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宋词】东坡笔下淡妆浓抹的西湖

文/箫史
图为清 董邦达《西湖十景》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宋词人苏东坡西湖有着不解之缘:相传东坡爱游名湖,于“四大西湖”(杭州西湖、扬州西湖、颍州西湖、惠州西湖)皆任过官职,在当地所作诗词也流传至今。他在游杭州西湖时曾写下诗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展现万里晴空之下与细雨连绵之中的西湖美景,如今已成家喻户晓的名句。而东坡词中的西湖风景与其本人的心境也很值得品读,或浓或淡,或喜或悲。本文为诸君选取了两首东坡于西湖所作的词,一起来走近其笔下淡妆浓抹的西湖:

(一)江城子‧江景
(湖上与张先同赋,时闻弹筝)

凤凰山下雨初晴,水风清,晚霞明。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

忽闻江上弄哀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该词为苏东坡与当时八十余岁的著名词人张先同游杭州西湖时所作,将视觉与听觉交织,并将弹筝人置于雨后初晴、晚霞明丽的湖光山色中,使音乐与山水融为一体。细读时,发觉此词生动有趣,一幅浓墨画卷瞬间展现在眼前:

凤凰山下,雨后初晴,湖水清澈,晚风清凉,远处晚霞明丽,近处荷花娉婷。那朵荷花虽然开过了,但依然美丽纯净。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对白鹭,似乎也有意观赏荷花。忽然江上传来哀伤的筝声,饱含悲苦,又有谁忍心去听?! 受筝声影响,烟霭敛容,白云收色,女子所弹之曲似湘水之神在倾诉衷情。弹罢,她飘然远逝,只余湖边数座青翠山峰。

其中“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一句写得甚好,可谓一语双关:既指湖面荷花,又比喻弹筝女子,暗示下阕弹筝女的美貌与年龄。《墨庄漫录》中记载此女三十余岁,风韵娴雅,绰有态度,而东坡以“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比喻她,写得十分有趣。随后以白鹭拟人也是一语双关,侧面表现荷花与弹筝女子之美,连远处的白鹭也被引来。上阕看似全在写景,却同时暗指弹筝女,为下阕写人写曲埋下伏笔,使语句过渡自然、流畅通顺。

下阕将视觉与听觉交织,将音乐与山水融为一体: 不知弹筝人所思何事,所弹之曲竟如此哀伤,连烟霭也为之敛容,白云也为之收色。东坡此处以有形之云烟侧面衬托无形琴声之魅力,使词句瞬间有了画面感。试想,湖上烟霭与天上白云渐散,不正是雨后初晴的自然变化吗? 琴声本抽象且单调,可东坡凭其丰富的想像力将西湖景色变化与琴声联系在一起,让读者不会觉得乏味。

结尾“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引用唐代诗人钱起的诗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写曲终人去,余音绕梁。那时,东坡似乎已沉醉于弹筝人的乐曲中,待想要询问时却不见女子之踪影,只余青山绿水,从中能感受到曲终人散之憾。西湖雨后转晴,而词人心情却由喜转哀,真可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世间美人与美乐转瞬即逝,如梦一场,又有几人能在情幻之中如青山般岿然不动、永世长存?

宋 冯大有《太液荷风》。(公有领域)

(二)浣溪沙‧荷花

四面垂杨十里荷,问云何处最花多。画楼南畔夕阳和。

天气乍凉人寂寞,光阴须得酒消磨。且来花里听笙歌。

《浣溪沙‧荷花》为东坡于颍州西湖观赏荷花时所作。相比于《江城子‧江景》词中浓艳的风景、人物与琴声,该词显得清淡且寂寥。上阕主要描绘西湖美景,东坡本应心情舒畅,而“天气乍凉”激起其心中的愁绪,又因想起昔日遭奸臣排挤的往事,不禁感到寂寞惆怅。

那时的东坡在朝中屡遭小人攻讦和当轴者忌恨,被以“补外”为名贬为地方官。他曾无意间在祭奠司马光的场合开程颐的玩笑,说程颐迂腐,不料因此遭与程颐关系甚近的贾易弹劾。来到颍州时正处于被排挤“补外”的坎坷时期,虽见四面垂杨、十里香荷,却也难抵寂寞凄凉。

上阕景物虽美好,却只是为反衬下阕寂寞之感;纵然有荷花可供观赏,笙歌可供聆听,可此时的作者怎能沉醉其中?但东坡本是性情豪放之人,又岂能为愁海淹没?于是他吟道:“且来花里听笙歌”,姑且哀中取乐、消磨时光——既然往事不堪回首,愁绪永无尽处,不如靠赏花饮酒听笙歌忘掉悲凉与愁绪!

