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八回 三教会破诛仙阵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八回。(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我们完全讲到了高潮。〈老子一爇化三清〉讲到了三教教主——主要是准提道人、接引道人;老子跟元始天尊,共破诛仙阵。这是跟通天教主摆道。

我们忘了谈到,当老子一爇化三清,化出了另外三位道人围着通天教主打,但是奈何不了通天教主!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生命概念:

这种幻化出来、演化出来的生命,不能够对通天教主直接造成致命的打击,破不了他的阵。就是说:老子可以一爇化三清,却无法以他幻化的分身,去破掉通天教主……

……其实二郎神的幻化(八九神功),直接透过他的幻化去伤人,有,但是那是过了万仙阵之后。对那些妖怪他可以直接做,用他的幻化,用他的变化身,除此之外,我们很少见到他二郎神用他的变化身去伤及对手,没有!他只不过在他变化当中——用他的哮天犬,他可以做。

……当然,老子“一爇化三清”完全是人家的境界。所以我也跟大家解释过,我说其实不太好评价。那是老子达到了那种对人而言至高的境界,他所展现出来的那一份生命的尊严,远远超过于人。所以咱们用嘴不好评价。真的不好评价,大家就去品味那个意思。

怎么讲呢?就说:实实在在地在哪一个境界的生命,他实在的部分,是主,是最关键的,其他东西,不是!他真正展现出来的是这个生命的主尊、他的威严(只能说他的威严)、他的那种造化,以及他境界的层面。所以(一爇化三清)是形容主尊的那一份道行,那一份道德,并不是分身出来的本身具有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朋友能听懂我说的意思?

就是我刚才解释的,如果老子一爇化三清直接破了通天教主的诛仙阵不就完了!没有!破不了。对于修行的人,我个人理解就是个人主尊的修炼——老老实实的修炼——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最老实的修行,是最关键的。

第七十八回〈三教会破诛仙阵〉。

诗曰:
诛仙恶阵四门排,黄雾狂风雷火偕。
遇劫黄冠遭劫运,堕尘羽士尽尘埋。
剑光徒有吞神骨,符印空劳吐黑霾。
纵有通天无上法,时逢圣主应多乖。

这是讲了诛仙阵,他列出了四个门,跟这四把宝剑是有关系。这里说的“黄雾”的本身讲的是老子的道行。

“堕尘羽士尽尘埋”里面就谈到了通天教主门下的故事。“羽士”应该就是一些动物了。

后面就是讲无论通天教主他的道行多高,但是,他应该顺时、顺天意,他要逆天意的话,“时逢圣主应多乖”——不要逞狂,不要狂妄。

话说老子一气化的三清,不过是元气而已,虽然有形有色,裹住了通天教主,也不能伤他。

只有老子他自己是本,三清代表的是他的境界,这里讲的是“元气”,就是他的本来。有这样的造化演化他的境界,但只能缠住通天教主,不会伤他,是因为他们在同一境界,老子跟通天教主是同一境界的,有生命层面的局限性。

此是老子气化分身之妙,迷惑通天教主竟不能识。老子见一气将消,在青牛上作诗一首。

诗曰:
先天而老后天生,借李成形得姓名。
曾拜鸿钧修道德,方知一气化三清。

这“一气”是本源(上面说的元气),牵扯修炼的东西太多了,不好往下说,我没资格去讨论。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就是讲故事,只想跟大家分享。体会到,你就是一个修行的人。得了人身最珍贵。

话说老子作罢诗,一声钟响,就不见了三位道人。通天教主心下愈加疑惑,不觉出神,被老子打了二三扁拐。多宝道人见师父受了亏,在八卦台作歌而来。

所以多宝道人敢出手,原因是,当初鸿钧道人在教他们哥仨的时候,多宝道人他在。只不过他成了通天教主的大徒弟。

歌曰:
碧游宫内谈玄妙,岂忍吾师扁拐伤。
只今舒展胸中术,且与师伯做一场!

多宝道人他还算客气了,他是徒弟,自己的师父受难了,他要出头啰!

歌罢,大呼:“师伯!吾来了!”

好多宝道人!仗剑飞来直取。老子笑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把扁拐架剑,随取风火蒲团祭起空中,命黄巾力士:“将此道人拿去,放在桃园,俟吾发落!”

黄巾力士将风火蒲团把多宝道人卷将去了。

正是:从今弃邪归正道,他与西方却有缘。

通天教主犯嗔痴 四方教主齐破诛仙阵

且说老子用风火蒲团把多宝道人拿往玄都去了。老子竟不恋战,出了陷仙门,来至芦蓬。众门人与元始迎接坐下。元始问曰:“今日入阵,道兄见里面光景如何?”

