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中共地方政府将告别卖地为生的时代

人气 719

【大纪元2021年06月09日讯】日前,中共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也就是“卖地收入”,由原来地方政府的国土资源部门征收,上收为“垂直管理”的国家税务部门征收;由原来的“自收自支”,改为“收支两条线”。这似乎意味着中共搞了几十年的“土地财政”现已走到了尽头,过去给地方政府带来滚滚财源的“聚宝盆”将开始枯竭。下面不妨探讨这一征管权力的变更,将会对地方政府、城投公司、房地产和银行产生哪些影响?

一、防止债务危机爆发,倒逼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大家知道,用卖地换来收入支撑城市疯狂扩张,这是过去几十年中共土地财政的根本逻辑。中共在剥夺全民私有土地,利用土地不断增值创造所谓“经济增长奇迹”的同时,也形成了独特的“以地谋发展”模式,患上了严重的“土地依赖症”。“土地财政”已经成为导致房价过快上涨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地方政府债务的巨大潜在风险来源。

在1994年实行分税制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作为地方财政的固定收入,全部归地方所有,逐渐成为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从1999年到2020年,全国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总额已经累计达到58.9万亿元。2010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只有7,500亿元,2020年则达到8.4142万亿元,十余年增长了14倍。2020年全国土地收入占到全国财政总收入18.2895万亿元的46%,占到地方财政总收入10.0124万亿元的84.03%。目前,多个城市土地财政依赖度超100%。

据一位地方财税人士透露,土地收入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非常重要,现在不少地方的税收和非税加起来,才能保证正常运转,甚至有些地方保运转都困难。所有做事情的钱都要指望土地出让金,甚至一些比较困难的县区发工资都要依靠土地出让金。否则,“六稳六保”就成了一句空话。

目前中国的存量债务已经达到GDP的2.7倍,在经济上升的时候,地方政府有土地出让金和其它收入,每年还可以通过只付息不还本,靠借新还旧,滚动发债勉强过日子。但是现在经济下滑,房子开始卖不动了,土地大量流拍,收入小于支出,甚至连利息都还不上了。如果不对地方政府的卖地冲动和债务扩张加以限制。最终,雪球越滚越大,其必然结果就是雪崩。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专家委员周天勇曾表示,改革土地制度首先应该改革现行的土地财政收入政策,未来在土地财政上要以税代金,取消土地出让金,改成缴纳房产税和土地交易增值税。他同时表示,对中国来说,土地出让金是一个断子绝孙的政策。土地一旦卖光,就不会有后继收入了。

二、地方政府过度举债被遏制,融资平台面临破产重组或清算

融资借债——没钱还债——借新还旧——违规举债——债务危机。”地方债的可怕不仅仅是这些,除了这些浮在水面上能够看到的,冰山下的那部分隐形债务还有多少,只有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中共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在谈及地方债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有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息都还不起。

长久以来,中共一届接一届的地方官员,出于任期内对GDP和形象工程的政绩考虑,企图实现“弯道超车”和“跨越式发展”。往往急功近利,超过自身财力,通过地方政府主导成立的各类融资平台,在土地一级市场,以一轮又一轮的圈地运动,强征强拆,空手套白狼。也就是通过地方城投公司疯狂卖地来回补地方财政缺口,满足地方城市建设资金这个“无底洞”。

由于国税系统和地方政府相对独立,划归税务部门征收后,有助于解决土地收支不透明,存在欠征、少征、漏征土地出让收入;采取先征后返、补贴等方式违规减免收入;空转、虚增土地出让收入等现象。城投公司以购地+返还形式“虚增”资产,相应扩大举债规模的行为也将会受到限制,从而遏制地方官员盲目投资的冲动。

这几年,城投债和地方债到期规模逐步扩大,从2020年开始明显已进入兑付高峰期。部分地区债务压力凸显,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地方国企和城投平台债券违约增多。自2018年至2020年期间,大陆城投违约事件已发生至少90余次,出现了地方债务违约潮。

尤其是2020年永煤违约事件发生后,相关责任人撤职,河南省融资环境恶化。2021年4月13日,《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到,“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对失去清偿能力的要依法实施破产重组或清算”。

