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替孝妇洗冤积阴德 儿子官至宰相

文/刘晓
果不其然,于公的儿子于定国官至丞相,孙子于永官至御史大夫,并封侯传世。(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8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关于窦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关汉卿的杂剧。不过,窦娥的冤情和上天感应,在历史上却是有实例的,主角是汉代山东省郯城县的东海孝妇周青

周青年少守寡,膝下也无子嗣,但她侍奉婆婆甚为恭敬孝顺。婆婆怜惜她,劝她改嫁,但周青始终不肯。婆婆曾对邻居说:“媳妇侍奉我孝顺辛劳,可怜她无子守寡,为了我耽误终身幸福。我年纪大了,长久拖累她,实在是于心不忍,不知该如何是好?”

带着对儿媳的愧疚心理,婆婆最终选择了自杀。婆婆已经出嫁的女儿不知道内情,以为是嫂子杀掉了自己的母亲,遂将嫂子告上了公堂,指控她犯下杀母之罪。

官府下令逮捕周青,起初,周青拒绝承认杀母,后官衙严加拷问,周青不堪重刑,被迫含冤认罪。此案上报到郡曹府。当时于定国的父亲于公是掌理狱讼的官吏,他为人公正,所判诉讼都公平允当,被判的人也莫不心服口服、毫无怨恨。

于公认为这个妇人奉养婆婆十多年,以孝顺闻名乡里,一定不会是她杀害了其婆母,应是屈打成招,便上太守那里据理力争。太守坚持己见,根本不听于公之言,于公无奈之下,抱着狱案文书痛哭。太守最终判处周青死刑。

周青死后,东海郡内三年大旱,一滴雨也不下,这使得收成锐减。后来新任太守到任,于公又站出来为孝妇洗雪冤情,并说,“孝妇不当死,前太守强断之,咎党在是乎?”新太守占卜后得知原委,于是亲自到孝妇坟墓前祭祀,并作表颂扬立碑于其墓前。

孝妇周青冤情昭雪后,当地立时下起了大雨。当年东海郡也获得了丰收,而整个东海郡都更加敬重于公了。

孝妇周青冤情昭雪后,当地立时下起了大雨。示意图。(pixabay)

于公在世时,其家乡的里门坏了,大家准备共同出钱修缮。什么是里门?古代通常聚族里居,比户相连,因此里中有门,称为“里门”。于公对乡人说,可以把里门稍微扩建得高大些,使其能通过四匹马拉的高盖车,“我管理诉讼之事积了很多阴德,从未制造过冤案,因此我的子孙必定有昌盛显贵的。”

果不其然,于公的儿子于定国官至丞相,孙子于永官至御史大夫,并封侯传世。于公离世后,东海郡为他立祠,称为于公祠。

于定国,字曼倩,从小跟随父亲学习司法刑狱。父亲过世后,他做过狱史、郡决曹等官职,后补廷尉史,并被推选与御史中丞从事办理谋反者的狱案,因才智出众办案有方升为侍御史,又升任御史中丞。

汉宣帝刘询在位时,于定国升迁任光禄大夫、平尚书事,并受到宣帝的重用。几年后,改任水衡都尉,又被破格提拔为廷尉。

于定国为官廉洁,为人谦虚恭谨、礼贤下士,尤其敬重精通经术的士人,因此受到士人的普遍赞誉。

在审案判案时,与自己的父亲一样,于定国保持公允,还非常体恤鳏寡孤独之人,不是特别确定的犯罪,都尽可能从轻发落,十分谨慎。朝廷上下都称赞他道:“张释之任廷尉,天下没有受冤枉的人;于定国任廷尉,百姓都自认为不冤枉。”

于定国的酒量很大,连饮数杯也不会醉。有意思的是,深冬时节请他办案议罪,他一定要先喝酒,饮酒后他反倒更加精明。

做了十八年廷尉后,于定国于甘露二年(前52年)升任御史大夫。甘露三年,代黄霸为丞相,封西平侯。

三年后,汉宣帝驾崩,元帝即位,因为于定国是老臣,元帝十分敬重他。几年后,于定国以病重为由辞官,皇帝赐其安车驷马、黄金六十斤。公元前40年,七十多岁的于定国去世,被追封为安侯。他的儿子于永,以孝闻名于当世,官至御史大夫,数代封侯传诵于世。

参考资料:《汉书‧于定国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佛家认为,人做了坏事,有现世报的,也有来世报的;有报应在做坏事人身上的,也有报应在其子女亲人身上的,甚至也有专门转生到当事者家中报应的。不管以何种方式,其实都是应了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皆报”。
  • 中国民间流传: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罪大恶极的人会遭五雷轰顶的报应。因为古籍记载,雷神执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专门惩处恶人,以维护人间正义。这方面的例子历朝历代都有记载。本篇说说发生在清朝的几个案例。
  •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之语,从来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恶者,报应或随之而至,或延后一段时间,乃至来世,但却从不爽约,只为让世人知晓天理昭昭、神目如电,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说几个。
  • 唐朝武德年间,都城长安有一个叫苏仁钦的富翁,他的父亲为富不仁,死后在阴间吃尽了苦头。苏仁钦与他的父亲一样,仗着钱多,过着极为奢侈的生活,而且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恣意宰杀猪羊,烧煮熏炙小动物。
  • 人世间的生死富贵,绝没有偶然的,或是由前世所积德行决定,或是来自祖辈父辈的的广积阴德。唐朝代宗大历年间有一位叫杨旬的人,任夔州(今四川境内)掌管刑狱的推司官。他笃信佛法,每日诵读佛经,平日为人正直清廉,乐善好施,其所积累的阴德感动了上苍。
  • 闪电
    儒学大家孟子曾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什么是恻隐之心?即看到遭受灾祸或不幸的人产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爱”的肇始,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没有,比如看到弃婴不仅置之不顾,甚至为了利益而泯灭天良,上天能容忍吗?在善恶有报的天理衡量之下,这样的人通常的报应会立竿见影地显现。
  • 清朝官场奇闻中,有的官员携带前世记忆,记得轮回转世的细节,有的官员临死前知道未来的去向。除此之外,发生在官场上的索命奇闻,在清人文集中留下斐然一页。在浑浑噩噩的世界,代代相传的故事,在不同的时间点跃入世人的视野,静静地诉说着警世的意义。
  • 清代《了凡四训》中说,积阳善者因得到世人的称赞而享有盛名,而积阴德者上天会赐予福报,或回报在积阴德者自身,或回报在其后人身上。所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说法是非常有道理的。古籍中有不少积阴德得福报的故事。
  •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乐平县人,在乾隆年间就中了举人,曾任新喻(今新余)县教谕。嘉庆元年(1796年),他赴京参加恩科考试,殿试被钦点一甲二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在嘉庆和道光年间,先后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学政、浙江学政、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