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不要走共产主义独裁的老路

西方和中共技术独裁的分歧迅速消失 前景黯淡

人气 889

【大纪元2021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文/曲志卓编译)1992年,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写道,苏联的解体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资本主义战胜马克思主义?

福山的理论很复杂,简单说,他认为在马克思主义败给了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已经失败。全球范围内的共产国家,从古巴到中国,无不经历了共产主义国家惨痛的经济衰退、残暴的政权和严重的污染。它们绝对是人间地狱。极权、反神、奴役压迫性的共产主义制度未能在任何方面兑现其承诺。

反观,各个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几乎在所有重要领域都相对较好,比如生活水平、人民的各种自由权利、技术创新、艺术、政治生活、人权,甚至污染治理。福山认为,我们只要把失败的共产国家纳入资本主义全球经济家庭,就万事大吉了。

同化中共,还是相反?

然而,在走向“历史终结”的路上,让人笑不出来的事发生了。在苏联共产主义垮台前十年(1980年前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与中国共产党接触不仅能制衡苏联,又能把中国引向自由社会。

我们的想法是,通过给中共输送资金、工厂、技术和市场,我们可以把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改变成一个类似于欧美的自由社会。我们一度以为我们成功了,但1989年屠杀了一万多名青年学生的六四天安门血案,结束了这种黄粱美梦。

在中共血腥镇压之后,美国对中共的政策一错再错。美国短暂地对中共施加了无关痛痒的制裁,紧接着就在2000年邀请中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从1980年到2020年,中共国从一个落后到吃不饱饭的农业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在技术、经济实力和全球影响力上都可与美国叫板的对手。

多年以来,中共没有拿得出手的科技成果,从未真正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它一直在从西方窃取科技成果,直到今天也没停手。

社会信用体系的出现

不久之前,中共攫取了技术能力——包括面部识别、视频音频监控、GPS定位等等——来创建数字监控系统,以监控、跟踪、识别、逮捕、拘留和迫害那些可能对其政权构成威胁的人。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就这样诞生了。

然后,中共将监控技术打包,以“智慧城市”为名进行推广,卖给世界上的其它独裁政权。智能监控技术当然不是中共发明的,几十年来,英国一直是地球上最受监视的社会之一。但中共完善了它。

2019年2月26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GSMA移动世界大会上,参观者在中国移动展台查看5G智能城市技术。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公司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移动世界大会。(David Ram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带来极权主义

说到言论审查和政治鼓噪,不能不提美国主流媒体和学术界对川普(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的前无古人的肆意攻击。负面事件被恶意放大,甚至无中生有地杜撰,而正面事件要么报导不足、被扭曲,要么根本不报导。

所有这些情况只是中共病毒(亦称新型冠状病毒)在2019年问世的前奏。

事实证明,我们美国就有本土培育的极权主义者病毒株,早已做好了爆发的准备。很明显,对于美国的科技巨头来说,巨额财富无法让他们满足。

他们想要强大的权力,事实上,他们已经拥有了这权力。

医疗独裁主义

悲催的是,科技巨头联手联邦政府,打压与官方不同调的关于中共病毒的说法和想法。这像极了中共与其喉舌媒体之间的关系。社交媒体大佬和联邦政府正打着“安全”的幌子,以中共病毒为借口,侵犯我们的宪法权利。

《权利法案》不仅保障了我们作为个人的公民权利和自由,而且限制了联邦政府的威权。然而该法案仿佛已经向病毒投降,取而代之的是由医疗诱导的独裁主义。

恐惧的力量

遗憾的是,觉得这成问题的美国人远远太少。这当然了,谁能去质疑以医疗安全为名捐弃我们的权利不明智、不合法呢?寥寥无几。因为,如果你质疑,你就会被禁言、被公开谴责、被解雇、“被取消”。

现实情况是,一年半以来,我们日复一日地被恐惧洗脑。我们都需要承认,我们太脆弱、太软弱,而且太害怕面对世界、面对一种致死率仅为1%的疾病,担心如果没有政府的保护,我们会死于世纪大瘟疫。

中共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鬼影无处不在。

中共控制了美国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共一直在收购美国的很多产业,从农田和我们最大的肉类加工厂到AMC电影院和主流媒体。其后果令人不寒而栗:中共正在对我们施加巨大影响力,决定着我们往身体里放什么(强制疫苗)、往思想里放什么(文化洗脑)。这正是中共想要的权力。

无巧不成书,所有这些科技巨头都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并与中共政权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我们恐怕无法以此向它们问责,但是,美国人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回归旧式帝国?

几十年来,中共对中国人民的压迫,被全世界视为一个悲催的怪胎——前苏联独裁统治下的附庸。妄想中共会改变成西式国家,事实证明此路不通。目前的趋势恰恰表明,中共是个成长中的帝国,既有能力又有野心,同时对促成其崛起的西方国家不屑一顾。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也许从我们眼皮底下消失的美国,才是历史长河中的昙花一现和怪胎。

人类历史从来都是以蛮力与暴政写就,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帝国。难道现在历史又要重演了吗?

作者简介: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2013年)的作者。他的博客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CCP Virus Remaking the World in China’s Imag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华人媒体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美国机构的共谋
【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利用党媒攻击美国
【名家专栏】中共用电子游戏诱惑美国青年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中关系或颠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秦鹏直播】李克强为电荒背锅 大管家被免职
【远见快评】美英澳联盟扩编?美挺台“入联”
【拍案惊奇】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许家印跌惨了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珍言真语】程翔:中共面临国际空前孤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