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渊:激进派用种族审视社会问题 加剧分裂

作者:吴文渊/翻译:Saga Zhou

人气 533

【大纪元2021年04月21日讯】就在加州教育委员会(California Board of Education)投票通过一项革命性的激进课程——《民族研究示范课程》(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ESMC)的前两天,在我的家乡佐治亚州(Georgia),一名精神出了问题的白人男子在三家按摩中心枪杀了8人,受害者包括6名亚裔女性。

3月18日,在加州教育委员会召开的8小时公开会议上,许多人就拿亚特兰大发生的枪杀案来佐证通过全美首个《民族研究示范课程》的紧迫性。

这两件事怎会有关联?那得深入了解背景。亚特兰大事件遭到媒体的煽动性报导,以及加州官员对批判性民族研究课程的大力推广,都表明了统治精英已经对“种族”产生了病态痴迷,并且还将这种痴迷伪装成“帮助亚裔”的行为。

这种通过“种族”的棱镜来审查所有社会问题的习惯是有害的,当它试图声称有一整个族群都是受害者时,就加速了社会分裂和种族间的不融合。通过对历史或当前事件的不准确描述,就把大众的注意力从寻求真正有意义的补救办法上转移开了。在这两起事件中,美国亚裔都陷入了一场文化战争的交火之中。“交火”中目前占上风的激进派试图将“白人至上主义”的成分注入到每一个事件中,以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和肯定他们的意识形态。

尽管警方仍在调查亚特兰大枪击事件背后的动机,但拜登政府已经迫不及待地指责是前任政府“中国(中共)病毒”说法造成的影响。CNN更指出枪手和受害者的种族差异,以此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CNN与其它激进派媒体在报导近期其它一些针对亚裔的犯罪案件中,故意不报或迟报犯罪者的种族身份,因为这样做的话会否定他们所设定的偏见,毕竟这些袭击者并不全是白人。

显然,激进派媒体并不想完整客观地报导亚裔攻击者的种族身份,因为这样做就会迫使我们(公众)去关注和反思促成这些攻击案的根本问题,例如心理健康、性贩卖、贫困社区和失败的公共教育体系等。在当前这种“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战争中,对激进派来说,找出“白人至上主义”的证据才是最重要的。

所谓种族觉醒的美国 (Woke America)激进派,正在重弹“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的老调,并借此突显白人对这些经济成就傲人且“天性温驯”的亚裔的压迫与控制。在这种被挟持的“模范少数族裔”论断下,亚裔在实现美国梦方面的成功故事被变质成为统治者的叙事手段,是阻止亚裔与其他少数族裔群体共同追求种族正义和共同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的绊脚石。在这样的叙述下,亚裔被否认可以(在不依附白人或其他少数族裔的情况下)靠着个人的能力成功。

加州的《民族研究示范课程》, 除了其它根植于批判性种族理论这一基础框架的突出问题外,还利用“模范少数族裔神话”(Model Minority Myth)作为一种刻板印象,强调美国主流社会对亚裔系统性的压迫,以此让亚裔与其他有色人种之间产生种族隔阂。《民族研究示范课程》也没有颂扬许多亚裔超越历史边缘化获得成功的各种优秀案例,而是将亚裔的成功解释成“近附白人”(White-adjacent)后获得权力和特权,这加剧了种族仇恨和紧张。

激进的叙述将亚裔对努力工作、有很好的主动性、重视教育的生活理念和文化底蕴等这些特质,讽刺为是种族压迫体系下的表现,武断地将亚裔贴上“近附白人” 的标签。《民族研究示范课程》宣传:亚裔应当是与其他少数族裔一样的受害者、应该与大家一起“抱团取暖”共同对抗白人至上主义。

在这些“反种族主义专家”的另类世界里,打击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犯罪浪潮的关键,不是致力于加强公共安全,而是“集体谴责反亚裔的种族主义”。有了这样一个“美德”的幌子,专家们希望亚裔能和其他受压迫的种族一起,仅根据种族定义,推翻他们(左派)所标榜的压迫性警察机构和种族主义文化。出于同样的原因,加州《民族研究示范课程》的种族化痴迷支持者们也继续迎合“模范少数族裔”的概念,同时宣传其旨在废除他们所称的“白人至上主义文化”的意识形态议程。

把针对亚裔的攻击与“白人至上主义”和“系统性种族主义”混为一谈是危险的。这样的论调试图在所有亚裔心中培养一种受害者心态,这将侵蚀社会团结和信任。激进派们在宣传亚裔“模范少数族裔神话”的同时,把现在和过去所有的社会不公正现象都扼杀在种族主义的阴影之下,哈佛大学就是最好的例子。哈佛近期发表声明,表达了对亚特兰大枪击事件的愤慨,并肯定了该校与“仇恨和偏见”奋战的坚定承诺。

然而,哈佛至今仍拒绝承认,它在招生过程中用种族平衡标准,对亚裔申请人进行了不适当的非法歧视和过度惩罚,这种做法远超出了让未被充分代表少数群体达到临界数量的需求,也超出了满足强烈政府利益的需求。该校人为地下调了亚裔申请人的综合评估等级,主观地在个性特征(Personality Traits)上给他们打了较低的分数,以便录取学术条件较差的其他种族成员。激进派声称要反对种族主义和歧视,但却在关乎自身利益的哈佛歧视亚裔案中,销声匿迹。

“模范少数族裔神话” 和其它虚构的叙事模糊了亚裔真实、重要、有影响力的成就,因为亚裔的这些成就可以打破“系统性的种族主义阻碍美国少数族裔进步”的谎言。因此,痴迷于种族问题的激进主义者只能坚持这种扭曲的说法,贬低和侮辱亚裔的力量和成就。

**本文作者吴文渊(Wenyuan Wu)博士,是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FER)的执行总监。去年加州11月的大选中,57%的加州选民投票否决了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第16号公投案(Prop 16),CFER曾起重要作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加州“民族研究示范课程”引起强烈争议
加州高中将教《民族研究示范课程》 CFER反对
橙县家长盼阻加州《民族研究示范课程》
加州通过全美首个《民族研究示范课程》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东风-26瞄准美国航母的后果
【秦鹏直播】李克强说黄河长江水不会倒流 被封杀
【远见快评】习李南辕北辙 北戴河会议分裂?
【思想领袖】COVID疫苗应撤下 接受审查
【新闻看点】党政军17部委催生 人口问题多严峻
【财商天下】中国业主“提前还贷” 止损还是圈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