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中共坑蒙拐骗 媒体人吁捍卫港文化

人气 223

【大纪元2021年03月0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采访报导)“大陆(中共)文化和香港文化,最大的差别就是诚信,(中共)说过的话不算数,说过的话赖皮。《中英联合声明》这种历史文件,它的根底里面就是说谎话和背信弃义,这件事情最重要。所以你跟它(中共)讲诚信,你用这个普世的价值去跟它谈,是根本没可能聊到一起的。”人称“老鳄”的香港制造网络电视MIHK TV创办人欧阳永权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老鳄出生于香港,中学后留学加拿大,做过广告和中港商人。2009年重投创作行列,设计点心、游戏卡、立体拼图、纸巾盒等香港文化为主题的产品,推广地道特色和港式幽默,奈何在香港做零售生意事倍功半,投资多回报少。从效果看,要传承香港精神,没有别的可以快过媒体,于是2013年以后他开始做节目、办网台。

MIHK TV着重香港本地文化,以“捍卫狮子山精神、捍卫广东话”为理念。

他始终抱着一个原则,即说真实的东西。他也希望看香港大纪元节目的中共官员明白,这里在真真正正地反映民意,同时为众多对中共敢怒不敢言的香港人发声。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在自由公平之下、普罗大众奋发向上的狮子山精神,在他眼中已经找不回来了。港府官员的用词越来越大陆化,晚一点小学生、初中生的国民教育也要引进大量中共概念。最糟糕的是,1997年之后香港大开中门,大陆人带着共产党文化进来,逐渐造成“酱缸文化”,使得香港再也回不到曾经最美好、最清澈的年代。

他强调,香港人最喜欢的就是自由,自己最大的信念也是自由。现在这块弹丸之地无法跟中共政权抗衡,在他眼中如同患了癌症的病人,但不管怎样,都希望可以尽量延续她的生命,“有多久就撑多久”。

心目中狮子山精神:自由、无特权、勤奋向上

老鳄理解的狮子山精神,最重要的是有一个自由、公正的平台,没有阶级观念和特权,使得香港人勤奋向上。

他举例说,原来的香港,有的律政司司长爸爸都是卖雪糕的;现在在华富邨,黄历新年的时候,会看到好多名贵的跑车,说明这些香港的精英,曾经在那里住过。

“大家就不会有特权啊,不会有小圈子,不会有些人有后门可以走。”“不要说做任何事情要封红包啊,大陆叫红包,我们叫利是,就是不需要行贿,公平的,这样的情况。”

他希望这一切能够永续下去,不过现在谈公平,无异于痴人说梦。

怀念回归前最美好的时代

现在听到最多的香港人心声,就是香港变了、甚至说香港死了。他指,中共骂别人之前,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何那么多人要反对你呢?

“我们在那个年代,60年代出生,70年代长大,80年代学会怎么样去追女孩子。那你经历过那个时期,真是香港最美好的时代。我们有九年的免费教育,学会中文和英文,两文三语都会的。”

同时,还可以借助不同电波的媒体,接触到海外所有的资讯,不会遭到打压。并且创作和营商都有自由,经济百花齐放。

“只要你肯做,我只是开一辆货车,在电影院门口,搬几张这样的折叠桌子,就可以在那里煮公仔面、餐蛋面啊,这样又赚到一些钱。人家是无忧无虑,不会想那么多政治东西的。”

为什么香港人留恋那个年代?他认为,归根究底是,英国人当时是用心去建设香港,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香港昌盛繁荣,让大家有一个自由和平等的平台,设ICAC(廉政公署)消除贪污,以自由奋斗下去。他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希望看到这样。

国安法与新移民携党文化污染香港

“港版国安法”把批斗、绑架、告密这些典型的共产党文化带到了香港,以至于当前好人为公义发声都会感到恐惧。他指出,一杯白色的清澈的水,滴了两滴污水下去,就已经是污染了。

香港1997年之后大开中门,中共系统地安排新移民冲下来,带来了与香港精神相抵触的大陆党文化。

“以前就是我们有时间去同化他们,有时间让他们接受明白,什么叫香港精神。”“无分彼此的,我不管你是山东来,我不管你是湖南来,或者你是湖北来,大家都是香港人。”但是现在下来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变成了“酱缸文化”,全部污染了,大家都混在一起了。“你再变回以前,回到之前那个又清又纯的蒸馏水都挺难的。”

中共只有欺骗和武力

对于现在中共和蓝丝说,狮子山精神要“爱国者”去界定,他表示,不用跟其争论争吵,因为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它的嘴巴比你大。不如省一口气,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大家,我怎样谓之爱香港,我怎样保育香港的文化。

“你用口舌之争,第一,废时失事,并且你也没办法说服它,令它可以跟你妥协;另一个问题就是,我太了解它的文化了。两件事情,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说谎话,花言巧语哄骗你;然后等到它被你拆穿的时候就大打一架,用武力,就是这两个伎俩,没有另外的了。”

