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下)

人气 770

【大纪元2021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香港报导)

接前文

反送中运动中 新唐人直播时间最长

郑敬基:那你(在反送中运动中)每天只是回家洗了个澡就又出来了。

梁珍:我要打坐炼功的,我自己要打坐。

郑敬基:哦,你要自己静修一下的。

梁珍:是啊。基本上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都尽量冲出去报导的。那个时候已经就是叫做忘我的状态了。因为没有办法,香港人都会记得那个时候,你起床,甚至你即使不起床,晚上都有事情发生,你是睡不着觉的。我们记者更加需要在现场的。那个时候,很多次大游行,从中午12点开始,我们就要出去,到2点开始游行,然后一直到晚上12点,警察和示威者对抗一直打到12点。那你想一下,我们也一直工作到12点,一直在做直播。

那时候我们新唐人电视台一直在做直播的,那个时候是很难的,我那个时候是协调直播,并且也在前线做直播,所以要带领整个团队,包括怎样传送影片,怎么样去做直播。那时候我们的信号也不好,我们做了很多采访,要把这些采访交上去之后,给后台剪辑,再加上一些画面再播出,隔一段时间就播放我们的采访,然后再加上时事评论员,在摄影棚里做节目的。所以就一下子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新唐人,因为我们从下午2点一直做直播到晚上12点,基本上是10个小时。

郑敬基:你们直播的时间是最长的,其实我有留意到的。虽然也有立场新闻,《苹果日报》和其它的报导,但我每次观看的时候,你们都是在直播中,完全没有停止的。可能有时候现场会安静一点的时候,你们依然是在做直播的,我是有留意到这个的。

梁珍:是啊!那个时候很紧张的。其实当你经过了之后,你就不会再害怕。我觉得生命就好像和这一片土壤分不开,所以很多人叫我离开,我觉得,我是和香港的命运在一起,我见证了香港的历史。如果这个地方有什么事情发生,起码记者会在这里,我们可以见证这个历史,我就不会离开的。因为这个地方还需要我们去做这件事情。

香港曾是大陆人移民梦想地

郑敬基:这一点也都很特别的,因为你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你一定也是有自己的故乡的,你也有自己的亲人,或者其他的人,或者其他同学,等等。当初在运动还没有发生之前,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而令你爱上香港,最终把你的差不多24小时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香港。

梁珍:我觉得香港,其实是很多中国人的梦想。我这么说,香港人未必会接受。但我自己从小在中国大陆长大,我们的梦想,都是觉得香港或者美国,都是我们所向往的自由的地方。香港和我们是同声同气的,而且有很多中国人的背景,华人的背景,使我们觉得更加亲切。所以你看到,就算很多中国大陆所谓的首富,或者富豪,他们移民的第一选择都是香港。所以当时香港禁止了投资移民之后,其实很多人是很失望的,他们被迫到其它国家拿一个护照。但是当他们有钱的时候,都是希望回到香港来生活的。

因为香港这个地方拥有了所有中西文化的荟萃,也有那种人情味,也有文化的根基,又是我们中国人的地方,所以我们真的很喜欢这里。我自己呢,唯一的变化就是思想的变化。这个地方的环境,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喜欢的。

感动于港人纪念“六四”坚定做记者决心

梁珍:我自己在大陆长大,爸爸是共产党员,所以我从小也是受中共的洗脑。那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从小就是唱红歌,唱着歌颂共产党的歌曲长大的。所以以前我们都是觉得共产党就是母亲,真的是相信这个东西的。

后来在1999年,我到了香港之后,就开始收看香港电视。最初是看香港凤凰卫视,因为我们在广州收看凤凰卫视的时候,就觉得已经是很先进的了,我们就知道了比别人更多的事情。但是到了香港之后就发现,我看凤凰卫视,别人就觉得我很奇怪,有些香港朋友就和我说,我们香港人是不看凤凰卫视的。然后我才知道凤凰卫视不要看,就去看TVB,看其它的媒体。其实我们在广州也有看,但是始终我是在普通话的背景长大的,看凤凰卫视是觉得亲切一点的。