老子笑曰:“他虽摆此恶阵,急切也难破他的,被吾打了二三扁拐。多宝道人被吾用风火蒲团拿往玄都去了。”

元始曰:“此阵有四门,得四位有力量的方能破得。”

老子曰:“我与你只顾得两处,还有两处,非众门人所敢破之阵。此剑你我不怕,别人怎么经得起?”

正议论间,忽见广成子来禀曰:“二位老师,外面有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来至。”

老子、元始二人忙下蓬迎接。请上蓬来,叙礼毕,坐下。老子笑曰:“道兄此来,无非为破诛仙阵,来收西方有缘。只是贫道正欲借重,不意道兄先来,正合天数,妙不可言!”

这里说“收西方有缘”是指:到佛家去了。为什么这么做呢?就是一个“清洗”的过程。该杀的杀,该灭的灭,但有些是不能的。所谓的“有缘”,是那些生命的来处,当初的来处,是跟他准提道人有关。

准提道人曰:“不瞒道兄说,我那西方:花开见人,人见我。因此贫道来东、南两土,未遇有缘,又几番见东、南二处有数百道红气冲空,知是有缘,贫道借此而来,渡得有缘,以兴西法,故不辞跋涉,会一会截教门下诸友也!”

准提道人他有来过这里,知道有与他相关的生命,但是没找着,结果又见了红气冲天。

这里讲的红气冲天,在《封神演义》开始的时候我们就讲过了,当时殷郊、殷洪就是红气冲天,然后挡住了女娲的去路。这个(红气冲天)你去找也看不到,他是指不同的境界在看不同的生命,是指准提道人的境界相当高了。

老子曰:“今日道兄此来,正应上天垂象之兆。”

《封神演义》发生的事情,掌控这件事情的,是人不知道的神仙,连老子都把他称为上天。上天垂象,这些神仙就必须得干活。我觉得有这个涵义。但还是那句话:不能随便去讨论老子的。

准提道人问曰:“这阵内有四口宝剑,俱是先天妙物,不知当初如何落在截教门下?”

老子曰:“当时有一分宝岩,吾师分宝镇压各方,后来此四口剑,就是我通天贤弟得去,已知他今日用此作难。虽然众仙有厄,原是数当如此。如今道兄来的恰好,只是再得一位,方可破此阵耳!”

准提道人一来就知道这四把宝剑的来处,所以准提道人就厉害了!知道来处,自然就知道它的归属,就可以破它。

准提道人曰:“既然如此,总来为渡有缘,待我去请我道兄来。正应三教会诛仙,分辨玉石。”

这里讲的“三教会诛仙”,就是西方的佛教、阐教、截教。

老子大喜。准提道人辞了老子,往西方来请西方教主接引道人,共遇有缘。

正是:佛光出在周王世,兴在明章释教开。

佛光出在周王世,而佛法兴盛是释迦牟尼佛出来才真正开始的。

且说准提来至西方,见了接引道人,打稽首,坐下。接引道人曰:“道友往东土去,为何回来太速?”

准提道人曰:“吾见红光数百道俱出阐、截二教之门。今通天教主摆一诛仙阵,阵有四门,非四人不能破。如今有了三位,还少一位。贫道特来请道兄去走一遭,以完善果。”

西方教主曰:“但我自未曾离清净之乡,恐不谙红尘之事,有误所委,反为不美。”

准提曰:“道兄,我与你俱是自在无为,岂有不能破那有象之阵!道兄不必推辞,须当同往。”

自在无为:一切不在其中。

有象之阵:通天教主(摆的阵)用了四把剑、设了四个门,四个门里头还有四个阙。这“有象之阵”是人眼看不着的(所以称为象,与天象的概念一样)。这不是在人的层面,但是对于祂们来讲,已经就是红尘了,因为引出来的事情是阻住了姜子牙东征,那就是“红尘之事”了,所以一般谁都不愿意碰的。

接引道人如准提道人之言,同往东土而来。只见足踏祥云,霎时而至芦蓬。

到了《西游记》的时候,说:释迦牟尼“到东土寻找取经人”,恐怕跟这时候就有关系,就接上了茬,因为东土有很多有缘之人。

广成子来禀老子与元始,曰:“西方二位尊师至矣。”

老子与元始率领众门人下蓬来迎接。见一道人,身高丈六。

但见:
大仙赤脚枣梨香,足踏祥云更异常。
十二莲台演法宝,八德池边现白光。
寿同天地言非谬,福比洪波语岂狂。
修成舍利名胎息,清闲极乐是西方。

这是形容接引道人。形容他的境界、他生命的本身。

话说老子与元始迎接接引、准提上了芦蓬,打稽首,坐下。老子曰:“今日敢烦,就是三教会盟,共完劫运,非吾等故作此孽障耳!”