三、高房价已掏空百姓钱包,房地产将不再是中共支柱产业

从2017年起,中共高层就一直在叫喊“房住不炒”,为此出台了数不清的各种楼市调控政策。但因为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就像一个吸毒惯犯,其毒瘾已经无法戒掉。在中央与地方的博弈过程中,小共产党常常采用阳奉阴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招数,来欺骗大共产党,蒙混过关,最终导致房价长期陷入“越调越涨”的恶性循环。但是,鸦片吃多了也会产生反噬作用,甚至猝死。

在房地产全面绑架中国经济,掏空14亿中国老百姓钱包的情况下,从2019年的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开始,中共顶层设计和高层意志表明,要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十四五期间将不再打算把房地产当做核心战略来看待了。同时,反复强调将要以房产税取代土地财政,以弥补土地出让金的损失。

在此之后,从融资三道红线,到土地集中出让,再到出让金归于税收,这一系列的大棒接连打在了房地产企业身上。去年9月份,中国房地产龙头恒大不惜以破产相胁,逼着深圳政府出面将其1,300亿债转股。在丧失外部融资能力,资金链开始断裂之后,恒大便在全国范围内疯狂打折卖房求生,以偿还其天量债务。从而被网友称为今年在房地产领域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谁都知道,房价之所以长期居高不下,完全是因为地方政府与房地产商暗箱操作,炒地皮,抢地王,致使楼价水涨船高的结果。如今卖地的收入不直接归属于地方财政收入,引入了监管,也就抑制了当地政府与开发商内外勾结,哄抬土地价格,将拿地成本转嫁到购房者身上,把“韭菜”连根拔起的变态行为。最近,三孩政策的放开,也是为了避免高房价催生的人口危机。

四、土地财政推高楼市泡沫,一旦房价暴跌将引发难以想像金融海啸

“土地财政”下,中国货币信用的“锚”就是土地。从某种意义上讲,人民币就是“土地本位”货币。中国之所以没有产生超级通货膨胀,关键在于人民币的信用基石——“土地”的价值和流动性屹立不倒。一旦房价暴跌,土地就会贬值,信用就会崩溃,泛滥的流动性就会决堤而出。

大陆经济学家曾列出过一组数据:由于银行理财的收益率远高于正常存款利率,在2012年以后,银行理财规模飞速膨胀,从2011年末的4.6万亿,上升到2016年末的30万亿,年均增速接近50%。这部分高息存款绝大部分都流入了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成了高风险贷款。

另外,货币超发也是房价上涨的助推器。一些政策性银行为了完成贷款规模扩张任务,对有地方政府信用做担保或土地使用权做抵押的投融资平台或项目,几乎是有求必应,要多少给多少。甚至出现了内部之间恶性竞争,几家银行争抢一家客户的乱象。

还有经济学家列出的一组数据更触目惊心:主要信托的资金去向,接近20万亿(一半左右)流到房地产,还有20%左右流到金融,这部分可能也是进入私募,最终也是进入房地产。他的结论是:房企的高负债,很大一部分是靠影子银行在支撑,通过各种信托委托贷款,可以支持地产企业高价拿地……

纵观世界近百年金融危机史,无一不是由房地产所引发。如今,虽然流向楼市的水被央行的“限贷令”截流,又给地方卖地收入套上了“紧箍咒”,从而宣告以高楼大厦为标志的这一轮大基建时代即将结束。但与此同时,“劳伦斯魔咒”也开始应验,地方政府的苦日子即将来临。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大陆多地曲线救楼市 探中南海底线
景龙:没有房地产中国的GDP什么都不是
中共房地产税改革 各界分析短期无法施行
数据说话 房市如何吸干中国人“六个钱包”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国疫苗爆无效 董经纬事件美发话
【秦鹏直播】赵立坚曾甩锅武汉军运 美国会调查
【时事纵横】中共7.1露怯 逾二百军巴塞爆鸟巢
【远见快评】达萨克猛料曝光 苹果终局背后玄机?
【探索时分】中美舰载机歼15vsF18 谁胜算?
【财商天下】大量粮食靠进口 中国耕地却抛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