最初我是很抗拒看香港的报纸,觉得《苹果日报》写的文章,是港式的语言,我们是很抗拒的,就觉得这些文字也不像文字,文笔也不像文笔,所写的东西,有些字我也看不懂,所以我就不想看。但后来为了要了解更多,我就开始看。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因为六四的事情。以前我在中国大陆知道一点关于六四的事情,在八九年,我爸爸有个同学,我爸爸是北京大学毕业的,他的同学现在已经过世了,但当时他就告诉我们这些小朋友,说现在北京怎么样,北京大学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和我说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当时我是很害怕地听完这件事。然后我就有些问题(想不明白),我知道六四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杀了人等等。但是我就觉得不想去了解,因为觉得太恐怖了。

我又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去触碰的。因为我们身边有一些成绩好的,有一些长得很漂亮的女生,一些年轻人,就因为参加了六四运动之后,就被受到政治的清洗,毕业之后也没有一份好的工作,然后档案里面也一直是被别人搞(做手脚)的。我爸爸当时就很害怕我去参加六四的运动,我自己就觉得很幸运,幸亏没有参加到六四相关的活动,那时我年纪还比较小。

后来六四在我的心目中,就有一点(神秘),知道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不是很清楚六四的真相。到了香港之后,我就去维多利亚公园去参加纪念活动。那时第一次其实都是去做记者的。

郑敬基:那个时候你就做记者啦?你其实还不是很熟悉香港的时候,你已经就去做记者了?

粱珍:是啊,我是在2002、2003年开始做记者的,当时我看到这么多人,有几十万人在一起追悼,纪念六四,那个气氛是非常感动,一边哭着,一边做采访。接着我就去了解六四。然后我就发觉,中共的洗脑真的是非常成功,因为他们可以把六四(说成动乱)。那时“六四”我是知道一点,但我不知道香港有100万人,穿着黑色衣服站出来,支持学生运动,声援他们。

八九年我不住在广州。但是之后,我有10年的时间是在广州的,只是在香港的隔壁。但这10年,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就清楚中共的洗脑是非常厉害的。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这个新闻很重要,要打破这个封锁是非常重要,所以我就把自己奉献给记者这一份工作,我愿意为打开这个天窗,给像我这样的年轻人看到真实的一面而付出努力,所以那次我的改变是非常大的,使我自己坚定了做香港记者的决心。

中共假历史与迫害法轮功令她彻底清醒

郑敬基:香港的这件事情打动了你,这件事情对你的冲击有多大呢?虽然你看到有这么多人纪念六四,你是从什么时候才开始,相信这件事情是真实的?你突然间明白,原来以前共产党的东西是假的,是哪个时刻?

粱珍:我觉得有两件事是同时间进行,一个是“六四”,一个是法轮功被打压。99年的时候,那时是因为我自己的信仰,那时就觉得很难想像,我不信是真的,因为我是一个,当时在大学,或者我一生都是很顺利的,我自己做的事情,人们是不会反对我做的事,我不知道原来我炼气功,会被政府推到对立面的,突然间你从人们眼中的一个乖乖女,变成人们看你就有些像戴着有色眼镜,突然间觉得后面怪怪的,觉得你有问题那样的。

你突然间觉得很奇怪,简直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来参观,我们就在公园打坐炼功,炼气功,有什么问题呢?我们就是读一本书,叫《转法轮》,这本书有什么问题?谁都可以拿去看,我们都是全部公开的,我们没有秘密可言的。突然间它说你不行,你就不行了。我那时就觉得很可怕,那时才知道原来共产党,是不是一个凶恶的东西?它真是一个邪恶的东西。

那时就是因为我自己的信仰,我就开始对共产党想去了解,到底我小时候认识的共产党,和现在的共产党,到底有些什么不同?到底哪些是真的还是假的?

