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逝世周年 日作家谈他在日本被推崇原因

人气 613

【大纪元2021年08月02日讯】7月30日是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辞世一周年的日子。《李登辉秘录》中文版7月底在台湾发行,作者河崎真澄(Masumi Kawasaki)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介绍了李登辉的日式思维、个人形像以及他对美日中台关系的看法,并分析了他为何获得日本人高度评价的原因。

据美国之音报导,李登辉1923年出生于台湾,当时的台湾正处于日本统治下。李登辉自小以台语和日语为母语。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时,22岁的李登辉正在日本京都大学就读。李登辉曾经用日语说过一句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来表达他个人的核心思想。这一句话,不只是中文世界,就连日本读者们亦颇感费解。

对此,河崎真澄表示,李登辉热爱阅读与研究,几乎都是以日文原著和日文译本为主,可以说是透过日文来看世界。对于李登辉来说,用日语说话是最自然、最贴近他真实想法的。以李登辉的日语名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为例,这是出于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的“无”哲学。这可以用“社会”和“个人”解释。

他说,日本人注重群体关系,认为会“先有社会才有我”。所以李登辉认为自己当上台湾的总统之后,属于个人的“李登辉”就减少了,而是成为台湾的“李登辉。这种典型的日本式思维让李登辉即使卸任,依然为了2300万台湾人奉献一生的事迹可以充分得到证明。李登辉在普遍日本人心中占有比日本历任首相更崇高位置,就是因为这样的情操与实践。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7月28日接受产经新闻专访表示,只要情况允许,想来台湾祭拜李登辉。安倍晋三自1994年以自民党青年局成员访台会见当时担任总统的李登辉之后,两人便持续保持交流。

河崎真澄说:“李总统的言行在我们这一代人看起来,就是‘日本人最理想的形象’。战后的日本已逐渐淡忘日本精神,李总统仿佛乘坐时空机浮现一样,重新呈现了日本人原有的样貌。所有日本人都被李总统感动了,他让我们想起大家遗忘许久的日本精神。”

李登辉曾经在接受台湾国史馆的采访时表示:“日本教育对我精神面的帮助尤其大:正直、尽忠以及清廉。我自少年时开始接触武士道,它们启示我公义是什么,以及独立生活和公义的关系。”

李登辉曾经出版《武士道解题》一书,深度剖析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在日本评价极高。

李登辉与日本政界人士交情匪浅,除了自民党之外,在野的立宪民主党之党主席枝野幸男曾说:“谈到最欣赏的政治家,就是李登辉”。国民民主党的党主席玉木雄一郎称李登辉是“真正的名留青史,亚洲国家民主化的巨星”。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更是直接称呼其为“爸爸”。

河崎真澄说:“日本人会说母亲有‘柔软慈爱’的母性,父亲则是拥有‘高尚坚毅’的父性。李登辉的身材魁梧,姿势端正,举止言行得体,他坚持理想、认真负责,虽然地位崇高却不摆架子,是一个行事贯彻信念的人。他平时谦和有礼,为了台湾的安危愿意忍耐,也愿意战斗,毕生尽力保护台湾,保护他的家。”

他说,“李登辉让他们觉得他是理想中的父亲形象,也是国家最理想的家长,所以在许多日本人心中,李登辉是最理想的国家领袖之代表,现代的日本政治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超越他。”

李登辉台北市长、台湾省政府主席到副总统,接任总统,再到当选第一届民选总统。河崎真澄认为,这是一条漫长的忍耐之路,李登辉一路不动声色,直到因缘俱足,再展开自己的民主改革,这就是“戒急用忍”最佳的示范,也是日本人最欣赏李登辉的原因之一。但是李登辉对于继任总统陈水扁在这方面的表现不甚满意。

他表示,李登辉认为陈水扁无法理解日本和美国的真实意图,并且在公民投票中过度理想化地提出制宪议题。

河崎真澄说:“李总统深知‘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如果两者不能吻合,就要在中间找到出口。他明白现阶段台湾在宪法上仍然是‘中华民国’,美国和日本都不赞成马上把‘中华民国’直接改成‘台湾共和国’。对于这么困难而棘手的事情,日本的想法是‘事情越是急迫,越要放慢脚步,迂回而行。’换句话说,是‘戒急用忍’。相较之下,李总统觉得蔡英文似乎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取得了不错的平衡,让他颇为满意。”