与《江城子‧江景》不同的是,《浣溪沙·荷花》全词并非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所绘西湖之景乃夕阳下的清淡之景,所抒之情乃天气转凉时的淡淡哀愁。《江城子‧江景》中,东坡因沉醉于动听的筝声而忘我;《浣溪沙·荷花》里,听乐则是被动忘我——纵然笙歌再动听,也不过是暂短忘掉寂寥哀愁的渠道。

如果说《江城子‧江景》一词中的西湖与情感是“浓抹”,那么《浣溪沙‧荷花》便是“淡妆”。同样都有美景美曲相伴,却是不同的滋味。

结语

南宋文人杨万里曾如是评价东坡与西湖之缘:“东坡元是西湖长,不到罗浮便得休”,意思是苏东坡所到之处皆成福地,每至西湖便留下佳句,几乎可称其为“西湖长”(罗浮为道家十大洞天之第七洞天,七十二福地之第三十四福地)。除以上赏析过的两首名作,东坡还在游惠州西湖时写下《江月五首其一》、于许昌西湖写下《许州西湖》、于扬州瘦西湖写下《西江月·平山堂》,皆为千古佳作。

不同的诗词有不同的风景与作者不同的心境,即使相似的风景也寓含不同的情感,如王国维所言“一切景语皆情语”,东坡笔下的西湖既是风景,也是人生的缩影。如今当你我拿着相机在名胜古迹摄影留念时,不妨放慢脚步,静静品味数百年前的百味人生、喜怒哀乐,或许你也能感同身受。

最后,以诗作结:

世人尽道西湖美,不见前人落泪痕。
碧水青山今未老,安知赏景旧时人?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岳飞
    宋朝是一个风雅繁华的时代,也是一个热血悲壮的时代。靖康之难后,历史上涌现出一代代舍生忘死的抗金英雄。今天我们要介绍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他可算作不是词人的填词大家。
  • 古人写诗词,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写人生聚散离合的情怀;有的思接千载,视通万里,阐发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诗词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时一地,或洪大到无限时空,形式极为灵活,内涵又极为丰富。
  • 我们在这个系列提到的著名词人,有风华绝代的布衣书生,也有温婉妩媚的淑女佳人;有经世治国的文臣宰相,也有驰骋疆场的百战神将,这些人几乎涵盖了两宋风流人物的各个阶层。
  • 乍看标题,您是否心生疑问:宋代无相机,东坡乃文人,何摄影之有?笔者是不是该补历史课了?非也。此“摄影”非彼“摄影”,这里的意思是:倘若北宋有相机,苏东坡定能成为当朝闻名遐迩的摄影师。
  • 上期笔者与诸君分享了苏东坡高超的写景技巧,想必这位北宋大文豪的神笔已令各位叹为观止。但其实东坡词背后还有不少内涵与故事,他本人的品格也非常值得今人学习。
  • “多情自古伤离别”,向至亲或挚友挥手送别的刹那往往催人泪下,令人肠断。但诸位不妨回顾一下,送别时的心情难道只有伤感与不舍吗?倘若离别之人与你心心相印,惜别之余你是否会多一分豁达与超脱?
  • 提及辛弃疾,大部分读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词人。他的笔风沉雄豪迈,诸如“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等名句皆为人熟稔。但这位一心报国的壮士也有婉约伤春之时……
  • 提及思乡,世人皆知其苦:轻则让人难寐,重则令人断肠。古时不少诗词都以抒发乡愁为主,格调多为凄凉,而北宋文人苏东坡的一阕思乡词却脱颖而出,其心境与心理调节能力均值得今人学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