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武汉实验室病毒泄露调查 11问

人气 7098

【大纪元2021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Ben Weingarten撰文/曲志卓编译)虽然冠状病毒起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泄漏的说法一直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总有人认为这是阴谋论。最近,这个理论在我们的领导人眼中终于从阴谋论变成可信的理论了。这个过程只用了一年时间。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一转变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引起这种地震级变化的证据中,并没有多少是新的。这使得这件事成了自“通俄门”事件以来,影响我们国家命运的最可恶的一幕。

我们早就知道,中国共产党从疫情爆发之初就尽其所能,阻止对大流行起源的调查——封锁、沉默和混淆——当然,当世界遭受苦难时,中共还试图损人利己地利用这一大流行病。

我们早就知道,WIV从事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以及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性”(gain-of-function)的研究。

我们至少五个月前就知道,川普政府的国务院拿出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活动的事实列表。有证据表明,在2019年秋季首例病症发现之前,武汉的几名研究人员就生病了,其“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一致”。

这个转变过程中主要的变化似乎是,著名的科学家和科学记者开始挑战同行们的集体认识。更多的报导进一步证实了支持实验室泄漏的论点的合理性。同时,拜登政府似乎从沉睡和纵容中共控制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中清醒过来,并下令对大流行起源进行90天的情报调查——就在有消息称他撤销了川普国务院领导的实验室泄漏调查后,虽然调查的势头正猛。

未能认真考虑实验室泄漏理论是非常严重的失败,因为它体现了负责维护国家利益的政治阶层的失职行为,也体现了由领导层所控制的,本应是非政治性的科学界,未能充分检验这一假设。而媒体也坦承,他们拒绝认真考虑这个说法,仅仅是因为总统唐纳德·川普、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等人支持这个说法。

选举季节可能也与这个失败有关

使这次失败更加离谱的是,实际上,我们的统治阶级将WIV以及中共在大流行病蔓延中的罪责模糊化了,从而中了中共的招儿。自大流行初期以来,北京就一直在这么做,因为中共政府与这场全球灾难的联系越密切,就越会阻碍其霸权野心的扩张。

既然实验室泄漏理论已经在政治上被认为是正确的,这里我们必须提出11个关于这个秘辛的问题。

1. 一个月里,当缺乏关于实验室泄露的新证据时,是什么变化使得实验室泄漏理论变成了可信的?川普总统已经卸任几个月了,所以这已经和“利用阴谋论作为反对他政府的政治工具”无关了。

我们真的相信一些知名人士与其他知名人士意见相不同吗?为什么没有人对此感到好奇,而仅仅是把它归结为集体认识的分裂?现在我们看到有报导说COVID-19实际上是人造的。我们以前有这个证据吗?如果这真的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政治、科学和新闻渎职案件,会不会有人因此负罪?在“通俄门”事件中没有人受到惩罚,所以我对此并不乐观。

2. 拜登政府已经下令对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为期90天的情报机构审查,我们的情报人员和分析家们预期在未来90天内会发现一些他们以前不知道的证据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假设冒烟的枪(注:指证据)已经埋藏了很久吗?鉴于中共方面可能受到的威胁,我们有信心能够揭开真相吗?谁会是吹哨人?(注:指爆料证据的人)

3. 我们的间谍网络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就被清盘了。抛开这一点不谈,我们的领导人在历史上一直错误地判断中共的能力和野心。那么为什么美国人应该对情报机构对中共的调查抱有信心呢?

4. 在拜登政府下令进行90天的审查之后,国家情报总监(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办公室就他们目前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看法发表了一份声明。他们想干什么?为什么在进行调查之前,他们不保持沉默呢?