他看得非常清楚,中共一直以来都在哄骗香港人:早期说“真普选”2017年有机会,到了2014年说推迟了,晚点再给,结果从来都没有落实;如今所谓“爱国者治港”代替港人治港,“一国两制”已经名存实亡。

“所有那些以前讲的承诺,完全是空谈,因为根本是一个大骗局,坑蒙拐骗。好了,等你拆穿了它,不服它,200多万人上街,它就镇压你,港版国安法,打你,不见人、死人、跳楼,就是这样。”

老鳄做了4年中港商人,也有很多上当受骗的经历。他觉得,中共和香港文化最根本的区别,是一个诚信问题。

“跟它做生意的时候,它可以拿走你的押金,然后它可以突然整间工厂都消失了,只有机器,工人全部都进不去工厂里边。”“最有趣的地方就是那个镇政府(做后台),你是订了这批货的人,行,没问题,你想拿回这批货麻烦你帮我拿点钱上来,等我可以发工资给这些工人,然后呢,你才有机会再拿钱去赎回你的货。那我问这是哪一门子的道理呢?我都说不要搞我了,我不会再参与你这样的浑水,这样的游戏规矩我不会玩。”

“民建联也说变革香港,但是为什么我们说光复香港却不行呢?”到了现在,“我已经不再理它到底想让我说些什么了,我自己说我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可以了。反正我说些什么东西你都可以变来变去,让我以言入罪的。与其这样不如我开开心心做人,畅所欲言,趁还可以说话就说咯。”

爱港也要包容英国文化

他同意热爱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就是爱国,而不是爱中共才是爱国。同时他指,爱香港也必然要拥抱英国的文化,因为这里好多东西是英国人留下来的。

“奶茶,英国人给我们的;鸡尾包、菠萝包,英国人教我们用烤箱。难道我们吃这些就是反中乱港?港英走狗?”“我们早晨吃那些多士啊、煎火腿啊、煎肠仔啊,这些有香港特色的东西是哪一位带给我们的呢?当时就是英国的殖民官。”

香港这么美好的动植物公园里面的树,也都是英政府在不同的地方引入到香港来种植的。“香港原本是光秃秃的,是山来的,是石头来的。为什么现在我们可以有这么多的郊野公园,这么多的花草树木?我觉得共产党的官员要了解一下,你也应该要感谢一下英国人吧。”

港府官员用词越来越大陆化

“从梁振英时期开始,再到这个林郑月娥,他们是很有系统用这些语言,中共的官方语言:什么方方面面啊,加大力度啊,全力不知什么啊,那些专门就是四字词语,说得朗朗上口,什么要做,应该做就快点做、尽力做、多点做。那些什么东西来的?”

现在的出行、处所等,这些也是香港人原来都不用的。“我们有很多优雅的东西,比如你什么毕业式,毕业典礼就是毕业典礼咯,什么叫毕业式?开幕式,什么开幕式?开幕典礼就开幕典礼咯。”

他直言,中文是很优雅的,香港人以前学的是中华民国时期的中文。《色戒》电影里面梁朝伟、汤唯,很帅的那些人,梳一个大背头,穿西装,写的中文也是有纹有路,就算汪精卫都是很优雅的。

“我们不是穿‘毛装’,不是穿蓝色灰色。其实我觉得它(共产党)的中文是很农民式的中文,并且很粗暴的中文,凡事都是打。”“打压、打拼,说得很粗暴,不优雅,农民的政权不就是这样咯。”

悲哀的是,香港的小学生、中学生,晚一点他们的国民教育也要来了。“那些教科书,我老实说,我就不相信香港的出版社可以做到(抵制中共)的,那一定是在深圳或者广州取经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大量引入中共式的中文进来。大家都可以想像的到,将来的小朋友学的中文会是怎么样的。”

平常心乐观生活 自由是最大信念

他希望大家抱着一个乐观的态度去面对黑暗,如果心灰意冷、垂头丧气,日子就更加难过。在这个不那么太平的世界,只有用平常心去生活。

“当然,如果够胆的,就为一些不公正的事情发声、身体力行;如果真的怕的,那就考虑离开香港,也是没办法的。”

他始终不会强迫别人,按照自己那一套道德标准去做任何事,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他最大的信念就是自由。

“你喜欢去支持港版国安法,你喜欢去做蓝丝,你喜欢爱共产党,你喜欢想学梁振英或者林郑月娥讲那些不伦不类的中文,那是你的自由来的。但我有我的自由,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在我还可以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时候,我就继续做下去。”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黄国才:政治化促发创作 记录时代
【珍言真语】晴天林:激励港人 以歌声表心声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珍言真语】何良懋:香港中大沦为政治打手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美议员推重磅法案 中共红线全踩了
【新闻看点】美三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秦鹏直播】蓬佩奥加盟福克斯 美国欧盟抗中共
【财商天下】比特币暴涨 淘金热加剧晶片荒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