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不要走共產主義獨裁的老路

西方和中共技術獨裁的分歧迅速消失 前景黯淡

人氣 893

【大紀元2021年09月16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文/曲志卓編譯)1992年,歷史學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寫道,蘇聯的解體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終結」。

資本主義戰勝馬克思主義?

福山的理論很複雜,簡單說,他認為在馬克思主義敗給了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已經失敗。全球範圍內的共產國家,從古巴到中國,無不經歷了共產主義國家慘痛的經濟衰退、殘暴的政權和嚴重的污染。它們絕對是人間地獄。極權、反神、奴役壓迫性的共產主義制度未能在任何方面兌現其承諾。

反觀,各個自由的資本主義國家幾乎在所有重要領域都相對較好,比如生活水平、人民的各種自由權利、技術創新、藝術、政治生活、人權,甚至污染治理。福山認為,我們只要把失敗的共產國家納入資本主義全球經濟家庭,就萬事大吉了。

同化中共,還是相反?

然而,在走向「歷史終結」的路上,讓人笑不出來的事發生了。在蘇聯共產主義垮台前十年(1980年前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認為與中國共產黨接觸不僅能制衡蘇聯,又能把中國引向自由社會。

我們的想法是,通過給中共輸送資金、工廠、技術和市場,我們可以把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改變成一個類似於歐美的自由社會。我們一度以為我們成功了,但1989年屠殺了一萬多名青年學生的六四天安門血案,結束了這種黃粱美夢。

在中共血腥鎮壓之後,美國對中共的政策一錯再錯。美國短暫地對中共施加了無關痛癢的制裁,緊接著就在2000年邀請中共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從1980年到2020年,中共國從一個落後到吃不飽飯的農業國,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在技術、經濟實力和全球影響力上都可與美國叫板的對手。

多年以來,中共沒有拿得出手的科技成果,從未真正尊重他人的知識產權,它一直在從西方竊取科技成果,直到今天也沒停手。

社會信用體系的出現

不久之前,中共攫取了技術能力——包括面部識別、視頻音頻監控、GPS定位等等——來創建數字監控系統,以監控、跟蹤、識別、逮捕、拘留和迫害那些可能對其政權構成威脅的人。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就這樣誕生了。

然後,中共將監控技術打包,以「智慧城市」為名進行推廣,賣給世界上的其它獨裁政權。智能監控技術當然不是中共發明的,幾十年來,英國一直是地球上最受監視的社會之一。但中共完善了它。

2019年2月26日,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GSMA移動世界大會上,參觀者在中國移動展台查看5G智能城市技術。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公司參加了一年一度的移動世界大會。(David Ram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帶來極權主義

說到言論審查和政治鼓譟,不能不提美國主流媒體和學術界對川普(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的前無古人的肆意攻擊。負面事件被惡意放大,甚至無中生有地杜撰,而正面事件要麼報導不足、被扭曲,要麼根本不報導。

所有這些情況只是中共病毒(亦稱新型冠狀病毒)在2019年問世的前奏。

事實證明,我們美國就有本土培育的極權主義者病毒株,早已做好了爆發的準備。很明顯,對於美國的科技巨頭來說,巨額財富無法讓他們滿足。

他們想要強大的權力,事實上,他們已經擁有了這權力。

醫療獨裁主義

悲催的是,科技巨頭聯手聯邦政府,打壓與官方不同調的關於中共病毒的說法和想法。這像極了中共與其喉舌媒體之間的關係。社交媒體大佬和聯邦政府正打著「安全」的幌子,以中共病毒為藉口,侵犯我們的憲法權利。

《權利法案》不僅保障了我們作為個人的公民權利和自由,而且限制了聯邦政府的威權。然而該法案彷彿已經向病毒投降,取而代之的是由醫療誘導的獨裁主義。

恐懼的力量

遺憾的是,覺得這成問題的美國人遠遠太少。這當然了,誰能去質疑以醫療安全為名捐棄我們的權利不明智、不合法呢?寥寥無幾。因為,如果你質疑,你就會被禁言、被公開譴責、被解僱、「被取消」。

現實情況是,一年半以來,我們日復一日地被恐懼洗腦。我們都需要承認,我們太脆弱、太軟弱,而且太害怕面對世界、面對一種致死率僅為1%的疾病,擔心如果沒有政府的保護,我們會死於世紀大瘟疫。

中共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呢?鬼影無處不在。

中共控制了美國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共一直在收購美國的很多產業,從農田和我們最大的肉類加工廠到AMC電影院和主流媒體。其後果令人不寒而慄:中共正在對我們施加巨大影響力,決定著我們往身體裡放什麼(強制疫苗)、往思想裡放什麼(文化洗腦)。這正是中共想要的權力。

無巧不成書,所有這些科技巨頭都在中國賺得盆滿缽滿,並與中共政權保持著緊密的聯繫。我們恐怕無法以此向它們問責,但是,美國人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回歸舊式帝國?

幾十年來,中共對中國人民的壓迫,被全世界視為一個悲催的怪胎——前蘇聯獨裁統治下的附庸。妄想中共會改變成西式國家,事實證明此路不通。目前的趨勢恰恰表明,中共是個成長中的帝國,既有能力又有野心,同時對促成其崛起的西方國家不屑一顧。

從今天的角度來看,也許從我們眼皮底下消失的美國,才是歷史長河中的曇花一現和怪胎。

人類歷史從來都是以蠻力與暴政寫就,建立了一個又一個帝國。難道現在歷史又要重演了嗎?

作者簡介:

詹姆斯‧戈裡(James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2013年)的作者。他的博客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CCP Virus Remaking the World in China’s Imag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控制境外華人媒體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美國機構的共謀
【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利用黨媒攻擊美國
【名家專欄】中共用電子遊戲誘惑美國青年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印俄結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直播】民主峰會對抗中共 拜登致開幕詞
【財商天下】打造稀土巨頭 中共欲搶全球定價權
【秦鵬直播】高智晟張展獲獎 美官員籲北京放人
【新聞看點】印鈔總公司董事落馬 替黨背鍋?
【思想領袖】漢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精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