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州众议员提案反对变性人参加女子比赛 

人气 852

【大纪元2021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乐美国费城报导)由总统拜登今年1月签署的一项允许变性人参加女子体育比赛的行政令,在全美范围内一直争议不断。拜登行政令“要求学校必须接受变性人参加女子运动会,否则将面临联邦教育基金停止拨付的惩罚”。全美已有超过30个州的保守派议员提出反对案。

4月初,宾州五位州众议员也加入这场全美范围的立法行动,她们提出宾州众议院972法案(PA HB972 Bill)。其根据是《妇女体育公平法》禁止出生时是男性(生物学男性)的任何人与女性运动员竞争。现在已有三十多位宾州议员加入支持该提案。

宾州众议员盖多:拜登应撤回行政令

宾州第44选区包括部分Allegheny郡州众议员Valarie Gaydos。(视频截图)

972法案共同提案人、宾州众议员盖多(Valarie Gaydos)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这项提案完全是针对拜登总统允许变性人参加女子体育比赛的行政令。她再三强调:“拜登总统应该撤回行政令。”

“我们认为(拜登)行政命令会产生问题。”盖多议员表示,“这完全关乎我们女孩的安全。不管接受多少激素治疗,男变性者总会保持更高的肌肉水平并且速度更快。事实上,已有一些研究,英国医学杂志(BMJ)也发表了这些研究,即使在服用激素治疗两年之后,男变性者仍会保持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肌肉水平。”

针对拜登行政令要求“学校必须接受变性人参加女子运动会,否则将面临联邦教育基金停止拨付的惩罚”,她说,“这实际上违反了《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即1972年的民权行动,特别是为了确保在体育运动中不能有歧视。所以我们的提案根本不是禁止变性人参与运动,而是说生物学男性(指出生时为男性者)应加入男子队而女性应该加入女子队。”

盖多议员说,“但是我们不希望发生但却已看到的是,现在有男变性者在女子团队中竞争,‘她们’在竞争,‘她们’在赢,这是歧视女性。很多人包括我都认为,你不能为了帮助一些人获得额外权利而去侵犯别人的权利。”

盖多议员还提到,不少学生父母对拜登行政令的抱怨、完全是基于对自己女儿安全的担心考量。“一切都归结于安全问题。”

关于对972法案歧视变性人的顾虑,盖多议员认为该议案的目的恰恰是反歧视,“没有人想歧视任何人。这就是为什么《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最初开始,就是为了禁止歧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生物学男性可以参与男性运动队比赛,而生物学女性参与女性体育比赛。如果学校里有男女混合队,那么任何性别都可参加。”

盖多议员一再强调要行使《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所赋予的权利,“这个提案启动的部分原因是为了给很多女性提供机会,让她们从体育领域的竞争中磨练自己的智力技能。想想在所有的高管中,将近90%的女性高管在她们的一生中都从事过一项运动。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Christine Lagarde曾是一位游泳运动员。”

盖多议员进一步从法律层面诠释《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关于“性别平等”的含义,“在美国,任何人不得因为生物性别(sex)被排除或遭受歧视去参加任何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教育方案或活动。真正简单的是,生物性别(sex)不等于社会属性的性别(gender)。而《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保护的是基于生物性别(sex)的人们,而不是基于社会属性性别(gender)。”

宾州众议员基弗:保护女性体育竞争公平是人权问题

宾州第92选区York郡州众议员Dawn Keefer。(官方网站)

另一位972法案共同提案人、宾州众议员基弗(Dawn Keefer)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考虑到男性和女性的生理差异,我和我的同事们觉得,有必要在宾州采取行动保护女性体育以及女性体育竞争的合理性。”

基弗众议员一直关注体育教育,曾任Dillsburg Area足球俱乐部的董事会成员,也是Upward Soccer足球队Upward Soccer和男孩田径队(St. Joseph Parish’s JV Boys Track team)教练。

“作为一个母亲,我不得不加入进来。”基弗议员说。她女儿去年高中毕业,是足球队成员,试想因男变性人的加入,她可能会失去参加比赛的机会。

“我们知道年轻男性体型更大、更强,心脏更大,肺有更快的抽动肌肉纤维,更致密的骨骼。他们在生物学和生理上都与女性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进行性别分开运动,首先是为了给女性在竞技场上有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所以我认为这(拜登行政令)真的是让我们从《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中倒退。”

基弗议员列举了在宾州发生的变性人参加女子组比赛所带来的严重问题:“几个月前在宾州约克郡(York),有一支曲棍球女子球队,对阵一支来自兰开斯特郡(Lancaster)的球队,队里有两个变性队员。这两个变性‘女子’打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猛。他们的奔跑速度甚至超越队里跑得最快的队员。最终约克郡教练提前停止了比赛,他说,‘我们完了,我们不比赛了。’因为他担心球员的安全。可见当你谈论速度和力量的竞争时,安全也是个问题。”

“允许变性人参加女子团体比赛是不公平的。这对我们的女孩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训练的强度或数量已无关紧要,她们永远不会克服男性所具有的生物学优势。”

基弗议员说,“我想,每个人都看过一个来自康涅狄格州的年轻女子的案例,她在州内输给了男变性选手。无论她把时间缩短了多少秒、成绩提升了多少,她都无法赢得竞赛。”

宾州州长沃夫(Tom Wolf)一直支持变性,他称将不会在972法案上签字。州长办公室也发表声明不支持该法案。对此基弗议员表示,“我们只是想解决问题,让变性者参加男性运动。这样女性才能真正有机会闪耀和超越,成长和发展那些非常宝贵的领导技能。”

基弗议员呼吁总统拜登,要尊重我们拥有的联邦制国家的权力,各州有权去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人权问题,也是女性问题。”

医学新发现:治疗2年后 变性女性跑速仍快12%

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医学院副教授、儿科医生Timothy A Roberts。(视频截图)

目前,世界田径协会(IAAF)和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对跨性别女性的抑制睾丸激素治疗推荐期是12个月,以确保所有参赛运动员能拥有一个公平的运动环境。

然而,《英国运动医学杂志》(BMJ)2020年10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经过两年的激素替代疗法,跨性别女性在跑步速度上仍比生物学女性快12%,尽管她们的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耐力下降到与后者持平。该研究主要作者是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医学院副教授、儿科医生罗伯特(Timothy A Roberts)。

罗伯特医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解释说,“这可能与男性青春期开始时的骨骼结构有关。男性往往比普通女性高一点,普通男性比普通女性高,臀部比普通女性窄。这两方面都能让你跑得快一些。”

罗伯特医生表示,对变性女性来说,一年的荷尔蒙治疗时间可能不够长,尤其不适合精英运动员的竞争。所以对于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来说,一年可能还不够长,荷尔蒙治疗可能需要两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责任编辑:周杰 #

相关新闻
德州联邦法官喊停奥巴马变性人“厕所令”
变性人如厕令澳洲版  “安全学校”让孩子安全吗?
变性人伊顿中心被刺 数名女疑凶逃走
五角大楼延迟执行奥巴马召变性人入伍政策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报应太快?政法委“点火”成残骸
【新闻大家谈】刘鹤旧文泄密 印度疫情惊恐
【直播】布林肯联合国安理会发言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首播】新世纪力作《抉择》5月7日网络首映
【珍言真语】袁弓夷:疫情加速国际反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