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觉:中共的“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

人气 674

【大纪元2021年08月12日讯】众所瞩目的东京奥运会于8月8日闭幕。美国名列奖牌和金牌榜首,共获得113枚奖牌,包括39枚金牌、41枚银牌和33枚铜牌。中国运动员总计获得88枚奖牌,包括38金32银18铜。中共原寄望于金牌战略,意图抢夺金牌榜头名,最终未能如愿,在最后时期被美国超越。美国实在太强大了,如果按团体夺冠每人一金都算上的话,不知又要超过中国多少,如球类、接力、团体赛,美国自然是得牌最多的国家。不过这中国金牌奖牌为世界老二,也不太失望,也算是“举国体制”的“功劳”吧。所以在这期间,大陆主流媒体为“举国体制”、“金牌战略”大唱赞歌。不过民众不以为然,纷纷批揭“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之弊端,甚至痛斥这种劳民伤财金牌至上的恶体制。

何谓“举国体制”?概括一句话,就是集中国力(包括人力、物力、财力)去办一件事情,在体育上,就是举国力争金牌拿第一。“举国体制”是计划体制,是集权体制,是不计成本劳民伤财的恶体制。如1958年,中共利用民众的强国愿望,举国大炼钢铁,要实现什么“超英赶美”的目标,村村冒烟,家家砸锅,地无人种,国家资源浪费巨大,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最后人祸导致大饥荒,饿殍千里,死亡人数近4000万,中国大地惨不忍睹。1966年,举国搞文化大革命,斗遍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等等所有领域均遭到极大破坏,给国家、人民、家庭、社会造成了极大危害,成为“十年浩劫”,其恶果百年难消,是中国历史上最荒唐的一页。“举国体制”违背了社会与自然规律,阻碍了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经济、科技的全面进步。但凡做事,用人少、花钱小、收益大、效果好,才是最佳最好的结果。可是中国在专制制度下,为了政治统治和权贵利益,为了形象工程,常常是“举国体制”、人海战术,不计成本,浪费巨大,其结果往往是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祸国殃民、遗患无穷。

数年来,中国在体育事业上也大搞什么“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为了争夺奥运、亚运金牌,釜底抽薪、竭泽而渔,运用政府行政手段,在全国范围内集中调配资源,用于发展竞技体育。“金牌战略”、“金牌至上”压倒一切,而置全民健身于不顾,学校体育、基层体育而不管,本末倒置,舍本求末,从根本上否定了体育事业发展的方向与目的。大家知道,“金牌大国不是体育强国”,全民体育发展是体育强国之要义所在,增强人民的身心健康才是体育发展的根本方向与目的,重视人的生命与生活质量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积极意义所在。而“举国体制”金牌至上正是违背这些精神与目的,它必然带来诸多恶果。

专制统治者与主流媒体之所以那么起劲吹捧“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是因为其中包涵了太多的政治意义。如所谓的“为国争光”,就是“为党贴金”,为强化统治服务。源于嬉戏的体育运动竟在中国承载了不可思议的内涵,金牌的数目竟成了国力强盛与否的标志,也成了体育官员晋升的阶梯。体育在中国,不是为了人民的健康,而是为了国家的形象。换句话,就是为中共脸上贴金,成为中共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所以,中共不惜工本、不惜血本,举国之人力、物力、财力攻歼有关竞技项目,争夺金牌。正如曹长青先生所言:“只有像中国这种专制国家,才为了刺激民族狂热,不仅靠媒体煽动奥运热,国家更花大钱打造金牌选手”。

体育重心应是中国式的“为党争光”还是民主式的“为民健康”,是对外宣扬国威还是健全国民体魄,是精英竞技还是大众体育,是成为金牌大国还是成就体育强国,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育发展概念与方向,其结果截然不同,其好坏一目了然。如北京奥运就“为党争光”办成了“花钱最多、动员最广、造假最甚、人权最差”金牌至上的最大形象工程。

