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移民政策重大转折:影响何在?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5月20日讯】(记者宁柏综合报导)新西兰移民体系受“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影响,从2020年初开始停摆了一年多,近日终现重启之象。这或许预示着工党政府将以此为契机,重新制定和规范日后移民政策走向,旨在通过新移民构成的调整来增强新西兰的国际竞争力,并促进经济增长。

5月17日,移民部长Kris Faafoi 和经济与区域发展部长Stuart Nash 联合发布了这一重大决定,与以前的政策相比,新政策有两个明显的倾向。

一是减少持临时签证的低技能劳工,取而代之的是大幅度增加高技能新移民的比例。广受欢迎的高技能新移民包括:各行业CEO、工程师、金融专家、研发类人才、数字技术和IT专家、农业工人和电影行业人员,以支持新西兰的经济增长;

二是制定全新的投资吸引战略来鼓励高水平的生产性投资,以帮助建立、增长和扩大新西兰的国际业务;鼓励创新想法和高质量人才流向新西兰;并为未来做准备时加强国际联系。政府表示,我们需要有针对性的高质量投资来建立前沿公司,将技能和技术带到新西兰。换言之,就是尽量吸引高端富人投资新西兰。

移民政策“重置”的直接后果

由于政府将减少“低技能”工人移民的比例,这批人将发现,新西兰的技能门槛将不断提高,这些工人难以适应新的就业环境,在新西兰工作变得更加困难。他们在结束短期雇佣后再找适合他们技能的工作将不再容易,因此他们通过移民申请获得新西兰永久居留的机会将更为渺茫。

据介绍,持有临时工作签证的工人占新西兰劳动力的5%,新西兰的这一比例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成员国中位居榜首,而且这些工人的技能水平相对较低。

政府注意到了这一现象,在过去10年中,新西兰对临时劳动力的依赖增加了一倍,达到20万人。

Nash部长告诉商界领袖,新西兰必须摆脱对低技能移民工人的依赖,而应着眼于吸引高技能工人和富裕的投资者。他指出,COVID-19 疫情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以解决该国对移民劳动力的过度依赖。临时签证只为真正的技能短缺人员而设。

总理Jacinda Ardern强调,目前的情况难以为继,她的政府只是向企业发出信号,表明其长期意图和结构调整的必要性。总理驳斥了一种说法,认为新西兰人不愿工作,也不想在严重依赖外来移民劳动力的行业工作。

受COVID-19疫情影响,新西兰的园艺种植业主一直面临蔬果采摘工人的短缺,多次要求政府向太平洋岛国开放季节性工人 (即RSE) 的临时签证,以减少因未能及时采摘导致经济损失。

总理批评说,过去的政府通过完全依靠房地产市场和廉价移民工人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战略是不可持续的,务必进行审核和修改。

她说:“我们长期以来一直指出,围绕你的住房市场和移民环境建立增长战略并不是可持续的长期战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假装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已持续了十年,我们现在看到了过去十年中出现的问题。”

对于新移民,总理认为移民们希望从他们原来的国家来到新西兰,找到工作就能过上高质量的生活,他们不应该只过着基本的生活,缺乏基本的基础设施和合适的住房。

“他们应该对体面的工资和体面的生活水平所有期望,但在某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有人剥削了这些劳动力……(这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关乎我们,也关乎他们。”

关于对移民政策的调整,总理指出:“短期工作、商务或访客签证、工作假期计划、非配偶关系、家庭和人道主义类别等 — 我们无意从根本上改变这些。这就是我们希望获得临时工作签证和熟练技术人员移民类别设置。”

对新西兰人的可能影响

前首席科学顾问Peter Gluckman 爵士表示,随着世界其它地区推出疫苗并恢复正常旅行,新西兰的新冠疫情免费状态正迅速失去吸引力。

Gluckman 爵士在上周五的“奥克兰之未来,现在”商务会议上发表演讲时称,这意味着新西兰时间紧缺,无法吸引高技能的工人来填补短缺。

“随着发达国家接种疫苗,新西兰吸引人才的机会之窗正在迅速消失,许多亚洲国家现在正积极寻找人才。”

然而,西太平洋银行代理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Gordon表示,国际证据表明,使用移民劳动力往往会对工资产生中性影响,并且对经济具有“纯增长因素”。