老子说的意思:“我们不是非要这么做,是顺应天意而来的。”

也就是说:接引道人心中的某些疑惑,老子自然也清楚。

接引道人曰:“贫道来此,会有缘之客,也是欲了冥数。”

元始曰:“今日四友俱全,当早破此阵,何故在此红尘中扰攘也!”

老子曰:“你且吩咐众弟子,明日破阵。”

元始命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广成子、赤精子:“你四人伸手过来。”

元始各书了一道符印在手心里。

“明日你等见阵内雷响,有火光冲起,齐把他四口宝剑摘去,我自有妙用。”

画上符印,等于元始天尊的生命在保着他们,所以这时候他们四个去拿剑就没事了,否则他们还没到剑边,就完了。

四人领命,站过去了。又命燃灯:“你站在空中,若通天教主往上走,你可把定海珠往下打,他自然着伤。一来也知我阐教道法无边。”

定海珠(之前)在赵公明手里,当初应该是赵公明从通天教主手里得到的。结果现在反过来,燃灯道人用定海珠去打他通天教主。这说明了定海珠的力量跟来处非常高,通天教主超不过。当初为什么通天教主给了赵公明(定海珠)?很难理解。

元始吩咐毕,各自安息。不言。

只等次日黎明,众门人排班,击动金钟、玉磬。四位教主齐至诛仙阵前,传令命左右:“报与通天教主,我等来破阵也。”

左右飞报进阵。只见通天教主领众门人齐出戮仙门来,迎着四位教主。通天教主对接引、准提道人曰:“你二位乃是西方教下清净之乡,至此地意欲何为?”

准提道人曰:“俺弟兄二人虽是西方教主,特往此处来遇有缘。道友!你听我道来:
身出莲花清净台,三乘妙典法门开。
玲珑舍利超凡俗,璎珞明珠绝世埃。
八德池中生紫焰,七珍妙树长金苔。
只因东土多英俊,来遇前绿结圣胎。”

我以为这里可能就引述到今天:东土出圣人。意思是:现在,我以为“复活节”跟这些东西是有关的。别看《封神演义》是本小说,跟这些是有关的。就是讲人类这一圈真正最后的希望在东方。这一圈转完了,走到这里了。

话说接引道人说罢,通天教主曰:“你有你西方,我有我东土,如水火不同居,你为何也来惹此烦恼?你说你莲花化身,清净无为,其如五行变化,立竿见影。你听吾道来:
混元正体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传大法,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全非汞,物外长生尽属干。
变化无穷还变化,西方佛事属逃禅。

两个人在盘道,因为当他们讲出这些话的时候,代表他们对生命理解的境界。境界不同,讲出的东西完全不同。

话说准提道人曰:“通天道友!不必夸能斗舌。道如渊海,岂在口言。只今我四位至此,劝化你好好收了此阵,毋使分颜,何如?”

“道如渊海”就是:修行是无止境的,不是嘴上说的。

正的永远不会先动手,正的永远是劝善的,永远会被动的。

通天教主曰:“既是四位至此,毕竟也见个高下。”

所以“见高低”的说法,很多都是“羡慕、妒嫉、恨”。所以老子说通天教主就用了“嗔、痴”的说法。他没有说他“贪”。

贪,有着阴邪、淫荡在里头;嗔,是“无名之火”,其实就是多宝道人讲的“情魔、意魔”;痴,一般讲是“傻瓜、愚笨”,我以为就是人间道理当中的“聪明”——聪明的技巧、诡计。就是用人的肉身,使尽一切他的说法,去获得自己的利益。而他在他的生命境界中毫无“天意”之思考,毫无“道法”之内在东西。

痴迷不悟,其实有着“自我”的东西。

通天教主说罢,迳进阵去了。

元始对西方教主曰:“道兄,如今我四人各进一方,以便一齐攻战。”

接引道人曰:“吾进离宫。”

老子曰:“吾进兑宫。”

准提曰:“吾进坎地。”

元始曰:“吾进震方。”

这是按照八卦走的。

四位教主各分方位而进。且说元始先进震方,坐四不像迳进诛仙门。八卦台上通天教主手发雷声,震动诛仙宝剑,那剑晃动,元始顶上庆云迎住,有千朵金花、璎珞垂珠,络绎不绝,那剑如何下得来?

这些都是展现在另外空间。我们一般在庙里看到类似的装饰品也这样挂着,其实是隐喻,是指元始天尊他身体另外的那部分——完全是光彩的、是生命的、是滚动的。

元始进了诛仙门,立于诛仙阙。

诛仙阙,应该就是指他阵门里面的那一层,因为它分成两层,门跟阙之间算是一层。通常是进不了门的,在门跟阙之间就被毁掉了。

只见西方教主进离宫,乃是戮仙门。通天教主也发雷震那宝剑。接引道人顶上现出三颗舍利子,射住了戮仙剑。那剑如钉钉一般,如何下来得?

