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美实际国债逾123兆 每人负担80万美元

人气 1305

【大纪元2021年04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Mark Tapscott报导/陈霆编译)根据一份新报告显示,美国国债目前已超过123万亿美元,是美国财政部3月底计算的官方数字28万亿的4倍有余,相当于每位纳税人必须负担80万美元。

根据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非营利智库组织“会计真相”(Truth in Accounting,TIA)最新出版的《2021年财政综合报告》(Financial State of the Union 2021),2020年与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和经济封锁相关的联邦支出,增加了近10万亿美元。

但疫情中支出,仅是造成政府官方数据与TIA统计数字不同的小部分原因。

报告称:“我们对政府财务状况的衡量标准,包括报告的联邦资产和负债,以及承诺但还未支出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福利。”

“民选和非民选官员做出重复的财务决定,使联邦政府背负着123.11万亿美元的债务,包括尚未获得资金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承诺。”

TIA报告在总债务计算中,估计尚未获得资金的医保和社保福利,将为美国联邦政府分别增加55.12万亿、41.20万亿美元的负担。这部分支出,尚未被官方统计所纳入。

根据该报告,这意味着实际的国家债务“相当于每个联邦纳税人有79.6万美元的负担”,因此,该报告将联邦政府的财务状况评为“F级”。

报告指出,与许多州政府不同,联邦政府并没有应对病毒大流行等突发危机的现金储备。

TIA表示:“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相关的刺激计划让情况更恶化,因为政府不得不借钱来度过这场大流行。如果联邦政府对危机有适当的准备,有真正的雨天基金(rainy-day fund),它就不必借钱了。”

国防和退伍军人福利在2020年的联邦支出中占比最大,为23%,其次是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门,占19%,社会保障占16%,债务利息占5%,教育占2%。有超过三分之一(35%)的支出,用于TIA所说的“其他项目”。

众议院预算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杰森·史密斯(Jason Smith)办公室,在回应《大纪元时报》的提问时,提到了一份3月31日的声明,史密斯在声明中批评了总统拜登和国会民主党人的财政支出。

史密斯写道:“华府民主党人正拥抱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支出欲望。他们刚通过了一项近2万亿美元的救助法案。拜登总统现在提议,他们回过头来,再开出一张2万亿美元的支票,花在一个庞大的综合型政策上。”

史密斯指的是,拜登总统2.3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计划。该计划提议通过升级基础设施来重振美国经济,并应对气候变化。然而,该计划中概述的一些项目和投资没有说明价格,民主党人试图在未来几个月,以党派路线方式投票通过该计划。

他补充说:“与此同时,根据报导,在总统的口袋里,还有另一个2万亿美元的支出提案。”

专家一致认同 必须关注债务问题

根据TIA报告,《大纪元时报》采访了几位竞选战略家和非营利活动家,他们一致认为需要认真关注债务问题,以控制美国国家债务。

曾任民主党参议员哈里·里德(Harry Reid)通讯主任的吉姆·曼利(Jim Manley)说:“在某些时候,为了让我们的财政状况变得更好,两党不得不进行认真的谈判,这包括税收和支出,但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很快发生,因为我们的政治已经中毒甚深了。”

但是曼利说,目前利率很低,美国经济正走出流行病造成的深渊,民主党人完全没有理由担心,共和党人在上届政府做了一切之后,又亟欲削减开支。

他说,他指的是2017年参众两院共和党多数派通过的税改立法,并由川普(特朗普)总统签署成法律。

另一位民主党竞选策略师凯文·B·查沃斯(Kevin B. Chavous)告诉《大纪元时报》:“这是两党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是,通过做同样的事情,它不会得到解决。”

查沃斯表示,他预计“基础设施法案将通过投资现代技术和清洁能源,来创造就业和发展经济。像全国化的电网和扩大的宽频网络,将使美国人在未来几年内更有生产力和竞争力。这是我们必须尽快做出的支出。”

纳税人保护联盟(Taxpayers Protection Alliance,TPA)主席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指出,有必要削减联邦支出。

他说:“123万亿美元的债务应该是国家的警钟。该法案即将上路,这可能对纳税人和国家造成可怕的后果。”

威廉姆斯说,拜登和国会领导人“似乎无视眼前发生的严峻财政危机。更糟糕的是,如果他们意识到深层的财务问题,那么他们显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解决该问题。国会和总统必须找到节省开支的方法,而不是寻找增加花费的方法。”

“公民反政府浪费” (Citizens Against Government Waste)的主席汤姆·沙茨(Tom Schatz)指出,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说过,国家代理人不应积累自己无法偿还的债务。尽管多年来一直存在问题,但从未如此重大。

沙茨说,他相信“国会议员有义务设法控制开支,并确保当前和未来的纳税人不被迫资助任何重复、浪费和低效的联邦计划。”

当《大纪元时报》访问TIA总裁希拉·温伯格(Sheila Weinberg),依靠未来的经济增长来解决债务问题是否合理时,她的回答是否定的。

她指出,《美国政府财务报告》的作者也认同这种看法,并认为根据现行法律和政策,未来的债务增长速度将超过GDP增长,这是不可持续的。

“换句话说,根据现行法律和政策,我们无法摆脱困境,尤其是考虑到医疗保险的增长速度快于通货膨胀率。”温伯格说。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最新报告:加国债务13年增加近万亿
两年来首次  境外机构3月减持大陆国债165亿
【独家】佛州州长:封锁防疫是巨大错误
放宽对台交往 美亚太副助卿:跨出一大步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国家实验室暗查武汉病毒所
【微视频】赵婷被中共封杀 另有不为人知原因?
【远见快评】印变种病毒曝细节 欧盟重拳击中共
【时事纵横】红二代与习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未解之谜】五台山之谜:清凉胜地的秘密
【财商天下】中国滞胀来了?比经济危机更可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