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芯片巨头濒临破产 紫光下错棋

人气 2077

【大纪元2021年07月14日讯】7月9日,紫光集团发布重大消息,因为到期不能清偿债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这是继去年2月份北大方正宣布破产重整之后,又一家步其后尘的中国知名校办企业。

紫光集团旗下半导体产品众多、资产近3000亿人民币,老板赵伟国几年前还扬言说要买下台积电、合并联发科。那么,这个半导体“国家队”,曾经的芯片巨头,是怎么走到破产重整这一步的呢?

紫光频频债务违约 被申请债务重整

紫光集团是北京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清华控股的旗下公司,也是大陆知名半导体企业,是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设计企业,也是中国领先的云服务供应商之一。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紫光的总资产为3007.53亿元,总负债是2106.8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0.05%。紫光集团的债权人徽商银行认为,紫光目前的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但具备重整价值,所以申请对其破产重整。

紫光至今还未披露2020年全年业绩和2021年半年报。但是根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紫光集团净亏45.44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3.01%。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是33.80亿元,亏损同比扩大5.76%。

其实,早在去年10月底,紫光宣布放弃赎回5年前发行的10亿元人民币的永续债时,就引发外界关注了,当时我们也曾报导过其资金问题。去年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中诚信国际3次下调紫光集团的信用评级,从AAA下调到B。今年3月,中诚信国际又将紫光集团主体评级调降为C级。

而紫光集团也在今年6月底主动公开披露,旗下已有6支债券违约。根据Wind的数据,紫光集团当前违约本息共计大约68.83亿元。而在今年12月底,紫光集团还有一支13亿元规模的债券将到期。

紫光集团欠下了将近82亿元,主要是公司发行债券所致,那么紫光集团为什么在业务良好的情况下还要发债募集这么多钱呢?那么,这笔钱又被用到哪里去了呢?

大举并购及重金建厂 为债务违约埋下隐患

紫光集团的前身是1988年成立的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2005年时完成改制,正式更名为紫光集团。2009年6月,紫光集团增资扩股并引进了新的管理团队,清华控股持股51%,北京健坤投资集团入股紫光集团49%的股权,健坤投资的总裁赵伟国先后出任紫光集团的总裁、董事长。

赵伟国毕业于清华无线电系,2004年,赵伟国成立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主要投资房地产与矿产。赵伟国出生在新疆,在健坤投资成立之后,赵伟国就带着100万元去新疆投资,他后来提到这段经历说,当年进入房地产就像抢钱一样,离开新疆的时候已经赚到45亿元,获利4500倍!

赵伟国在加入紫光集团之后,也带领紫光走上了频繁的资产运作之路,到美国、台湾大举进行收购,被称为“并购狂人”。赵伟国开启芯片资本运作的第一单极为漂亮。2013年,紫光斥资17.8亿美元收购在美国退市的手机芯片公司展讯通信,进军芯片产业。紧接着又在2014年,以9.1亿美元收购另一家从美国退市的手机芯片公司锐迪科。在将上述两家公司收入囊中之后,赵伟国将两家公司打包合并成立紫光展锐,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公司,排在高通和联发科之后。

后来,紫光集团购买到台湾三家封装企业的股份,还收购了惠普旗下“华三通信”51%的股权,以及法国智慧型芯片公司立联信(Linxens)接近100%股权等。

2015年的时候,志得意满的赵伟国在受访时,还曾经提过想入股收购台积电,而且表示会赢过联发科,原因是紫光钱多。

大体估算,从2010年到现在,紫光集团的并购数量超过60起,投入的金额也已超过1,000亿元,完成了“从芯到云”的战略部署。在芯片业务方面,旗下紫光展锐、紫光国微、长江存储、立联信等都是芯片细分领域的领跑者;在云网业务方面,新华三是领先的全产业链云网设备和服务企业。

近年来,紫光集团还大幅举债投资。2016年,紫光联合多方在武汉组建长江存储,做内存芯片设计与制造,紫光集团占股51.04%,成立之初计划总投资1,600亿元,是紫光集团最大手笔的投入。此后,紫光集团又在成都投资3D NAND大型晶圆厂,在重庆投资DRAM厂,两项投资总计约2,000亿元人民币。

虽然大举并购再加上重金建厂,对紫光集团如今的业务版图功不可没,然而,激进扩张的背后,也为如今的债券违约埋下了隐患。

紫光集团一直是高负债经营。从2017年到2019年,公司合并报表的资产负债率分别是62.09%、73.42%、73.46%,去年,截止到6月末,资产负债率是68.41%。

然而,芯片行业是一个长周期、高投入、高风险行业,紫光集团还没有从这些项目中获得回报,当初高杠杆的资本就出了问题。而且紫光的负债期限多是“短贷长投”,流动资金严重吃紧。截至2020年6月,紫光集团总负债规模达到2029.38亿元人民币,与2012年底的46.47亿元相比,暴涨了近44倍。其中流动负债是1192.11亿元,仅短期借款和一年以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就达到了794.28亿元。

从2019年开始,外部融资环境趋紧,债不好发了,钱也不好融了,紫光集团在2019年一季度发行了2支境内债之后,就没有再发行新债。再加上投资回报不及预期等多重因素影响,债务危机就此引爆。

作为半导体“国家队”紫光获政府支持最多

那么,作为中国半导体龙头企业,紫光集团的前景如何呢?