舍利子,是佛家的。这里同样用“三”颗。其实在《封神演义》里基本按照三——天、地、人——的概念,给今天的人,看待所有事情的时候,类似一种“提示”……

三,是一个“整体”的概念。

我记得跟大家解释过,每一层面的物质都是金、木、水、火、土组成的。在金、木、水、火、土上,它是一层、一层的。而“天、地、人”是指与人相关的三个层面。封神榜我们已经看到同样是讲述三个层面。

人的层面——轮回转世。神的层面——被定位,其实就是讲述昴宿星宿相关的这个层面。另外一个层面是修成的,摆脱了轮回,进入了境界。真正封神榜讲的是这么三个概念。

西方教主进了戮仙门,至戮仙阙立住。

老子进西方陷仙门。通天教主又发雷震那陷仙剑。只见老子顶上现出玲珑宝塔,万道光华,射住陷仙剑。老子进了陷仙门,也在陷仙阙立住。

你可以叫“斗法”……那剑在那儿悬着,通天教主在这边发力,你可以说是气功,因为根本没有实际去拿那把剑杀人,完全用自己的境界跟他的功力。那老子展现出来的同样是这一面,所以就把那个剑给定住在那儿了。

准提道人进绝仙门,只见通天教主发一声雷,震动绝仙剑。准提道人手执七宝妙树,上边放出千青金莲,射住了绝仙剑,也进了绝仙门来,到了绝仙阙。

佛家里讲“七宝”,有他的说法。

四位教主齐进阙前。老子曰:“通天教主,吾等齐进了你诛仙阵,你意欲何为?”

通天教主应该是在四个阙中间,等于是进入了他诛仙阵的里面。本来应该是在进入阙之前就被废掉了。

老子随手发雷,震动四野,诛仙阵内一股黄雾腾起,迷住了诛仙阵。

我注意到老子发力出来的东西一般是黄色的。

这就是这一回一开始讲述的。

怎见得:
腾腾黄雾,艳艳金光。
腾腾黄雾,诛仙阵内似喷云。
艳艳金光,八卦台前如气罩。
剑戟戈矛,浑如铁桶。
东西南北,恰似铜墙。
此正是:
截教神仙施法力,通天教主显神通。
晃眼迷天遮日月,摇风喷火憾江山。
四位圣人齐会此,劫数相遭岂易逢。

等于是在这一个层面里面的三教:西方、老子、元始天尊,来共会通天教主。在同一个层面,几乎东、西方会齐了,在这个时间点上,这是个大劫数。

“劫数相遭岂易逢。”一劫,同样有二十亿年吧!千万劫数才遇到这么一次至高境界当中与人生命相关的一种善与恶的对垒,说明越高的神仙对垒,这个劫数越大,也就是:受到影响的生命层面就越多。对很多生命来讲既是机会——生,也是灭。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种劫数,远远超过《封神演义》里讲的诛仙阵。

为什么说远远超过呢?

如果我们讲说,是弥勒、弥撒亚再世,东、西方汇总成一个仙、一个神,来到人间,人要透过这种劫难,逐渐去认识、净化、抛掉自己不该有的东西,这应该是多大劫难?在人类有文字、没文字的记述中,包括神话记述中,人们都没有记述过弥勒、弥撒亚。只有这个时候才出现。

我们也看到四位圣人跟通天教主过手,原因是什么?原因是通天教主设了诛仙阵,挡住了姜子牙东进的路。姜子牙是“人”,挡住了这个“时运”,那四方教主就齐出手。这就是说:为了能够在“人间”符合天意走完这件事情,惊动了这么大的神仙之间相互的对垒。我讲述的是这么个含意。

人的珍贵都在其中尽显:姜子牙要东进,通天教主设了一个关,结果就引来四方教主一齐跟他干,只为了姜子牙东进。就是:人间的“改朝换代”牵扯的层面太高。

且说四位教主齐进四阙之中,通天教主仗剑来取接引道人。接引道人手无寸铁,只有一拂尘架来。拂尘上有五色莲花,朵朵托剑。

这就是功夫跟造化,人的眼睛未必能看到这些东西(五色莲花),所以他是讲述一定的层面。换句话说,如果人在附近,根本都近不了其身的。他会表现出天气上的不同。

老子举扁拐纷纷的打来。元始将三宝玉如意架剑乱打。只见准提道人把身子摇动,大呼曰:“道友快来!”半空中又来了孔雀大明王。

孔雀大明王被他(准提)收走了。所以孔雀大明王飞来。

准提现出法身,有二十四首,十八只手,执定了璎珞、伞盖、花贯、鱼肠、金弓、银戟、加持神杵、宝锉、金瓶,把通天教主裹在当中。

为什么二十四首、十八只手?我没有查过,只能讲(准提)他的造化。佛家的说法跟道家差距满大。

老子扁拐夹后心就一扁拐,打的通天教主三昧真火冒出。元始祭三宝玉如意来打通天教主。通天教主方才招架玉如意,不防被准提一加持杵打中,通天教主翻鞍滚下奎牛,教主就借土遁而起。不知燃灯在空中等侯,才待上时,被燃灯一定海珠又打下来。

