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14)惺惺相惜

作者:戟枫
暗战赤龙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50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四章 惺惺相惜

高福被一股重力击倒在座椅上,但长期的训练让他很快明白自己是被视窗射入的子弹打中,敌人只是击中自己的双臂,显然是想活捉。

看到对面吴伟光惊愕的表情,高福明白自己的使命,哪怕是牺牲自己也要击杀这个目标。

高福忍住双臂传来的剧痛,双脚跺地,身体横飞过去,试图用双脚剪杀吴伟光。

正在此时,卧室的门轰然被踹开了,一位头戴战帽、全副武装、身穿美国陆战队制服的人冲了进来,见状抬手一枪,“噗”的一声,子弹射入高福的大腿,高福翻滚著身体倒地,痛苦地“哼”了声。

身穿便装的雷诺走了进来,走到一脸疑惑的吴伟光身边,帮他解开束缚带子,“好了,隼,你安全了!”

吴伟光冲着雷诺尴尬地笑笑,站起身来,揉了揉酸麻的手臂,走到高福身边踢了一脚:“这个可不能死啊,他知道不少脏事。”

两个美军陆战队员架起高福,拿出战场止血带帮助他止血。高福满脸通红地骂道:“吴伟光,你现在已经是叛国叛党了。”

“嗯嗯!谢谢你替我正名了。”吴伟光戏谑地对着高福笑笑。

“带下去!”雷诺轻声命令道,两个陆战队员拖着高福走出门外。又进来两人拖起吴伟光身后的尸体,抬出门外。

看着这位年轻的同胞命丧异乡,吴伟光还是有点心痛,问道:“你们打死几个?”

“四个。大门两个,隔壁房间一个,还有这个。”雷诺无所谓地回答道。

“啊!”吴伟光张大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屋内陷入长久的沉默。

“我们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这些中国人昨晚潜进来,挟持了安妮。”雷诺打破沉默向吴伟光介绍道。

“那你们不早动手啊!”吴伟光没好气地说道。

“那不是你还没到吗?”雷诺摊开手无辜地表示。

屋门又被推开了,安妮冲了进来,看到吴伟光安全地脱身了,“嘤咛”一声扑倒在吴伟光的怀里,雷诺识趣地掩门出去。

甲板上,吴伟光和雷诺分坐在躺椅上,互相有点尴尬地瞧瞧。

还是吴伟光打破沉默说道:“你的助手还好吗?”

雷诺愣了一会明白过来说道:“托你的福,德里克恢复得不错。”

听到雷诺讽刺的口语,吴伟光谦卑地说道:“我愿意接受任何惩处,给予德里克任何个人的赔偿。”

“你也不要太过意不去,你那时的职责所在。”看到吴伟光真诚地想承担责任,雷诺宽慰他道。

停了一会,雷诺又疑惑地问道:“John,你这次出逃是有准备的吗?”

“应该说既有准备,也没有准备。”吴伟光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我是在陪送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到香港时候,检查中共上层给谭德塞总干事的信件时,触发了信件里的报警装置,不得已才仓促出逃的。”

听到吴伟光这样说,雷诺眼里放出光说道:“你是不是拿到了世卫组织总干事和中共之间的秘密信件了?”

“不单单是这些,我还黑进了几个到中国访问的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的手机、电脑,获得了他们受贿的账户资讯。”

“John,你真是情报界的天才,这些可都是踏实的证据啊!”雷诺兴奋地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雷诺迫切地追问道。

吴伟光避开雷诺热切的目光,有点忧伤地望着海湾之外的大海。

“你知道我们中情局的使命,除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保卫美国人民;还有一个始终如一的目标,就是帮助世界各个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享受有尊严的生活。这是美国宪法赋予我们的使命,也是中情局建立起来那一刻的目标。”见吴伟光不说话,雷诺滔滔不绝地阐述起中情局的使命。

吴伟光依然沉默不语,雷诺似乎明白了他的顾虑,继续说道:“需要我们帮助你什么的,你尽管开口。不管未来你选择如何和我们合作,你已经回不去了,而且你现在所做的和我们的目标一样,我们就是同盟伙伴。”

“嗯!有需要你帮助的时候,我会开口的。你已经帮我几次了,谢谢你,雷诺。”吴伟光真诚地向雷诺表示谢意。

雷诺挥了挥手说道:“那你还有什么顾虑呢?”

“雷诺,我给你讲一个中国古代的故事。说的是古代中国周朝武王讨伐商朝纣王的事情。

商纣王是中国古代一个暴君,在自己的国家内横征暴敛,倒行逆施,人民苦不堪言。周武王就想率领军队讨伐商纣王,问计他的国师姜子牙,姜子牙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人民抱怨,说明他们对商朝还抱有希望。如果我们这时候去讨伐,就会让纣王以外敌入侵的名义凝聚商朝百姓的人心,反而有利于他的统治。’

又过了一段时间,商纣王打压异己,大兴文字狱,将反对他、劝谏他的人都逮捕入狱。武王再次问计姜子牙,姜子牙依然说还不到时候。

又过了一段时间,姜子牙找到武王说现在可以率兵讨伐纣王了。武王纳闷说道:‘现在商朝百姓已经被打压得噤若寒蝉,岌岌可危,道路以目,根本不敢反抗了。我们现在去讨伐纣王,基本没有人敢帮助我们啊!’