河崎真澄指出,李登辉没有向日美提出过度要求或挑战,而是积极、谨慎地深化友好关系。日本人看到他“戒急用忍”于保护台湾2,300万人民的和平与安宁,让台湾主权继续存在,都十分感动。

他指出,李登辉一直强调,为了让台湾在国际现实局势中继续存在与安定,除了美国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之外,还需要邻近的日本。身为国家领袖,就必须摒除对于日本的个人喜恶,要以台湾利益为中心思想,和同样受到中共威胁的日本靠近。

李登辉在卸任总统后,曾经9次访问日本。河崎真澄表示,李登辉在卸任后自愿担任终身的“台湾顶级推销员”,搭配他一口流利的日语,为台日关系奠定更深厚的友好基础。他深知日本人在政治上的天真和柔弱的特性,因此努力以自己在日本的人气,带动日本对于台湾的关注。

关于美台关系,河崎真澄表示,李登辉向他强调,虽然美国的对华政策会因政党和议会的关系微妙地调整,但是美国国会的权力很大,值得信赖。1995年5月,美国国会以绝对悬殊票数,通过邀请李登辉以观光身份访美。在此访美期间,美台之间的高度情报线索机制更加稳固。

第一届台美日国会议员战略论坛于7月29日透过视讯方式召开,多位美、日、台重量级议员出席,安倍晋三也以嘉宾形式出席致词。

河崎真澄说:“李总统的事前准备奏效了。今天果然朝他的理想迈进了一大步,就像预言成真一样。台美日国会议员战略论坛是历史性的一刻,未来三方的对话与合作空间会如他所愿地大幅提升。”

李登辉:共产主义会破坏生活在它之下的人民尊严

关于台湾与中共的关系,河崎真澄说:“其实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以及1990年前后东欧和苏联的共产主义崩溃时,李总统曾经盼望中国走向民主化。但是1995年李登辉访美后,引发北京强烈反弹,当年7月中共在台湾海域划设弹着区并发射飞弹,让李总统彻底认清了中共。从这个分水岭以后,他对于台湾未来的思考方向,就大为转变。”

他指出,李登辉在1995年年底曾经表示,共产主义会破坏生活在它之下的人民之尊严,中共很快就会灭亡。所以1998年在国家统一委员会上,李登辉明确且坚定地拒绝“一国两制”的构想。在1999年7月,他宣称中共与台湾属于“特殊的国与国关系”,明确区别台湾与中共政权,奠定台湾民主化不会回头的基础。

河崎真澄认为,从李登辉对中共的因应过程可以得知,他是一个抱持乐观信念,能够审慎观察,并适时决断,无时不刻以国家利益为中心的领袖。许多日本政治家都认为,若没有李登辉,就没有现在台湾的民主化。

验证海外助援守护台湾之重要

河崎真澄说:“我觉得从去年7月30日李登辉总统过世这一年来,是台湾自从以中华民国的名义退出联合国之后,在国际社会上的存在感明显增加,开始受到世界关注的。国际社会深感中共对于国际秩序与和平稳定造成的威胁,因此民主国家目前非常重视台海问题,对于长期在最前线对抗中共霸权的台湾给予明确的支持。中共7月庆祝创党百年,对台湾的统一计划还在持续进行中,但是台湾会得到这么多的助援,恐怕是中共始料未及的。”

他认为,李登辉实践日本精神,为了台湾的前途贡献毕生心力,在他身后一年即开始兑现。美国与日本带头在国际会议上带动盟友重视台海问题,将台湾议题提升为国际舞台必然讨论的重要事项,也在台湾疫情告急时纷纷伸出援手带头捐赠疫苗,更开始促进台湾与国际的战略对话与商贸合作,这些对于日本人来说,都是李登辉留下来的遗产。

河崎真澄说:“在李总统离世的一年中,台湾不但继续存在,维持安定与繁荣,更如他所愿地获得民主国家的鼎力支持,这应该是他最感欣慰的吧。”

责任编辑:钟元

相关新闻
台湾民主贡献 李登辉获3/4民众肯定
游锡堃:李登辉推动双普选 奠定台湾民主基石
李登辉辞世一周年 安倍透露想访台扫墓
安倍想访台祭拜李登辉 李安妮:全力协助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百年谎言 揭中共洗脑术
【新闻大家谈】魔化上海 堂食游击队
【未解之谜】俄罗斯奇异举动 末日预言要兑现?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百年真相】杀情妇贪巨款 内蒙“三虎”黑幕
【秦鹏直播】美最高法院禁堕胎权 允许公开持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