是元始天尊安排燃灯道人拿着二十四颗定海珠在空中等着,说通天教主他会上去,他上去给他打下来。这句话一说,元始天尊(已经)知道他们过手时大致的状况。其实这么高的神仙过手,都在定数中。只不过这里元始天尊能知道,说明他的道行。

他的道行,什么意思?就是他自己都动手了,老子也动手了,他都能知道动手的过程——身在其中——他都能够知道大致的状况。那是不得了的。

一般很多“身在其中者”都不知道——通天教主被多宝道人说动了心,他就身在其中。如果他不身在其中,他就不至于那样。但他为什么身在其中?就是他内心中的羡慕、妒嫉、恨。他出这些事情,就是(因为)羡慕、妒嫉、恨。

他们所有的说法就是:“我阵已经摆了,咱们过招吧!比高低吧!”

你看,非要逞强,其实就是“嗔、痴”的概念,就是情,这里是讲“有情有义”。都是三界之内的情。

阵内雷声且急,外面四仙家各有符印在身,奔入阵中,广成子摘去诛仙剑,赤精子摘去戮仙剑,玉鼎真人摘去陷仙剑,道行天尊摘去绝仙剑。四剑既摘去,其阵已破。

所以就是燃灯给他通天教主打下来,四位神仙立刻冲过去摘剑。

通天道人独自逃归。众门人各散去了。且说四位教主破了诛仙阵,元始作诗以笑之,

诗曰:
堪笑通天教不明,千年掌教陷群生。
仗伊党恶污仙教,番聚邪宗枉横行。
宝剑空悬成底事,元神虚耗竟无名。
不知顺逆先遭辱,犹欲鸿钧说反盈。

诗是在描绘通天教主的问题。

通天教主他自己不修心,光仗持自己的道术,把所有跟他相关的都给耽误了。因为是你教主“不明”,对吧!那你的徒弟怎么办?

这里面有着“结党营私”的概念。我能体会:大多在利益上思考——羡慕、妒嫉、恨。这对神仙来讲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番聚邪宗枉横行”,我以为就是在描绘:截教本身最大问题所在。

“不知顺逆先遭辱。”何为天意?何为逆行?他自己都分不清。对吧!

原来有一种说法,就是鸿钧道人对他的三个徒弟,比较袒护通天教主。不好说啦!我以为诗里面多少有点意思在里头。

话说四位教主上了芦蓬坐下,元始称谢。西方教主曰:“为我等门人犯戎,动劳道兄扶持得完此劫数,尚容称谢!”

老子曰:“通天教主逆天行事,自然有败而无胜。你我顺天行事,天道福善祸淫,毫无差错,如灯取影耳!今此阵破了,你等劫数将完,各有好处。姜尚!你去取关,吾等且回山去。”

所以老子就讲述了这个过程。这是一个大劫数。这种劫数谁也跑不了。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生命顺天行事,而不是“逆天意”。

什么叫顺天意——没有自私。

逆天意——表现自己。所有表现自己的,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逆天意的。所以你做的什么都是一种外在的形式,就像衣服一样,而你生命是否圣洁是另外一回事。当人们注重这些外在的东西的时候就完了。

所以诛仙阵就这么给破了。

通天枉劳空拜六魂旛

众门人俱别过姜子牙,随四位教主各回山去了。

这里讲的各门人,就是玉鼎真人、广成子这些人,也都各自走了。所以神仙办完神仙的事,(接下来)姜子牙得办人的事。

子牙送别师尊,自回汜水关来会武王。众将官来接元帅,至帅府参见武王。王曰:“相父远破恶阵,谅有众仙,孤不敢差人来问候。”

都是神仙,所以武王自己知道自己的位置。你是人,人家是仙,你不能去打扰,不能跨雷池的。

子牙谢恩毕,对曰:“荷蒙圣恩,仰仗天威,三教圣人亲至,共破了诛仙阵,前至界牌关了,请大王明日前行。”

武王传旨治酒贺功。不表。

又说通天教主被老子打了一扁拐,又被准提道人打了一加持宝杵,吃了一场大亏,又失了四口宝剑,有何面目见诸大弟子!自思:“不若往紫芝崖立一坛,拜一恶旛,名曰:六魂旛。”