5. 即使有冒烟的枪被发现,即使我们的情报机构能够找到他们,为什么美国人要相信,我们会得到未经扭曲的报告呢?情报机构曾经负责调查与2020年选举相关的外国干扰。当情报机构的分析监察员对其分析进行独立调查时,他发现情报官员将他们的工作政治化了。他们对待中共和俄罗斯的方式不同。

他的报告称:“针对俄罗斯和针对中国的分析师调查目标的方式存在分析差异。针对中国的分析师似乎对将中国的行动评估为不当影响或干涉犹豫不决。这些分析师似乎不愿意拿出对中国的分析,因为他们往往不同意川普政府的政策,实际上,我不希望我们的情报被用来支持这些政策”。

这次情报机构的调查会用不同的标准衡量中共吗?一向对中共软弱的拜登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此次调查?

6. 我们的政府用税金来资助WIV的工作,包括病毒“功能获得性”研究和可能涉及中共军事的研究,在这方面我们的政府有多大的罪责?这些关系是否被充分披露?任何相关信息是否被掩盖?最后,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吗?

7. 关于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合理性,拜登政府知道些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按理来说,在1月20号(拜登上台之际)他就全盘接过了川普政府所知道的所有信息和情报,那么为什么现在才采取行动呢?

8. 为什么拜登政府撤销了川普国务院领导的对实验室泄漏理论的调查,这后面的全部真相是什么?

9. 既然已经知道中共对世卫组织的控制,为什么拜登政府几乎立即重新加入世卫组织,不仅没有先决条件,挥霍了数亿纳税人的钱,而且让它对大流行起源——明显由中共编造的骗局——进行所谓的调查?

10. 拜登政府是否会评估冠状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是否会惩罚中共的谎言、欺骗和试图利用这一流行病的令人发指的方式?

11. 乔·拜登曾经就任何上述问题挑战过习近平总书记吗?

2020年4月,我在《美国伟人》(American Greatnes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我把冠状病毒大流行称为“天安门测试”。

测试内容如下:

中共在传播冠状病毒及其相关威胁行为中所起的独特作用,给生命和财富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我们是否会要求赔偿,还是让该政权毫无罪责地逃脱,鼓励它逍遥法外,在寻求霸权的过程中更加肆无忌惮?

1989年,当“坦克人”的形象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做了比背弃他更糟糕的事情。我们对中共屠杀民主抗议者的直接反应是虚弱无力的。我们最终进一步拥抱了共产政权,通过将其纳入全球经济、金融和地缘政治体系,有效地奖励了其邪恶。

这一次,美国人——以及全世界人民——成为中国共产党邪恶行为的受害者。

我们不能不通过这次测试

我们必须利用国家力量的每一个要素来追究中共的责任,否则中共会更嚣张地以为它可以摆脱更糟糕的境地,实现取代和主宰美国的愿望。

它将榨干无数美国人的鲜血,摧毁无数美国人的财富,最恶劣的是,它将迫使美国牺牲如此多的自由,并且不为此付出代价。

这些都是自由世界今天面临的利害关系。

作者简介:

本·温格滕(Ben Weingarten)是克莱尔蒙特研究所(the 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员,也是埃德蒙·伯克基金会(the Edmund Burke Foundation)“纳特康小队”(The NatCon Squad)的共同主持人。他是《美国忘恩负义之徒:伊尔汗·奥马尔和进步-伊斯兰接管民主党》(American Ingrate: Ilhan Omar and the Progressive-Islamist Takeover of the Democratic Party)一书的作者,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美国-中国政策及其在川普政府领导下转型的书。

原文“11 Critical Questions Now That the Lab Leak Theory Is ‘Politically Correct’”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疫情肆虐暴露了中共帝国世界梦
【名家专栏】世卫美国代表与武汉病毒所的关系
【名家专栏】选择福奇是对抗疫情的下下策
【名家专栏】关于武汉病毒研究的7个事实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俄乌冲突 普京会开战?四大关键点
【百年真相】亲历两场“政变”的华国锋
【新闻看点】蔡鄂生涉经济政变?中纪委罕见措辞
【微视频】蔡英文尊崇蒋经国 不与任何共党妥协
【秦鹏直播】蔡英文赞蒋经国反共保台 引发热议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