清华紫光是中共实现芯片自给自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参与者之一,多年来一直得到中共政府的支持。

例如:为扶持本土芯片产业,减少对国外厂商的依赖,2014年,中共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第一期基金大约是人民币1400亿,投资内容包含IC制造、IC设计、封测、材料等;而2019年又追加二期基金大约2040亿,重点投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企业。

在中共成立国家大基金时,紫光集团就被挑选为发起人之一,也成为了受益人。2015年2月,大基金宣布,未来5年会给紫光集团总金额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支持;大基金发起人之一的国家开发银行宣布,和紫光集团在各类金融产品上的意向合作融资达200亿元等值人民币。

2019年,经合组织(OECD)发布了一份报告,对全球最大的21家半导体公司进行了分析。报告提到,这21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8年间获取了500亿美元的政府支持款,包括直接拨款和政府持股。而紫光集团得到的政府支持规模最高。报告还说,如果按政府支持金额在收入中的占比进行比较,4家中国半导体公司排名居前,其中,紫光集团和中芯国际获得的政府资金支持都超过了各自年收入的30%。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紫光获得到了这么多的政府支持,但它在制造一流产品方面并不是很成功,产品都没有达到技术前沿水平。比如:一共花了大约27亿美元收购合并成的紫光展锐,并没有实现规模盈利,虽然上市计划已曝出多年,但是并没有完成;另外的长江存储,仍然处于高投入期,也没有大规模量产,而存储技术也被认为落后于业内领先者。

另外,《日经亚洲新闻》曾经在去年11月报导,紫光在成都的闪存(NAND)项目建设已经在早期阶段陷入停滞,没有迹象表明何时会恢复,也没有接到芯片生产设备的订单;而重庆DRAM项目的建设也一直处于停滞状态,不太可能按计划在2022年开始大规模生产,因为没有足够的人才和可靠的技术来源来快速推进。

即使如此,作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龙头企业,紫光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中共政府不可能见死不救。在过去几年中,紫光集团曾经几次,试图通过引入国有战略投资者实现自救,但都没有成功。所以,紫光的债权人徽商银行才会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Bankruptcy reorganization),也称破产重组(Bankruptcy restructuring),专门针对面临困境但是又有维持价值和再生希望的企业。海航集团、北大方正等都采用了破产重整的方式,目的都是为了拯救身陷困境的债务人,使其避免被破产清算的命运。

不重研发和创新 资本扩张只为圈钱

但即使如此,破产重组后,这些企业就能恢复生机吗?恐怕并不乐观。

从其发展历程来看,紫光集团目前面临的困境告诉我们,只靠大力砸钱是买不来一个“芯片帝国”的,即使获得再多的政府支持,购买再多的企业,没有自主研发和创新,不提高盈利能力慢慢形成正循环,光靠融资“买买买”的思路根本行不通,只有老老实实做研发才是王道。

但是,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似乎都对研发没有太大兴趣,圈钱似乎成了他们的主线。所以,清华紫光除了主营IT、电子元器件及其设备制造和服务以外,也涉及能源环境和教育培训服务业务。例如,紫光集团去年还投资了教育类企业中青至诚,并且参与了威马汽车的D轮融资。

澎湃新闻就在报导中指出,紫光集团的问题在于,它没有沉淀到高精尖领域,没有沉下心来攻克尖端技术难关,而是越来越多元化地进入一些低效率领域。同时,为了多元化,它不断举债,从而资产越来越重。

不仅如此,赵伟国在2010年成为紫光集团总经理后,通过一系列股权运作,让他本人目前持股70%的健坤投资成为紫光集团第二大股东。而官媒《财经国家周刊》曾经发文质疑说,紫光集团涉及国有资产流失。例如在2019年5月29日,紫光集团出资132亿元投资了3家有限合伙企业,而这3家合伙企业的共同点是,都由赵伟国所控制。

然而,这不是紫光集团一家科技企业的问题。早前爆雷的校办企业北大方正,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看看网上对方正和紫光的一些评价:一个北大方正,一个清华紫光,戳破中国高科技自主的梦话;两大高校企业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却没有成为任何一个领域的龙头老大……

对于目前的重整,网民们也不看好,认为境内境外债务一齐违约,国际信誉毁得一塌糊涂,诚信尽失,这样的企业还怎么重整?

美国之音曾经报导,北京一位经济学者批评说,紫光和方正一样,都是中国注定要破灭的科技神话,这类国企都是权贵阶级或是所谓的民间股东中饱私囊的工具,他们把企业掏空后,把全部的债务留给国家。不过,这位学者也质疑,中共政府连一些地方公务员的薪资都给拖欠着,到底还有多少余力可以救紫光?

几年前,赵伟国曾经在受访中,底气十足地说过,紫光每年都可以赔钱,可以一直赔……但是现实很残酷,因为债权人不答应。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松筠、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制图:R1
监制:文静
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大陆学区房爆惊雷 千万元打水漂?
【财商天下】触怒北京 滴滴遭碾压
【财商天下】割洋韭菜?国际大品牌在中国被罚
【财商天下】虎牙斗鱼无缘合并 腾讯垄断梦碎
最热视频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十字路口】美外交迷惑战狼 中共谋台改战略?
【军事热点】北约积极应对俄罗斯核威胁
【车评】顶级豪华 2021 Lexus LS 500 F Sport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