此旛有六尾,尾上书接引道人、准提道人、老子、元始、武王、姜尚六人姓名,早晚用符印,俟拜完之日,将此旛摇动,要坏六位的性命。

通天教主太阴邪了,这不是一般人能使的,他要毁掉三方教主,加上武王跟姜尚。他与所有正的、顺天意的完全是对立的。这表现出通天教主生命自身的恶。

这里面就有一个麻烦,但不好说——如果他通天教主这么恶的话,当初鸿钧道人为什么把他收为弟子之一?所以,都有着因果原因在里头。

这里的麻烦就是当时的鸿钧道人为什么接受?当然对我们普通人来讲,大家对鸿钧道人根本不了解,而就我个人来讲,从修行的角度去理解生命存在的涵义:正、负的生命,在生命的存在当中是相当绝对的,在相互作用一定时间之后就会出现这种故事。

正是:左道凶心今不息,枉劳空拜六魂旛。

姜子牙跟武王是人,另外四位是仙。这里面主要讲的是一个魂魄,可能不像当初姚天君去弄姜子牙的时候去拜三魂七魄,而陆压去毁了赵公明是前头一个、后头一个。所以这里应该讲“通天教主的功夫高”,他有他自己的办法,所以不用那么麻烦。

不表通天道人拜旛后在万仙阵中用。

这里称“通天道人”了!在破了诛仙阵之后,把通天教主改称为通天道人了,在老子给他定性之后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下面都叫“通天道人”。

诛仙阵是通天教主自己设的,杀的是神仙。所以在设阵前被称为教主,设阵之后,截教就注定被毁掉,因为他们是对神仙直接下手(诛仙、戮仙、绝仙、陷仙阵),这是不应该的。也就是讲:通天教主生命的品质不配称为教主,所以那个教,就会被毁掉,这是相当严谨的。

所以我以为《封神演义》里有很多我们看不明白的,而不可能有“人家写错”的。截至现在,我认为不太可能。

且说界牌关徐盖升了银安殿,与众将商议,曰:“方今周兵取了汜水开,驻兵不发。前日来的那多宝道人摆甚诛仙阵,也不知胜败?如今且修本差官往朝歌去取救兵来,共守此关。”

“不知胜败”这句话就对了。多宝道人已经被老子擒走了。结果,作为人并不知道摆完诛仙阵的最后结果是什么!神仙们都走了,但是人不知道。

大家要明白,《封神演义》不明着写,但是,其实就是凡是出现这种“改朝换代”的故事的时候,会影响到一定神仙的层面。

只见差官领了本章往朝歌来,一路无词。渡了黄河,进了朝歌城,至午门下马,到文书房。那日是箕子看本,见徐盖的本大惊:姜尚兵进汜水关,取左右青龙关、佳梦关,兵至界牌关,事有燃眉之急,箕子忙抱本来见纣王,往鹿台来。

当驾官奏知:“箕子侯旨。”

纣王曰:“宣来。”

箕子上台,拜罢,将徐盖本进上。纣王览本,惊问箕子曰:“不道姜尚作反,侵夺孤之关隘,必须点将协守,方可阻其大恶。”

箕子奏曰:“如今四方不宁,姜尚自立武王,其志不小,今率兵六十万来寇五关,此心腹大患,不得草草而已,愿皇上且停饮乐,以国事为本,社稷为重,愿皇上察焉!”

纣王曰:“皇伯之言是也!朕与众卿共议,点官协守。”

箕子下台。纣王闷闷不悦,无心懽畅。忽妲己、胡喜妹出殿见驾,行礼坐下。妲己曰:“今日圣上双锁眉头,郁郁不乐,却是为何?”

王曰:“御妻不知,今日姜尚兴师,侵犯关隘,已占夺三关,实是心腹之大患,况四方刀兵蜂起,使孤心下不安,为宗庙社稷之虑,故此忧心。”

妲己笑而奏曰:“陛下不知下情,此俱是边庭武将,钻刺网利,架言周兵六十万来犯关庭,用金贿赂大臣,诬奏陛下,陛下必发钱粮支应,故此守关将官冒破支消,空费朝廷钱粮,实为有私,何常有兵侵关?正为里外欺君,情实可恨!”

因为妲己坏,她是妖怪,她一切的思考都是在阴谋诡计上,她说:“大王你真傻,这都是边关武将们为骗朝廷钱粮瞎编的故事,他奏本上来骗了你的大臣。你当然担心,所以你一定会发出粮草支持边关,结果边关将官把粮草、钱财都独吞了。这是人家挣钱的办法,哪儿来那么多事啊!”

纣王闻奏,深信其言有理,因问妲己曰:“倘守关官复有本章,何以批发?”

