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总统智慧:宗教与道德为政治繁荣之本

人气 505

【大纪元2021年05月14日讯】(Joshua Charles撰文/大纪元记者云川编译)乔治‧华盛顿总统的某些言论,被许多现代美国人认为是无稽之谈。而这番言论并非出自他的私人文件,而是来自他职业生涯中最公开的声明,即总统任期结束前发表的《告别演说》。

他这样说:“在导致昌明政治的各种精神意识和风俗习惯中,宗教道德是不可或缺的支柱。一个竭力破坏人类幸福的伟大支柱——人类与公民职责的最坚强支柱的人,却妄想别人赞美他爱国,必然是枉费心机。……即使写一卷书也说不清宗教与道德同个人福利以及公共福利的关系。”

华盛顿总统认为,如果一个美国人“竭力破坏人类幸福的这些伟大支柱”,即宗教道德,就不可能自称是爱国者。

他为自己的主张提出了两点理由。第一:“如果宗教责任感背离了司法公正所依赖的誓言,那又何谈财产、名誉和生命的保障呢?”

华盛顿总统在这里所指的誓言,是公民在法庭上或担任各种公职时所做的宣誓。这种誓言,无论是在证据和证词方面,还是在担任公职时的志向抱负,都是呼召上帝作为见证真实性的证人。

如果没有宣誓,任何形式的证词都不可成为呈堂证供。因为如果证人或专家在说谎,他们也是在称上帝不诚实,那他们来世必会受到诅咒——这对真正的宗教人士来说是简直无法想像。

乔治‧华盛顿肖像画,出自吉尔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1795的作品。(公有领域)

法国作家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19世纪30年代访问过美国,他所写的《美国的民主》中的一则轶事,可以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启示:

“我在美国时,一个证人在纽约州切斯特县(County of Chester)的一个法庭上宣布他不相信上帝的存在和灵魂的不朽。法官于是拒绝接受他的宣誓,因为证人已经事先破坏了法官对其证词的信心。报纸报导了这一事件,但未加评论。”

为什么一个美国法官会认为对上帝的信仰对宣誓至关重要呢?这与美国国父们最常引用的英国法学家威廉‧布莱克斯通(William Blackstone)的理由一样:

“对未来国家奖惩体制的信念,对至高无上生命的道德属性持有公正看法,坚信他监督并将最终补偿人类生活中的每一个行为(所有这些都在我们的救世主基督的教义中明确揭示出来,并通过戒律加强教诲),这些构成了所有司法誓言的重要基础;这些誓言呼召上帝见证事实真相,而这些事实可能只有上帝和作证的一方知道。因此,所有道德证据,所有对人类真实性的信心,必然因不信神而削弱,并被完全的不忠行为推翻。”

这与华盛顿《告别演说》中提出的支持其立场的第二个理由密切相关。“我们也不可耽于幻想,以为道德可以不依赖宗教而维持下去。高尚的教育,对于特殊构造的心灵,可能有所影响,但理智和经验不容许我们期望,在排除宗教原则的情况下,道德观念仍能普遍存在。”

正如我经常指出的那样,国父们是历史上熟读圣贤书的一代人。他们最熟悉的话题是历史,尤其是希腊和罗马历史。

波利比乌斯(Polybius)等希腊历史学家将罗马帝国的崛起归功于(除其它原因外),他们将誓言(包括司法和其它方面)视为神圣的义务而严肃对待。几个世纪后西塞罗(Cicero)等罗马政治家也提出了同样的看法。这种信念将罗马国家凝聚在一起,并加强了罗马人之间的相互信任。

同样,许多古代历史学家和政治家将罗马共和国的衰落归因于宗教信仰的衰退,以及随之而来的道德的瓦解。即使在基督教出现之前,他们也认为宗教和道德密不可分,因为今生的所作所为决定了来世的善恶报应。你可以逃脱人间的正义,但你永远无法逃避上帝的审判,这是对人类最恶劣的放纵行为的有力约束。

对上帝的信仰,以及国父们经常称之为“未来国家”(future state)的信仰,即上帝会根据每个人行为给予“奖惩”,这是他们坚信宗教信仰对自由社会必要性的基石。无论他们是如本杰明‧拉什(Benjamin Rush)那样非常虔诚,还是像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那样不太虔诚,他们都同意这一点。

他们都会说出和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类似的话:

“我认为宗教对道德是至关重要的。我在希腊或罗马的历史中,或者在任何国家的历史中读到的人物,或者在我的生活中接触的人,凡是没有宗教信仰的,都是社会的无赖。不信你能说出一个例外,活着或者死了都行。”

因此,正如华盛顿总统如此直言不讳地断言,颠覆这些宗教和道德的伟大真理的行为永远不可能与爱国主义相提并论。

作者简介:

约书亚‧查尔斯(Joshua Charles)曾是副总统彭斯的白宫演讲撰稿人,《纽约时报》第一畅销书作者、历史学家、作家/代笔作家和公共演讲者。

他担任过几部纪录片的历史顾问,并出版主题包括开国元勋、以色列、信仰在美国历史中的作用,以及圣经对人类文明的影响的书籍。他是《全球影响圣经》(Global Impact Bible)的资深编辑和概念开发者,该书由华盛顿特区的圣经博物馆2017年出版,他还是费城信仰与自由探索中心(Faith and Liberty Discovery Center)的客座学者。

他获得Tikvah and Philos基金的资助,在全国各地就历史、政治、信仰和世界观等话题发表演讲。他是一位音乐会钢琴家,拥有政府学硕士和法律学位。请在推特上关注他@JoshuaTCharles或访问JoshuaTCharles.com。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王友群:美国“国家宗教自由日”的省思
一个负债的国家还是一个强大的国家
从余烬中重燃火焰:复兴信仰希望和仁爱
约瑟夫‧皮尔斯:文学与暴政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炒顾顺章叛党 中共将对谁下手?
【秦鹏直播】美发警告 中共百亿大外宣为何惨败
【探索时分】暗剑无人机吓坏美军?吹15年无影
【唐浩视界】美250万疫苗援台 破中共统战三阴谋
【有冇搞错】文革2.0 大陆再批爱因斯坦
【拍案惊奇】比特币成中共死敌 谁放料董外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