带一路”六大走廊之一的“中缅经济走廊”的核心项目之一,总投资73亿美元。应缅甸政府请求,美国国际开发署派出一个由经济学家、外交官和律师组成的团队帮助审查,以确保合同没有隐藏的陷阱。之后,缅甸与中共重新谈判,挤出了高达60亿美元的水分,最后确定的投资额仅13亿美元。

这两个案例所曝光出的腐败与(潜藏)债务陷阱并非孤例,而是在“一带一路”项目中大量浮现的,具有普遍性。

例如,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吉尔吉斯前总统阿坦巴耶夫、马尔代夫前总统亚明、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等等,都收受过中共的大笔金钱。

又如,中共在斯里兰卡建设“一带一路”项目——汉班托塔港时,由于投资过于庞大,斯里兰卡还不起债,不得不把这个印度洋上重要的战略港口及周围15,000英亩土地租给中共99年。即使这样,也还不上中共的债,不得不向中共借新债还旧债。

再如,2019年4月15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宣布,就东海岸铁路(ECRL)计划已经与中国国企交通建设有限公司达成补充协议。重启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项目的第一、二期工程成本从原本的近160亿美元大幅度削减约三分之一,降低到107亿美元。这一重大工程在2018年5月马哈蒂尔当选后被叫停。削价大大降低了马来西亚的债务风险。

正是因为项目弊病丛生,许多国家抵制“一带一路”。最新的案例是,据《华尔街日报》报导,罗马尼亚和立陶宛正在采取广泛措施,将中国公司排除在某些公共基建项目之外。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捷克共和国和罗马尼亚当局已经暂停涉及中国公司的核电站、高速公路、铁路线、安全扫描仪和一个航运集装箱码头工程的公开招标。希腊正在讨论是否允许一家中国航运公司增加其在该国最大港口的多数股权。参与决策的官员说,这些转变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和对中国承包商表现的失望。

综合考察中共“一带一路”的推行过程、状况、中国国内形势与国际形势,本文判断,“一带一路”最终难逃失败的命运。这里概述三点理由。

其一,“一带一路”推行数年,各种弊病纷纷浮现,相关合作国家叫苦不迭。

“一带一路”众多项目自身本无多少生命力(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都有成熟的经验,如果是优质项目,早被其收归囊中),只因为中共的政治运作,才被搞起来。“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由于中共政治挂帅,好大喜功,国际项目运营经验不足、能力不够,以及各种利益集团穿梭其中,致使许多项目从设计到实施、运营,浑身是病。

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的批评,主要包括:1. 缺乏经济性(经营收益低、融资成本高或实施质量低下);2. 债务陷阱贷款 (提供给合作伙伴国的资金将其债务提高到不可持续的水平);3. 不重视合规性(项目实施的中共国有公司助长腐败行为,无视合规最佳做法);4. 不关注可持续发展目标(破坏环境、忽视项目当地的人力资源开发与社会服务);5. 对中国的区域和全球利益(人民币国际化、项目流向中国的银行和企业、 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基础设施网络的发展);6. 颠覆既定用途(项目可能违反东道国的意愿而转用于军事用途);7. 合作伙伴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中共有特权获得合作伙伴国的资源和进入其市场,在塑造合作伙伴国经济事务中的特权角色)。

第二,“一带一路”是一个总投资估计高达万亿美元的“大撒币”规划,中共的经济实力不可能支撑得起。

因为中国经济近年来的持续下滑、美中贸易战大瘟疫的严重打击,中共大幅度减少了“一带一路”针对国际基础设施的资金投入。波士顿大学全球政策发展中心的中国海外开发性金融数据库显示,2019年中共的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海外贷款仅为40亿美元,远远低于2016年的750亿美元。而据中共商务部公布的2020年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数据推算,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2019分别为150.8亿美元、178.44亿美元。此外,中共与个别一带一路国家在协议及债务上的复杂问题,也使“一带一路”在过去两年来陷入困境。

牛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傅立门认为,尽管“一带一路”目前岌岌可危,但是中共政府积极采取的转型措施很可能让其死灰复燃,甚至带来更多的威胁。他说,“综合疫苗、绿色科技以及数字技术,还有独裁工具,我觉得中国(中共)正在建立一个可怕的全球扩张策略,它的外壳就是‘一带一路’。”

第三,2017年以来,反制中共全球扩张成为国际战略格局演变的主线,“一带一路”加剧了中共与一些大国的对抗;对中共而言,国际形势已发生根本性逆转,无力回天了。

2012年末习近平上台后,中共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全球扩张升级,招致多国反制。2018年2月,BBC中文网刊发题为“美亚欧大国纷纷反制 ‘一带一路’四面楚歌?”的文章指出,中共高调推行“一带一路”,在国际社会日益引起担忧。一个独裁大国扩展国际影响力,其它大国会袖手旁观吗?

以美国川普政府(2017.1—2021.1)为例。对标中共“一带一路”,提出美版“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共开展“公平竞争”并在发展合作模式上形成替代效应。美版包括三大倡议,分别是“繁荣非洲”、“美洲增长”和“亚洲优势”。2020年5月白宫发布的《美国对华战略方针》中,首次将这三大倡议作为落实对华经济竞争的重要地区方略。

而且,美版倡议,遵循施行多年的美国对外援助诸原则,特别强调如下三点(与中共形成鲜明对照):第一,避免债务陷阱(美国要求发展长期伙伴关系,不希望成为债主);第二,雇用当地劳工(援助款项如果用于雇用援助国工人,就不是真正的援助);第三,透明(为打击腐败,美国的援助项目都包含了某些允许任何地方的任何人追踪资金流向的保障条款)。

结语

中共内部对“一带一路”也有分歧。例如,一位资深外交官就惊呼“一带一路”可能成为绞杀中共外交的“两根绳索”。

实践表明,“一带一路”并非中共所宣称的是“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而是“纷争、腐败、虚假、暗黑”之路。

这样的路,中共又能走多远呢?路的尽头是什么,中共自己不会不知道吧。#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专家:拜登必须解决“一带一路”挑战
中共推动“一带一路” 外界质疑债务陷阱
一带一路脱轨?中巴经济走廊峰会一再推迟
中共加强对巴基斯坦一带一路更多控制惹议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