妲己曰:“不必批发,只将赍本官斩了一员,以警将来。”

纣王大喜,遂传旨:“将赍本官枭首,号令于朝歌。”

正是:妖言数句江山失,一统华夷尽属周。

所以,在讨伐纣王的罪名中就提出一个罪,说纣王听女人的话。这里边就讲述着:当改朝换代之日,你听人说话,只要这个人的概念都在诡计上、都在技巧上、都在猜疑别人,基本上是恶的。今天在大陆受熏陶成功的人基本都是这样的,他不这样,他成功不了,所以没有什么信和不信。猜疑、质疑本身就是人中很恶的成分在里头。

话说纣王信妲己之言,忙传旨意:“将界牌关走本官即时斩首号令!”

箕子知之,忙至内庭来见纣王:“皇上为何而杀使命?”

王曰:“皇伯不知,边庭钻刺,诈言周兵六十万,无非为冒支府库钱粮之计。此乃是内外欺君,理当斩首,以戒将来。”

箕子曰:“姜尚兴兵六十万,自三月十五日金台拜将,天下尽知,非是今日之奏。皇上若杀界牌关走使,不致紧要,失边庭将士之心。”

王曰:“料姜尚不过一术士耳!有何大志?况且还有四关之险,黄河之隔,孟津之阻,岂一旦而被小事所惑也!皇伯放心,不必忧虑。”

箕子长吁一声而出,看着朝歌宫殿,不觉潸然泪下,嗟叹社稷坵墟。箕子在九间殿作诗以叹之!

诗曰:
忆昔成汤放桀时,诸侯八百归尽斯。
谁知六百余年后,更甚南巢几倍奇!

南巢,就是当初关夏桀的地方,当时关了夏桀,商朝夺了夏朝的天下。而今天,箕子说纣王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当初的夏桀。

话说箕子作罢诗回府,不表。

且说姜元帅在汜水关点人马进征,来辞武王。

子牙见武王,曰:“老臣先去取了界牌关,差官请驾。”

王曰:“但愿相父早会诸侯,孤之幸矣!”

子牙别了武王,一声炮响,人马往界牌关进发。只离八十里,来之甚快。正行间,只见探马报入中军:“已至界牌关下。”

子牙传令安营。点炮呐喊。

话说徐盖已知关外周兵安营,随同众将上城来,看周兵一派尽是红旗,鹿角森严,兵威甚肃。

“一派尽是红旗”,取的是“火”。原因是前面姜子牙他讲过周朝是金(周武王所属之地在西方,西方属金),火炼金,所以姜子牙干脆自己点起火——全是红旗。

跟大家解释过:共产党都用红色,取的是“血”。因为它靠血(杀人)来维持它的生命。

徐盖曰:“子牙乃昆仑羽士,用兵自有调度,只营寨大不相同。”

旁有先行官王豹、彭遵答曰:“主将休夸他人本领,看末将等成功,定拿姜尚,解上朝歌,以正国法。”言罢,各自下城,准备厮杀。

只见,次日,子牙问帐下:“那员将官?关下见头功!”

帐下应声而出,乃魏贲,曰:“末将愿往。”

姜子牙许之。魏贲上马,提枪出营,至关下搦战。有报马报入关上,曰:“启主帅:阙下有周将讨战。”

徐盖曰:“众将官在此,我等先议后行。纣王听信谗言,杀了差官,是自取灭亡,非为臣不忠之罪。今天下已归周武,眼见此关难守,众将不可不知。”

所以徐盖已经知道纣王杀了差官了,徐盖也就知道纣王根本不相信他,说他骗钱财啦!那这个将在外面,他怎么打这个仗?

彭遵曰:“主将之言差矣!况吾等俱是纣臣,理当尽忠报国,岂可一旦忘君徇私?古云:食君禄而献其地,是不忠也!末将宁死不为!愿效犬马,以报君恩。”

其实徐盖已经讲得很明白、很明白了——你再怎么打,人家纣王已经把你当成是叛贼、是骗子,在骗他纣王。那你为什么要打?

言罢,随上马出关。见魏贲连人带马,浑如一块乌云。
怎见得:
幞头纯墨染,抹额衬缨红。
皂袍如黑漆,铁甲似苍松。
钢鞭悬塔影,宝剑插冰锋。
人如下山虎,马似出海龙。
子牙门下客,骁将魏贲雄。

话说彭遵见魏贲,大呼曰:“周将!通名来。”

魏贲答曰:“吾乃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姜麾下左哨先锋魏贲是也!你乃何人?若是知机,早献关隘,共扶周室,如不倒戈,城破之日,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彭遵大怒,骂曰:“魏贲,你不过马前一匹夫,敢出大言!”摇枪催马直取。