加上“六四”在香港,切切实实地见到,我们在大陆看不到的事情,在香港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着。当时香港有很多自由,那时候看很多书和电视,一切当你明白了之后,所有的事情就会开始反向思维的了,凡是中共跟你讲的事情,都是假的。

第二个很大的冲击就是关于抗日战争的,这个有点很好笑的,因为我们小时候就觉得,共产党打赢了这个抗日战争的,所谓八年长征,我们写作文就是这样写。有的红军在我们住的四川,就很尊敬他的,有的长征的英雄,凡是毛泽东的那些,我们小时候当英雄那样崇拜。怎么知道我来到香港,(了解了)关于历史真相,原来抗日战争是国民党打赢的,就是共产党打了两场仗,国民党打了二百多场仗。共产党为了躲藏,为了逃避,才会进行这个长征的。这个真相也使得我清醒。

这两件事在香港了解之后,我觉得我以前被洗脑了。所以我就开始去了解,再加上大纪元出了《九评共产党》,我看了很多遍的,因为那些历史的事实在我们大陆是不会讲的,讲也会和你讲相反的。但那是真真正正的事实,我看完之后就开始明白共产党的手段,所以它说什么我就不会信,我会反向去思维。

“理大事件”恐怖之夜最难忘

郑敬基:共产党现在杀来香港。以前我们所看到的特首、高官,每个人的样子都斯斯文文的,接受过西方教育。有没有哪件特别的事,使你一看就明白是共产党的翻版的手法?虽然2014年雨伞运动都开始了,又说什么“港独”的苗头,这样那样的,但是都没有现在这么大型的,像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有没有哪件事最让你认识到香港大事件?

粱珍:我觉得整场运动,其实我最难忘都是“理大事件”,因为“理大事件”当时觉得很难过,觉得有点没有希望,因为它们把一些小朋友,那么多学生全部封锁,封了那么多天,其实就是担心“六四”会再重演,你想想当时所有的人去营救,包括曾钰成,都只是救了一个朱媛出来,其他人就……一些宗教的领袖,或者一些中间派,或者其他的人,全部跪在那里,家长也是跪在那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连那些自行车,摩托车也组了队,冒着生命危险,接了一个个学生回来,然后有一些就从地下水道爬出来,每天都像生离死别一样,香港变得这么惨,就好像六四事件在香港发生着。那时候真的,连我自己都觉得危险的。

那一晚记得是11月17日、18日,17日就开始封了,18日就是10万人去救援。那时候我都是一直在直播,到所有电话都没电了,两个电话都没电了,充电宝也没电了,什么都做完了,已经11点多了,那么一定要走了。

走的时候,才发现走不了。因为那时候在尖沙咀,尖东酒店那里,连酒店都有水炮车在那里,不停地轰炸那条巷,大家在那里冲来冲去,全部人都是很辛苦,很冷。看到一个13岁的小朋友出来做急救员,后来很惨啊,就是自己要走,一直走到西九,才走到尽头。但是那时候走不了,因为在西九你这样走出去,他们说已经下了开枪的命令了,就是连环枪。警察就站在那个桥上面,对着我们下面的群众。

我那时候是靠一些保姆车走了出去,就看到警察拿着枪的,那时候都有一点杀气的,我真的觉得有杀气。我就看到有记者,就是记者的天性,看到那样黑乎乎的,警察拿着枪,就想走去拍,怎么知道那个手机,那个闪光灯会突然间就闪了,只有1%的电,但它会闪的。它闪了之后,当时警察就向这边看,因为那些车经过,突然有闪灯,就要拍它。当时真的很怕我自己连累了整个车的人,被警察开枪射击的。幸好没有开枪,那一晚,是我一辈子都很难忘的。

后来那天又经过油麻地,后来油麻地又发生了人踩人事件。所以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候,共产党那天在香港的暴行,我相信这一生都能记得。那种感觉,生命是没有保障的,随时会出事,或者被射杀,大家都不觉得出奇。我觉得真是很难忘,但幸好没有什么事。

我觉得那次香港人非常团结,大家都不怕站出来,阻止了这个杀人行动。因为那时候他们可能已经下了命令,就好像在2014年9月28号 ,其实已经下了令要开枪的了。但是因为有人害怕,但大家不怕,他们就有所顾忌,我觉得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相信一点,在关键时刻,大家不放弃,最后一定是邪不胜正,所以我们记者更加需要见证这一些情况。

守住良知便不畏惧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郑敬基:《港版国安法》之后呢,所有东西沉静下来了。以你一个这么了解共产党,看清楚它真面目的一个记者,你叫香港人怎么可以不害怕呢?我们有什么方法?我们知道是不可以怕它的,它说的东西是假的、洗脑。那么有很多人走不掉,他就要在这里继续被洗脑。我们香港人在这个时候,怎么面对一个这么庞大的、这么邪恶的中共势力?