姜子牙说道:‘恰恰相反,现在商朝百姓没有一个出声了,说明他们对纣王彻底失望了。正是我们讨伐纣王时刻,也符合民心,他们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果然武王带领大军进攻商朝首都朝歌,商朝百姓、军队纷纷反戈一击,帮助武王军队讨伐纣王。”

雷诺有点迷瞪地听完吴伟光讲完故事,似乎明白一点,又没有完全明白。

看见安妮端着盘子走进来,拍了一下大腿说道:“John,不管怎样,安妮必须离开这里,这里很不安全了。回到英国去,我们安排人保护她,可是你呢?”

“我不用你太操心,基本上还有自保的能力。”吴伟光很高兴雷诺这番表示,心里也一直忧虑安妮的安全问题,现在有中情局做保镖,他当然高兴了,放心了。

第二天傍晚,雷诺带着安妮以及自己的人马乘坐巡逻艇离开了别墅。

吴伟光站在码头目送他们离开,看着泪眼婆娑的安妮站在舰艇的尾部,心里也是依依不舍。

雷诺给吴伟光留下了一部海事卫星电话,如此就可以随时和吴伟光保持联系了,吴伟光也正式和雷诺以及他背后的中情局合作了。

许青平仍然每周去看望一次吴伟光的母亲,不管是出于道义,还是那未了的情义,让她都觉得有义务照顾吴伟光的母亲。

那段没有结果的情缘,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无影无踪了。开始的时候是家里的老人反对,只有她叔叔许一看好吴伟光,但坚持了五六年后,似乎吴伟光也不再对结婚感兴趣。

许青平能够感受到吴伟光情绪的变化,思想的转变。从义愤填膺到寂寞无声,甚至最后同流合污,这让许青平渐渐看不透真实的他了。

当然最显着的变化是五年前从美国回来,因为任务失败,导致吴伟光最亲密的助手老刘在美国被捕。

吴伟光多次向部里申请,以交换间谍的方式将老刘换回来。都被部里严词拒绝,还加以训斥。部里的规矩就是不承认、不关心、不涉及。

虽然给予了老刘家属一笔补偿,但长期下来,从亲情、经济各个方面都让老刘一家陷入困境。

吴伟光大概从那个时候起,再不提结婚这件事了,反而热衷于和部里的那些从事第三产业的人来往密切。

许青平知道这个部门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门特殊的权力、保密的性质从事原油、食品油、高档红酒走私,倒卖国际上紧俏的物资。总之哪种商品有市场,他们就干什么。

当然每个人的权力范围、人脉关系不同,所干的事、赚的钱不一样。那些神通广大的、权力背景深厚的人不但从事民品走私,就是飞机、导弹、坦克他们也倒卖,何况那些重要战略物资,矿产、石油了。

这些人不仅仅是中下层干部,也有副部长、部长这一级别的,哪个没有几家公司作为白手套,也包括他们许家。

以前吴伟光还和许青平说说这体制的问题、弊端,这五六年几乎不再交流这方面的意见。

许青平觉察到吴伟光的“心”已经死了,这让许青平感到很危险,但吴伟光却不愿意再敞开心扉交流了。

只是知道吴伟光在赚钱,而且短短几年时间赚了不少钱。许青平向叔叔许一提及这些事,叔叔劝她不要太在意。吴伟光的转变反而有利于在这个体制内混下去,像他原来那种愤青的样子是很容易得罪人,且会闯下大祸的。

像上次辛巴威的事,如果不是许一保着,那些人是可以让吴伟光横死在哈拉雷的街头的。

许青平坐在吴伟光的书房里,阳光透过窗帘斑驳地洒在她身上。

关于这个国家、许家,她不愿意往深处想,想下去都是纠结和苦恼,甚至痛苦。

从道德感上她谴责这个体制,甚至这个国家,但许家和这个体制、国家的利益纠葛,使得她无法像吴伟光那样义无反顾地抛弃,甚至背叛。

许青平看到书桌的一角的花瓶里插着一把紫荆花,清香四溢,便站起身来走到花瓶旁嗅闻,花朵中间有张纸条。

许青平好奇地拿出来展开,一股热流涌上她的心头。那些熟悉的笔迹书写着一首诗:

为了在这里生活

蓝天撇下了我,我点起一堆火,

点起火,以便做火的朋友,

点起火,好进入沉沉的冬夜,

点起火,为了更好地生活。

白天给予我的一切我都给了火,

森林、灌木、麦田、葡萄园,

鸟巢和巢里的鸟,房屋和屋的钥匙,

昆虫、花朵、皮裘、欢乐。

我听见火焰劈啪的声音,

闻到它的芬芳,感到它的温暖,

我像一条小船在深闭的水面下沉,

我像个死人,只有孑然一身。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 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 中共为了让高价药占领市场,在交易中让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价药,迫使生产廉价药的药厂关门。而且鼓励药厂每年推出改头换面的高价新药上万种,不顾人民死活地压榨病人
  • 张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实,趁着大陆的官员、富豪不在,到外边打野食,补充感情和欲望的缺失,但张素梅一次也没有干过,知道这里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年岁增大,经不起风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