魏贲手中枪赴面相迎。两马相交,双枪并举,一场大战。

好魏贲!枪刀勇猛,战有三十回合,彭遵战不过魏贲,掩一枪往南败走。魏贲见彭遵败走,纵马赶来。彭遵回顾,见魏贲赶下阵来,忙挂下枪,囊中取出一物,往地下撒来。此物名曰“菡萏阵”,按三才八卦方位,布成一阵。

彭遵先进去了。魏贲不知,将马赶进阵来。彭遵在马上发手一个雷声,把菡萏阵震动,只见一阵黑烟迸出,一声响,魏贲连人带马震得粉碎,彭遵掌得胜鼓进关。

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魏贲连人带马震为齑粉。”

子牙听罢,叹曰:“魏贲忠勇之士,可怜死于非命,情实可悯!”

子牙着实伤悼。

彭遵进关,来见徐盖,将坏了魏贲得胜事说了一遍。徐盖权为上了功绩。

次日,徐盖对众将曰:“关中粮草不足,朝廷又不点将协守,昨日虽则胜了他一阵,恐此关终难守耳!”

正议之间,报:“有周将搦战。”

王豹曰:“末将愿往。”上马,提戟,开关,见一员周将,连人带马纯是一片青色。

王豹曰:“周将,何名?”

苏护曰:“吾乃冀州侯苏护是也!”

王豹曰:“苏护,你乃天下至无情无义之夫!你女受椒房之宠,身为国戚,满门俱受皇家富贵,不思报本,反助武王叛逆,侵故主之关隘,你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催开马,摇戟来取苏护。

苏护手中枪赴面来迎。二马相交,枪戟并举,苏护正战王豹,旁有苏全忠、赵丙、孙子羽三将一齐上来,把王豹围在垓心。

王豹如何敌得住!自料寡不敌众,把马跳出圈子就走。赵丙随后赶来。正赶之间,被王豹回手一个劈面雷,打在脸上,可怜随驾东征,未曾受武王封爵之赏,赵丙翻下鞍鞒。

孙子羽急来救时,王豹又是一个雷放出。此劈面雷甚是利害,有雷就有火,孙子羽被雷火伤了面门,跌下马来,早被王豹一戟一个,皆被刺死。

苏家父子不敢向前。王豹也知机,掌鼓进关,回见徐盖。连诛二将,得胜回兵庆喜。不表。

王豹这(劈面雷)其实就叫“特异功能”,他回首能发出来,也就是这么点事,而苏护他们再厉害,他们只是人,没有这些东西。

且说苏护父子进营来见子牙,备言损了二将。

子牙曰:“你父子久临战场,如何不知进退?致损二将!”

苏全忠曰:“元帅在上:若是马上征战,自然好招架,今王豹以幻术发手有雷、有火,打在脸上,就要烧坏面门,怎经得起!故此二将失利。”

子牙曰:“误丧忠良,实为可恨!”

次日,子牙曰:“众门人谁去关下走一遭?”

言未毕,有雷震子曰:“弟子愿往。”

子牙许之。雷震子出营,至关下搦战。报马报入关中。

徐盖问:“谁去见阵走一遭?”

彭遵领令出关,见雷震子十分凶恶,面如蓝靛,巨口,赤发,獠牙上下横生,彭遵大呼曰:“来者何人?”

雷震子曰:“吾乃武王之弟雷震子是也!”

彭遵不知雷震子胁有双翅,摇手中枪催开马,来取雷震子。雷震子把风雷翅飞起,使开黄金棍,劈头打来。彭遵那里招架得住,拨马就走。雷震子见他诈败,忙将翅飞起,赶来甚急,劈头一棍,彭遵马迟,急架时,正中肩窝上,打翻马下,枭了首级,进营来见子牙。

所以彭遵连阵(菡萏阵)都设不了。雷震子在空中飞的,你在底下设阵没用啊!

子牙上了雷震子功绩簿。

且说探马报入关中:“彭遵阵亡,将首级号令辕门。”

徐盖曰:“此关终是难守,我知顺逆,你们只欲强持。”

王豹听曰:“主将不必性急,待我明日战不过时,任凭主将处治。”

徐盖默然无语。王豹竟回私宅去了。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七十八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 张奎死了之后,在纣王那儿,就没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为什么张奎能够杀了土行孙?很多人解释过,但都是猜测。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张奎他虽然是纣王的将、臣,但是作为人而言,他跟土行孙正好形成对比。
  •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们上回已经说到八十六回,其实这几回呢,我以为都是过程,因为大的戏其实都结束了。那中间哪,就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奎。这里面埋了一些伏笔、隐喻。
  • 第八十五回,神仙们都归位了,只剩下不同的动物种类在人间祸乱。过了五关之后,都是动物、妖、兽这些乱七八糟的出现了。
评论