具体来说,“举国体制”和“金牌战略”之弊端还有如下几项:
一是它的功利性与普世体育自由精神相违背。中国的体育金牌是全球价值最高的,是用一座座金山堆积出来的,是用国家机器高压压出来的。在中国争夺金牌早已丧失了体育本身的快乐,取而代之的是拚命般的痛苦、无奈与挣扎。运动员成了被控制受操作的机器人,毫无个性自由与快乐,是一种非人性的折磨。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参赛人员是业余的,奥运场上他们争金夺银,平时体育运动只是其业余爱好,是为了生活更加快乐与丰富多彩。瑞典女足就是爱踢球业余打发时间的姑娘;曾获得4枚奥运金牌的意大利花剑女运动员特里利尼,却是一名38岁的森林护林员;此次东奥会公路自行车金牌得主奥地利选手安娜,是一位数学博士后,在瑞士大学做研究员,她参赛没有团队,没有教练,训练全靠自己。她孤身一人奔赴赛场,并最终获得冠军后转身离开。她在比赛中开心地玩了一回,那么潇洒,这才是最好的奥运精神,最好的人生态度。空手道冠军科斯塔是法国地铁员工;女子极限单车金牌主沃兴顿是在英国酒吧当主厨;帆船比赛金牌斯科特是英国地理学教授;新西兰皮艇运动员LISA在3天拿3金,为了参加皮艇训练,靠兼职做咖啡师工作维持生计。7月27日,美国名将、4次奥运金牌得主拜尔斯在体操团体决赛中宣布退出,美国队最终获得银牌。这就是一个美国人的心态,运动员自己决定,金牌不是唯一的选择。而美国体操协会表示“将全力支持拜尔斯的决定,并赞扬她将个人权利放在比赛之前的勇敢精神,她的行为诠释了为何她在多方面都能成为榜样的事实。”这在大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国外体育是根据人的内在需要,靠人的主动投入参加,无论比赛还是选拔机制,都按市场规则顺畅运作,并能够为个人、为社会带来积极向上的因素,与中国则大不同。

二是它使国家资源的调配使用舍本求末、轻重倒置。“金牌战略”实质是一种体育与文化迫害,因为它建立在牺牲大多数民众利益基础上的畸形体制。每年数十亿人民币去培养尖子队员,发展竞技体育,却严重忽视乃至抛弃全国民众体育爱好和全民健身的需要,致使群众体育、学生体育每况愈下,国民尤其是学生身体素质急剧下降。据报道,全国有2亿多人确诊患慢性病,呈“井喷”状态,其死亡率占总死亡人数的85%。全国超重人数超过3亿,肥胖人数超过1亿,心血管疾病患者超过两亿。前国家体委主任袁伟民曾说:我们是金牌大国,不是体育强国。此言不虚。

三是它使数十万计没有实力争夺奖牌的运动员成为“牺牲品”,就是那些曾得过冠军的运动员退役后有的也谋生艰难。为选拔培养极少数金牌选手,竞技项目一轰而上,文化学习丢弃一边。现在全国设有数千所青少年体育学校,人员近50万,除了极少数精英,绝大多数都成不了明星,拿不了金牌,奋斗不到“为国争光”那一天,其下场多是悲惨。据统计,有80%的运动员退役后因没有文化与社会技能,求学无门,就业无路,谋生艰难,苦不堪言。其中不少人伤病缠身,甚至成为残废。就是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退役后因无文化只能去当搓澡工,她还为糊口养过鸡、卖过大沙,站在街头卖过羊肉串;体操全国冠军张尚武双脚跟腱断,退役后没有固定生活来源,曾因偷窃三度入狱,曾在北京、天津等地卖艺维生,变卖金牌;柔道运动员庄朵朵曾获多项赛冠军,2009年因罹患哮喘退役,无工作,无钱治病,官方不予理会。庄朵朵曾公开揭黑,如她因年龄不到参赛标准,就用姐姐的身份证参赛,还被教练员喂食来历不明的白色粉末,补贴被拿走,奖金被扣留。她发帖说:“我只有初中不到的文化,不要要求我太高。我回到家看到可怜务农的父母,我的心都碎了。求你们,不要嘲笑我,我喘的气都上不来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活命,知道吗,我要活着!”北京亚运会举重冠军才力,曾打破亚洲纪录,并数次获得全国冠军和亚洲冠军,退役后生活贫困,患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2003年在生活压力和病痛中离世,当时家里只有300元钱。几年后,他的妻子罹患癌症,女儿患有哮喘,母女两人负债累累。