梁珍:我觉得这个其实真是,大家要有一个改变的过程,我自己的怕心都是一层一层去掉的。但是我相信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就好像法轮功学员过去二十多年的抗争一样,其实他们是不会说,今天看到希望,就觉得特别开心;今天看到完全很黑暗,甚至是看到活摘器官的罪恶,我们就放弃了希望。人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我自己觉得。所以我们无论是起起伏伏,我们都保持一颗真、善、忍的心走下去。

我不是想跟大家说教,我真是这么认为的。我觉得大家不要将结果看得比过程更加重要,因为这样的话,你就很容易变成一个利益先行的人,你就很容易去患得患失。如果你觉得,这一件事两年之后就会发生,那么我现在就会这么这么打算;如果还有20年,我就是不一样的打算。我觉得不是的。你做人就一定是有一些底线的,最重要是守住自己的良知。

如果你这么看的时候,你在哪个地方,你都不会害怕的,因为你都是坚持自己的良知。我们从大陆走出来,更加觉得香港是比大陆好,那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这个是很自然的。

还有呢,每一个人都是地球人来的,你在这里,或者你去到其它地方,你一样会遇到挑战的。如果你不是改变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怎么去面对这个邪恶,或者是惊涛骇浪的话,其实你在哪里你都一样可能会跌倒的。

第一,我是不会离开香港的。第二,我就觉得,大家最重要的,是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而在过程中,我们是学会了怎么样去看共产党的手法,包括我们自己去克服了自己的恐惧,这些本来就是一个我们人生最大的收获。

感谢香港人 相信香港是福地

郑敬基:一个很喜欢跳舞的小女孩,摇身一变,今时今日走到这么前线,今天能够坐在这里听你的《珍言真语》。我觉得跟你聊天呢,我学到很多东西,从你谈话当中,好像很平静,但其实我知道你经历的事情,一定是很惊涛骇浪。我坐在这里跟你聊天,我真的看到你的力量,还有你的不计较,那种修养。我知道大家都有恐惧的时候,但是当你不要计较有些什么得失的时候,而继续去活好每一天,尽好自己的良知从心里发出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盼望的那个日子一定会来到。

梁珍:是啊。另外我觉得对香港人,我都要说一声谢谢大家。因为其实我也是从大家身上学到很多东西,香港人那种狮子山精神,这么多年,他们都是经历了高低起伏,一样不会放弃。

还有我觉得香港始终是一个福地的,我跟很多人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香港还是一个福地。虽然中共是想破坏香港,但是香港人是反共的,他们的思想很清晰,知道共产党是什么回事,其实这个是保护我们香港这种核心价值最重要的地方。

你看到我们的疫情又是很少,那我们大家都是同路人,大家一见面就好像很亲切。其实这些东西,是香港非常令人觉得珍贵的地方。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俊仁:愿付代价换港人发声权
【珍言真语】梁锦祥:大纪元被打压证明有实力 值得自豪
【珍言真语】刘锐绍:中共对港人强行宣传灌输
【珍言真语】周小龙:讲真话客户群增 吁商界莫中立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成都49中坠楼谜案 3版本哪个靠谱
【拍案惊奇】飞弹狂轰以色列 铁穹上演震撼拦截
【新闻看点】以巴激烈冲突 美调解 蓬佩奥揭内幕
【财商天下】受习近平关照?宁德时代发迹内幕
【横河观点】美制裁610谁怕了 记者遇袭幕后谁?
【秦鹏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员 港警处长嫖妓被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