Gordon说:“如果放慢人口增长速度,就会减缓GDP增长速度,同时也会减慢经济增长速度。部门之间可能存在差异,因此在一些地区持续有新移民迁入,令那里的劳动力供应很充足,但此举可能对新西兰的工资产生抑制作用。另一方面,当迁移缓慢消失时,他们往往会增加需求。”

Gordon表示,新西兰目前每年约有3万名移民进入,而过去几年的净流入量为5到6 万。

他预计,农业和旅游业等部门的经营者对新政策的反应,最初将是提高工资以吸引新西兰工人,但长期趋势可能导致一些经营者离开该部门,或许因为缺乏激励刺激机制。

新西兰旅游业 (Tourism Industry Aotearoa) 的老总Chris Roberts表示,人们对投身于这一行业的认知似乎一直都是个问题,考虑到受影响的工作量,“中共病毒”令这一情况变得更糟。

Roberts 说:“两年前,我们启动了‘与旅游同行’计划,以吸引更多新西兰人从事旅游业,并改变人们对旅游业的看法,因为这是该研究向我们展示的最大挑战。”

他承认旅游业和酒店业具有“低薪切入点”,但他说也有较高的薪资职位,如果让年轻人更多地意识到机遇,这将吸引并帮助年轻人加入这一行业。但他表示不想看到一种情形:如果企业找不到新西兰人来填补某些职位,政府全面禁止使用外国工人。

政府决定将对“技术移民”相关政策也进行审查和评估。

Informetrics 高级经济学家Brad Olsen说,演讲没有任何真实的细节。“我离开演讲只是感到困惑,不确定演讲内容到底是什么,但更重要的是从经济和商业角度出发,不确定这将如何改变决策。我认为这可能会给全国许多企业和行业领袖带来很多问题,而不是答案。”

尚未解决的问题之一是来自新西兰老年护理协会,该协会代表疗养院。这一行业中55%的护士持某种签证。

该协会的Simon Wallace 指出,尽管开展了以雇佣新西兰人并且工资远高于最低工资,但该部门仍短缺护士300至500名。

Wallace说:“我担心的是,无论我们在本地招募人员方面付出了何种努力,我们都将面临没有足够的工人来填补我们无法替代新西兰人的空白。我们依赖海外工人,特别是菲律宾和印度的工人,因此,继续保持这种管道供应极为重要。”

因此,他并不希望所谓的“中级技能”工人停止流动,而是等待政府进一步的信息。

 其它影响

旅游部长Nash说:“据我所知,我们从来没有关于移民的现场演讲,没有谈论整个工作计划以及我们在后共和国时代的世界中打算做的事情……由于我们专注于重新开放新西兰边境,因此我们还无法回到‘中共病毒’大流行以前的状况。”

总理断然拒绝了一些行业领导者在老年护理和园艺等领域提出的主张,即使工资已达到最低工资标准或以上,新西兰人也不想在自己的部门工作。

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猜测,许多人担心政府将取消35,000多名正在排队申请居留签证的人的现有熟练工作申请。

许多观察家认为,正在审查其熟练移民政策的政府可以使用“擦拭石板”来清除积压,因为它阐明了新西兰希望未来的居民和公民的愿景。

Nash 表示,重新安置的重点是临时工、合作伙伴的工作权利等方面。

绿党移民发言人Ricardo Menéndez March 对部长的评论不满意。

“政府表示,他们将支持许多对支持我们恢复疫情期间至关重要的低薪移民不感兴趣,其中许多人在超市、或在护理行业工作,并一直在帮助支持我们的乳品业和园艺业。”March 认为,这些迁移工人的价值应得到肯定,并在新西兰拥有一席之地。

国家党移民发言人Erica Stanford说,企业也需要确定性。

“无论我在全国何地旅行,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劳动力短缺及其困难。他们还谈论的是他们已经在新西兰拥有的工作人员,由于等待申请人数众多,他们无法获得新西兰居留。”

企业能够依靠低技能劳动力运转维持,而非将资本投资在如何提高生产力的工厂和机械上,或者雇佣新西兰人。

对照政府公布的移民政策重置计划,每个企业都要认真思考这些问题:我们能为提升新西兰的国际竞争力做点什么?我们雇佣的人员技能状况怎样?现有培训计划能满足不断变化的需要吗?

新的政策实施一段时间后,究竟对新西兰未来的发展会带来何种结果,­­­届时会自然显现的。

责任编辑: 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