四是它使体育系统形成了一个明星运动员、教练员、体育官僚三位一体的庞大利益集团。“金牌战略”给一些明星队员与教练员带来巨大名利而使体育官僚官运亨通、财源滚滚。而体育系统之腐败更是怵目惊心。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闹出大量金牌内定、密商假赛的丑闻,就是典型的例证。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女子双打故意让球输球,其原因既是金牌至上更是体育官员的权利意识支配下的必然产物,毫无奥运精神。乒乓球运动员何智丽就是因为不服从领导安排的故意让球输球的行为,因压力被迫出走国门,还被骂成卖国。

五是它不但阻碍全民体育的发展,也严重摧残运动员的身心。为了提高运动成绩争夺金牌,大陆运动员经常使用人体生长荷尔蒙、类固醇和红血球生长激素等禁药。如马家军;如1994年广岛亚运会,曾有11名游泳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禁药,奖牌被取消。在大陆,使用兴奋剂已是公开的秘密。据说使用原则是“有用、无害、查不出”,实际上只要有用、查不出,就不管其有害无害了,唯金牌是举,不少女运动员因服用激素已呈男性化。如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就是这样,其雄性激素高于普通男性,长有喉结与胡子,患有不孕症。体育系统上下成立了诸多科研部门,目的是如何提高竞技成绩,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如何使用兴奋剂而不被查出,据说使用违禁中药提高运动成绩也成了科研部门的攻关科目,因为不易查出。

六是它使竞技体育发展也极不协调。中共的金牌战略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主要是瞄准了冷门项目,或大多数国家没法商业化的项目,所以大都是业余选手参加。中共瞄准了这些项目,选拔条件好的运动员全天训练,实际制造了专业运动员或职业运动员对战其它国家的业余运动员,自然更易得奖牌争金牌,所以国家只重视发展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等产生金牌多的项目,使其保持优势,而忽视田径等项目,所以刘翔一跨成名,影响数年。

七是“举国体制”的投资人(纳税人)对体育资金投入使用无知情权、决定权,也无法进行有效监督。如北京奥运的“面子工程”直接投资据说高达430多亿美元,而据国内有关权威者估算,这笔投资仅占北京奥运各种相关费用的40%,而其中不知又有多少被挪用贪占。哪个国家敢投如此巨资打造奥运,而且不受民众监督与追责,唯有中国。

八是体育投入与产出并不对称。“举国体制”着眼于层层选拔、封闭培养和高价出国训练,以及高薪聘请外国教练,在占用了大量资金后无法对大众体育形成带动力。金牌选手只能成为各种商品的形象代理,但巨额现金收益主要属于运动员个人及其教练团队,所属机构也“利益沾边”。但经济上回报出资人的可能性为零。

九是“举国体制”以垄断方式盘踞了竞技体育的主要资源,堵塞了商业体育的发达之路,体育产业的成长受到严重抑制。虽然有些国家金牌不多,但却是体育强国,体育设施健全,群众积极参入,体育产业发达。据说只有几百万人的芬兰有7000多个俱乐部,丹麦约有1/3的人是各种俱乐部成员,瑞士体育经济占全国就业市场的2.5%。而自称位居世界经济老二的中国,许多即使发达的县城竟没有一家具乐部,没有一座体育馆。看看北京奥运会后巨资建造的场馆,究竟为全民健身与商业体育发挥了多少作用,可想而知“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的弊端与恶果了。

正如网友所言,无论中国拿多少金牌,它还是猫科动物,是猫不是虎,而且还是只病猫,因为“举国体制”与“金牌战略”只打造了金牌大国,却成就不了体育强国!

责任编辑:萧明

相关新闻
“洪荒少女”回京被围堵 直呼采访别人
体育总局副局长受审 掀中共体育界黑幕一角
赞亚运国手成就 蔡英文:朝体育预算加倍前进
杨威:中共奥运金牌战略未实现“东升西降”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时事军事】Y-20U加油机也扰台 中共想太多了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